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一直都在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云舒是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往公寓小区疾驰而去的,绷紧的脸色十分的严峻,秀眉都蹙成了一团了,星目里流淌着浓郁的担忧。

    车子匆忙的驶进了公寓小区,时间才刚刚是凌晨三点多,小区内到处是静悄悄的一片,连路灯光都显得无限的惨淡而寂静。小区里的居民一般都是午夜过后才肯安歇下来的,最近天气也变得越来越暖和了,院子里的花架下麻将桌也开始派上了用场了。

    有好些时候没有回这里了,院子里已经开满了一些五颜六色的小花了,清爽的夜风微凉,送来了缕缕清淡的幽香,当下还是怀念这里的,粉嫩的花朵沐浴在淡淡的柔光之下显得有些梦幻虚无。

    当真是一副好景象,然而云舒并没有心去欣赏这些了,一下了车就急冲冲的往电梯里冲了去,乘着电梯直接上去了,一出了电梯就大步地走了过去,满脸焦急的敲门。

    然而,公寓内,正忍着剧烈的疼痛的夏凌薇此刻已经支撑不住的瘫软在客厅内的地板上了,她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刚刚熬着想将一份尸检报告整理出来,明天好送过去,可是突然间就感觉肚子疼得厉害,疼得让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吃了几片止痛药下去,不但不见得疼痛减轻,反而是越来越疼,到最后,她就直接疼得站不起来了,找了于洋的电话那头关机,倒下去良久,迷迷糊糊之中,只能按下了云舒的号码。

    夏凌薇在锦阳城并没有什么朋友,一直交好的,除了于洋之外,就是云舒跟云秀了。

    恍惚之间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门铃在响着,夏凌薇很是吃力的抬起头,双眸里浮现着黯淡的流光,艰难的望着门口,不知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连挪带爬的来到门口。

    而门外的云舒看等了许久,依然不减夏凌薇过来开门,当下也就有些急了,又大力的敲了敲门,但是依然还不见里面有什么反应,急之下,正想想办法破门而入的时候,终于,这时候,听到里面‘呯’的一声,听着好像是碰撞到了什么东西了。

    云舒心底愈发的焦急了起来,而这时候才听到一道开门声传来。

    “薇薇!”

    门才刚刚拉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云舒便已经闪而入了,而映入眼帘的,却是夏凌薇倒在门边的场景,客厅很是昏暗的一片,浅淡的光线就是来自于卧室里隐隐约约投过来的灯光,云舒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夏凌薇正痛苦的蜷缩着靠在墙边,当下心里一紧,连忙按下了门边的灯开关,顿时,房内就是呈现出了一片明亮。

    “薇薇?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云舒连忙蹲下子,瞧着夏凌薇满头大汗一脸苍白痛苦得几乎要痉挛的小脸,秀眉皱的很紧。

    夏凌薇吃力的睁开了眼皮,恍惚之间好像就看到了云舒,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那光洁的额头上滑落了下来,肚子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几乎已经神智恍惚了,轻飘飘的声音实在是没有什么力度,“云……云舒……你怎么来了?”

    “怎么回事?肚子不舒服吗?怎么疼成这样了?很难受吗?”

    云舒连忙迎了上去,轻轻的扶起了夏凌薇,秀眉蹙得紧紧,一边伸手给她擦了额前的汗珠。

    “没……没事……”

    夏凌薇拼命地想要维持一份清醒,然而却是徒劳的,眼下根本就是连站都站不稳了,被云舒这么扶着,所有的重量也都是直接压在了云舒的上。

    云舒无奈的吸了口气,担心又有些心疼道,“行了,别逞强了,恐怕是胃出了什么问题了,你先不要着急,保存体力,我马上就送你去医院,今晚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疼成这样了?”

    一边说着,一边直接将夏凌薇横抱了起来,随手关上灯跟门,疾步匆匆的朝外面走了去。

    一路上,云舒几乎都是以最大的速度往S大医院赶的,整个锦阳城她也就是对S大医院比较熟悉了,而且距离这里也算不上离得很远。

    一路风驰电掣的前进,也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就到达S大医院了,又是一脸焦急的抱着夏凌薇往医院里冲了去……

    “病人是急阑尾炎,需要马上开刀动手术,病人的家属来了吗?”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很是也是的开口道。

    急阑尾炎?怪不得会疼成那样!

    云舒想着不是觉得一阵头痛了!

    “她在锦阳城没有家属,我是她最好的朋友,请问我可以代为签字吗?”

    想了想,云舒只好这么开口了,心里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揪紧,再加上刚才那么一番的抱着夏凌薇往往里面冲,现在心里就是跳得厉害得不行了!

