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绝不原谅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慕煜北还小心的试了一下,然后才往她的唇边递了去。

    “嗯,刚好,吃点,嗯?”

    云舒扫了慕煜北一眼,想伸手接过碗,但是慕煜北却一闪,非要自己亲自动手,云舒无奈,只得依着他了。

    “我自己来就好了!”

    云舒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望着慕煜北那坚决的眸光好一会儿,才微微张口,慕煜北这下眼神才缓和了不少。

    然而才刚刚吃了几口下去,云舒就觉得胃有些不舒服了,觉得有些堵,一边一手拦开了慕煜北,“好了,吃不下了,不吃了。”

    说着,还一边伸手去拿水,喝了几口下去,才感觉好受一点。这几天当真没有什么食,总感觉有些疲劳困顿了,没有什么精神,想来也是太过于忙碌了。

    “再吃几口,阿雅也都说你瘦了,难不成还想皮包骨了吗?还嫌自己不够骨感?”

    一看到云舒这动作,慕煜北当下就皱起了眉头,低沉地开口道。

    云舒摆了摆手,分明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不吃了,吃不下,免得吃下去也觉得难受。”

    看着云舒那么一张有些郁而苍白的脸,慕煜北也只好搁下了手里的碗,“还在为刚才的事担心吗?”

    “要担心的事很多,我现在心里都已经是一团乱了,很多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云舒吸了口气,修长的指尖往自己那秀丽的长发间穿了去,星眸里浮起了一道烦躁。

    “是因为叔叔的事?”

    慕煜北又问了一句。

    云舒点了点头,“嗯,专案组已经在着手调查了,这两天还有了很大的进展,照这样的进度,我想不出一个月,案子很有可能就靠破了,再加上我手里掌控的信息,案很可能就水落石出了,想不到,这件事到底还是跟陈家的人有关了,所以,我过两天可能还得过去见陈芳一趟,探一下她的口风。”

    “一个人过去吗?”

    慕煜北当下就有些不放心了。

    “嗯,自己过去,案子相对来说还是正在秘密的进行着的,有几个官员已经被停职查看了,还有些人没有抓到把柄,见陈芳的话,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试探一下她,另一个则是引蛇出洞,丝毫懈怠不得。”

    “你准备将那些证据交出去了?”

    慕煜北低沉地问道,眸光很是深沉,充满了警惕。

    “嗯,再过些子吧,这段时间正好赶上这事,所以我也就不打算休婚假了,等事忙完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到时候再补偿你吧,这次一定要一鼓作气,一次把事都解决了。”

    云舒有些抱歉的望着慕煜北,轻声道。

    “嗯,没事,知道你忙,婚礼的事再跟你说不用你心,你就等着那天披上婚纱嫁给我就好了。不过,你自己还是要警惕一点,不到时期,千万不要将那些东西交出去,而且,有些不方便的地方都可以让阿朔给你查,有的时候,你们警察办事还未必有阿朔他们那般的有效率。”

    慕煜北低声一笑,伸着手,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对了,他们已经将宾客的名单拟定好了,你看看你那边还需要宴请哪些人,缺了就补上去,明天就赶着把喜帖印出来了。”

    说着,慕煜北便拉开了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夹,递到了云舒的跟前。

    云舒接了过来,幽然翻开看了起来。

    “你们局里的应该还要请一些人,之前阿雅就是把你们的那几个组长列了进去。”

    “嗯,差不多了,我回头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一起过来就好了,他们都习惯了一起的,倒还省事了。这样一来,可能人有点多了。”

    “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闹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们想着简单,但也总得看着我们慕姚两家的地位,放心吧,忍一下子就过去了,举行意识的时候就不会有太多人了,到时候,婚宴我们走个过场就行,就当做闹一回吧。”

    慕煜北淡淡道。

    云舒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又翻过了一张名单,继续往下看了,然而,目光下移,没几下就看到了这么几个字‘MK总裁孟振凡’,顿时,子便是有些抑制不住的僵硬了起来,动作也瞬间停滞了下来。

    “若是不想见他们,可以不邀请他们。”

    慕煜北那低头的关切声传了过来。

    云舒沉郁了好一下子,才摇了摇头,“你这么做并不好,不要因为我为难,其实我就是担心父亲那边,要是有一天他们真的相见了,到时候父亲会怎么样?”

