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放手成兄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病房内,乔宇阳望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浅淡的吸了口气,微凉的视线静静的落在云舒那恬静淡漠的脸上,眼神里充满了眷恋与挣扎,但是终于也只能落寞的收回了视线,缓缓的站了起来,体贴的给她拉了拉被子,然后便徐然转,悄悄的离开了病房。

    “乔总!”

    一看到乔宇阳从里面出来,徐海便迎了上去,有些担心的望着乔宇阳。

    “乔总为什么要给慕董打电话呢?这次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是吗?”

    徐海朝病房里望了望,很是可惜的开口道。

    乔宇阳轻轻的关上了房门,一边往走道的尽头走了去,一边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取了一支出来,慢悠悠的点上了,徐海也紧跟在后面。

    “什么好机会?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机会?从放手的那一刻起,我乔宇阳便不再有任何的机会。她从来都不是属于我的。”

    乔宇阳吐了口烟,微微皱着眉头,冷冽的开口道,声音没有任何的一丝起伏的波澜。

    “可是,云舒小姐毕竟也曾经过你,不是吗?你现在也喜欢她,说不准你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呢?而且,你跟云舒小姐之间有着二十多年的谊,十多年的感,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遗忘的。你若真的跟云舒小姐复合了,相信慕董那么高傲的一个男人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你们的吧?”

    徐海分析道。

    闻言,乔宇阳却是冷然笑了笑,“徐海,你到底是不了解慕煜北了,他对云舒的感,可不比我的少,甚至远远比我要多得多,他甚至愿意为了她在屏幕面前曝光自己,你可知道慕煜北这个人的子?商海里的神话,从来不买任何女人的帐,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冷漠无,他比我可是强多了,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但是这就是事实,跟他打过几次交道,每一次都在他手里吃了亏,像付子鸣跟方怡暖,那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在他手上,我吃不到便宜,更何况,他跟舒儿现在已经是两相悦,就连……连孩子都有了……这说明了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永远也剪不断的联系。就舒儿那么一个人,我很了解她,她若是没有上慕煜北,她是绝对不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这样,你明白了吗?我已经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老早之前就已经决定放手了,所以他乔宇阳也就只能这么做了。

    “乔总……”

    “不用替我觉得可惜,没什么好可惜的,是你的,那她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管怎么去强求,终于也是强求不来的。以前曾经听舒儿说过,一样东西,你若放走了它,它还是回到你的手里,那么它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否则,它就不是你的。只要她过得幸福,过得很好,想来都已经足够了,我不值得她等待。”

    乔宇阳幽幽的开口道。

    ……

    然而,就在乔宇阳刚刚走出病房的一瞬间,躺在病上的云舒便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了。

    事实上,刚刚做完检查的时候,她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了,只是,她没有睁开眼睛罢了。一来,是因为自己觉得很无力,连睁开眼皮的力气也没有,二来,是因为她知道乔宇阳现在就坐在她的边,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落在她脸上的那灼而深邃的目光,这么做,无非是不想让两个人都那么的尴尬,毕竟,他们早已经是不同份的人了。

    说老实话,当她意识有些清醒了,知道是乔宇阳抱她来医院的时候,她是有些惊讶的,这会儿才恍恍惚惚的响了起来,刚刚打电话的人好像就是他,倒是她一时疏忽,以为就是慕煜北打过来的,所以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让慕煜北直接过来接人了。

    听到乔宇阳跟慕煜北打电话,云舒还是有些惊讶的,她有些意外,但是,同时心里也有了一些释然,到底心里还是浮起了一些感激了。

    微微坐了起来,直起了子,素手轻轻的往自己的小腹上探了去,想不到,自己竟然怀孕了!而且,已经一个月了!

    难怪最近总是感觉那么的疲惫不堪,胃口又不好,还变得嗜睡了不少,想来都是因为肚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东西了吗?慕煜北好像已经盼望了很久了,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呢?

    云舒想着,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些期待了,清淡的眸光也乍然变得温柔了许多,唇边忍不住绽放出了一朵水莲花一般的轻柔的浅笑,低下头,淡淡的望着依然平坦无比的小腹,突然间,一颗心就变得很柔软了起来。

    思量了好一下子,躺在上望着从窗口倾泻进来的柔和的夕阳之光,心里轻轻一颤,仿佛蝴蝶挥动着的羽翼一般的轻柔节奏,一道梦幻般的流光乍然往自己的心间缓缓的流去了,心里一,便悄悄的下了……

    走到尽头的乔宇阳跟徐海并不知道云舒离开病房,沉郁的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的后院的景色上。

    “乔总明天会过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吗?”

