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以爱为名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时纤已经很是不耐烦了,口闷着一肚子的怒火,睁着那冷锐的眼睛淡淡的望着东方谨,强大的气场让阿朔几乎也闪了眼!这女人似乎比他们的少夫人还不好惹!当下便是不免有些担心的望着东方谨了。

    东方谨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制下去,原本就是打算教训一下这女人的,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不识好歹!自己从男洗手间里,现在反倒还有了道理!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东方谨现在心里几乎已经将眼前的女人定为一朵奇葩了!

    “好!你好!”

    东方谨心里压制的怒气已经到了一个高点了,紧紧的捏紧了拳头,不怒反笑的望着时纤,冷然笑道,“长能耐了!你是第一个破了不打女人的惯例!”

    “如此说来,那我时纤还算是很幸运了?当了你的一次第一?开香槟庆祝还是怎么样?”

    时纤又是一声冷笑,凉飕飕的感觉不停地从后浮起,阿朔原本上去拦着的,然而还没等他提步子上去,只见到两道冷的风‘嗖’的一声从眼前一晃而过,一黑一白‘啪’的一声撞到了一起,凌厉的招数不时的交替着,东方谨出手快如闪电,招招带着疯狂,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不停地往时纤上招呼着,而时纤则是灵活的躲闪,防守得很严密,一点也没有在东方谨的手上吃亏,倒是东方谨的肩头还被她那铁爪一般的素手抓了一把,砍得东方谨又是一阵难受,脑袋里的昏沉疼痛感也是越发的明显了。

    东方谨彻底怒了!这女人这架势是完全不甘示弱,招招招呼他体的要害,还真不担心把人给整伤了!当下一个咬牙,长臂一曲,也不管人家时纤的死活,就往人家的口撞了去,脚下的长腿一扫,直接往时纤的小腿上招呼而去。

    时纤本来就注意到东方谨突然袭击她的口,所以一时之间只顾得上移开转过子,哪里还知道这卑鄙的男人竟然还踢她的小腿,力道之大,让她只感觉一阵穿心的疼痛,脚下一弯,子一歪,硬生生的往地上倒了去,而她倒还是下意识的伸着素手恨恨的抓住了东方谨的领带,不管他死活的往下一拉。

    ‘嘶!’

    东方谨本来就站不稳,再被时纤这么一拉,顿时感觉自己呼吸很是困难了起来,那领带紧得很,几乎要把他的脖子都勒断了一般,下意识的伸手拉住领带,一手凌厉的往时纤劈了去,子一倾,便是昏天暗地的倒了下去。

    ‘嗯!’

    ‘!’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庞然大物一般的躯压了下来,时纤骂了一声,这才放开了东方谨的领带,就像一手推开压在自己上的东方谨。

    而,东方谨脑袋里也是一片恍惚,倒下去之后突然就感觉自己下一阵柔软,好像垫着柔软的被子一般,使劲的甩了甩头,双眸有些对不准焦距,缓和了好一阵子,总算才看清楚被自己压在下的女人正是那可恨的女人。

    “滚开!”

    时纤吃力的推了推高大的男人,但是东方谨却是一边压低了子,时纤根本就是推不动了!

    “跑啊!使出你的招数啊!天杀的女人!”

    东方谨咬牙切齿的开口,骜的眸子迸出了几道寒光,仿佛下一刻就恨不得将这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别我废了你,混蛋!赶紧从我上死开!”

    时纤也没了好脾气了,挥舞着素手,又想给东方谨一个响亮的耳光,然而这回东方谨倒是很迅速的拦了下来,紧紧的将她的一双素手狠狠的扣在她的口,还很邪恶的将时纤的口胡乱的抹了一把,口里一边很没有节的念道,“还想来第二次?再次吃亏就是笨蛋!老子就摸老子就摸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下流卑鄙的臭流氓!滚开!”

    被东方谨这么一抹,时纤便是奋力的挣扎,然而依然是摆脱不了他的牵制,不仰头一阵羞愤的咆哮,“我要放过你,我他妈的倒过来跟你姓!”

    “那你就跟我姓好了!好泼辣的小嘴,不讨点利息,对不起老子今晚陪你玩了这么一场游戏,老子吃了那么大的亏,你说是不是应该在你上讨回来!嗯?”

