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一个理由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感受到男人的担心与安慰,云舒倒也还是按耐住了自己心中那肆意翻腾的绪,轻轻的吸了口气,轻握着的拳头微微张开了,好一会儿之后,顿时就感觉好了很多了。

    “嗯,我没事,不用担心,就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压抑而已。”

    云舒淡淡回答道,端过茶,喝了一口下去,想冲淡沉郁在喉咙深处的酸涩,但是却是徒劳的。

    “我跟哥哥一直都希望父亲能够重新找一个人来陪他生活下去,但是父亲却始终不愿意再找,我知道,他心里就是挂念着我跟哥哥,而且,这一次的破碎的婚姻,也给父亲心里造成了影,这些年来,他付出了太多,到底也是孤独了大半辈子的人,也许今后还是这样一直孤独下去,你明白,我跟哥哥一直都放心不下的,也就是父亲了,尤其是哥哥。”

    一直不想去纠结这些问题的,但是当事摆在面前的时候,你亦是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云舒也想不知道自己今晚怎么就忽然跟他说起这件事,其实,这段记忆也是她一直都不愿意再提起的回忆了。

    “你想让父亲给我们找后妈?记得你好像之前也提起过。”

    慕煜北挑了挑眉,沉声问道。

    云舒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那是自然的,我不忍心看父亲自己一个人晚年孤单着,尤其是以后,他退下来之后,我们又很忙,就像现在一样,回去一次都是没那么容易的,我还就是担心他会孤单得难受了。”

    “想的什么呢?以后不是还会有孩子吗?哥那边都有已经有消息了,恐怕到时候,他们忙着照顾孙子都忙活不过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想着什么孤不孤单的事了。”

    慕煜北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这胡思乱想的小女人,有的时候,总感觉这女人其实也是偶尔有些小敏感的,别看她平里也总是一副清冷平静的样子,间歇的女人的多愁善感,她也占了。

    “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你要是一个人,你就知道那种感觉了。”

    云舒可是不赞成男人的话的,直接就是白了他一眼,反驳了一句,子一歪,缓缓的往他的大腿上枕了去,将自己的爪子往慕煜北眼前伸了去,慕煜北立即了然的抓了过来,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然后拉开了矮桌的抽屉,拿出了指甲剪,很专心的给她修剪指甲。

    “你那手臂刚刚没有沾水吧?再熬个几天估计就差不多了,以后小心点,别那么冒失。”

    清俊的男子一面专心致志的给她修剪指甲,一边低沉的开口,语气很是自然而温暖。

    “小伤而已,早结疤了。”

    云舒毫不在意的开口,不过这些天可都是男人精心给她料理伤口的,其实在云舒眼里那点小伤当真是不算什么,要是赶在之前的自己,目测也就是简单的包扎一下将就了事了,而现在有人这般照顾着,要说不感动那定然是假的。

    “自己还是要掂量着吧,过两天抽个时间再去拍一组婚纱照,婚姻要用到,不会太麻烦,你要嫌费力,我们拍一两张就差不多了,反正之前也留了很多组了,不过,这些我们自己看就行。”

    慕煜北一边说着,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电视屏幕上的那面巨大的墙上望了去,上面正挂着他们的一张巨大的婚纱照,看了几眼,这才算满意的收回了眼神,唇边还染着一道淡淡的柔和。

    闻言,云舒点了点头,倒是回答得很干脆,“好,有什么需要我都尽量配合,你直接跟我说就行,这两天倒是有些时间的,薇薇可能也是过几天才出院,看她跟于洋有些进展,我们也就不过去打扰了,等她出院的时候,我们再过去接她出院吧。过几天之后,可能会有些忙碌,不过也应该能应付得过来吧。”

    “叔叔的事有进展了吗?”

    慕煜北关心的问了一句,大手很轻柔的给她梳了梳那柔顺秀丽的长发,修长的指尖随着浅淡的冷香缓缓的穿梭着。

    “嗯,有些况了,等事明朗了再跟你说吧……”

    ‘咚咚!’

