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提出离婚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只见那排车子就在他们跟前的不远处徐徐停了下来。

    车子才刚刚停下来,只见帝都里面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经理带着八名黑衣男子迅速的迎了上来,训练有素的走上去,给各个车子打开了车门。

    后面的几辆车子上很快就走下了五六个穿常服的军官,看着肩头的那些肩章,军衔可不低,最低的都是少校级别的人物,而且都是非常的年轻。那几名军官下了车之后,立马就朝前面的几辆车子迎了上来,而前面的几辆车子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走下了几个中年男子,同样是一常服,而且,级别很高!

    依莲跟孟振凡可以很清楚的听到那几个军官就直接称呼那几个中年男子为首长!看样子,想来就是一些军界的一些超级大BOSS了!怪不得今天的帝都都直接清了场子了!眼下帝都里的客人当真不多!

    “姚首长好!”

    几道声音夹在一起,都是喊着这么一个口令,一脸顿时觉得一阵惊讶,定睛一看,便看到了云卷竟然也在那几个年轻的军官当中,而且,他们喊的那个什么‘姚首长’好像并不是朝云卷喊的,当下,依莲这心里就是一阵疑惑了,连忙顺着那几个军官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顺数第二辆车子上,已然缓缓的走下来了一个同样是一笔直的绿色常服的男子。

    依莲扫了那男子一眼,目光上移,当看到男子那张脸的时候,却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顿时子就僵硬了起来。

    竟然是他!

    姚峥!

    依莲不是没有幻想过再次跟姚峥见面的场景,但是没有一次想到过竟然是在这样的况下再次见到他!

    一威武帅气的戎装,高大拔的躯,不胖不瘦正好,依然刚毅英俊的脸上一点也不显老,墨眉依然还是那么的有精神,腰杆绷得笔直,精神很抖擞,头上还戴着那特征的帽子,一凌厉威武,那满的霸气怎么也掩饰不住!但是这般的气息却被他控制得很好,幽深的瞳孔里尽是一片平静,只见他对着那几个军官跟那些黑衣男子很礼貌而亲切的回了个礼,俊脸上也染上了一道十分亲和的笑意,这样的微笑让人看着感觉十分的舒服!

    这绝对是一个经过岁月涤沉淀过的男人!

    跟之前的他很像,但是却也不太一样!

    笑容还是那么熟悉的笑容!样子也没有怎么变化,只不过是笑容里夹着的东西,还有那双深幽的眼眸里所隐藏的东西变多了,整个人也变得深沉了。

    他比以前更显得英俊迷人了,当然了,这样有故事的男人经过岁月的冲刷沉淀之后,便是精髓所在了。

    依莲心里还以为他就已经跟那些很多的超级大BOSS一样了,后面都变得几乎认不出样子来了,倒没有想到,他的样子变化一点也不大,就是上的东西变得很深沉而复杂了。

    就在依莲正在呆呆的望着姚峥的同时,孟振凡自然也是认出了姚峥了!

    首先让他感到非常意外的事,那就是姚峥现在的份!他自然是没有错过姚峥肩头上扛着的肩章了!

    耳中一听到那些级别不低的军官都是那么恭敬的尊称他为首长,可想而知,他恐怕手里的权力也不低了!而且,据他了解,姚峥好像还是隶属野战部队的,绝对是具有实权的大首长!如此一来,他跟依莲还真的能这么幸运的能够让他点头答应吗?他真的不会报复吗?

    孟振凡一想到这里,不觉得一阵害怕了!

    更何况,他的那个儿子竟然也是堂堂的一团之长!女儿还好死不死的是一名警察,还是一名公安副局!看着他的那一对儿女,恐怕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们吧?毕竟,恨意那么深了!

    “阿莲!”

    孟振凡低声的唤了依莲一句,偏过头看着依莲那么一副呆滞的样子,心里自然就是很不高兴了!

    “那不是姚峥吗?二十多年没见,想不到他的样子竟然也没有什么变化,就是越爬越高了!是不是有些后悔跟了我了?不然你现在都是高高在上的首长夫人了!”

    有些酸溜溜的语气带着一丝警告,大手捏着依莲的手很紧,让依莲都感觉到有些疼意了!

    被孟振凡这么一捏,依莲顿时也回过了神了,转过头望向了孟振凡,看到了他那有些沉郁的脸,当下心里便又是一阵忐忑,便开口解释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惊讶怎么会突然间碰上他了!而且,二十多年没见,现在突然见到他,多少都有些出乎意料。”

    听着依莲这么解释,孟振凡心里似乎才好受了一点,当下才缓缓的松开了依莲的手,默不作声的望着姚峥他们一行人。

    是的,那一排人正是姚峥他们!

