274 终于倒下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慕煜北这么一干脆直接的问话,倒是让孟晓诺及时的收住了嘴。

    悄然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望着对面一脸冷淡平静的慕煜北,不怎么的,心里竟然感觉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惧怕,这么坐着,总是感觉自己很是忐忑,虽然慕煜北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

    慕煜北并没有看着孟晓诺,冷寂的眸子依然低着,视线又落在跟前的杂志上。

    孟晓诺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才点了点头,清脆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落寞,“嗯,其实那天回来之后,就感觉妈妈的绪不太对,把自己锢了两天两夜,我想她也一定是因为哥哥姐姐的事受了刺激,所以才……我希望你们能够不要太恨她还有爸爸。她一直都在为哥哥姐姐的事自责着,毕竟过去犯下的错误,现在还谈什么对错都已经是多余的了。”

    说着,然后才缓缓的伸手往自己的手袋里摸了去,取出了一个信封,慢慢的递到了慕煜北的跟前,“这是我妈妈让我交给姐姐的,说是给姚伯父的信。爸爸妈妈决定了,同意姚伯父的条件,离开锦阳城,不再回来……”

    望着眼前的信封,慕煜北但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望了孟晓诺一眼,然后才伸手悄然将信封接了过来,淡然看了一眼,并没有拆开,而是直接搁到了自己旁的座位上。

    “他们的过错与你无关,舒儿也不想将责任归咎在你上,你大可不必理睬这些事,免得给自己增添烦忧。”

    慕煜北淡淡的开口道,语气很是平淡,实在是听不出什么绪,事实上,慕煜北也是很少会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这些话的,然而,考虑到云舒,到底还是开口了,免得云舒每次面对孟晓诺的时候,心总是那么的复杂而纠结,一方面不想殃及无辜,另一方面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么一关,所以,云舒面对孟晓诺的时候,索就是直接逃避了。但着在慕煜北看来,并不觉得是一件好事,越是逃避,这说明到底还是有些在乎了,况且,这事还可能远远没有结束,也不知道检验报告什么时候出来,他承认他自私,如果自私能让云舒好过一点,他慕煜北都愿意承担一切的不满跟后果,他不希望她是普照万物的圣洁之光,在这个世界里,她只需要做他的女神就已经足够。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看不下去啊!他们是我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是我至亲的人。妈妈怀着我的时候,就已经是高龄孕妇,我是个早产儿,体一直都很差,所以爸爸妈妈很严格的控制我的行动自由。生下我之后,便也不再继续给我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在童年的记忆力,我也只有爸妈跟家里的那些阿姨伯伯的记忆,想要一个朋友都很难。每次一上学,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能跟在自己哥哥姐姐的后,我就一直很羡慕,我羡慕他们,我希望我能跟他们一样,而不是整天被困在家里,像一只被折了翼的小鸟,向往着外面的海阔天空,却永远也不能飞向那片蓝空。当初知道自己真的有哥哥姐姐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跟其他人一样了,有了安慰跟依靠,欣喜了很久,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孟晓诺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苦涩,其实像她这样天真烂漫的年纪,到底也不应该承受这些的,慕煜北看了她一眼,黑眸也是越发的沉寂了下来,不是因为想到了孟晓诺,而是因为想到云舒。

    也像孟晓诺这般年纪的时候,她一定是承受更多的,一想到这里,心里便是隐约的有些生疼了起来。如果,他们能够早点重逢,也许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不开心的事了,然而,讽刺的是,人生是没有如果的,说了如果的,都是一些达不成的事罢了。

    “你比舒儿幸运。”

    虽然眼前的女子很是可怜的样子,然而慕煜北并不见得动一丝一毫的绪,更别说什么可怜了!约莫着,他所有的绪可能都已经给了自己的女人了,所以,看着孟晓诺这个样子,心里竟然也就是那么一片毫无波澜的。

    “至少你还有父母的关怀,她的母亲离开她之后,事实上她就已经是一无所有。离开这里,对你们或者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恢复之前平静的子,当做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象,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慕煜北不冷不的说着,冷淡的视线早就从孟晓诺上移开了。

    “怎么可能当做没发生呢?我想我太需要这份记忆了。要是哥哥姐姐他们能不嫌弃我,那该有多好,这样,即使以后不能再见面了,也许也都还能够联系,心里也有一些寄托,回忆也算是完整了。”

    孟晓诺依然还是很希望云卷跟云舒能够接受自己的,纵使知道孟振凡跟依莲的做法有多么的不堪,然而,希翼与这些无关,倘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事,或许她现在可能跟云舒会成为好朋友也不一定。毕竟,能让她孟晓诺心生好感的人并不多,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孟振凡跟依莲之外,其实也就是她那么一个人而已。

    “有些东西你强求不了。”

    慕煜北漫不经心的翻过了一页书,淡然道,“信我会交给舒儿,没什么事你可以先回去,看你脸色不太对。”

    毫不客气的直接下了逐客令,自然也看到了孟晓诺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他可不希望等下云舒回来之后看到这个场面,又要挣扎了,再这样下去,她都会熬出抑郁症不可!