    “所以就让他们不要见面了,我已经让阿朔他们留意了他们的动向,尽量不让这件事传出去,不然,我们的生活还真的别想太平了。”

    “也好,你掂量着吧,要是应付过来,那就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云舒落寞的笑了笑,缓缓的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好了,已经很晚了,都别折腾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明早都还得一大早的上班呢,我去洗洗。”

    ……

    ——《假戏真婚》——

    孟晓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已经整整两天了!她依然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妈,你的意思是说,舒姐姐真的就是我的姐姐吗?”

    孟晓诺瞪大了眼睛,就坐在边,望着对面站在落地窗前的依莲,再一次开口问道。

    依莲叹了口气,缓缓的将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徐然转过子,朝孟晓诺走了去,在她的边坐了下来,沉默了好久,美丽的脸上划过一道歉意,“嗯,她是你的姐姐没错,在跟你爸爸之前,妈妈曾经跟云舒她父亲生活过好些年了,想来,确实是我对不起他们,他们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依莲说着,眼里又浮现出了一些泪光,想起那天晚上云舒那样的眼神跟语气,每一次想起都是让她感到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尤其是那样冰冷的态度,还有脸上的那抹嘲笑!

    “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舒姐姐怎么会真的成了我的姐姐?你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吗?你跟爸爸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你为什么离开舒姐姐呢?”

    孟晓诺眨着眼,很是好奇而惊讶的望着依莲。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其实,你不只有云舒那么一个姐姐,你还有一个哥哥,叫云卷,他们都是你的亲哥哥姐姐,只是我……只是……我……我对不起他们!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就怎么能忍心将他们丢下了,我当时,我当时也是承受不了了!所以……”

    依莲似乎在回忆那段岁月,脸上也拂过一道痛苦与自责。

    这些年来,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他们兄妹两,可是,原谅她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她本来就是一个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女孩,根本就承担不起那么艰巨的任务!所以,她也不想的!更何况,她根本就不姚峥!否则两个人就这样绑在一起一辈子,那也只能是痛苦一辈子!倒不如这样一走了之,倒也干净了!这样,大家也都不用急、就这么煎熬的过着了!

    依莲很明白,这么做,也许会对云卷跟云舒很不公平,可是,她更担心自己有一天会直接崩溃的,想想那样遥遥等待,没有结果的子,她当真是过怕了!她依莲也就是一个很简单很单纯的女人,她就是想跟自己深的人在一起,在她看来,这些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孟振凡也就是这样一直等着她很多年了!他们的心从来就都没有离开过!

    本来,她也以为她能够跟姚峥睁一眼闭一只眼的就这样过下去的,为了孩子!但是,事实上,她预料错误了!越是跟姚峥往下生活,她就越是觉得痛苦!军嫂,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至少像她依莲,那就很不适合!

    “什么?还一个哥哥!”

    孟晓诺这回更是吃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望着依莲,“你是说舒姐姐还有哥哥!那个也是我的哥哥是吗?”

    依莲点了点头,有些沉痛的回答,“嗯,没错的,云卷跟云舒就是亲兄妹,也是你的哥哥姐姐,想来,我都有二十多年没有见他们了,没想到木木都长得如此的出众了,好像跟她父亲有点像,不知道阿卷是不是也长得跟木木有些相像呢?”

    “那,妈妈,那你为什么离开他们呢?舒姐姐好像,好像很恨你……”

    孟晓诺微微皱起了眉头,一瞬不瞬的盯着依莲看着。

    依莲又叹了口气,很是愧疚不安,眼里溢出的晶莹也是越发的明显,“妈妈也不想啊,只是,当初太年轻了!妈妈这辈子,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的哥哥姐姐了,况且,这次回来……”

    依莲一边说着,眼里的愧疚也缓缓的被压制了下去,换上了一道无奈与复杂。

    “妈,那你之前跟舒姐姐的父亲……你不喜欢舒姐姐的父亲吗?你们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你又会跟爸爸在一起?”

