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风云再起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慕煜北把云舒送到城北取公安局门楼下,云舒就让他走了,然而,慕煜北还是看着她的影消失在门楼里,才不紧不慢的离开了。

    抵达欧冶的时候刚好十点一刻,布诺斯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开会的材料,于是接下来便又是一个紧张而严肃的会议了。

    中午时分,慕思雅果然也到城北局接云舒了,一起买菜直接去了蓝亚湾,慕悠兰的精神好的,最近就是呆在家里养胎,顺便复习不久后的考试,周宇将她照顾得很好,周曼曼倒是上学去了。

    这段时以来,黄翠红收敛了不少,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过分了吧,所以这些时倒也偶尔过来看看,也会给周曼曼捎上一些礼物水果什么了,虽然慕悠兰心里仍是有些放不开,但是到底也随着她了,这种关系慢慢的缓和过来,自然也是好的。

    漂亮整洁的别墅内,一股人的饭菜香正弥漫着整个客厅。

    客厅的沙发里,慕悠兰正悠闲的躺着,边坐着慕思雅,云舒则也是坐在一旁,边喝着茶,边看电视。

    慕悠兰的小腹已经明显了,洁白的脸上微染着一些晕红,眉宇间偶尔溢出一些温柔来,明显就是一个幸福小女人的样子。

    “姐,你当真还打算考什么医学博士吗?那么繁重的复习计划,我还真担心你应付不过来。”

    慕思雅喝了口茶,有些担心的望向了慕悠兰。

    “没事,就当做消遣打发一下时间而已,我也没有那么拼,就当做试试吧,摸一下底子也好,不然整天呆在家里吃饱了睡,都没有一些事干,到底也觉得烦闷,这样正好,你姐夫也没有能抽出什么时间陪着我,我总得找些事消遣一下时间的。”

    慕悠兰柔声笑了笑,却是偏过头,望向了不怎么说话的云舒,轻声道,“对了,小云,最近都过得还好吧?前些子听说你去了新加坡,是的事么?”

    “嗯,还好,事都处理完了,姐你就放心吧,不必心我。”

    “那还好,对了,刚刚阿雅说你跟阿北要举行婚礼了?”

    慕悠兰的眉梢忽然染上了一些喜色,充满期待的望着云舒。

    云舒点了点头,又小心的抿了一口茶,才回答,“嗯,他说要在五一把这事给办了,其实我倒也不奢求什么婚礼的,都已经结婚大半年了,也不差这一些了,整了还觉得麻烦了,结婚可是一件很累人的差事。”

    “呵呵,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其实,每个女人的心里都是幻想着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的,婚礼是神圣的,缺少了它,总感觉人生就不算是完整的了,我看着阿北对你那紧张的样子,想来,他也断断不会让你这么委屈的嫁给他的,他可是相当要面子的一个人,呵呵,不过放心吧,不管怎么样,这些也都是他在乎你的表现,看惯了他对女人那漠不关心的样子,这回真的栽在你的手上,我这做姐姐的,也是感到高兴的,这样,也算他找到了那么一个依靠了。”

    慕悠兰毕竟也是过来人,自然是知道这些道理的。

    “姐,你都不知道我哥现在都已经被嫂嫂管得死死的了,现在嫂嫂在家里说话才是圣旨,你以后要在哥那一关行不通,找嫂嫂走走后门,那肯定是行得通的!我今早还试验了一下,效果真是显著!”

    慕思雅忍不住调笑道。

    “行了阿雅,也不带你这么拿我们来调笑的,你哥向来专断独行,我的话他也是未必肯听,不过就是不想跟你计较而已。”

    云舒有些无奈的笑道。

    “还是你了解我哥,不过,我哥还真是听嫂嫂你的话的,你要知道,在家里,哥哥可还是一向唯我独尊习惯了,就连爸爸也都管不住,高兴就跟你聊上几句,不高兴的话,都不搭理你,但是,自从嫂嫂你嫁进我们慕家来之后,明显都感觉哥哥变了很多了,知道时常抽时间回家看看了,要放在以前,一年回家一次都算是不错了,总是嫌着她们烦,不过也难怪哥的,谁让整天着他相亲找女人的?”