    东方谨一边咬牙说着,俊脸上却是拂过了一道邪至极的笑容,这笑容看在时纤眼中,竟然是无比的放猥琐!

    还没等时纤反应过来,一道影闪过,下巴忽然被一只大手给捏住了,一个抬高,东方谨那漆黑邪的眼神便对上了时纤那清冷中带着狂怒的眼神。

    “你这个样子,会让老子觉得,你在渴求着老子狠狠的蹂躏你!不过,老子很乐意!”

    东方谨森冷的吐出这么一句,然后便低下头,俯下子,微凉的薄唇欺了上来,轻轻的往时纤那柔软的炽焰般的红唇亲了去,时纤一阵惊慌下意识的反抗,而东方谨却是加大了力度,放开了牵制住时纤的大手,用力的覆上她的脑袋,努力的往他这边压着,原本缠绵的轻吻顿时也变成了火花四的激烈而有力度的吻。

    顿时,时纤脑袋里也炸开了一片,一下子愣住了!清眸里的流光幽然定住了!

    其实东方谨的吻很是笨拙,基本上就是压着时纤一阵乱啃,后来才本能的……

    看到这一幕,阿朔已经惊呆了!完全分不清楚状况了!愣愣的望着地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这……这到底是怎么想象?

    东方谨竟然,竟然压倒了时纤!还吻了她!他跟在少爷,谨少,逸少的边已经很多年了,见识过他们玩过很多的女人,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谨少跟逸少吻哪个女人!自家的少爷自然就是不必说了,从始至终都是在为他们的少夫人守着,别说什么碰,吻了,就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而谨少跟逸少似乎也受了他们少爷的影响还是怎么样了,就算碰了,那也绝对不会亲吻!可是现在!现在这是什么状况?看着谨少那**的模样,那分明就是津津有味啊!时纤小姐都被吓傻了!

    东方谨狠狠的将时纤那柔软的唇彻彻底底的蹂躏了一遍,看着下的女人那副呆愣的样子,这下才算是满足了,又狠狠的搅动追逐了几把,锋利的牙齿毫不怜香惜玉的咬了下去,唇上突然传来的疼痛感,时纤一阵惊呼,这下子才回过神来,正想推开东方谨,冷不防,东方谨更是快了她一步,一手将她推开了,一个利落的爬了起来,摇晃晃的靠着墙,满脸犹意未尽的望着时纤,薄唇上还沾染着一些妖艳的鲜血,这么看上去,竟然显得无比的妖冶了,跟一个妖孽似的,自然,那血正是时纤的,他咬破了她的唇。

    “味道不错!”

    可恨的男人对着她冷冷一笑,犹意未尽的唇,饶有兴味的望着她。

    时纤下意识的抬起手往自己的唇上摸了去,只见自己的指尖上沾染着鲜红,眸光乍然寒冽了起来。

    而这时候,东方谨已经觉得自己满足了,总算报仇出了一口恶气了,然后才淡然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很不屑的瞥了时纤一眼,悄然转,心很愉悦似的,踩着有些摇晃的脚步朝前方走了去。

    “时纤小姐!你没事吧?”

    阿朔这时候总算也回过神来了,连忙迎上来望着云舒,眼底有些担心,又望了望已经走得几步远,摇摇晃晃,险些要栽倒在地的东方谨,只好一面将手里的纸巾塞到了时纤的手里,一面朝东方谨追了去。

    “谨少!你小心一点!”

    “该死的男人!你妈的给我站住!”

    时纤勃然大怒了起来,抹了一把唇,十分愤怒的甩开了手里的纸巾,暴吼了一声。

    然而东方谨却一点也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不冷不的偏过头,扫了她一眼,有些对不准焦距的瞳孔里夹着一些不屑的成分,似乎眼里的嘲笑的意味很浓郁,脚步都没有慢下半分,就那么扫了时纤一眼,一脸胜利的的收回了视线,又往前走了去。

    时纤心里那个气啊!从小到大有谁敢这么胆大妄为的,不给她气受还如此流氓如此卑鄙无耻的轻薄了她!然而看着东方谨也走了好远的影,当下就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咬牙切齿的将自己脚上的鞋子一脱……

    ‘呯!’

