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尽数的摊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当一顿丰盛的午餐做好的时候,也是接近中午十二点了,慕煜北跟云舒夫妻俩端着菜走进小饭厅的时候,刚好看到尹佩还有云卷正跟冷振聊着,倒是显得闹的,云秀则是安静的坐在一旁,脸上染着几分笑意。

    饭菜端上来之后,一家人就围着坐了下来,气氛倒是怡然自得的,得知这饭菜是慕煜北跟云舒亲自掌厨的,冷振跟安藤都惊讶了一把,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心里忍不住就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颤抖啊,高高在上的欧冶董事长竟然还是一个厨艺高手,这话说出去约莫又要让锦阳城掀起一阵狂的浪潮了。

    “爷爷你尝尝这个吧,他的手艺还可以吧?”

    云舒就坐在冷振的边,只见她那清秀的脸上一直都在挂着一道清淡的微笑,时不时的给冷振的碗里夹菜,这一幕很是让坐在对面的安藤动容,就连云卷跟云秀心里也是有了一些异样了,看得出,云舒对冷振这个爷爷绝对是在乎的,不然,也不会做到如此了,要知道,云舒可不是一个太过于的人,就算在家里,她也是未必给姚梦诗甚至是姚首长夹菜的,当然了,姚首长那样的人倒是要另当别论了,但是通过这么一幕,完全可以估量出来,冷振在她心里绝对是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了,所以,云卷这心里,依然还是有了一番打算了。

    慕煜北其实也都在暗暗的观察着云舒的,实际上,他已经发现了,自打云舒跟冷振的关系缓解了之后,云舒这心里就已经对冷振完全打开了,他或许心里也是知道一些答案的,明白她之所以会这样,其实大部分是来自于那个他都没有机会见面的叔叔姚毅的影响了,真是想不到,姚毅对她的影响竟然是有如此之大了!

    冷振心里又是一阵暖洋洋的,这样的况,在冷宅里是永远也不会发生的,想来也是啊,从小就被灌输那么一些自私的想法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顾全到别人呢?所以,这就是很多豪门里的悲剧,所幸的是,在慕家,在姚家,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这么一点,慕家的人都是很和善而且团结和睦的,这一点冷振早在之前跟慕威远尹佩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就已经能够体会到一些了,如今还能亲自来到翠园里,亲体验了这么一幕,自然也是感慨很多的,而姚家,姚峥跟姚毅也都是感很好的两个兄弟,之前在离别之后,兄弟两也还是经常联系着,他也是暗暗的留意着姚峥的,自然也知道姚峥也是会经常偷偷的跑到冷宅来看看姚毅的,直到离开锦阳城之后,也还是不断地有联系,再则,云卷跟云舒兄妹两也是这样,忽然感觉,一个家庭的教育实在是太重要了,有时候倒是宁愿过那种普通家庭老百姓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少了很多豪门里的争斗了,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的谋算计了,现在想想,要是当初云舒跟云卷也都在冷宅里长大下去的话,如今又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呢?恐怕也是难以想象的!

    “好了,我自己来吧,我自己来就好了,木木,你也吃吧,你也吃啊!”

    冷振很是和蔼的笑了笑,说实话,这一幕还是几十年之后,他第一次觉得有些温暖的时候,尝遍了世间百态冷暖,也许没有人能感觉得到此刻冷振这心里的波澜,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别人或许体会不出来,但是也只有冷振自己心里明白,这一刻,绝对是他这几十年来唯一的一次觉得最舒心温暖的时候,他的女儿女婿若是这般的对他的时候,心里永远是怀着目的的,他的外孙女也只有在想从他上得到什么东西的时候,才会放下段,这般的对他好,然而,现在的云卷和云舒显然不会这个样子,惊喜之余心里亦是有些起伏了,这样的生活,当真才是他冷振心里最想拥有的!想到这里,他这心里忽然又是升起了一阵狂了!昏暗之中,仿佛突然间就看到前方传来一阵浅淡的光线,就像迷失在茫茫的大海上,忽然看到了那散发着寂寥着微光的指路灯,正在一步一步的指引着他前进,慢慢的找到了回家路!