    “手术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医生?拜托你一定要尽全力,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好吗?拜托你了!”

    云舒有些紧张了,忍不住就扯住了医生的衣袖,眼神有些惶恐不安。

    “小姐请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急阑尾炎而已,手术之后就没什么大事了,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严重,您现在外面等一下吧,对了,想跟护士过去把字给签了吧,我们马上就开始手术了!”

    那名医生倒是很称职的回答道,说完,便往手术室里走了去了。

    而云舒则是跟着那个护士过去把名字给签了,然后才是一脸焦虑不安的在手术室门外等候。

    拖着一子的疲惫缓缓的在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折腾了一晚上,看着手腕上的时间,都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很是疲倦的抬手揉了揉眉心,充满了担心忐忑的眼神流连在那紧闭的手术室的门上良久,忽然才想起来待会儿可能还要办理住院手续什么的,而自己上也就是带了一部手机而已,深深的吸了口气,才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

    然而,这时候也才发现,手里屏幕上已经显示了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的,那就是慕煜北!

    云舒愣一下,想来一定是刚刚太紧张了,连来电话了也没有发现,刚刚愣了一下神,寻思要不要给慕煜北回电话的时候,这时候,手机又震了起来了,自然,还是来自于同一个号码,云舒想都没想,便直接摁下了接通键。

    “喂?舒儿?你在哪里?怎么都不接电话?发生了什么事了?你没事吧?嗯?怎么不说话?”

    电话刚刚接通,男人那关切而略带着紧张的话语立马就传了过来,而,听到这么一番关切的话,本来云舒也就是觉得有些疲惫不堪而已,可是现在一来就特别觉得难受,特别累,当下心里也是一酸,心里不免就是有些脆弱了起来了,口一软,清淡的语气带着一丝压抑的成分,是那种似乎很渴望能从他上得到安慰的语气,“我在医院,在S大医院,快点过来吧,薇薇正在做手术,我很担心,也很害怕……”

    “医院?你的那个叫夏凌薇的朋友要动手术?是这样子的吗?”

    那头很快就传来了慕煜北那充斥着一丝疑惑的声音,显然是有些意外了,刚刚接电话的时候还说什么越狱逃跑什么的,怎么现在忽然就是夏凌薇住院了?

    “嗯,刚刚接到她的电话就赶过去了,人已经疼得神志不清了,医生说是急阑尾炎,看着她疼成那样,还需要开刀动手术什么的,我有些不放心,而且今晚……唉,一言难尽,你先过来吧,过来再说,我上没有带钱,还没有办理住院手续,你就替我心一下吧,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

    云舒颇为疲倦的吸了口气,又揉了揉眉心,有些无力虚空的朝椅背靠了去,“我明天再回公寓小区捎一些衣服过来,肯定是要住院了……”

    一听这话云舒那隐忍的语气,那头的慕煜北忍不住就是心疼了起来了,知道她习惯了这样故作坚强的隐忍的子,想来却还是内心很脆弱的人,心地善良又软,还真不知道还能说她什么了!这夏凌薇的事,恐怕也是让她心着了,当真希望她能够自私一点,多想想自己,少想别人,这样的话,说不定,她也会好受很多了。

    “舒儿,别担心,我马上就到了,你先冷静一下,急阑尾炎不是什么大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嗯?”

    慕煜北很熟练的控制着方向盘,一边加大了车速,一边安慰道。

    而这头的云舒好像也能听得出那头的慕煜北好像在开着车了,所以当下也是担心了一把,轻叹了口气,压抑的声音倒是放轻柔了不少,“嗯,希望她不会有事吧,你还在开着车,就不要讲电话了,免得分心,小心一点,过来再说吧,人才刚刚进去,可能还要等一些时候的。”

    闻言,慕煜北也欣然同意,“那好,等我到了再说,你就在那里等着我,哪里也不要去,别担心,不会有事,嗯?”

    “嗯,行了,别废话了,快点过来吧,挂了!”

    云舒无奈的笑了笑,有时候就感觉这男人好像变得有些啰嗦起来了!