    慕思雅眨着清亮的眸子有些崇拜的看着云舒,说到底,还是欣赏云舒的。

    “行了,也不带这么夸我的,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思想,不见得就是我的功劳。”

    “好了,阿雅,你也别拿你嫂嫂开玩笑了,倒是你,这家里也在心着你的事了,你得留心一下,看着觉得合适就处处吧,婚姻大事吧,其实我之前也跟你哥哥说过的,有时候,并不是说非要相的人才能够结婚,才能够走到一起,在我看来,嫁给一个珍惜你的人,远远比嫁给一个你喜欢但是却不喜欢你的人要来得幸福很多,至少那样的话,那个人还知道疼惜你,站的立场不同,看法也是不同的,就看看爸妈吧,你看他们还不是就这么磨合过来的?所以啊,我看你就是还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你可不年轻了,我跟你哥哥平里也不想说你,给你增加烦恼什么的,可是这是你自己的事,逃避也不是办法,你还是需要自己掂量的,这些子,跟妈常常打电话过来跟我抱怨着,想来,这也算是一个让人揪心的问题了。”

    慕悠兰脸上依然还是挂着那么一副温柔的微笑,其实在云舒眼里,这慕悠兰还真就是那种大家闺秀的典范了,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谈吐风什么的,都是让她十分欣赏的,所以,一说了这么一些话,听着都让人觉得很是舒服的,慕思雅也不像当初跟尹佩说的那样,那么的有反抗意识了,这会儿,倒是平静了下来了。

    “姐,你们说的我都懂,唉,就连哥哥之前也说了我几句,本来我自己倒还是不觉得有什么的,但是被你们这么一念叨,我现在也是心慌慌的了。”

    慕思雅有些无奈了,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烦了。

    “呵呵,我看你啊,倒可以物色一下了,对了,阿北那里应该是认识很多,用你们话说,叫品质优质男,而且,你平时接触的也不算少,难道都没有看上的吗?不然,爸爸说给你介绍一些年轻帅气的军官你又说不好的,要不,改天,我让你姐夫留意一下医生这边的,你中意医生吗?再不行的话,小云,你也帮她物色一下政府官员什么的吧,这样应该都是可以的,那么多的选择,我还就不信一个都没有让你看得上眼的,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哥哥的那两个朋友不错啊,东方谨跟南宫逸,大家也都是知根知底的,家世也都不错,阿雅,其实你可以想一下的,要求不要太高了,你看看我当初跟你姐夫还不是一无所有的,现在也照样是幸福美满的。”

    慕悠兰低笑了一声,又是这么说了一大串,都是老生常谈了,慕思雅听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新意了。

    “姐,我可没有你那毅力,不过,我要是遇到跟姐夫一样那么专的人,想必我也是愿意的,可能是时常呆在我哥边习惯了,所以每次跟一个男人有了接触,总是忍不住拿我哥去跟他们对比,后面发现,实在是差太多了,所以交往起来也没有劲头了。”

    慕思雅耸了耸肩,颇为无辜的望了慕悠兰一眼。

    “怎么能拿人总跟你哥比呢?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缺点,你不要中看到别人的缺点,阿北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优秀的,但总有缺点吧,不然,你问问小云,想必小云应该是很清楚的吧?接触更深了,自然也是有更深入的了解了。”

    慕悠兰很是头疼了,早知道这慕思雅的要求很高了,倒没有想到,还真是拿慕煜北去做对比了!那也是怎么也比不过来的,再怎么说,看着自己人的眼光自然是很偏向自己人的。

    “是吧?小云?”

    慕悠兰说着,眼神则是望向了云舒。

    云舒稍稍冷了一下,心底骤然浮起了一道了然,想来,这慕思雅的况跟自己当初也是一样了,想当初自己也同样是拿云卷还衡量其他的男人,之后就一直觉得那些男人并不能入眼什么的。

    其实慕思雅这样的况,是因为她还没有真实地感受到压力的存在罢了,若是她也不像现在这样一路坦,就跟当初自己和云秀一样的话,想必这心里还是有另一种看法的。说实话,云舒很羡慕慕思雅,从小到大都是被拥在一片温暖与关怀之中,虽然之前也是吃了一点小小的苦头,但是,有了慕家那样的家人,还有慕煜北这么一个哥哥,慕思雅远远来得比她姚云舒要幸福很多。

    “阿雅,姐姐说得没错的,你可能还缺少了一些经历吧,其实永远都这么单纯也好的,感的事也不能强求,看对眼了就行,没有所谓的比谁更好,最重要的是他人品可以,要对你好,这点才是首要的条件,有的时候,给别人一个机会,亦是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不然,总是这样下去,你只会错失了一个又一个的机会,就跟当年的我一样,总是一味的为了所谓的自己认为的归属而坚持着,到后来才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不过,煎熬了这么对年,总算也就是幸运了那么一次。”

    云舒的语气很是清淡,听在慕悠兰跟慕思雅的耳中都是觉得轻飘飘的,但是两人却都觉得这么一段话很是沉重,慕思雅都可能感觉到云舒上正在弥漫着一股浅淡的忧伤,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吧。

    “嫂嫂,你没事吧?”