    这时候,冷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的偏过眸光,下意识的朝坐在云舒边的那个清俊冷淡的男子望了去,然而,却是同样迎来了慕煜北那平淡而深幽的眼神,那深邃的眸光中依稀带着一些鼓励的光芒,冷振自然还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的出来的,这心里,当真也是在默默的感激着慕煜北了,慕煜北那清俊的脸上缓缓的扯过了一道浅淡的弧度,沉寂的眼神又收了回去,温润的从正在低头吃饭的女子的上刷过。

    冷振也收回了眼神,苍老的手执着筷子,缓缓地夹起一道菜,也往云舒的碗里放了去,云舒见状,顿时就愣了一下,而冷振又已经偏过子,同样也给云卷碗里添了一道菜了。

    云卷同样也是愣了一下,但是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拒绝的夹起菜吃了下去,云舒看到眼前这一幕,洁白的脸上终于划过了一道欣慰的笑意,将碗里的红萝卜都挑了出来,默默的往边的男人的碗里放了去,然后才继续吃她的。

    尹佩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他们,将一切的况都是算是尽收眼底了,事实上,姚家的事,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姚梦诗她之前也见过了,看着孩子们煎熬成这样,想来,她可能也是需要做一点什么了,反正现在大家也都是闲着,过怀山那边找姚梦诗聊聊她还是有那些时间的,能让孩子们少心,她自然也是很乐意的。

    现在这么想想,才明白了云舒这孩子的上到底还是背负的太多了,好在阿北跟他爷爷一样,倒也是有那么一颗赤诚的心,想来夫妻两共同努力,应该也是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像当年她跟慕威远一样,好事多磨啊!

    午饭过后,云舒跟云卷又跟冷振聊了好久,还带着冷振到处逛了逛,直到下午三点多,冷振跟安藤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翠园,云则是陪着云秀去了医院了,说是要做检查什么的,反正云舒一听就觉得复杂的,尹佩还整了一大堆的补子的药往云卷车上塞,据说是要给云秀补子什么的,云舒看到这么一幕,心里既是有些羡慕亦是有些惶恐了,看到尹佩那么一副的样子,要哪天她也怀上了慕煜北的孩子,会不会……

    不过,云舒这会儿似乎也是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云秀还想有些变了,变得温柔起来了,她能从她的眼里看到一种淡淡的幸福,想来,应该算是跟自己的哥哥修成了正果了吧,或许他们之间还不能说得很深,可是,有的时候,的话,只要那么一点点就够了吧?平淡简单就是幸福呀!这样的幸福,终其一生,两个人都是应该好好的去珍惜的。

    ——《假戏真婚》——

    会到冷宅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天黑了,冷振从翠园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回家,不知道为什么,经过刚刚那么一场相聚之后,他忽然很不想回这个所谓的家了,甚至是有些厌倦这样的生活了,于是又让司机随便逛了一圈才不紧不慢的回家了。

    回到冷宅的时候,陈芳跟冷挽诗他们已经吃过晚饭了,方怡暖也在,就跟着陈芳他们三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电视呢。

    此刻,宽大的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慕煜北跟云舒在会场的那一幕,媒体这一天下来已经不知道播放了多少次了,看得陈芳跟方怡暖他们都是一肚子的怒火中烧了!

    “哼,真不知道整出这些什么玩意了,再怎么样还不是一个小人吗?这小人还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气,连欧冶的慕董都被她给蒙骗了,看着还以为她都有多高贵似的,还不是那个老人的孙女!想当初在冷宅也不过是一条只会对着别人摇尾巴的小可怜虫而已!得意个什么了!那局长的位置怎么爬上去还不知道呢!看来,这小人勾引人的手段尽是得她那跟母亲的真传啊!还真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了,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这慕煜北吧还真是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会看上这样的女人,真是不知道要是他知道这小人的过去又将会作什么样的感想了!”