    悄然合上了手机,子不觉得有些瘫软了,总有一种体力透支的感觉了。

    事实上,本来以为这一次从旅行还有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应该感觉好很多的,毕竟,她也算是确定了自己对男人的心意了,倒也不像之前那么一种踩着轻飘飘的,好像站在云端一般的感觉了,可是,这感定下来之后,很多的事也就是接踵而来了,几乎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了,要不是因为有慕煜北的支持,想必她早已经垮了。

    云舒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很不幸运的,所以,这一路上几乎都是这么拼打过来的,别人看着她,觉得她就是那风光八面的年轻的姚局长,还是堂堂的首长千金,而,也只有她自己明白,这一切,其实都是靠她自己的拼搏换来的,姚首长是一个很古板的人,坚决不肯让她做那些什么纨绔子弟富二代什么的,从小,她被灌输的思想就是与别人不一样。

    别的小女孩都在梳着小辫子,骑在自己父亲的肩头嘻嘻闹闹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跟着姚毅熟悉那些警察故事了。

    说来,云舒之所以选择成为警察,姚毅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很少有人知道,这么些年来,云舒一直都是一个很寂寞而孤独的人,尤其是她的童年,一直到念警校毕业之后,她没有什么朋友,云秀也是后面才认识的。后面,习惯了孤独的她,有了云秀跟夏凌薇这么两位朋友,节假,或者平里都会习惯了打电话问候什么的,云舒自己心里也很明白,自己本就是一个很容易感动的人,所以,别人只要对她好那么一点点,她就会特别的感激那个人,这也许是因为她孤独太久了,内心里总是渴望着那么一份关怀,所以心里有时候才会变得如此的脆弱而柔软了起来了!

    因为缺少温暖,所以一直都在渴望着,因为感受到了温暖,所以放不开了,这就是云舒!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冷漠无的人,正好相反,在她冷漠清淡的外表之下,是她那颗炽而敏感的心。

    她就是那种别人对她好,她就加倍对别人好的人,逆境之中成长的她更明白了感恩的真谛,所以把这份感恩当成了友,就把自己心里的一角给填上了。

    人的生命,终归是由很多种元素组成的,亲,友……缺少任何的一个,或许生命都不能称之为完整,而云舒一直都在追寻着这样的一种完整,即使不能追求到,那么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

    慕煜北匆忙的赶到医院的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云舒已经很疲倦的靠着椅背睡了过去了,单薄纤细的躯沐浴在浅淡的灯光下更是显得清瘦苍凉,很是让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男人心里隐约的就是那么一阵一阵的疼。

    一警服穿在她那单薄的子上,已经有些皱巴巴的了,警帽下,刘海满是凌乱的垂落着,脸色有些苍白,双眸紧紧的闭着,秀眉却依然还是皱得很紧,看得出,依然还是睡得很不安稳,呼吸还有些沉重,明显就是比之前还要累上许多了。本来今晚上就隐约可以察觉出她支撑得有些勉强了,想不到大半夜还就这么折腾了好几番,铁人都难熬得住!更何况她上还带着伤?

    轻轻的叹了口气,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

    从跟她重逢之后,他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所有的绪,似乎都是因为她而起,慕煜北忽然觉得,在她面前,他所有的淡定沉稳的功力都直接将为零了。

    缓缓的收回了那柔和的目光,慢慢的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的挪了过去,悄悄的在她边停下了脚步,将自己上的外一把脱了下来,很轻柔而体贴的往她的上遮了去,然后大手才越过了她那瘦弱的肩头,轻轻的将她揽了过来,让她靠着他的肩膀睡着。

    睡得昏沉迷糊的云舒恍惚之中感觉到自己上袭来了一阵淡淡的暖意,浅浅的温度带着那股熟悉而清新的气息,心中便已经有了几分清醒了,但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顺着男人的牵引,很放心的往他的肩头靠了去。

    靠靠也好,太累了,眼下能有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靠的肩膀,当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也没有在花心思去想些什么了,双手交叠着,轻轻的搭在自己的膝盖上,终于还是这样舒服的睡了过去。

    慕煜北偏过头望着就靠在自己肩头双眸轻闭的女子,原本紧紧皱着的秀眉隐约舒展开了一些了,这下他那绷紧的俊脸才略微缓和了下来,深深的望着她,沉默了许久,然后那修长微凉的指尖才缓缓的伸了过去,将她那凌乱的刘海都拨到了耳后。

    “好好的睡一觉,一切都有我,你不用总这么心,你不顾着你自己,但总应该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吧?你应该明白,折腾的人是你,煎熬的人却是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就这么心你。”

    慕煜北的声音很低很低,也很深沉很深沉,仿佛这话就是单单说给他自己听的一样。

    “对不起,可是我……我不应该总是……”

    慕煜北的话落下来去很久很久,云舒那清淡飘渺的声音才幽幽的传了过来,慕煜北定睛一看,竟然能隐隐约约看到她那紧闭的双眸好像有了一些晶莹在闪烁着。

    “不要说对不起,你跟我永远不需要说对不起,这是我唯一给你的特权!”

    慕煜北那低柔的声音悠然响起了。

    ------题外话------

    苦,刚刚赶完,今天陪老弟去市里配眼镜回来晚了,那死竟然一年的时间将近视的度数提高了一倍,老云各种惊悚~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