    慕思雅有些不安的望着云舒问道。

    云舒淡然一笑,迷茫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明亮了起来。

    “没事,放心吧,想了一些不太值得回忆的事绪有些低落而已,好了,也不说这些了。”

    “嗯,我知道你们的心意,我会试着看看的,我就是担心勉强了自己,后面自己也会很难受,不过,既然你们说可以磨合,那总归是要试试了,免得到时候她们还随便给我塞一个男人,那样的话,我的苦子就来了!”

    慕思雅倒是有些释然的笑了笑。

    一听到慕思雅这话,慕悠兰也算是松了口气了,“嗯,你自己明白就好了,你回去自己掂量着吧,有什么事再商量。”

    ……

    之后,一家子又是那般和睦的用完了午饭,然后云舒就直接离开了,因为要赶回局里开一个会,而慕思雅则是还陪着慕悠兰闲聊着,云舒是自己打车直接回局里的。

    今天下午,她有很多的事要做,之前因为那趟新加坡之行,她堆积了不少的工作,自然也没有忘记陈局长交代的事

    午后的天空湛蓝美丽,金灿灿的阳光有些耀眼,走在蓊蓊郁郁的林荫小道之下,却偶尔会觉得有些冷。

    穿过了那郁的林荫小道,一扇厚重的铁门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远远望去,这一座座暗的灰色的楼房总给人一种寂寞而肃杀的感觉。

    没错的,这里正是监狱,关押着一些重要的犯人的监狱。这里常年都是戒备十分的森严的,每次一走进这里,云舒的心都会感觉到特别的沉重,虽然她到底上也没有过来几次,但是每一次过来,心都是更沉郁上一些了。

    ‘嘡啷!’

    是铁链敲在那厚重的铁门上的声音。

    “姚局长,人来了。”

    狱警对着云舒行了个礼,十分公式化的开口道。

    云舒淡淡的吸了口气,依然还是背对着那名狱警负手而站,清淡的眸子就落在窗外的那一片浅淡的绿色之上。

    听到了狱警的话,云舒只是点了点头,清淡沙哑的声音响起,“嗯,谢谢。”

    然后就听到后面那打开手铐的声音,半分钟不到,狭窄而有些暗的审讯室内就恢复了一片死寂。

    沉默,是一片无边的沉默。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的那么的长久,后隐约传来了一阵轻咳声。

    “你终于过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都不敢来了,我等你这一面已经等了好几年了。”

    一道沙哑而略显冷漠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隐约的磁,是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就这么听着,却总能听出那么一分冷意,还夹着几分戏虐的成分。

    “你知道我要过来见你?”

    沉寂了好一下子,云舒终于缓缓的将视线给收了回来,徐然转过子,冷淡的视线朝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英俊而斯文的男子,三十来岁的样子,看到他,你总感觉就好像看到十八世纪那种行走在社会上层的绅士,但是,你这么一看,却总感觉这男子的上总是如有若无的散发出一种冷冽而危险的气息。

    没错了,这正是当年云舒在黑三角的时候卧底在他边的黑老大,是一个混血儿,手段同样是了得的,才貌出众,当初在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的。

    云舒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男子对面的椅子,缓缓的坐了下去,冷锐的眸光却一直停落在男子的上。

    “前不久,你们的那个什么陈局长过来找我,打算从我嘴里点消息,行不通,自然是过去找你了,你们警察不就是会玩这些小把戏吗?”

    黑老大冷笑了一声,瞧着云舒的眼神很是不屑,冷漠的语气如同腊月里的风雪,“我真不敢相信,背叛我的人,竟然是我最相信的左右手,还是我自己深的女人,姚局长?姚云舒?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吧?军区首长的千金,正义化的姚局长?你果然是披着这么一警服比那一黑好看多了!这些年会不会偶尔会感到内疚?当你按下保险箱的密码的时候,你的手指会不会颤抖,意想不到我拿你的生当密码了吧?”