    就在云舒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夫妻两顿时顿了一下,很是默契的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朝门口望了去。

    只见门立马就被打开了,慕思雅正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一看到云舒正那么悠闲地枕在自己哥哥的腿上,慕思雅当下就眨了眨眼,有些揶揄的扫了夫妻两一样,笑道,“哥,嫂嫂!你们两也真是够惬意的!我新研制出来的点心,特意端过来给你们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要是觉得可以,那就当做婚宴上的茶后点心吧。”

    慕思雅一边说着,一边朝慕煜北跟云舒他们走了过来。

    云舒见状,这才有些窘迫的爬坐了起来,洁白清秀的脸上掠过了一道隐约的浪,但是很快就被她压制了下去,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自然了起来。

    “大晚上的还做什么点心?”

    云舒一起,慕煜北有些觉得空落落了起来,俊眉一皱,望着眼前那一盘看起来十分精致人的点心,平淡的开口。

    “就是请你们品尝一下,而且,这个是你们婚宴上的点心,要你们满意了,我也才好置办下来吧?来,试试吧!”

    慕思雅将手里的叉子递给了云舒跟慕煜北,云舒扫了那精致的点心一眼,倒也是觉得不错的,当下就伸手接了过叉子,小心翼翼的叉了一小块,往嘴里塞了去,而她一旁的慕煜北却没有什么动作,就是那漆黑的眼神淡淡的落在她的上。

    “怎么样?怎么样?还可以吧?来,再试试喝点柠檬水,这点心还是要配着柠檬水才能吃出效果,当然,清茶也可以!”

    慕思雅有些期待的望着云舒,一边将手里的柠檬水递给了云舒。

    云舒欣然接了过来,喝了几口下去,感觉口感还可以,察觉到男人还停留在她上的眼神,当下就叉了一块往他的唇边递了过去,一边回答道,“嗯,还可以,不错的,不是很甜,也不觉得腻味,试试。”

    慕煜北低下眸光,挑了挑眉,这才不紧不慢的吃了下去。

    “可以吧?哥?”

    慕思雅向来就直接把慕煜北定位美食鉴定家了,所以,自然很看重他的意见。

    慕煜北接过了云舒递过来的柠檬水,喝了一口,才慢慢的回道,“火候过了一点,酒放得有点多,总体上不错,可以当婚宴的点心。”

    很客观的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倒也让慕思雅高兴了。

    欣然点了点头,慕思雅顿时有些眉飞色舞了,“那就好,那就拿这道点心配着一些小点心当做婚宴茶后点心吧,嫂嫂,伴娘的事你有着落了吗?薇薇那边可能是暂时担任不了了,我本来想做你的伴娘的,可是跟妈都说礼数不合,所以坚决反对。”

    “到时候再商议一下吧,警局里单的女警也不少,很多都是以前跟我一起共事过的,到时候让她们担任一下就可以了,这点心不错的,辛苦你了!嗯,还有婚礼的事,我这边可能也抽不出什么时间,婚宴这边你就多多费点心了。”

    云舒其实心里是有些歉意的,说来,到底也是自己结婚,到头来还是让自己的小姑子她们为自己折腾着,自己根本也就没花什么心思,真怀疑到底主角是不是她了!慕煜北平里也没又怎么要求她做什么,之前就是简单的问了一下她中意什么样的风格或者有什么样的期待幻想。记得那时候云舒还笑了他一把,都到了这时候,还能有什么期待,要真的说什么期待的话,可能就是现在心里更是有些期待他们以后的生活罢了,也许以后他们会生活得更加的和睦,而且,她心里也隐约的期待着他们之间能够拥有一个宝宝了,云舒有预感,这个应该不会太久了吧?

    之前跟医生咨询过了,都是说她绪太绷紧,心压抑,而且子有些瘦,所以不利于受孕,这些天云舒也仔细想过了,所以倒也适当的找时间放松一下心了,眼下就是希望等不久之后,姚毅的事过去之后,把宝宝的事落实好。忽然间,她就感觉到自己不年轻了,尤其是在看到云卷跟云秀的事圆满之后,她自己心里也是有想法的,只不过都被她埋在心里了,而且,她也能感觉得到,男人似乎比她还要着急了!