    慕煜北此话一出,孟晓诺的脸色也是越发的苍白了,心里暗暗的难过着,到底还是因为孟振凡跟依莲的事接受不了她的吧?想着,心里也是微微发疼的!但是她却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而已。

    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将自己手上的杯子搁了下来,只好提着自己的包包,徐然站了起来,“那……那我就先回去了……信……记得给我姐……”

    “以后不要再过来了,如果你们真的希望舒儿过得好,请不要再过来找她了,你们应该知道,你们就是她悲伤的根源,不再见面,对大家来说,都好。”

    孟晓诺正想转离开,慕煜北那冷淡而飘渺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像一颗石子轻轻的投入了平静无波的深潭之中,激起了些许清冽的水花。

    孟晓诺乍然收住了脚步,愣了好久,控制不住的转过头朝慕煜北望了过来,只见慕煜北却是仍然在低着头,一冷漠的看着他手上的杂志,不曾抬眼看她一眼。

    好一下子,孟晓诺才有些恍惚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很是伤感而落寞的垂下了眼帘,口弥漫而来的是那种深入骨髓的隐忍的疼痛,沉默了好久,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提着沉重的步子,一恍惚的朝门外走了去。

    孟晓诺离开之后,听到关门声响起很久,慕煜北才缓缓的合上了自己手中的杂志,深幽的眼神停落在了自己手边的那封淡黄色的信封之上,沉思了一下,终于还是收了起来,往自己的衣袋里塞了去。

    孟晓诺走出了云舒的办公室之后便感觉到一阵昏沉的眩晕感了,浑乏力虚软,极力的控制住自己体的不适,吃力的扶着墙,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一步一步的朝电梯走了去,每往前一步,好像都要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了。

    眩晕感像一阵阵席卷而来的无穷无尽的黑云,任凭她怎么用力的去挣扎却也始终挣脱不出来,她想努力的保持着脑袋里的最后一丝理智,尽快的离开这里……

    然而,她可能走不出去了!她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吃药了,这几天一直就是在担心依莲的事,根本就把自己的体给忘记了,而且,她也很讨厌吃那些黑乎乎的药丸子,没有了依莲的监督,她自然也就免了,她一直都不明白的,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的体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依莲跟孟振凡还是要求她吃这些药。有时还真是厌恶了自己的这副体,稍微运动过量,就要休息好久才能缓和过来,所以孟振凡跟依莲都是很不放心她的,出去做什么,都是要求有梅姐跟张姐两个人跟着,照顾着,这才算是有些放心了。还有,每天依莲也都会督促孟晓诺吃药什么的,这个让孟晓诺觉得很是煎熬,但是多了,也就是习惯了!

    又是一朵巨大的黑云拂了过来,孟晓诺吃力的扶着墙,然而,终于还是抗拒不住了,脑袋一阵昏沉,再也承受不住了,硬生生的往地上栽了去……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候,朦胧之中感觉到一直很浅淡的幽香从自己的鼻间缓缓的流淌而过,一双细长且有力的手臂很及时而准确的揽住了她的腰,孟晓诺用尽全的力气睁开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接住她的人。

    紧闭的双眼艰难的拉开了一条线,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深色的警服,浅淡的幽香熟悉而温暖,她的目光轻轻的上移,当看到那张清冷淡漠的小脸的时候,心里所有伪装的坚强而委屈顿时就崩溃如决堤的海,豆大的泪珠就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哑着声音也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低低的喊了一声,“姐……”

    一声落下,孟晓诺望了云舒一眼,便在也招架不住,陷入了昏迷之中……

    然而,此刻,她那洁白甜美的脸上,却挂着一道淡淡的微笑,云舒也许不知道,那微笑,其实就是孟晓诺这段时间以来,最安心的一道微笑。

    “你醒醒!孟晓诺!醒醒!”