    “想来,你也都知道了我的份了。”

    听着这冷漠的语气,云舒心里也是划过了一道无奈,淡淡的笑了笑。

    “想要知道这件事,不过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罢了,怎么?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想要跟我说什么道歉的话吗?我当初对你不够好?让你这么毫不犹豫的就把我给出卖了?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是这么廉价的。”

    “不曾有过效忠,又何来的背叛?我是警察,你是黑社会,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我只不过是在依法办事而已,其实我一开始就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这并不能怪我,我们始终是对立的双方,结果怎么样,终究不过是各安天命而已。”

    云舒很是平静的开口道,淡漠的眼神没有一丝起伏的波澜。

    “还是跟当初一样的绝。”

    男子冷嘲的瞥了云舒一眼,冷笑道,“听说你结婚了,对象还是一个商业巨子,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能让你心甘愿的下嫁。”

    “我今天过来并不是要跟你聊天的。”

    “是吗?嗯,你到底说得没错,我们到底是敌对的双方,自然没有什么所谓的效忠,既然如此,你还过来做什么?你以为凭你过来,我就会跟你说吗?”

    男子冷笑的扬起了唇角,眼里的不屑的成分越发的浓郁了,“想跟我说争取宽大处理是吗?你以为这破监狱当真那么牢靠?我只不过是把它当成度假的好地方而已,里面安静与世隔绝,这样的子可是很少能拥有的,怎么说我也得呆够了再出去,你说呢?”

    “你还是跟当初一样那么的狂妄,正是因为你这样的子,你才会吃亏,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好人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往绝路上走?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行为,多少的家庭因此破碎?如此罪大恶极,你竟然还能这样的淡定自若?”

    云舒心里越发的沉郁了,寒着一张小脸,清淡的声音也冷冽了下来。

    “那些人若是能有一点的自制力,想必也不会栽进去,栽进去了,那只能怪他们自己不住惑咎由自取,你可以诅咒我时候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永远受尽地狱折磨之苦。”

    男子很是无所谓的开口,根本就没有把那些事当一回事,心似乎平静得出奇,“说吧,这次过来又想从我嘴里些什么消息?”

    “你要是肯配合,我一定给上打报告,争取给你宽大处理。”

    云舒想了想,才低声道。

    “你这算不算是补偿?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不要人可怜的,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这么多年的风雨过来,过惯了刀头血的子,早就把这条命看得很淡了,生死不过是一念间而已,都是把脑袋提在手上的人,其实当初你若真的愿意跟在我边,想必我现在也早已经金盆洗手了,我们找一个无人的小岛,过完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而我万万没有料到,你竟然是警察,想当初我怀疑过那么多人,就是没有怀疑过你,倘若你们当初迟一点动手,你可能都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了,你们警察不是自诩为了拯救世人而存在的吗?倘若让你以相许过来拯救我,你是否会愿意?”

    男子悠闲的朝椅背靠了过去,沉寂锐利的眸光锁着云舒那张清秀淡雅的小脸,语气很是低沉。

    “想我当初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赌摊小青年,没有什么文化,最后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打下了黑三角的地盘,成为了整个黑三角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物,也算是受尽别人的尊重,却想不到,到头来,竟然还是栽在你的手里,说实话,我并不怪你,真的,根本就是一点恨也没有,那些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享受多了,也就会腻了,现在反而想过那种普通人的生活了,唯一让我觉得不舒坦的事,就是,你竟然是警察……我一生中最憎恨的警察!你知道我最看不惯你们警察的,是什么吗?”

    冷笑了一声,盯着云舒的眼神也更加的寒冷了,“我最恨你们警察总是那么一副披着正义的光芒,就是那么一副为人民服务的样子!连自己的家庭都无法照顾好,还谈什么照顾别人?”

    “这些都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你看不惯,只是因为你自己本人不理解。很多事,总需要有人去做,人活得自私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狭隘的生活,其实在自己心里我们应当认为,没有人有义务照顾我们一生,即使是我们自己的父母,你拼打这么多年想必也是深有体会,只有自己靠自己才是最牢靠的。”

    云舒淡然回答道。

    “所以,在你们的眼前,总是工作胜于一切。当初在黑三角的时候,我就时常在想,倘若哪一天,我真的金盆洗手不干了,我会希望自己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那时候想要得很简单,就是希望一家人能够开开心心的一起生活而已,然而,这样的梦想,就是这样被你们这些警察轻易的给毁了。”

    “你这种所谓的生活是建立无数家庭的痛苦之上,就算你真的能拥有这样的生活,你自己又能过的心安理得吗?”