    沉默了好一下子,徐海忽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去了吧,有些时候,不要相见了反而好,免得都不自在了。”

    乔宇阳忽然感觉心里有些烦躁了,一直想抗拒这种失落烦躁的感觉,然而,他也是抗拒,心里也就越是觉得难受,事到如今,恐怕自己当真也是心不由己了。想来这些事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他恐怕真的惦记喜欢上她了。

    说实话,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知道自己沦陷了,但是却是一个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得到的人,没有什么感觉比这个更加糟糕了。倘若当初自己不放手,到现在,是不是又是另一番天地呢?是不是,出现在她的婚礼上的新郎就是他乔宇阳呢?然而,人生又哪里来的那么多倘若,倘若不过是一个最不靠谱的事而已。

    “礼物我已经备好了,你明天替我送过去就好了,顺便替我祝福他们。”

    乔宇阳又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沉郁的开口道。

    徐海望着乔宇阳那么一副失落惆怅的样子,心里不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说来说去,到底还是那么一个‘’字最伤人啊!曾经以为乔宇阳就是那么一个冷血无的人,跟在他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多看别的女人一眼,除了有些特殊的云舒小姐。然而,这位云舒小姐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了。就在乔总刚刚对她动的时候……

    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才能最终俘获他这颗骄傲而冰冷的心了。

    “好的,那我明天就过去一趟吧。”

    徐海也只好这么应着了。

    “付少跟于总监他们可能亲自过去,乔总难道您不打算跟他们一起吗?”

    “于洋跟夏凌薇也快要结婚了,夏凌薇是舒儿的好朋友,所以他们自然应该去参加,至于付子鸣跟方怡暖,到底也是有些关系,对了,你过去的时候记得多带上几个人吧,尽量不要出什么麻烦。子鸣这心里始终放不下,注意拉着他一点。”

    乔宇阳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是!乔总请放心吧。”

    徐海应道。

    闻言,乔宇阳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吐了口烟。

    能做的,也许就是这么多了,希望你会幸福吧,不,你一定要幸福!不然,我就这么放手了,你若是过得不好,那么,我也就是一个罪人了。

    乔宇阳默默的在心里想道。

    这段时,因为想通了,感觉轻松了很多,然而心里也更煎熬了一些,也许是多了一些念想吧。

    你往前走吧,我就退到后,默默的看着你就好,哪一天过得不开心了,转,你仍旧可以看见我,我就站在那里,哪里也不去,这辈子等在这里。感也就是这么多了,不减可能还会有些增加。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跟走进礼堂,但是乔宇阳这辈子可能也就仅仅过那么一个人而已。一个冷人,动一次心足矣,过一个人,有过一段感,那么就已经很足够了。不需要什么奋不顾,这样就好,至少有点念想。

    她也曾经用那双手给他做过饭,给他放过洗澡水的,所以……他已经得到很多了,她本来就不属于他乔宇阳的,这份幸福是他偷过来的……

    想着想着,乔宇阳突然间就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

    一切终于都只能变成了回忆了,他怅然若失……

    突然间感觉喉咙处传来了一阵苦涩,干涸的眼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缓缓的复苏,得他的眼睛有些难受有些灼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放手了,心里有彼此,我一定会为勇敢一次,带你一起看电影,一起走过喧闹的街道,一起去旅行,一起走过夏秋冬,倾尽一切去宠你,你。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我也祈求在某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在某一个风起的角落,让我遇见你,再遇见我自己,不会再错过你那微笑淡晴的脸上那道云淡风轻的愉悦。

    ……

    慕煜北几步匆匆的抵达病房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乔宇阳就站在不远处的走廊尽头处不冷不的抽着烟,站在病房前好一会儿,然后才提着脚步朝乔宇阳走了去。

    “慕董!您来了!”

    徐海很快就发现了慕煜北,连忙恭敬的打招呼。

    慕煜北点了点头,一直走到了乔宇阳的边才停下了脚步。

    “动作倒是快的。”

    慕煜北才刚刚停了下来,边上便传来了乔宇阳那一如既往的冷冽的声音。

    慕煜北悄然偏过头,只见乔宇阳正取了一支烟递给了他,慕煜北沉寂了一下,终于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漫不经心的点上了,吐了口烟,才低沉的开口,“虽然不想说什么,可是还是要谢谢你。”