    云舒皱着眉头看着倒在自己怀里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的孟晓诺,她刚刚就是开完会原本直接回办公室的,然而刚刚走出电梯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一个小的子正在吃力的扶着墙走,正想上前询问怎么回事,没想到竟然就是孟晓诺,而且就是一副脸色苍白虚弱无比的样子,还能等她反应过来,孟晓诺就支撑不住的要往地上栽倒而去,于是,她就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她……

    任凭着云舒怎么摇晃,孟晓诺就是醒不过来,脸色苍白得可怕,清瘦的躯很是虚弱,这么抱着她,才知道她有多么的羸弱单薄。

    “姚局!怎么回事?这是谁啊?怎么晕倒了?”

    说话的是一名刚刚追上来的警察,手里正抱着一大堆的文件,看着云舒蹲着子抱着孟晓诺,很是疑惑。

    云舒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伸手摸了摸孟晓诺的额头,倒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心里紧了一下,连忙将自己手上的文件递给了那名警察,“把东西拿回办公室,我送她去医院。”

    “是!姚局!我把东西送回去,马上就找几个人跟过去!”

    那名警察很会意的接过了云舒手里的文件。

    云舒这才一把抱起了孟晓诺,提着步子往电梯里走了去,清秀的脸上挂着一道隐忍的沉郁。

    “哎!姚局!慕董还在您的办公室里等您呢!”

    那名警察这时候才想起了慕煜北还在云舒的办公室等着的事实。

    “让他直接去S大医院!”

    云舒匆忙的落下了一句,人已经进入了电梯之中了。

    那名警察愣了好一下子,然后才飞快的转,朝云舒的办公室飞奔而去。

    ‘咚咚咚!’

    这边的慕煜北正坐在沙发里思索着什么的时候,一道急促的敲门声乍然响起了,惊醒了慕煜北,徐然抬起头朝门口望了去,低沉而冷淡的应道,“进来!”

    门很快就被推开了,依然还是那名警察大步的走了进来,手上还抱着一大堆的资料,匆忙的冲了进来,神色似乎有些紧张。

    “慕董!姚局已经去S大了,有人晕倒了,姚局送她去了医院,让您直接去S大医院,她让我把文件送回办公室!”

    慕煜北一听,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漆黑的眸光里划过了一道担心,连忙搁下了自己手上的杂志,利落的起,默不作声的大步的往门外走了去。

    云舒一路抱着孟晓诺匆忙的下了楼,一走出电梯便几步匆匆的往停车场冲了出来,一路上也有很多人疑惑的望着她……

    一走出城北局的门楼,早就等候在外面的阿朔立刻就发现了云舒,看着怀里抱着的女人当下也是一愣,连忙迎了上来。

    “少夫人!这是……”

    阿朔诧异的开口问道。

    “先不要问了,救人要紧,给我开车门,马上去S大医院!”

    不等阿朔把话说完,云舒便很严肃的打断了他的话!

    阿朔心里一紧,连忙也点了点头,立马就给云舒打开了车门,帮着云舒将孟晓诺放进了车内,然后云舒也上了车。

    “你在这边等一下你们的少爷,我先过去,你们马上就过来吧。”

    云舒飞快的落下了一句,立马就让司机开车了。

    车子缓缓的启动了,阿朔皱着眉头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心里充满了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本来还想问少爷人在哪里了,而现在这是什么况呢?

    “小姐!小姐!”

    这时候,一直守在一边的张姐,终于也迎了上来,刚刚她自然也是能看清楚了云舒怀里抱着的女子了,她就是那么一直等在下面,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门楼看的,所以,自然是能看到云舒抱着孟晓诺从里面冲了出来的,眼下自然就是担心得不行了!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就迎了上来了!

    阿朔还还不及回答,只看到一道银灰色的影从自己眼前一闪而过,低沉而平淡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你们的少夫人呢?”

    正是慕煜北!

    阿朔下意识的偏过头,果然就看到了慕煜北就已经站在车边,正眯着那双深眸望着他。

    “是孟小姐!她好像晕倒了,少夫人已经送她去医院了,让我们后面赶上!”

    ‘呯!’

    阿朔的话一落下去,只听到一个甩车门声响起,慕煜北已经往车里坐了去,阿朔打了个激灵,连忙飞快的赶了过去,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也坐了进去。

    瞬间,车子便如同一道狂虐的劲风一般,也朝马路上行驶而去。

    张姐硬是看着那车子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心慌手乱的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了手机,飞快的给依莲打电话,而,电话那头却是显示着关机,连孟振凡的手机也是如此,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自己的车上,也朝之前那两辆黑色的豪华轿车离开的方向追逐而去……

    S大医院内。

    云舒望着医生正围着孟晓诺坐着各项检查,清眸里染上了一道复杂。

    也不知道她怎么忽然又过来找她了,她很不客气的直接说不见,却想不到这孟晓诺好像很倔强而执着,硬是一直等着不成?