    “嫂嫂,我怎么觉得你老这么客气了,都一家人这么久了!我就觉得啊,你除了跟我哥不见外之外,好像对我们可客气了,其实看到你跟我哥幸福和美,我当然也高兴了,这些事本来就应该是我来做的才对。”

    慕思雅笑道,自己也直接伸手捏了一块点心往自己的嘴里塞了去,眸光肆意的从慕煜北跟云舒的上扫了过去,这下子,越看这夫妻两,就越是觉得看着和谐舒坦。

    “咦,这是什么啊?巡演会的门票!”

    慕思雅的眼神扫过了茶几,很眼尖的发现了茶几边上的那两张巡演会的门票,立马就伸手拿了过来,有些惊讶的开口道。

    一听到慕思雅这声音,云舒便悠然抬起头,朝慕思雅望了过去,只见她手里正拿着那两张票看着,秀眉微微一扬,这下才想起来刚刚傍晚的事了。

    没错了,这两张票就是刚刚在超市门口,那个叫孟晓诺的女孩子塞给她的那两张巡演会的门票,云舒虽然拿了回来,但是却一直都没去看上一两眼,就直接往自己衣袋里拿了一塞就回来了。

    “嗯,是别人送的。”

    云舒淡然开口道。

    “别人送的?巡演会的门票,而且还是嘉宾席位啊,嫂嫂,你这朋友谁啊?怎么就弄到这么好的位置了?这个巡演会可是一个非常大型的巡演会啊,听说会有很多明星歌星过来的,阵容很强大的,尤其是听说那个什么卡崔娜的,最近很出名的那个清纯派甜美形象大使好像也过来的,嗯,对了,哥,这个卡崔娜不是MK给我们推荐的新品牌形象代言人吗?”

    慕思雅愣了一下,朝慕煜北望了去,问道。

    慕煜北依然还是一脸的平静淡然,瞥了慕思雅一眼,低沉应道,“嗯,下周就会过来商议合作的事。”

    “那现在这个项目还是你自己负责的吗?好像MK那边的负责人是馨儿吧?你……”

    慕思雅一时说话过快,有些口无遮拦了。

    而一听到慕思雅这话,慕煜北当下也皱起了眉头,深邃的眼神泛着微凉的幽光,瞥了慕思雅一眼,慕思雅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朝云舒望了过去,脸上染上了一道有些异样的神色。自然,心里就是在责备自己口无遮拦了,明明知道之前的事了,这会儿还这么说了,当真是添乱了,所以被慕煜北那么一瞧,慕思雅这下子是觉得自己理亏得不行了。

    “项目已经尽数交给杨副总负责,你要想了解什么就直接去找他。”

    慕煜北的语气似乎有些凉了下来,但是原本搁在侧的大手却已经朝云舒伸了过去,很准确的抓住了云舒的素手,惹得云舒还是一阵惊讶了,乍然转过头一看,才发现这男人正在深深的望着她,而且那眼神似乎还染着一些若有若无的不安。

    其实吧,慕煜北就是特别担心她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毕竟,清明节那天晚上的事他还是心有余悸的,他可不希望他们两人之间还有任何有关他人罂粟的影响了,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的。

    云舒当下也就明白了,最近总感觉这男人都有些紧张兮兮的,还真是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了,不过,婚前恐惧症也不是这样的吧?云舒有些不理解了!

    “哦,这样子……”

    慕思雅撇了撇嘴,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还有什么事吗?一次说完,时间不早了,明天都得上班。”

    慕煜北这就是在变相的下逐客令了,说着,又是一边端起茶喝了下去。

    而慕思雅却是愣了一下,沉默好一下子,才乍然抬起头,望了望慕煜北那一脸的平静淡然,顿时也不知道有什么说的了,倒是有些感兴趣的望了自己手上的门票一眼。

    “要喜欢就拿去吧,反正也是别人送的,我约莫着也没有什么时间出去,而且,对这些什么音乐会还是巡演会的,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不然,你们兄妹俩去看?”

    一共两张票呢,看样子应该也是难得的,可不能浪费了!