    孟晓诺就是那么很单纯的一个女孩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爸妈的上竟然还藏着那么多的秘密。而且,她还从来都没有听他们提起过,在她懂事以来,就知道自己的爸妈非常的恩,也非常的疼她!

    她是个早产儿,所以体条件并不见得很好,尤其是这几年,体的状况每况愈下,爸爸还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她改善了一些的,家里的人个个都是那么宠着她,护着她,着她,在她的世界里,几乎也就是这么一帆风顺的,很多都是那般的美好,而那天晚上看到云舒那般痛苦而隐忍的表,孟晓诺自己也都吓了一跳。

    如果说,按照依莲所说的,她都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们兄妹两个了,那就应该是意味着,他们应该从小就没有了母亲的关怀了!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连孟晓诺自己都不敢想象!

    “小诺,你还小,不会明白当初妈妈的感受的,妈妈知道你很喜欢木木,你以后可以经常过去找她玩,她应该也很喜欢的,木木是个好孩子,也许不会因为我的事而责怪到你上了,所以,你可以去接近她,毕竟,她是你的亲姐姐,让她喜欢上你吧!有机会,妈妈也许会带你去见一下你的哥哥,云卷!”

    依莲吸了口气,缓缓的开口道。

    “妈妈,可是看着舒姐姐好像很恨你啊,她是不是也会记恨我呢?你跟爸爸是不是……你当初是不是就那么狠下的抛下他们了?我查过了,妈妈,你当初好像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姚峥首长的妻子吧?为什么你会跟爸爸在一起呢?”

    孟晓诺依然还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着,然而,她并不知道,她每次一这么问着,依莲就越是感觉道痛苦愧疚一次。

    “小诺,你就不要问这个了,你要知道,妈妈也有妈妈当初的苦衷!我跟你舒姐姐的父亲,那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妈妈那么做,也不过是在纠正这个错误而已,我跟你爸爸从小就……我们相了很多年了,唉,到底都是以前的事了,不提也罢,不管怎么说,妈妈终归还是对不起你的哥哥姐姐,没有尽到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小诺,希望你以后不要瞧不起你爸爸,这件事,跟你爸爸无关,一切都是妈妈的不对,是妈妈太自私了,让大家就这么煎熬了那么多年,我……我也不想啊!”

    依莲边说着,竟然又是一边掉下了眼泪,眼里的愧疚自责的意味更是浓郁了。

    “妈!你别哭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呢?你跟爸爸都做了什么对不起舒姐姐他们的事了吗?”

    孟晓诺一个着急,连忙拉过纸巾给依莲擦眼泪,秀眉深深的皱着,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听着依莲这么一席话,就觉得非常的迷惑不解!

    依莲吸了吸鼻子,接过孟晓诺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一把眼泪,“小诺,这些事,你以后就不要再问了,有些事你不知道的反而好了,你以后可以找你的哥哥姐姐玩,到底都是兄弟姐妹的,这样才算是一家人,他们可能不会原谅妈妈了,但是妈妈还是希望你能跟他们团聚在一起,妈妈看着你就这么孤单的一个人,也放心不下,妈妈也想补偿他们的,可是,如此看来,他们也是未必肯接受了,恐怕是对我恨之入骨吧?”

    “妈妈……你……你别难过,说不定舒姐姐他们会原谅你呢?”

    孟晓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只能愣愣的望着依然还在垂泪的依莲,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依莲默默的掉了不少的眼泪,然后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将那些起伏的绪缓缓的压制了下去,努力的对着孟晓诺挤出了一道慈母般的微笑,“妈妈也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原谅我,可是……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还没吃药呢,快点把药给吃了吧,不然又要难受了!这几天就暂时不要出去了,好好的调养休息几,不然要爸爸妈妈都担心你的子承受不住了,你再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晚饭了妈妈再上来叫你,现在赶紧把药给吃了吧!”