    有些头疼而疲惫的抬手揉了揉眉心,云舒吸了口气,望着依然还在忙得团团转的医生,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于是只好退到了门边,靠着门缓和一下了,刚刚一路抱着孟晓诺狂奔过来,体力到底还是有些不支了,再加上最近本就有些疲乏,这下子也喘得不行,下意识的朝自己的小腹摸了去,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时候,走道里也突然传来了一阵铿锵而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她抬起头看,一只有力的臂膀便已经往她的腰间圈了去,低柔而焦急的声音也跟着落了下来,“舒儿!怎么样了?你哪里不舒服吗?坐一下,过来!”

    慕煜北只能看到云舒脸上的那道苍白与隐忍的疲惫,又看着她摸着依然平坦的小腹,生怕她会不舒服。

    云舒抬手阻止了慕煜北,顺着他的牵引,缓缓的坐了下来,吸了口气,“我没事,你别担心,有点乏力了,子使不上劲而已,缓和一下就好了。”

    “喝点水吧,阿朔!”

    慕煜北依然还是很不放心的望着云舒,唤了阿朔一声。

    阿朔很会意的将慕煜北的保温杯拿了过来,慕煜北利落的接了过来,拧开了瓶盖,倒了一杯温水,小心翼翼的递到了云舒的唇。

    云舒悄然抬起头,望了他一眼,淡然一笑,素手一抬,洁白而修长的直接轻轻的抓住了慕煜北那只温暖的大手,清淡的嗓音伴着那特征的沙哑,“我自己来就可以。”

    慕煜北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倒也没有拒绝,悄然将杯子放到她的手中。

    云舒舒了口气,喝下了几口,好一会儿才缓和了过来。

    “等很久了吗?”

    云舒淡然问道,一边将手上已经空的杯子递给了慕煜北。

    慕煜北接了过来,又继续给云舒倒了上了一杯,一边低沉的回答,“还好,等了一下子。”

    “是你让她上去的?”

    云舒接过了水,蹙着眉望着慕煜北,问道。

    轻轻的点了点头,慕煜北点了点头,“嗯,是我让她上去的,不然她也会等到你下班,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医生还在检查着。”

    云舒说着,又往病那头望了去……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已经给孟晓诺挂好了水。一名穿白大褂的长得斯文白净的医生缓缓的朝慕煜北跟云舒走了过来,看到慕煜北跟云舒的时候,还不住恍惚了一下,失神了好一下子才回过神来。

    “你们是患者的什么人?是你送她过来的吧?”

    医生那温和的声音响起了。

    云舒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慕煜北,然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想了想,才淡然地回答,“嗯,我们是她的……家属……她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倒了?”

    说着,又望了躺在病上一动不动的孟晓诺一眼,秀眉就是那么一直蹙着,没有片刻的舒展。

    “家属?”

    那名医生有些疑惑的望着慕煜北跟云舒,思量了好一下子,才继续道,“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她的体状况吗?”

    “什么意思?”

    云舒疑惑了,睁着清冷的眸子,淡淡的望着医生。

    那名医生吸了口气,才缓缓的开口道,“她这是慢淋巴细胞白血病,俗称血癌,之前她也来过两次,每次都是她妈妈带她过来的,我并不是她的主治医师,不过看她的病历,还是明白她的况。”

    白血病!血癌!

    医生这话一落下来,云舒顿时一愣,脚下顿时一软,幸亏慕煜北及时的扶住了她。

    “舒儿!”

    怎么可能是白血病?孟晓诺竟然是血癌患者!可是就她那么天真坚强的样子,她根本就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那,那她……她现在……”

    云舒有些恍惚的望着医生,星眸里顿时变得晦涩黯然了起来。

    “得了这个病,患者容易出现头昏乏力,呼吸困难、疲倦或着昏倒的症状,药物治疗只能减轻痛苦无法痊愈。”

    医生继续解释道。

    “没有办法治好她吗?她会……会死吗?”