    “你都不去,我去做什么?我也不中意看这些。”

    云舒的话一落,边上的男人想都没想就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闻言,云舒只是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瞥了男人一眼,又喝了一口柠檬水才对慕思雅道,“那就算了,阿雅,两张都给你吧,你看看约上南宫逸或者谁一起过去看看也成。”

    “我才懒得约他呢!谢谢了!嫂嫂!那我先回去了!”

    云舒点了点头,瞧着阿雅收拾托盘,便将杯子放了回去,一边开口道,“回去也早点休息吧,一回来就这么折腾着,也容易累。”

    “好的!哥哥嫂嫂晚安!”

    “晚安!”

    ……

    瞧着阿雅退下去,关门声传来,慕煜北立马又拉着云舒往自己怀里靠,云舒也是很顺从的又继续了刚刚的姿势,重新枕着他的大腿躺了下来。

    “想不到那个女孩竟然就是那个卡崔娜,想来还有些不敢相信了!”

    云舒这时候才隐约的将印在门票上的明星跟傍晚自己在超市遇到的女子联系到了一起,这下倒也越发的觉得那个女孩子似乎不错的。

    “你见过她?”

    一听云舒这话,慕煜北立马就抓着重点了!

    云舒点头应道,“是啊,傍晚在超市买东西的遇到的,我帮了她一下子,然后她就很感激的送了我这两张门票了,说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还跟我要了联系方式,这女孩看着真诚,眼神也很清澈单纯,我觉得人还是不错的。刚刚听阿雅说,公司打算让她做品牌代言人,是吗?”

    “嗯,如果你是指这个卡崔娜,那就是她吧。”

    慕煜北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而云舒说话的时候也都是那么微微闭着眼睛的。

    听到慕煜北这有些应付似的语气,云舒有些不舒坦的蹙了蹙眉,缓缓睁开眼睛,正想看着男人说上几句,冷不防,眼睛才刚刚睁开,映入眼帘的却是男人那张放大的俊脸,还来不及反应,唇上就传来一阵温……

    “别……唔!”

    男人才不理会女人的反对,一阵细腻的温暖落了下来,一下子就把云舒的挣扎统统给化解了。

    但是也没有了更深入的动作了,似乎就是那么浅尝即止了。

    “舒儿满意现在的生活吗?会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会很单调,嗯?”

    男人那但这感的深沉而沙哑的声音在耳际刷过了,让云舒不轻轻一颤,但是一听清楚他的话,顿时也就沉寂了下来了,静静的想了好一下子,她才淡淡的回答,“嗯,满意的,平静安逸,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单调确实是有那么一点,但是简单平淡就是好啊,其实,我忽然觉得,直接跳过走进亲的世界还是不错的,其实到了我们这般年纪,也算是老大不小的了,要说什么还要有那种什么脸红心跳的感觉,倒是觉得有些怪异了。这样就很好了,你觉得呢?”

    “嗯,感觉好,不过,你这是不是在跟我说你对我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慕煜北有些意味深长的眯起那深沉的眸子,饶有兴味的盯着云舒,低声道。

    “那都是少女怀的感觉了,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感觉?不过,倒也还是羡慕他们的,至少那也是一种体验,你说是吧?”

    云舒想了想,才回答。

    闻言,慕煜北那眼神更是深沉了,看得云舒都有些不安了起来,子微微一缩,有些诧异的望着他,“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弄得人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

    “你没体验过吗?你之前跟那个乔宇阳也没有这种感觉?”

    慕煜北淡淡的问道。

    “当然没有!我们那之前感觉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听说一般都是初恋才有这样感觉的,你不是一直都说我是你的初恋吗?你总应该有这种感觉吧?”

    云舒突然就来了兴趣了,连忙睁着那清淡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慕煜北,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变化的表,眼里充满了希翼,这会儿倒是显得有些小女人的风采了。

    然而,却想不到男人非常不给面子的沉下脸,继而做出一个非常惊讶的表,“舒儿,你这是在做梦吗?你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怎么还会问这么幼稚的话?我像是那种会脸红心跳的人吗?”

    靠!这男人!

    云舒两眼一翻白,瞪了男人一眼,“我没有让你脸红心跳的资本吗?”