    ‘啊!嘶!’

    一个响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痛呼声!

    东方谨只觉得自己背后乍然袭来了一道‘嗖嗖’凉风,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脖子跟肩头传来了一阵剧痛,下意识的伸手,往脖子上一摸,竟然摸到了一样东西,拿到手上一看,竟然是一只高跟鞋,然而,突然间,又是一道凉风袭过。

    ‘嗷!’

    小腿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硬生生的往地上栽了去。

    时纤冷冷的望着狼狈的栽在地上的东方谨,冷艳的脸上才乍然勾出了一个冷淡的微笑,冷漠的望了挣扎中的男人一眼,才冷然道,“今天先不跟你计较,他要再让我遇见你,你看我怎么洗了你!”

    说完,冷冽的眸光一收,望着自己光秃秃的脚丫,倒也不在意,唇边的冷笑并没有退却下去,骤然转过,不再理会东方谨,提着光的脚,大步的往前走了去。

    东方谨不心里都要憋出了一阵内伤了!可恨的女人!可恨的女人啊!

    “谨少,您没事吧?”

    阿朔连忙迎了上去,一把扶住了东方谨,关切道。

    谁知东方谨却是一手推开了阿朔,寒着一张脸,转过头望着那道已然远去的影,‘嘎吱嘎吱’,拳头狠狠的捏起了,手臂上青筋爆出,看得出,这男人现在绝对就是极力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好!很好!时纤!此仇不报非男人!你给老子等着!”

    说着,恨恨的将手上的高跟鞋往时纤离开的方向又狠狠的丢了去,一脸骜冷厉的样子看得阿朔都觉得有些害怕了起来!

    “谨少?”

    阿朔小心翼翼的喊了东方谨一声。

    “等下马上给我查一下这女人的资料,具体的!越详细越好!惹着我还想全而退?我会让你知道你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东方谨寒着声音道。

    阿朔额头上不沁出了些许冷汗,心里暗暗想着,这下可能玩了!这谨少好像跟时纤小姐结下梁子了!这要怎么办?难不成,要跟少爷少夫人他们禀报吗?一时之间,阿朔便沉默了下来。

    “我跟你说话呢!我要这个女人的资料!最迟明天晚上交到我的桌子上!”

    东方谨见着阿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当下便是一阵怒火又上涨了!

    “是!明白!”

    阿朔无奈,这才点头,低低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是在寻思着是不是要将此事禀报给慕煜北云舒他们知道了。

    “天杀的女人!他妈的老子压根就没见过这么没品的女人!极品!奇葩!!”

    东方谨恨恨的骂了几句,吸了口气,然后才提着脚步往前走了去。

    阿朔很是无奈,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假戏真婚》——

    装饰舒适娴雅的VIP间内。

    姚首长就坐在刚刚冷振坐着的位子上,威严的脸上绷得很紧,剑眉略微皱着,眼神很是深沉,看得出,心似乎不是很好,大家已经沉默了良久了,连慕煜北跟南宫逸都已经去了一趟办公室回来了,里面都还是一片沉郁的。

    “父亲……您不是陪那些军区的首长吗?怎么……看您今晚也喝了不少的酒,让阿雅端一些醒酒汤上来,你喝一点吧?”

    云舒望着一直默默的坐着,一直不说话,一副沉思的样子的姚峥,心里倒是有些不安了,惴惴不安的望着姚峥,心里忐忑得很!之前去了姚峥的墓地回来,她就隐约的感觉姚峥的心似乎就是有些压抑了,刚刚还让他看到了冷振进房间里来了,这心里头难免有些担心了起来了。

    “是啊,姚叔叔,不然我也给您端一碗解酒汤去?”

    坐在一旁察觉这气氛也不太对的慕思雅很配合的开口道。

    “他过来做什么?”