    云舒冷然开口,星眸里闪过了一道寒冷,“其实你心里恐怕是恨不得给我几枪吧?跟你的感觉一样,我自己本也是恨透了你们这些黑社会恐怖分子!想必陈局长之前都已经跟你说过我的事了,你现在可以把你所知道都跟我说吧,你不就是一直等着我过来吗?”

    “你这要求好像很是理直气壮,气势都跟当初差得十万八千里。”

    男子冷然一笑,漠然收回了目光,“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跟我讲什么条件?”

    “你可以选择答应还是不答应,要是不答应,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男子的态度十分的坚决冷硬。

    “你可以放心,不会要求你做太难的事,也不是让你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闻言,云舒当下就沉默了,好一下子,才抬起头,冷冷的望着对面的男子。

    “再过几个月就是我妈的忌,我曾经答应她,等我三十岁的时候,一定会带一个漂亮的儿媳妇去看看她,眼下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而且可能我自己也不能亲自到她坟前了,我希望你以我媳妇的名义去拜祭她一次,好让她可以放心,这是唯一的条件,答不答应你自己看着办,这个是地址跟时间。”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纸条递给了云舒。

    云舒这么一听,当下就愣住了,细细的柳眉深深的蹙了起来,一时也没有接过那张小字条。

    而男子看着云舒这反应,也只是冷然笑了笑,“怎么?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很难答应吗?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事而已,去我妈妈坟前叫一声妈,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我知道你这个人向来注重承诺,我只有这么一个条件。”

    “你觉得这样的欺瞒有意义吗?”

    云舒有些讥笑的瞥了男子一眼。

    “有没有意义那是我自己的事,这就与你无关了,你只需要照做就行了。同意你就点个头,不同意就请你马上离开,我有点累了,也没有什么精力接见你。”

    男子冷淡的开口,沉寂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冷冷的凉光。

    云舒乍然眯起那双冷锐的眸子,盯着男子看了好久,素手才缓缓的一伸,接过了那只手上的那张小纸条,淡淡的瞥了一眼,冷冽而沙哑的声音响起,“好,我可以答应你,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一下我叔叔的事了,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圈子混的人,想必一些秘密把柄你定然是抓有的,我想知道当年事的经过还有真相。”

    得到云舒的答应,男子那绷紧的俊脸上乍然勾出了一道很微弱的笑容,低沉的声音少了初始的那一份冷冽,“你叔叔就是那个叫姚毅的警察吧?那倒是一个很勇敢令人佩服的警察,当年的事我并没有参与,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帮派老大而已,但是也是跟在托马斯那一帮人的门下的,所以事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能怪你叔叔倒霉,就想凭着自己那小小的力量还想扳倒那些势力,要知道,当时他们警察里面多的是我们的人,不过这些人我可不能告诉你,你自己能查就查吧,都是一帮贪得无厌的家伙,你叔叔之所以那么快就被灭口,就是因为他摸到了我们安排在警局里的人,包括上面的一些黑色区,你明白这些事一旦败露,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你叔叔必须死!你叔叔死后,我们这边的人曾一度的寻找你叔叔隐藏起来的那些证据,但是却始终没有结果,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查到了那些官员的账号跟受贿的信息吧。”

    男子不冷不的陈述道,脸上刚刚浮现的那道笑容早就沉寂下去了,现在又是恢复了那么一副冷冽的表

    “那你知道那些官员都有谁吗?”

    云舒连忙追问道。

    “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你明白的,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只能跟你说,要想在锦阳城畅通无阻,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需要保持友好关系的部门很多,你也明白你们官场里面多的是黑暗,像你叔叔那样的人可不多,而你现在坐在这么一个位置上,希望你自己也能好自为之了。”

    “那你知不知道我叔叔会把那些证据放在哪里?你确定那些证据都没有被发现吗?”

    云舒蹙着眉,有些希翼的望着男子。

    看着云舒投过来的眼神,男子忽然就笑了起来,低沉的声音染着一丝浅淡的温和,很是不明显,但是细细感受的话,依然还是能感受得出来的。

    “阿云,你这是高看我了,你叔叔出事那年,我也只不过是二十来岁,一个毛头小子,而且那些事也是与我无关,后面也只不过是听别人提起而已,我觉得我会花费那么多的心思去整理这些事吗?证据肯定没有被发现的,听说他们去搜寻了一番,没有结果,后面听说那个偏院还起了一场大火,约莫也是跟他们有关系吧。你叔叔的事,我也就是知道这么多了,希望对你能帮得上忙吧。”

    “你是说那场大火也跟他们有关系?”