    说着,便利落的起,大步的朝矮桌前走了去,找到那个药瓶,倒了几粒药片顺便倒了一杯水,很快就回到了孟晓诺的边。

    孟晓诺皱着眉头看着依莲递过来的药片,眼里都浮起了一些厌恶了,但是沉寂了好一下子,还是将药片接了过来,慢悠悠的服了下去,然后才对着依莲露出了一个乖巧的微笑,“好了妈妈。”

    “嗯,吃了药就躺一下吧,看你那脸色一点血色也没有,非要让爸爸妈妈担心了!睡下吧,妈妈陪你一会儿就下去做饭,给你做你喜欢吃的,好不好?”

    依莲很怜的望着孟晓诺,温柔的微笑道。

    孟晓诺点了点头,缓缓的拉开被子,躺了下去,依莲则是很体贴的给她拉好了被子,然后静静的坐在了孟晓诺的边,悄悄的看着她安然的睡了过去。

    药吃了下去之后,孟晓诺很快就睡着了,然而坐在边的依莲望着孟晓诺那张苍白而恬静的睡颜,心里却微微疼痛了起来,眼前不停的闪过了云舒那张清冷淡漠的小脸,也没有忘记她眼里那道隐忍的恨意。

    那两个孩子,到底还是这么记恨着她了!

    依莲心里很是苦涩了起来,想来,一定是她之前做错了太多的事,所以现在上天才这样报复到她的上了!而且这次回来……她真的能那么做吗?

    望着孟晓诺那苍白的小脸,依稀也可以在她的脸上找到云舒的一些小小的影像,两个都是她的女儿,这些年,她就是这么偏着孟晓诺,也许是因为心里的愧疚,更是加倍的疼着孟晓诺,将她对云卷云舒的感也一并都加注在了孟晓诺的上,以为这样自己就能够心安理得一些,然而,其实不然的!每次看到孟晓诺那么的快乐,她还是不期然的想到云卷跟云舒,时常在想着,他们是不是也会跟孟晓诺一样快乐着呢?应该不会吧!有她这么一个母亲!他们怎么可能会快乐!还有那样的一个无法给人任何希望的父亲!

    她也很痛苦,也不是没想要回头的,尤其是刚刚离开的那几年!

    然而,要知道,早在当初她下的那么一个决定,那就是一条不归路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头,更何况,跟,跟孟振凡在一起,她才感觉自己的心是活着的,她承认她很自私,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

    不知道就这么坐着沉默了多久,依莲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将视线从孟晓诺脸上拉了回来,又体贴的给她拉了拉被子,然后才离开了房间。

    “阿莲,小诺睡着了?”

    依莲刚刚退出房间,迎头就险些撞上了孟振凡,抬头一看,发现孟振凡就站在自己的跟前。

    “凡哥!”

    依莲低低的喊了一声,随即才点了点头,“刚刚睡着。”

    “你脸色看起来很差,怎么了?怎么哭了?”

    孟振凡很快就看到了依莲还残留在脸上的泪痕,当下便有些担心的迎了上去,一把摁住了依莲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依莲很是落寞而忧郁的低下了眼帘,吸了吸鼻子,又抬起手下意识的擦了擦自己依然还是有些灼的眼眶,眨了眨眼,良久才回答,“没事,沙子掉进了眼睛而已。”

    “阿莲,你说话的时候总是不敢看着我的眼睛,我们一起多少年了,你还觉得能瞒得住我吗?好了,不要站在这里说,免得吵醒了小诺,我们下去坐坐吧。”

    孟振凡叹了口气,拥着依莲往楼下走了去……

    “又在为小诺的体担心吗?”

    孟振凡的眸光也忽然暗了下去了,掠过了一道无奈与沉郁,倒了杯水递给了依莲。

    依莲倒是伸手接了过来,小心的喝了一口,才沉郁的回道,“嗯,小诺的体状况越来越差了,我真担心再这样下去她迟早有一天熬不住了。而且,小诺竟然还认识了木木,知道了木木就是她的姐姐,刚刚还在追问到底怎么回事。那些陈年往事的,要我怎么告诉她呢?”

    语落,又是忍不住的直直叹气。

    “别太担心,小诺会好起来的,那些事,还是不要让小诺知道的为好。阿莲,你是不是后悔当年的选择了?”