    姚峥终于低沉的问了一句,一边弯下腰,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这……”

    慕思雅一时怔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转头望向了云舒,而云舒却也是一时答不上来,只好偏过头,幽幽的望向了慕煜北,然而慕煜北倒是显得很淡定,也很平静,察觉到云舒望着自己,慕煜北倒是投以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是我派阿雅把喜帖送过去的。”

    慕煜北淡然开口道,喝了口茶,清冽淡定的眼神才朝姚峥望了过去,“我跟舒儿都不希望我们的婚礼留下什么遗憾,本来在参加仪式的时候,我跟舒儿也都希望他能过去,但是是他自己担心跟您和遇见了,会有摩擦,所以并没有出现。”

    “舒儿已经把冷姚两家的恩怨都跟我说了一遍,我也大底上知道了一些。”

    慕煜北很平淡的开口,声音很是平静,态度也很清和,听在姚峥耳中,他竟然也不觉得会有多么的不愉悦,心里虽然有些不好受,但是却不是针对慕煜北的,他的这个女婿好像就有这样的能力,好几次他跟他说一些他自己都觉得难得接受的事的时候,他都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生气,相反,有时候连心中的火气都被他给说没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慕煜北的人格魅力了!

    “阿北,纵然舒儿他们都跟你说了,你也可能不知道状况!父亲知道你们现在都在为这事忙活着,今天趁着大家人都在,父亲有些话也就跟你们说清楚了!”

    姚峥抿了口茶,眸光有些寒冷了下来了。

    “有些事,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父亲知道你们也就是希望冷姚两家能够修好,不忍心看你们的,还有冷振就这样孤独终老,觉得两人还有些谊,那就理所当然应该在一起,但是横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不是我们说让他们重新修好就能够重新修好的!你们应该知道,你们叔叔的离开,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们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死结!我知道,舒儿,你一直想证明你叔叔的离开跟冷振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然而,就算他是意外离开的,或者是被人陷害的,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整件事的根源?要是不因为冷家,你叔叔就依然还可能跟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就这样年轻的就离开了!你更不用远走他乡,父亲这一路也都不会这么艰苦,当然,这些艰苦都不算什么,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们的叔叔永远不可能回来了!想想,那么好的一个干练青年就这样没了,我怎么也接受不了!与其说恨冷振这个人,倒不如说恨冷家,要不是他们当初把人到那个份上,也许一切都还有可能有挽回的余地,而现在,一切不过都是空话而已。”

    讲到这里,姚峥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冷振不管怎么样,到底还是我的生父亲,说到底,不管怎么说有多恨,实际上心里也未必有那么恨,我只是恨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让自己的女人受尽了侮辱。更可况,现在大家也都这样走过来了,习惯了,风雨也都尽数的归于平静了。就算你愿意,我没意见,那又能怎么样?你们别忘了,冷振背后还有一个冷氏!他还有一个家庭!这样,你们觉得,他跟你还能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吗?”

    姚峥一针见血,直接就切中的问题的要害。

    “父亲……”

    闻言,云秀倒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一直都不敢跟姚峥说这些话,一来是因为自己的立场问题,二来,亦是因为不想去揭他心里的伤疤,这个男人心里承受了多少的痛苦,云秀觉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体会得出来!幼年时去了父,结婚之后,又惨遭婚姻滑铁卢,中年更是失去了自己最至亲至弟弟,一个大男人就这样将两个孩子拉扯大,还一步一步的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其中需要付出多少,想必也没有多少个人能够体会的出来,更何况,还培养出了云卷云舒这么优秀的一对儿女!

    “要是没有了冷氏,他跟陈芳之间的婚姻关系也和平解决了呢?”

    众人沉默了良久,一道清淡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

    姚峥微微一怔,缓缓的抬起头朝声源望了去,只见慕煜北依然还是一脸淡定平静,正悠闲的喝着杯里的茶,一副怡然自得的舒适淡然的样子。

    一听到慕煜北这话,云舒也愣了一下,悄然偏过头,有些诧异的望着慕煜北,总感觉他好像总是这么一副淡定优雅的样子,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紧张烦忧一般。

    整个包间里,就是南宫逸没觉得有什么惊讶了,就是那么挑了挑眉,自然是知道慕煜北的手段,这男人要是卑鄙无耻起来,那绝对谁也比不上!就是不知道这回又要使什么谋诡计了!被他算计的人估计是倒大霉了!跟他几乎就是从穿开裆裤的时候一起长大的,太熟悉他那个算计人的样子了,看似淡定平静,内心却是黑得很!

    “你有办法?”