    陈芳寒着一张脸,很是不屑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充满了嘲讽又是嫉妒的语气响起了,眼里甚至闪过了一道狠辣的流光。

    “妈,您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爸这么晚还没回来呢,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呢,今早那个布秘书一大早就过来接人,想想很有可能就是慕煜北的意思,慕煜北现在可是那个姚云舒的人,这事我想想都是觉得害怕啊,最近公司里律师那边走动特别的频繁,我是担心爸爸他可能要掂量着公司继承的事了,而且,您可别忘了,爸可还是刚刚从新加坡回来的,我这两天托人调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姚梦诗那个老人的男人死了,爸爸这回肯定就是过去安慰她的,哎呀,妈,虽然说这些话会让您听了很是不舒服,但是我还是得要说的。您也是知道的,爸爸这些年来对姚梦诗那老人可都是念念不忘的,谁能保证这一次爸爸不是抱着跟姚梦诗死灰复燃的心思呢?况且,这些年,您看看爸爸曾几何时给您好脸色看了?看看现在,他可是对姚家那边的人心得很,再这样下去,我想我们一定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冷挽诗到底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想问题永远都是站在冷氏继承人的角度上出发了!

    “休想!死灰复燃!除非我陈芳死了!死了也不可能会让他们这对野鸳鸯在一起!有我陈芳在的一天,她姚梦诗就休想踏进冷家的门半步!我才是冷老夫人承认的冷家的儿媳,她姚梦诗是个什么东西!还想跟我争!还是觉得当年对她的教训不够分量了吗?非要我出绝招了?老人,她要敢动我冷家一丝一毫的心思,我就有办法让她晚节不保,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在锦阳城做人!哼!多年前我能让她自动消失,多年之后,我同样可以让她滚出锦阳城!”

    冷挽诗的话一落,陈芳那老脸上迅速的闪过了一道狰狞,目露狠光,咬牙切齿的骂道,而这些话倒也是让一直沉默的方怡暖心里忽然轻轻一颤了起来,忽然就觉得她的这个外婆很不简单了!

    方怡暖现在虽然嫁给了付子鸣,但是还是时常回道冷宅住着,她对付子鸣根本没有任何的存在,早在宣布成为付子鸣的女人的瞬间,她这心境就已经改变了,她现在已经不奢望还能继续嫁给了乔宇阳了,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方怡暖得不到幸福,她也绝对不会让她姚云舒幸福的,要知道,她今天到这般田地,都是拜她姚云舒所赐的,她绝对不会就这样认命服输的,等着吧,姚云舒!到时候,我一定会笑着看着你怎么哭了!

    一边想着,方怡暖眼里迅速的燃起了一道冷厉的光彩,一双拳头握得很紧很紧,冰冷的眼神被她那缓缓垂下的眼帘给遮住了。

    “妈,您现在单单说着对付姚梦诗那老人有什么用了?您要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姚梦诗的问题了,是冷氏的问题,我们要再不采取一点措施,冷氏迟早会成为他们姚家的,妈,我们才是地地道道的冷家的人,才真正是有资格继承冷氏的!我现在真的很害怕爸爸会不会真的吧冷氏给让出去了,现在我也已经暗暗地从中收购股权了,可是,那些可都是远远不够的啊!之前我还跟子卿再次跟爸爸要了跟欧冶合作的那个大工程,要是能拿下那个大工程,我们就等于控制了三分之一的冷氏,而且,现在公司里还有很多的元老级的人物都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要成事并不是很难的,可是爸爸那边一直不松口,我也是当真为难担心得不行了。”

    冷挽诗这心里一直都是惦记着这事的,听着冷挽诗的话,方子卿也是颇感无奈的叹了口气,倒是没有插嘴了。

    “哼,还不是那个小人整出来的事,说不定还就是姚梦诗给指使的呢!不然怎么突然又跑过来找你爸了?想跟我斗?她姚梦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就是嫌着那次的教训不够深刻了!非要让我整死她,让她无地自容了才肯放手是不是!”

    “妈?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冷挽诗自然没有忘记陈芳手段之狠了,连忙问道。

    然而,却不想,陈芳刚想回答,这时候门外忽然匆忙的跑进来了一个女佣。

    “老夫人,小姐!老爷回来了!”

    原来是进来通报的!

    其实这也是经过上次的一个教训之后,陈芳才让下人特意留意的,想来是担心冷振突然回来的时候会听到一些不应该听到的话了,现在这样子,倒也好多了!

    “爸爸回来了?”

    冷挽诗皱了皱眉头,正说想要看看陈芳的意思呢,眼下看来倒也是只能放着了,还是等着晚上再商量商量吧!