    孟振凡深深的望着依莲,沉声问道。

    闻言,依莲愣了一下,乍然收住了动作,玉手一颤,杯里的水都差点要溢出来了。

    “我知道你这些年其实心里也都一直在挣扎着,这些年看着你对小诺的疼,还有始终尽心尽力的陪在我的边,我很感激你,因为担心你心里不好受,所以也一直不愿意提起那些事。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也由不得我们不去面对,我们到底还是自私的人,当年就那样丢下那两个可怜的孩子,或许,当年我们也应该一并的把他们都带走了,这样,或许你就不会那么难受自责了。依莲,别想瞒着我,我们一起多少年了?你的心思,我完全就可以从你的一个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你一直都在惦记着他们吧?”

    孟振凡也有些沉郁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便在依莲的对面坐了下来,黑眸直直的盯着依莲。

    “凡哥!我……”

    一听到孟振凡这些话,依莲顿时就僵硬了起来了,甚至是有些坐立不安的望着孟振凡。

    “我记得你当初跟我说过,你根本就不姚峥,所以愿意义无反顾的跟我走的,对吗?”

    孟振凡低沉地问道。

    依莲心里沉了一下,迟疑了一下,才有些痛楚的点了点头,“是,我是说过这样的话,我以为我不姚峥,所以离开也不会有太大的痛苦,可是当我离开之后才明白,我还是想念孩子们,所以也会觉得很痛苦,我这些年一直都感到很愧疚,我对不起那两个孩子,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连一个母亲最基本的事都没有做到,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深深的伤害了他们……”

    依莲有些痛苦的搁下了杯子,很是揪心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刹那间,泪如雨下。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后悔了,对吗?阿莲?”

    孟振凡顿时有些受伤的望着依莲。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不仅没有嫌弃我,这些年来还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我,跟你在一起,我承认每一天都是过得很快乐的,然而,我到底还是放不下,我太自私了,竟然都没有想过孩子们,所以现在木木跟阿卷一定恨死了我!你说,要是小诺知道了,会不会也看不起我们呢?我担心小诺的体,她完全受不了刺激的!凡哥!”

    依莲几乎是有些崩溃似的伸手抓住了孟振凡的手臂,“要是他们永远都不原谅我,那我该怎么办?而且小诺又该怎么办?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对他们太过分太不公平了?”

    “阿莲!你冷静一点!”

    孟振凡亦是有些愁苦的望着依莲,竟然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了!

    “他们恨我们是很正常的,我也不想安慰你说什么他们会原谅我们之类的话,你知道吗?慕煜北已经停止跟我们MK合作了,连晓诺的代言也都撤消了。想来应该也是顾全到了木木那边的况,要是失去欧冶的支持,MK要在锦阳城站稳脚,难度将会很大了。想不到,木木竟然嫁给了慕煜北,想当年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一个小不点而已,唉,想不到现在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么一步了。”

    孟振凡叹了口气,脸上尽是一片沉郁与苦恼!

    而依莲一听到孟振凡这话,顿时又是一怔,“你说什么?欧冶停止跟我MK合作了吗?”

    孟振凡点了点头,苦恼的回答道,“是啊,已经停止了所有的投资项目,而且根据国外传来的消息,他们还派人调查我们MK的资金流动况,想来是想调查我们的底细了。”

    “可是,那些合作项目不是都已经谈妥了,也都签了合同吗?他们就不担心给我们赔违约金吗?”

    依莲擦了把眼泪,抬起那朦胧的泪眼,幽幽的望着孟振凡。

    “你以为慕煜北会在乎这点违约金吗?那个项目只不过是他手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项目而已!况且,你别忘了,这锦阳城是谁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更何况,慕煜北可远远不止一条地头蛇那么简单!他们这么做,可能就是不想让我们MK在锦阳城待下去罢了!”

    孟振凡沉郁道。

    “难道,这是木木的主意?木木根本就不想见到我们!所以宁愿我们永远都不要在锦阳城出现了?”

    依莲咬了咬唇,想到这么一点,心里又是那么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