    云舒倒是有些紧张的抓住了慕煜北的大手,一脸希翼的望着他,连云卷也是有些诧异,他自己想破脑袋也没有办法拿出什么主意来了!这慕煜北竟然这么说,难不成真的想到主意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姚峥也是满脸惊讶疑惑的望着慕煜北。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一切的问题也许都将会迎刃而解,唯一无法左右的,是人的态度跟心理,也许我跟舒儿能做的就是这么多,肯不肯重新接受,或者愿不愿意重新接受,那就看你们自己了。舒儿这段时间为了这些事费了不少的心思,考虑问题,不能总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我是一个生意人,若是我,我只会选择对大家最有利,自己觉得最舒坦的选择,争取最大的利润。其实事很简单,一半的机会就是重新接受,另一半,就是不接受。二选一,不是比四个选项更容易选择吗?选择接受,到时候自然有了接受之后的对策,选择不接受,那就不要抱着什么希望,明确了态度,一切都不会为难。”

    慕煜北淡淡的说了这么些话,语毕,抿了口茶,然后轻轻的搁下了手中的杯子,一手牵起了云舒,“舒儿,我们回去吧,今天折腾得够累,早点回去休息。阿雅,逸,婚宴的事你们就照看一下。”

    说着,便拉着云舒往门口走了去。

    “父亲,哥,阿秀!那我们先回去了!阿雅,你忙完也赶紧回来吧,让南宫逸送你回来!你今晚也喝了不少!”

    被慕煜北这么拉着,云舒也只好扭过头,落下这么几句,然后很快就消失在门外了。

    一路上都是被慕煜北紧紧的拉着手,还好,他适当的放慢了脚步,她才能跟上他那宽大的步伐,后面还跟着八个健硕的黑衣男子。

    乘着直达电梯直达一楼,从帝都里出来的时候,天早就黑了下去了,夫妻两刚刚走出门口,门口站着的礼仪小姐连忙恭敬的弯腰。

    “少爷!少夫人!”

    这时候,匆匆忙忙赶上来了的布诺斯也气喘吁吁喊了夫妻两一声,顷刻之间便来到了两人的跟前。

    “婚宴还没有结束,少爷跟少夫人这就要回去了吗?”

    布诺斯深深的吸了口气,便问道。

    “舒儿不太舒服,我们先回去了,这边就交给你了,阿雅跟南宫逸会负责晚宴的事,你跟爷爷还有爸妈他们说一声,未来的三天我休息,没什么事不用找我,公司的事由你跟几个副总照看。”

    慕煜北很平淡的下了一系列的指令。

    布诺斯听着心里默默记下了,然后才点了点头,开口道,“是!少爷!我会跟老总裁跟老夫人,还有首长夫人他们说的!您跟少夫人新婚,希望你们玩得开心一点,对了,少夫人不舒服,我等下立马就让钟医生在翠园等着!”

    慕煜北点了点头,抓着云舒的大手微微收紧了,夜晚的风到底还是有些凉的,慕煜北一个不放心,看着云舒微微缩了缩子,终于还是放开了云舒,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外脱了下来,很体贴的往云舒的肩头披了去,然后才圈住了她那纤细瘦弱的腰肢。

    这时候,布诺斯才立马飞快的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飞快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给慕煜北跟云舒叫车,并且也跟阿朔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立马下来,然后还给钟医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翠园待命。

    没一会儿,阿朔就迅速的下来了。

    “少爷!少夫人!”

    阿朔微喘着气,几步就来到慕煜北跟云舒的边。

    “谨怎么样了?”

    慕煜北扫了阿朔一眼,淡淡的问道,自然是知道东方谨今晚可是替他拦了不少的酒,看那架势应该就是喝醉了,不放心,所以他一离开,他就让阿朔跟上去看看了。

    “谨少喝多了,吐了一阵子,我已经扶他回房间休息,替他收拾了一下。”

    阿朔回道,深眸里却闪过一道犹豫,不知道是不是要将时纤跟东方谨的事汇报出来了。而阿朔的这个反应却落入了慕煜北那双锐利而深沉的眸子里了!

    “有事?”