    今天刚好还是那几个年轻的军官中的某一个人的生,他们都是慕煜北之前在军校或者在部队的时候要好的兄弟或者战友,趁着机会,大家也都一起了,所以慕煜北才打算让大家一起聚一聚的,而且也想云卷或者云舒多认识一些人,这样对以后只会有好处,没有什么坏处。

    于是才让帝都除了预约之外,今天统统清了场子,这样比较方便一点了。

    “阿北跟舒儿他们还没过来吗?”

    姚峥皱着眉头望了跟前的黑衣人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

    “姚首长,各位首长,少爷跟少夫人马上就到了,他们已经从局里赶过来了,少爷让我先带你们上去。”

    说话的人正是布诺斯,他也才是刚刚迎了上来,慕煜北特地安排他在帝都门口等待姚峥跟云卷他们一干人的。

    姚峥点了点头,眯着眼一个抬头往天上望了一眼,发现太阳已经隐进云里了,广袤的天际下是难得一片大天,将头上的帽子一摘,拿在手上。

    “老姚,怎么了?你那女儿跟女婿呢?可真没想到,慕煜北那小子倒还成了你的女婿了!”

    一个浑厚爽朗的声音响起,正是前面第一辆车上走下来的,一位同样是穿着常服的中年男子,一魁梧健硕的体魄,腰杆绷得笔直,看上去同样是很有精神,脸上挂着很随和的微笑。他的旁边也还站着一位同样看起来谦和的中年男子,看得出几人应该都是好朋友了。

    “唉,这年轻人,看得对眼那就成了呗,我女儿魅力也不差,配着正好了不是?”

    姚峥一听到男子的那调笑声,便乍然转过头,也不谦虚的回答道。

    “哈哈,你还得意了!这么好的女婿上哪里找去啊?我都羡慕你啊!”

    那个被称为老张的中年男子又是爽朗的一笑,迎了上来!

    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也缓缓的朝他们行驶而来了。

    “是少爷的车!”

    布诺斯眼尖的发现了朝他们行驶而来的车子。

    闻言,众人也顺着布诺斯的视线望了去,只见那辆黑色的车子缓缓的行驶到他们的跟前,才悄然停了下来。

    “少爷!少夫人!”

    车子才刚刚停稳,副驾驶座的车门便被推开了,云舒很利落的下了车,布诺斯也迎了上去。

    慕煜北也徐然下了车,将车钥匙往布诺斯跟前一扔,布诺斯很利落的接住了,替给了旁的一名黑衣男子,示意他过去停车,黑衣男子会意的接过了钥匙,一下子就把车子开到广场边的泊车位上好了。

    “父亲!哥!张伯伯!王伯伯!”

    云舒几步迎了上去,那些跟姚峥站在一起的,到底都是姚峥的一些老战友,云舒也见过他们不少次了,自然还是认识的,所以上去打招呼,倒也不见得有什么不自在的。

    “哈哈,这是小云吧?几年没见,越发的漂亮动人了,跟阿北站一块儿,还真是郎才女貌,上回没赶上婚礼,有些遗憾了,不过现在见了你们,倒也开心,小两口可要好好过子啊!”

    说话的,是云舒称呼为王伯伯的那名看起来很谦和的男子。

    “自然,可惜今天老慕没有过来,不然,我们几个老战友的也有好些话聊着了。”

    老张也笑道。

    慕煜北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很有礼貌的跟他们都打了招呼,一尊贵优雅的气质怎么也无法掩盖……

    依莲跟孟振凡似乎被这一幕给惊讶住了,久久望着慕煜北云舒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她离开,也不见得他们就过得不好了,看着他们一家子那么的和睦,那么的自然,依莲不怎么的,这心里竟然感觉十分的难受了起来,隐约之中带着一股酸涩感,想必,他一个人,就把那么小的两个孩子拉扯这么大,应该也很不容易吧?不然,云卷跟云舒对她也就不会有那么决绝的态度了。

    依莲就那么站着,全就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样,一动不动的,浑都僵硬了起来,而孟振凡这时候却是转过头,静静的望着依莲,一时之间,空气间顿时浮起了一道诡异的气息。

    ……

    “张伯父,王伯父,谢谢你们今天能过来。”

    “阿北啊,这你还跟我们客气起来了,你小子自打上次回来一次之后,好像就一直没见你露过脸啊,怎么一转眼之间,竟然还成了老姚的女婿了!可把老姚给乐呵的!”