    方怡暖并没有说话,事实上,自打跟付子鸣结婚之后,她的话就已经很少了,浑十时常散发这一阵冷厉的气息,脾气也是变得越发的暴躁了起来,经常见到她对佣人指手画脚的责骂着,现在冷宅的佣人几乎每一个都是提心吊胆的,之前应付着陈芳这样难伺候的人就已经很是让他们感到吃力了,现在再加上方怡暖这么一个蛮不讲理又是善变狠辣的,更是让他们感到痛苦万分了,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佣人辞职离开了,约莫着就是受不了了她们了吧!

    这时候,一家子四个人,已经下意识的转过头,一起朝门边望了过去了,很快,没几下子,就发现了冷振正拄着手杖缓缓的走进门里来了,依稀看得出脸上似乎还藏着一丝还未来得及尽数消散下去的浅淡笑意,走近了,还隐约的感觉到他上的那个冷意减弱了不少,看得出心应该是好的。

    冷振才刚刚走进门,就察觉到了陈芳他们投过来的那一道道眼神了,倒是没有说什么,脚步似乎顿了一下,深沉的眸光没有错过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今天下午临离开的时候,慕煜北跟云舒已经将他们的婚期告诉他,而且,他今天早上也看了报纸,自然也是知道其中的一些端倪的,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心里也是越发的有了一些感概了,而这下子,眸光一转,还是能那么精锐而准确的捕捉到了陈芳眼里的那一道跟寒意,当下这心里就沉了下来。

    “爸,您回来了?您应该吃过晚饭了吧?安藤给我们来过电话,说您不回来吃饭,所以我们就直接用了,您饿了吗?要不要让厨房给您弄点吃的?对了,爸,听说您跟欧冶那边的慕董聚聚了,是不是在讨论项目的事?那天之后,我跟子卿又重新做了一份报告,就赶在刚刚的晚饭之前才做出来的,我现在就给您看看好吗?我敢保证,这次的项目报告真的用心去做了,相信您一定会满意的,这个项目还希望爸爸能交给我们自己人亲自去办比较好,不然,那可是一个大项目啊,总需要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去亲自办吧?有我跟子卿亲自监工,爸,您绝对是可以放心的,而且,子卿之前还找了政府那边的人协商了一下,在征地的事上,他们还愿意给我们行一些方便的。”

    冷挽诗飞快的迎了上去,一脸的乎!

    这么多年了,冷振还能不知道自己女儿跟女婿的那些水平吗?说实话,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块经商的料子!根本就是扶不上墙的阿斗!这些年来已经不知道花费了大多的精力给他们培训什么的了,可是不行就是不行,他们看来也就是适合承担一些简单的项目而已,而且,那些简单的项目对他们来说,都是有些困难了!要放在当初公司还没有改革的话,他们这般成绩倒还算是可以,但是,自从冷氏改革之后,他们的弊端毛病什么的就这样暴露出来了,之后也不见得有什么改进,可能有些东西根本也就是根深蒂固了吧!

    “明天再送我办公室来吧,跟你们说过,只要把你们手上负责的项目处理好就行了,其他的事都不用你们去心,公司的项目不是菜市场里的白菜,还能任你们挑选,我早说过,你们负责不了这么庞大的项目!你们掂量一下你们自己的水平,就凭你们两个,还想就这样拿下那个项目吗?一旦出了意外,冷氏会需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相信你们心里都有数!”

    冷振这心里都有些厌烦了,凡事总是要量力而行,真不知道自己着女儿跟女婿怎么也都是这么一副德行了!

    “好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在意,非得把嘴里的肥让给了别人,真不知道你这爸爸怎么当的,就是瞧不得自己的女儿女婿出息了是吗?哼!还是打算就这样让挽诗还有子卿那么撇着了?为你的老人留着后路了?你这一天到晚的跟姚云舒那个小人见面还以为我不知道吗?姚梦诗那个老人回来了吧?你们这是要死灰复燃还是要怎么样呢?”

    冷振的话一落,迎头就传来了陈芳那尖锐刻薄的声音,充满了讽刺与记恨。

    闻言,冷振眸光一寒,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了,浑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冽。

    “你一天到晚就不能提高一下你的素质吗?我让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诋毁她们!”