    慕煜北淡淡的问道。

    阿朔一听,这才抬起眸子,尊敬的望着慕煜北,一边回道,“少爷,少夫人,谨少跟时纤小姐刚刚起了争执!谨少喝醉了,对时纤小姐……做了些事,时纤小姐气不过,两人对打了一阵子,之前谨少还受了时纤小姐的一巴掌,后面谨少……轻……薄了时纤小姐,时纤小姐……脱了鞋子……砸了……砸了谨少。”

    阿朔嘴角抽了抽,有些辛苦的将刚刚看到的事跟慕煜北和云舒说了一遍。

    “你说什么?谨少受了时纤小姐一巴掌?他还轻薄了时纤小姐?脱鞋砸人?”

    阿朔的话一落,布诺斯顿时就瞪大了眼,显然就是有些接受不了这样劲爆的新闻了!

    阿朔点了点头,确认。

    慕煜北一听阿朔这话,当下就皱起了眉头,他了解东方谨那子,胆敢扇了他巴掌,还拿鞋子砸人,照着东方谨那子,这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看来,那个什么时纤小姐的,可能撞到枪口上了!

    云舒顿时也是蹙了蹙眉,望向了阿朔,“怎么会这样?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少夫人,时纤小姐砸了谨少之后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谨少扬言不会放过时纤小姐,还让我将时纤小姐的详细资料尽数调给他,最迟明天下午要送到他的桌上。不过两人都不算受伤,少爷,您看,这资料……”

    阿朔回答道,一边望着慕煜北征求意见,云舒则是皱起了眉头,倒是知道时纤已经离开的消息,刚刚云卷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跟她说了。

    慕煜北点了一下头,应道,“那就给他调,别让他们掐上太严重。”

    “是!少爷!”

    得到了应许,阿朔连忙应了一声。

    语落下去没多久,几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便缓缓的朝帝都的门口行驶而来了,车子才刚刚停稳,布诺斯便几个大步迎了上去,打开了车门,刚想开口喊慕煜北跟云舒上车,而大手擦过自己的衣袋,被自己衣袋里的东西刮到了,这才想起了某件事,当下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往自己的衣袋摸了去,将一个小礼盒掏了出来。

    “少爷,少夫人!忘了跟你们说了,刚刚孟晓诺小姐来过了,让我将礼物拿给你们,她没有上去。”

    布诺斯说着,一边将小礼盒递给了云舒。

    云舒顿时僵硬了一下,心里顿时拂过了一道有些难受的异样,星眸里也浮起了些许的怅然,淡淡的望着布诺斯递过来的那个小礼盒,却是久久没有什么伸手接过来。

    “少夫人?”

    布诺斯瞧着云舒,见她久久没有反应,便又是提示了一句。

    慕煜北也微微的沉下了眸光,有些担心的望着脸色苍白,一脸怅然的云舒,沉寂了一下,终于还是伸手将那个小礼盒接了过来,深深的望着她,低沉地开口道,“打开看看吧,到底是人家的心意,那女孩看着也没有心机,你也喜欢她不是?”

    云舒心里很是复杂,她觉得她真的没有办法,就这样去接受一个她的亲生的母亲背叛自己的父亲留下的证据!每次一想到这个,心里的苦楚几乎就要将她给吞噬了!她几乎就是难受得无法呼吸,窒息般的疼痛感让她不得不别开头,吃力的的吸了口气,口处骤然袭来的疼痛几乎让她无法招架住!

    慕煜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她这个样子,自然也不忍心了,当下就直接将那个礼盒往不远处的花圃里一扔,然后一手扶住了她,声音里伴着无尽的担心与无奈,“不要想太多,既然难受,那就不要理会,我们回去吧。”

    说着,便轻轻的抱起了实在是没有重量的她,往车里坐了去。

    “我们先走了!”

    阿朔对着布诺斯落下这么一句,然后也往后面的一辆车子里坐了去。

    于是,车子便缓缓的离开了布诺斯的视线里。

    布诺斯望着车子渐渐的消失在一片迷茫的幽光之中,这才缓缓的叹了口气,望着刚刚慕煜北扔着那个小礼盒的方向,一下子就发现了那个小礼盒此刻正孤零零的躺在那片花圃的草丛之中,当下也只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一眼,然后便徐然转朝帝都里走了去,上面还有很多事需要忙碌呢,主角都这样提前退场了,可真是要苦了他们这些下属了!