    “能娶到舒儿,也是我的福气。我们先进去吧,阿雅应该都把饭菜准备好了,折腾了一早上,想必也不轻松了。”

    慕煜北很平静而温和的开口。

    “嗯,上去吧,人都到齐了。”

    ……

    这下子,几人才提着步子,往帝都里面走了去。

    云舒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就站在不远处一瞬不瞬的望着他们的依莲跟孟振凡,然而,一直警惕着四周的阿朔却看到了。

    深幽的眸子若有所思的扫了就站在那里僵硬着的孟振凡跟依莲,好一会儿,才将视线收了回去,然后几个大步跟了上去,神色变得有些严峻了。

    “你怎么了?看着脸色不太对劲!”

    到底是一起共事了很多年,布诺斯跟阿朔还是有些默契的,这么一看,就知道阿朔似乎有些心事了。

    阿朔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布诺斯的问题,而是微微偏过了子,朝依莲跟孟振凡的方向望了去。布诺斯一个诧异,顿时也转过头,顺着阿朔的视线望了去,顿时心里就跳了好一下子,不有了一些意外了,继而,又是一阵隐忍的愤怒!

    布诺斯自然是知道依莲跟云舒之间的事的,在为云舒感到不平的同时,自然也是十分排斥依莲这样的女人的。

    “她怎么过来了?”

    布诺斯皱着眉头望着孟振凡跟依莲。

    “不知道,可能是看到少夫人他们了。”

    阿朔回答道。

    “算了,不管他们了,等下再跟少爷说一声,我们上去吧!”

    布诺斯有些鄙夷的收回了眼神,不冷不的说了一句。

    ……

    阿朔跟布诺斯的反应,自然也已经尽数的落入了孟振凡跟依莲的眼中了,那浓郁的鄙夷的味道更是让依莲难过而自责了!

    望着那么一行人缓缓的消失在帝都的门口,依莲一时之间竟然感觉自己的双脚变得无比的沉重了,心里的愧疚也更是浓郁了,提在侧的素手也是越发的抓得很紧了,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阿莲!”

    看着依莲的反应不太对,孟振凡便小心翼翼的喊了她一声。

    “嗯?”

    被孟振凡这么一叫,依莲才幽幽的回过神来了,下意识的转过头望着孟振凡,这才发现了孟振凡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看,当下心里一沉,这才吸了口气,“凡哥……”

    “都进去那么久了,还看什么?”

    孟振凡的语气有些不太顺畅了。

    “我……”

    依莲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开口道,“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云卷跟木木。”

    说着,眼里不又微微泛起了一些泪光,喉咙里又是一阵苦涩了,刚才本来很想走上去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脚好像就忽然间灌了铅一般,沉重得不行,她根本就迈不开步子!霎时之间,她就是去了走上前去的勇气了!

    “阿莲,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担心,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你是不是后悔当初跟我离开了?不然,你现在都是高高在上的首长夫人了!”

    孟振凡顿时又是一阵不安了!再次提及这个问题。

    依莲不住心里一阵烦躁,有些不满的望着孟振凡,“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愧疚而已,你自己不是也跟我说过吗?我们到底还是有些对不住他们,难道我现在就感到心里愧疚想要补偿一下,你也觉得不应当了吗?更何况,我们这些年也算是度过了很愉快的一段时光,而,现在试着想想,我们在享受的同时,云卷跟木木他们当时又是在做什么?他们现在多么的排斥我,多么的痛恨我,我现在一想想就感觉特别的难过了。”

    “阿莲,这些都可以补偿的!要是当初我们不做出这样的选择,你觉得你会过得比现在开心吗?”

    “我还以为你们都不会难过,与其就在这里这么说说而已,你们不觉得做一些事给他们做出一些补偿更重要也更有意义吗?爸,你平时都是怎么教我的?妈,你也就只会在这里表达你的愧疚之吗?”

    依莲的话一落下去,一道清脆却带着微微的凉意的声音乍然从后传了过来。

    孟振凡跟依莲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一怔,相互对视了一眼,才悄然转过头去,果然就看到了孟晓诺一洁白的公主裙,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们的后,脸色很是苍白,也很憔悴,精神显得有些不济。

    “晓诺!你怎么过来了!”

    一看到孟晓诺出现,依莲不由得心里有些惊慌了起来,连忙迎了上去。

    “晓诺……”

    孟振凡也吸了口气,低声开口道,“怎么出来了?梅姐他们呢?”

    孟晓诺很是失落的低下了眼帘,她也不过是刚刚来到而已,看到了云卷跟云舒慕煜北他们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爸妈的脸色,便大底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来,怎么会听到你们说的这些话呢?如今听来,也只是觉得讽刺而已。其实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你们的自私对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吧?什么都是骗人的,你们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亏欠他们太多,算了,不说了,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

    孟晓诺叹息了一声,终于还是很失望的朝前方走了去……

    ------题外话------

    有点不入状态,少更点吧,明天再好好调整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