    “哟!怎么了?心疼了不是?呵,我看你冷振可真是够痴的!都这般年纪了,还对你的老人念念不忘了,跟我结婚这么多年,还真是委屈你了!怎么着?我骂她几句你还心疼得不行了是吗?我就是骂她,骂她老人!不要脸!连别人的老公都勾引!怎么样?还给你生下了可怜的小杂种!怎么样?难道我说错了吗?冷振,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你的正牌夫人,是冷家承认的正牌夫人!她姚梦诗是个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跟我争?”

    陈芳那苍老的脸上尽显狰狞的神色,到如今,她根本已经不在乎自己的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完全就是被出来的!

    冷振拼命的按耐住自己心里如波涛般汹涌的怒气,原本还想就那么一巴掌打过去了,但是还是按捺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气,苍老的眼神里充满了冷厉与冰冷,很是冷漠的望了陈芳一眼,冰冷如霜的语气传来,“你上我书房来一趟,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说着,便已经拄着手杖大步的往楼上走了去。

    这冷漠的声音,很是让陈芳担忧了起来,记得在姚梦诗的事之后,他跟她说话永远就是那么不冷不的语气,这回用这样冰冷如霜的声音跟她说话,陈芳隐约之间想了起来了,就是那天雨夜里姚梦诗一狼狈落魄的离开之后他跟她说话的那般语气!

    陈芳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怔了一下,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冷振的影早就消失在楼梯口了。

    “妈,您就不要在这样气爸了!事已经够糟糕的了!唉!”

    冷挽诗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是担心得不行了。

    “你说什么?我现在可是为了你抱不平啊!连你也来指责我的不是了?”

    一听到冷挽诗这话,陈芳立马就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一脸责备的望着自己的女儿,尖锐的语气传了过来。

    “妈!我这不是指责你,我只是在提醒你爸爸不喜欢你那说话的方式,我们现在的事已经够糟糕的了,就不要再让爸爸对我们心生厌恶了,行吗?这些年来,哪一次你不是这样对爸爸冷眼相向,出口尖酸刻薄了?爸爸也是一个男人,你这样不是存心要让他难堪吗?”

    冷挽诗皱了皱眉,回答道。

    “呵!原来连你也都这么看我了?你可是我的女儿啊!你站在哪一边啊?我这是为了谁?为了谁了?”

    陈芳一脸的不敢置信,很是失望而愤怒的望着冷挽诗,真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她自己女儿的嘴里说出来的!这明摆就是在指责她陈芳给她坏事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也是在为你着想啊!你看看爸这么多年来为什么都不愿意对你多看一眼?就你这样的态度,你还想让爸怎么软下心对你了?妈,有些事它不是就那么逞强着就能够拿下的!男人的心思你有真正的去了解过吗?你这样只会让爸爸更加怨恨你!”

    虽然花是有些难听了,但是冷挽诗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这些年来,她看得太多了,就自己母亲的这种子,约莫着任是谁也是喜欢不起来的!

    “呵呵,原来,我这个妈妈在你眼里也就是这样的吗?怎么,嫌弃我给你丢人了?抱怨我这态度让冷振不站在你这一边了是不是?你这意思就是我成了你的绊脚石了是不是?连你也都这般嫌弃我了?呵呵!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啊!我这么做到底还是为了说啊!”

    陈芳眼里闪过了一阵恼怒,心里顿时就是苦涩至极了!

    “外婆,妈妈不是这个意思,您先不要着急难过,妈妈的意思是您要是想让外公对你有所改观,还需要收敛这点,改变一下方法!”

    看到陈芳跟冷挽诗几乎要掐起来了,方怡暖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连忙迎了上来一把拉住了陈芳,慢慢的安抚道,而方子卿这也是搂住了冷挽诗,一边开口道,“妈,诗儿她不是这个意思,您先不要生气,她怎么可能会指责您呢?”

    一听到方怡暖跟方子卿这话,顿时冷挽诗也算是找到台阶下了,连忙开口,“是啊,妈,我没有那意思,我这不是着急了吗?您没看到刚刚爸爸那语气跟脸色不对吗?我就是担心您等下上去了不收敛着点会吃亏的,说不准又把爸爸给惹急了,那就不好了!”