    云舒怔怔的问道,对这些疾病的了解并不深,一听到是癌症,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揪紧,到底还是有些担心了。孟晓诺那么年轻的一个生命,却没想到会染上这样的病。

    “不一定。小姐你大可不用太过于紧张,其实慢淋巴细胞白血病已经是白血病当中总体病最轻的一种了,而且,患者病发现的早,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其实也跟常人无异的,就是容易乏力出现昏厥的现象而已,只要有效的控制好,平时注意饮食还有休息,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她现在就是疲劳过度,没有按时吃药才会导致的结果。但是,她长期吃药,也会导致体越来越差,很有可能会导致不孕,尤其是像她这样的年纪。”

    见着云舒那么一副沉郁的样子,那名医生有很好心的继续解释。

    “并非这种疾病都需要治疗的,现在患者的况还算稳定,并不需要什么强度的治疗,若是到后面要是况恶化了,才会采取必要的治疗方案,比如造血干细胞移植,现在暂且还是稳定期,所以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平里要注意……”

    ……

    后面云舒已经不知道医生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什么了,她脑袋里得到的信息就是,孟晓诺患了血癌,吃药无法痊愈,而且很有可能不孕!

    冰凉的指尖一手,素手微微握成了拳,一恍惚的坐了下来,脑袋里出现了瞬间的空白,还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星眸淡淡的掠过了一道幽光,心里一沉,沉郁了好久,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了,顿时愣住了,好久之后,才苦涩的笑了笑。

    “血癌……”

    云舒的反应都尽数的落入了慕煜北的眼中,心中不划过了一道淡淡的无奈。他都尽力的去隐瞒了,想不到还是被她知道了。

    清淡的眼神有些忧郁了,幽幽的抬起头望着慕煜北,却看到了他那担心而沉寂的眼神。

    “别太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吗?况不算很糟糕,不一定会有事。”

    慕煜北那低沉而感的声音传来,伴着丝丝安慰的暖意。

    “我知道,希望她没事吧。”

    云舒轻轻的合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睁开了眼睛,缓缓的站了起来,朝孟晓诺走了去。

    病上的孟晓诺正一脸的苍白,挂着点滴,双眼紧闭着,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此刻的她,很难想象她就是那天在超市遇到的那个天真明艳,跟一轮太阳一般绚烂的女子!

    你不得不感叹命运真的很会捉弄人,谁能想到孟晓诺就是她那同母异父的妹妹呢?想到依莲,想到她跟自己的哥哥云卷那么一段不堪的回忆,还有自己的父亲那么艰苦走过来的二十多年,这样要她怎么可能去原谅他们呢?根本就不可能!

    一想到这个,云舒心里的恨意就这样控制不住的弥漫上来了,提在侧的拳头越发的捏紧了,清瘦纤细的子也不住轻轻颤抖了起来。而这时候,一只大手也很适时的搂住了她的肩头。

    “既然难过,那就不要看。我们回去吧,我会让人在这边守着,打电话让孟振凡他们过来就行,别太劳,嗯?”

    低柔的声音如同一道魔力一般,悄然刷过了云舒的耳际,云舒那绷紧的心弦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吸了口气,紧捏的拳头才微微放开了,幽然将自己那清淡而微凉的视线拉了回来,迎上了慕煜北的眼神。

    “嗯,我累了,我们回家吧,让那边的人过来吧。”

    云舒淡然的落下了这么一句,便缓缓的转过子,提着沉重的步子,往病房走了去。

    慕煜北心底弥漫过一道淡淡的疼意,也提着脚步跟了上去。

    “少爷!少夫人!”

    慕煜北跟云舒一走出病房,等在门外的阿朔立马就迎了上来。

    “派两个人在这边守着,马上知会孟振凡,让他们过来照顾。”

    慕煜北很干脆而果断的下了指令。

    闻言,阿朔立马就点了点头,轻轻地关上了病房的门,一边回答道,“是!少爷!”

    ……

    而,当听到关门声传来的时候,躺在病上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孟晓诺却缓缓的睁开了自己那沉重的眼皮了,但是脑袋依然还是昏沉得很,隐隐约约之间好像就看到了云舒抱着她冲进医院的场景,微微抬起头,想要找到云舒的影,然而,整个病房空的,并没有其他人,挣扎了好一下子,终于也还是继续昏沉了过去了。

    ------题外话------

    这里,老云目测有很多妹纸要喷老云,淡定哈,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哈,云卷跟云舒不用捐啥骨髓,淡定!冷振的结局老云已经安排好了,结果可能会让大家出乎意料,宝宝的话,老云打算放在正文写,番外肯定也是有的,番外就是写慕煜北跟云舒小时候的事,东方谨跟时纤的也会写一些,不要问老云啥时候结局,老云也不知道,因为更新不固定的。最后祝大家端午节快乐,欢迎大家来老云家吃粽子,今年老云家的粽子特别好吃!顶着锅盖爬走!

    最后推荐好友的好文!

    那一夜,她被利熏心的男友下药,却差阳错被送上了市长大人的——知详,请看八戒抛绣球的《军政贤妻》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