    然而,布诺斯的子还没退下去多久,帝都门外的广场边上,某一辆高级跑车的车门忽然缓缓的打开了,从上面缓缓的走下了一个穿洁白色的连衣裙,肩上披着一件同色的小外的女子,女子披散着一头的淡金色微卷的长发,苍白却绝美清澈动人的脸上染着一道淡淡的忧伤,羸弱的躯摇曳在晚风之中,沐浴着广场边上那有些昏暗的灯光,脸色更是显得苍白无比,一副弱不风的样子。

    “卡崔娜!你……你没事吧?”

    梅姐看着孟晓诺那么一副失魂落魄满脸忧伤的样子,心里不是浮起了一阵担心了!刚刚那一幕都已经尽数的落入了她们的眼中了,想不到慕煜北竟然就是那么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礼物扔掉了,而且,更是让孟晓诺觉得难受的是,云舒似乎根本就不愿意接受她的礼物,想来,应该是自己的爸妈做得太过分了,不然她也不会每次都是这么难受,孟晓诺刚刚坐在车里就将云舒的一切的反应都是尽收眼底了,上次在餐馆还说出了那样话,孟晓诺忽然觉得,也许她都没有办法让云卷跟云舒接受她是他们妹妹的事实了。

    “梅姐,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了,我……”

    孟晓诺很是难过的低下了头,微微闭起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的痛苦也是越发的明显,良久之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提着步子慢慢的朝那堆草丛走了去,梅姐则是满心担忧的跟了上去。

    孟晓诺很受伤的蹲下子,在草丛里找了一会儿,没一下子就找到那个小礼盒了,徐然站了起来,缓缓的打开了那个小礼盒,只见里面正躺着一枚美丽的钻石徽章,这个徽章就是她走上歌坛的时候得到的第一个奖项,意义非凡,她就是想把它当成一个特别的礼物,送给自己的姐姐,并祝福她新婚快乐,可是,云舒却没有接受,连看都不看一眼。

    “卡崔娜,你不要难过,他们不接受是他们的损失,你不用这样子迎合他们的。”

    梅姐到底还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看了刚才那么一幕,她这心里也是流淌着一道怒火了。

    “不,梅姐,你可能不知道,本来就是爸妈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他们这么对我是很正常的,也是应该的,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弥补爸妈犯下的错,看着姐姐难受,我也很难过,他们可能都不想看到我的。知道我自己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我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你知道我当初不知道有多开心。我从小就希望自己有哥哥姐姐疼着我,宠着我,那样,就没有人会欺负我,还会陪我聊天,陪我玩……可是……可是现在……”

    孟晓诺很是失落的开口,很是痛楚的合上了手里的盒子,紧紧的握在手里,指尖都被握着有些发白了。

    闻言,梅姐却是叹了口气,心里岂会不知道孟晓诺的想法?说白了,这女孩,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别人看着她就是那么风光的豪门千金,还是超级明星,可是事实上,这女孩也不过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鸟。当初依莲怀着她的时候,就已经高龄产妇了,而且还是一个早产儿,生下来体就很弱,那时候还以为不能存活了,没想到这孩子还是了过来了,之后孟振凡跟依莲不惜重金买了很多的补品,还专门请了医生帮孟晓诺调养子,现在才慢慢的好起来了,每天都见着依莲督促着孟晓诺吃药,想来应该也是太过于的担心焦虑了。

    梅姐也就是从张姐口中知道这些消息的,她跟在孟晓诺边的时间远远没有张姐的时间长,不过,孟晓诺倒是让她喜欢的。

    “卡崔娜,可能是他们一时之间还放不开,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让有心人知道这些消息了,不然会对你很不利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不能被那些绯闻毁于一旦。”

    梅姐很是不放心道。

    孟晓诺淡淡的吸了口气,心里的痛楚也是越发的明显,说实话,她已经没有心思去在乎这些了,她现在只希望云卷云舒能接受她这个妹妹,她太渴望亲了,看到云卷跟云舒兄妹两在一起的场景,她除了羡慕就是羡慕!

    ------题外话------

    老云决定将发展到底,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