    听冷挽诗这么一说,陈芳这下才算是好受了一点了,瞥了冷挽诗一眼,然后才一手拍开了方怡暖的搀扶,“没那意思就好,你可得想想,我这么做还都是为了谁了?还不是为了你跟暖暖吗?哼,有我在,冷氏绝对就不能落入姚梦诗那老人的手里,一定是她指使的,想要回来报复了吗?哼,真是自不量力!”

    冷厉尖锐的声音落下了,陈芳这才站起,往楼上走了去。

    冷宅二楼,冷振那干净诺大的书房内,冷振就安静的坐在书桌前的椅子里,手里捧着一本书看着,一动不动的,书桌上已经泡上了一杯腾腾的茶了!

    陈芳刚刚走到书房的门口,就发现门是开着的,微弱的光线透过那条狭窄的门缝传了过来,投在那光洁的地面上,有点冷冽而森。

    冷振的房间跟书房离姚毅之前的房间也就是几步路的距离,每次一走过姚毅的房间,陈芳总是能感觉到一股森的冰冷,这让她有些害怕了起来了!

    推开了房门,一个抬头就可以看到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冷振了,陈芳站在门口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才提着步子走了进去。

    她并没有来过冷振的书房多少次,一来是因为没有冷振的许,任何人都是不能随意进去他的书房的,二来,去冷振的书房的时候,需要经过姚毅之前的那个房间,之前那个房间被封住了,还上了一把大大的锁头,这让人看起来觉得很是森冷冽,陈芳平里也是不怎么敢经过这么一条走廊的,所以,她很少到冷振的书房来,除了冷振有事让佣人过来转达,她就跟着佣人进去几次之后,基本上就没有进去过了!

    这书房到底还是跟之前印象里的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坐吧。”

    冷振早就知道陈芳走进来了,就是那么随意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书桌旁边的位置,示意陈芳坐下,语气冷冽而疏离得不行,听的陈芳很是不舒服,甚至觉得耳朵有些疼痛了起来了,迟疑了一下,倒还是收敛住了自己刚刚那嚣张的气焰,慢慢的朝那个位置走了去,缓缓的坐了下来,犀利的眼神也开始朝坐在书桌前的冷振望了去。

    而这时候,冷振也缓缓的放下自己手中的书本,吸了口气,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一手端过了自己手边的茶杯,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茶,深沉的目光一抬,一边搁下了茶杯,一边迎上了陈芳投过来的目光,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相互对视了很久很久。

    说实话,这还是这么多年来,夫妻两第一次这样毫不保留的相互看着对方了,看着冷振这么一副冷冽深沉的眼神,陈芳只发现自己还是像当初一样沉在里面了,直到现在,她依然还是不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这个深沉的男人的半点绪想法,但是,这样的眼神却是让她但到有了一丝的害怕了!所以,她还是暗暗的握紧了拳头了,想要抵抗这突然逆袭而来的沉郁的压力,那是一种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冷振也没有说话,也就是那么看着陈芳,看着这个名义上做了他几十年的妻子的女人,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安静并且近距离的这般看着她,当年她年轻的时候的样貌,他早就忘记的,记忆之中的话,还是忘不了那尖酸刻薄的语气,这个女人,就是当初自己的母亲强塞给他的女人!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不会想跟我说那个老……姚梦诗的事吧?”

    陈芳似乎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自己的视线给拉了回来,心里则是在不停地冷笑着,这个男人还真是绝,不管怎么样,这么多年过去,看着她的眼神永远是冰冷毫无任何感的!做人能做到这么绝的,相信也就只有他冷振了!

    陈芳的声音落了下去,冷振倒也是缓缓地收回了眼神了,又端起茶喝了一口下去,冷淡而苍老的声音才不紧不慢的传了过来,“我们结婚有五十多年了吧?”

    冷振这话一出,陈芳顿时怔了一下,顿时就紧紧的盯着冷振看着,尖锐的声音有些压抑,“是有五十多差不多六十年了!”

    闻言,冷振忽然低下了视线,冷然笑了笑,“差不多六十年了,那你觉得你过得还可以吗?当年就那么不择手段的嫁给了我,值得吗?”