    说着,一脸不高兴的把那张小脸一转,一手轻轻的揪着慕煜北的睡袍,在慕煜北看不到的地方,忍着笑意忍得好不辛苦。

    一看到云舒那张黑下去的小脸,慕煜北当下就懵了一下,这玩笑也开不得吗?

    “喂,舒儿!你不高兴?”

    慕煜北轻轻的摇了摇云舒,但是云舒却没有回答他。

    “说话!”

    云舒还是没有声音。

    “适可而止!其实有那么一点。”

    “不止一点……”

    一直都知道,要让这男人给她说出什么甜言蜜语来,估计那是不太可能的事了,这下,云舒听着男人这别扭的语气,当真还是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了。

    结果……

    第二天,一家子都气得早的,简单的用完了早餐之后就上班了。

    慕煜北还是充分发挥出了好男人好丈夫的潜质,也不管姚局长的反对,非要亲自开车直接把人送到办公室了,交代了一番,说晚上过来接人,然后才去了公司。

    S大医院某一高级病房内。

    夏凌薇已经恢复得好了,但是脸色依然还是很苍白,这会儿正靠在头上安静的望着窗外的晨光。

    ‘咔嚓!’

    一阵开门声传来,夏凌薇立马就回过神了,视线一转,朝门口望了去。

    只见于洋正提着一个保温瓶大步的走了进来,一看到病上的夏凌薇,眼神也柔和了下来。

    “伯母熬了些清淡的小粥,我看她这几天也累了,就索让她在家里休息了,你感觉怎么样?好一点了吗?”

    于洋走到头,将保温瓶往柜头上一放,很体贴的倒了杯水递给了夏凌薇。

    夏凌薇缓缓的接了过来,清澈的眼神幽幽的停落在于洋的上,轻柔的语气带着些许感激,“好多了,谢谢你,于洋,这些天不仅要照顾我,还要照顾我妈,我……”

    这么几天下来,于洋真的是忙活得够尽心尽力的,夏凌薇当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就连于洋的爸妈也都过来看了她,这一切,都让她心里感到一阵暖暖的,所以,此刻,对于洋,夏凌薇这心里充满的,是那满满的感动与感激。

    “傻瓜,我又不要你的感激。”

    于洋笑了笑,望了夏凌薇一眼,然后才转打开了保温瓶,到处了半碗粥,“还着,赶紧吃吧,伯母的手艺很是不错的,来,我喂你!先喝口水,听你这声音,都能听出嗓子干了!”

    夏凌薇那美丽而柔弱的脸上缓缓的流淌出了一道细碎的微笑,欣然点了点头,低声应道,“好。”

    这段时间云舒很少过来,被于洋这么照顾着,有那么一段时光,好像也可以暂时的忘却了那么一段不堪。

    夏凌薇心里有些酸涩的想,也许该给你自己做一个交代了吧,不能就是这样拖着了,她真的不想失去她在乎的每一个人。

    云舒在她心里是特殊的,也许是习惯了她的守护,所以总是不想就放手,但是,她心里却明白着,云舒真正是属于慕煜北的,之后才是属于大家的,而她夏凌薇就包括在这个大家里面。

    而于洋,她不能说自己对于洋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么几年下来,他是唯一的一位真正出现在她生活里的男子,而且他也是那么尽心尽力的关心照顾她,知道了她心里的秘密之后,也丝毫没有的嫌弃。

    “在想什么呢?这么看着我?”

    于洋端起碗,刚好看到夏凌薇正盯着他的脸望得出神,当下便是笑了笑,眼神轻柔似水,看得夏凌薇刹那间又觉得有些飘然,但她并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是这般相互对视了良久,夏凌薇那微微有些干裂而苍白的唇边粲然掠过了一道柔和,徐然垂下了眼帘,低声开口,“于洋……”

    “嗯?怎么了?”

    于洋很回过神了,有些奇怪夏凌薇的反应。

    “为什么是我?我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你看上我的理由,我很想知道,你可以告诉我吗?”

    夏凌薇的眼神很清澈明亮,一瞬不瞬的望着于洋。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