    云舒微微握起了拳头。

    “那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是不是真的跟他们有关系,那还需要你自己去调查,想来,你应该也是想重新调查这件事了,要想调查清楚,那可是相当庞大的一个工程,参与枪杀案的那些人,现在多半已经销声匿迹了,或者有些人去了海外,托马斯那边应该还有几个当事人吧。好了,知道的,我都说了,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只能祝你好运了。”

    “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云舒沉默了一下,才淡然开口道。

    “你说。”

    男子倒是很干脆利落。

    “整件事的策划人是不是就是托马斯?是托马斯亲自下命令让手下杀了我叔叔吗?”

    云舒问道。

    然而,云舒这么一问,却是让男子轻笑了起来,“阿云,我记得你当初跟我一起的时候,你也曾经跟托马斯打过几次照面吧?你觉得像他那样高傲的人需要亲自下令处死一个小警察吗?你叔叔当初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而已吧?连军队那边的人都拿托马斯没有办法,你觉得他有必要针对一个小小的警察吗?况且,托马斯本人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罪行暴露,他可是海上的霸主,手上拥有的重型武器恐怕连你们军队里的人都惊悚吧?锦阳城对托马斯来讲,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而已,在他的眼里或许可以称之为不屑一顾。这边的势力并不是他的重点,所以,以我猜测,你叔叔的事,更大是来自于内部的矛盾,跟我们这些黑道的关系相对浅薄一些,话都讲到这份上了,你应该明白了。”

    男子的话让云舒愣了一下,顿时垂下了眼帘,那么仔细的想了想,突然也是觉得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照着托马斯那子,这事,他还真是未必会放在心上了!

    “你说的倒也是有些道理,但是托马斯未必就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了,虽然是海上的霸主,军火毒品生意都做绝了,本就是罪大恶极,我们军队的人不是拿他没有办法,不妨告诉你,现在的托马斯早已经遭到了边境军队的重创,实力也大大的消减了,我知道你本人跟托马斯有一些交,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不必因为他而什么莫须有的隐瞒,那样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你错了,有些事我选择不说,只不过是坚守行业的道德而已,我知道这些所谓的道德在你们光明人士的眼里可能也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可是对我们来说,却同样是一种信仰,你可以嘲笑我今的落魄,但是希望你不要侮辱了我们的信仰,想来,你应该也不是那种人,毕竟,你也在道上混过了好些年了,不能说你是我们黑道中人,但是至少也算半个黑道人了,其实,黑道的生活也有黑道生活的好处,没有太多的约束法则,倒也可以不羁洒脱的过着。”

    男子语气顿时又有些森冷了下来了,想来,应该是不高兴云舒刚刚说的话了。

    “看来,你还是以你那不羁的黑道生活引以为荣了,现在都到这个份上了,我还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乐观的精神了。”

    云舒冷淡的望着男子,幽幽的开口道。

    “你们不是教育我们这些人要搞什么,积极改造吗?我这样乐观你看了还不高兴?或许,你也可以当做我因为看到你高兴吧,临到最后,突然也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老实的回答我。”

    男子笑了笑,眸光有些沉寂了,语气倒也是变得深沉了起来。

    “你说。”

    云舒倒也是很是大度,今天他给她提供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若不是因为立场的问题,想必她一定都已经是对他充满了感激了!

    “当初背叛我的时候,你是否曾经有过一丝的内疚,或者是犹豫?”

    男子很严肃的问道。

    “我说过,从一开始就没有所谓的效忠,又哪里来的背叛?我始终没有忘记当初潜伏到你边的初衷,所以我并没有所谓的内疚,但是犹豫的话,说老实话,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尤其是当我知道保险箱的密码就是我的生的时候,于公,我想,我并不欠着你什么,于私的话,抱歉,我辜负了你的意,你是黑道上的人,而我是警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难处,你刚刚说了,你有你黑道的信仰,我亦有我作为警察的信仰,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云舒淡淡道。

    男子点了点头,漠然笑了笑,一边站了起来,沉声道,“那就好,但愿这次见面不会是我们最后的见面,下一次见面希望你可以狠下心,呆在这里虽然安逸,但并不见得我真的喜欢。”

    男子说完便是转离开了,云舒这时候也缓缓的站了起来,淡淡的望着被自己抓在手心里的小字条一眼,吸了口气,望着那道消失在铁门口的高大的影,终于也是提着步子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