    闻言,乔宇阳那冷峻的脸上顿时勾出了一道很不明显的微笑,“谁要你的谢谢,对她好一点吧,她一路走过来很不容易,虽然我也不想放手,但是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我都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机会了。她你远远胜过了当初我,守护了她这么多年,没想到到头来,倒是单纯的为你守护女人而已,这件事让我感觉有些怄,所以,你一定要补偿我。”

    “扯淡!你都怎么守护她的?还差点把她变成了你自己的,她命中注定就是属于我慕煜北的,你再怎么样争取也争取不来,更何况,你还得承认你比我还是稍微逊色一筹,不过,要是因为她的话,我愿意对你做出补偿,顺带连这次的感谢一起,我慕煜北可不希望欠你乔宇阳的人。”

    慕煜北云淡风轻的开口道,语气半带着揶揄半带着认真。

    “看来,你的自我感觉还很良好了?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这个大度的敌?”

    乔宇阳眯着眼,眼里也含着些许的笑意,饶有兴味的望着慕煜北。

    慕煜北淡然一笑,又悠闲的吸了口烟,朦胧的烟雾之中,清越的声音传了过来,“蓝亚湾2号的工程怎么样?”

    慕煜北的话一落,乔宇阳幽然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了,冷峻的脸上那道弧度也是越发的明显了起来了,深沉的眼神扫了慕煜北那张淡然平静的俊脸一眼,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不好。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不想这么接受,她不是货物,所以不是拿来交易的。现在,我最想看到的,便是跟着你,她能够真正的幸福吧,连把我欠她的那一份幸福也替我给她吧。”

    乔宇阳说着,语气有些冷淡,亦是有些落寞了。

    “其实我很羡慕你,甚至是嫉妒你。但是同时也很欣赏你,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的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快刀斩乱麻,所以就不会有徘徊的煎熬,然而我……我却总是……”

    “你放不开。犹豫并不见得就能够做出更好的选择,倒不如跟着自己的心走,那还用什么选择?”

    慕煜北淡淡道,说着,又漫不经心的吸了口烟。

    乔宇阳点了点头,“嗯,说得没错,所以你活得比我潇洒快乐很多,而她,跟你在一起,相信也才会更幸福。”

    “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痛苦?其实能不能活得简单快乐一点,关键不过是在自己的上而已,紧握着手,里面什么也没有,放开手,你或许就得到了一切。”

    慕煜北淡然望向了乔宇阳,语气有些清淡。

    乔宇阳吸了口气,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是啊,我就是放不开,总是下意识的紧紧握着手,以为这样就没有可以伤害自己,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自己把自己给伤了。刚刚开始,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你跟舒儿也不过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竟然就渐渐的淡忘了我们过去的十年,想来,也是有保质期的,她你,远远胜过当初我。”

    “她跟你说过她我?”

    慕煜北一听,便是有些饶有兴味的抬起头望着乔宇阳,低沉地问道。

    乔宇阳也没有隐瞒,沉重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她曾经跟我说过,她你。”

    听到了乔宇阳的答案,慕煜北却不见得很满意了,他不跟他本人说,竟然还跑去跟敌说,他怎么的就是觉得有些不舒坦了,吐了口烟,才缓缓开口道,“侥幸。她不我还能去谁?有保质期的感,那不能算之为感,真正的感自然是没有保质期的,只会越往下就会越显得平淡自然,但是味道却是更浓郁。每天看她多一点点,她的影子在脑海里也就会加深一点点,最后,你就会发现,不知不觉之中,你已经离不开她了,恨不得一转就能够看见她。”

    “嗯,也许你说得没错。不管怎么说,希望你们能过得好。不然,你们就对不起我这样大度的放手。舒儿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向来就很看重感,所以希望你能多关心她一点。还有就是,恭喜你,新婚快乐,而且还升级为爸爸了。”

    乔宇阳望着慕煜北,一手夹着烟支,释然的开口道。

    慕煜北点了点头,清俊的脸上也掠过了一道柔和,语气倒是缓和了,“谢谢。祝你也早能找到适合你的人。”

    “客气什么?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吗?”

    乔宇阳欣然一笑。

    慕煜北眸光一扫,眼里的溢彩绚烂如暖阳,眯着眼,望着乔宇阳,好一会儿,才低沉道,“自然,以后你可以叫我北。”

    闻言,乔宇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欣然回道,“嗯,你也可以叫我宇阳。既然是朋友了,那么蓝亚湾2号工程应该可以考虑一下了!”

    “你倒也会打如意算盘的!”

    “朋友就是用来行方便的,你不觉得吗?”

    ……

    ------题外话------

    今天去市里体检回来晚了,少更点,明天就多更点,淡定哈…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