    “你想说些什么?我承认我当初是不择手段得到了你,可是后来我还不是给你做出了弥补了吗?你是不是依然还怨恨我到至今?你可以在我们结婚之后上姚梦诗那个老……那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哪怕是施舍一点感给我呢?”

    一听到冷振这话,陈芳顿时就觉得自己现在是满腹的委屈跟痛苦了!想想这些年她几乎就是过了这么一个守活寡的生活,天知道她有多么的煎熬和痛苦!

    “早在你之前强迫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你警告了,你不是想做冷夫人吗?给你做了六十多年的冷夫人,你也应该知足了,这冷夫人让你做的还舒坦开心的吧?高高在上,衣食无忧,我觉得你应该很满足才对,怎么现在还要我施舍感给你了?你忘了当初你当初怎么跟我说的吗?得不到我的心,得到我的人也行,你跟我妈可真是打的如意算盘,就那么直接把我绑进了礼堂,冷氏的事也是你们陈家的人动了手脚吧?想来,我当年还真是有些魅力了,竟然还能让你为我做到如此了。”

    冷振不冷不的开口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陈芳怎么看也是看不出一丝的绪的,更听不出他的意思。

    想起当年的往事,冷振只觉的自己是一无法洗刷的屈辱!那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场噩梦!有谁敢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就是那么为了一个简单的交易,就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下药打包送上了一个老女人的,后面,还是被陈芳知道了,中间就直接换了人,直接就来了一个豪门联姻的戏码!

    早知道后面会发生了这么一些不幸,冷振就在想,要是当时没换人可能也不会有了后面的悲剧了,只是,自己也就是那么肮脏的活下去了,然而,现在想想,今时今刻的他又能好到哪里去了?然而可笑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当初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了!其实在冷振的眼里,估计除了姚梦诗之外,老女人跟年轻的女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区别,就那样屈辱肮脏的交易,当真是没有什么区别了。

    想想,这个女人还真是穷尽手段了,就因为让他冷振屈服于她。

    “你还是在恨我当初给你下药吗?你可别忘了,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你妈出卖给那个老女人了!我说过,你是我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的女人得到你的!”

    “你真以为我当初没有办法摆脱那个女人吗?在我眼里,你跟那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后面还不是跟她一样对我做了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冷振很是嘲讽的瞥了陈芳一记,眸光冰冷如初化的雪水,冷得让陈芳不轻颤了起来,要知道,这些年来,冷振是从来不会跟她提起这些事的,她这心里也是下意识的以为都过去了,他也应该忘记了,然而却是想不到,他依然还是记得那么的深刻,而且,从他那冰冷的瞳孔里,她甚至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了他隐忍的恨意。

    冷振是一个绪控制能力很强的人,他甚至可以微笑的面对着他恨意至深的人,而且还能让那个人感觉不到一丝的不自然,这项本领,陈芳可是见识不少的,当初冷氏还处在挣扎之中的时候,她也很多次以冷夫人的份跟他一起面见很多个冷氏的劲敌,对冷振的脾气是了解上一二分的!

    “你现在还在跟我说这些话,还想让我给你补偿了吗?要是没有我陈芳,你们冷氏早就不复存在了!”

    陈芳不屑的望了冷振一眼,嘲笑道。

    闻言,冷振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笑,语气平淡得很。

    “我不知道你是高估了你们陈家,还是低估了冷氏,要不是你们陈家从中作梗,想必冷氏要度过那么一个难关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陈家都做了什么好事,你们可以瞒得过我妈,却瞒不过我,你当真以为我当初一定是受了你的威胁才娶了你吗?要是你真的这么以为,那你就是太高估你自己了,你不是想做冷夫人吗?我给你做,你看你这么一做就是六十年了,开心吗?”

    冷振这般冷的话语落了下来,陈芳顿时浑一颤,脑袋轰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下子,顿时就醒悟了过来了,瞪大了眼睛,简直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望向冷振,呐呐道,“你……你的意思是……你这是在报复我!你这就是在报复我!让我守着活寡一辈子,不看我一眼,就连,就连姚梦诗也是你故意拿来气我的,是不是!你回答我!”

    陈芳忍不住一阵激动与愤怒,几乎就要站了起来直接朝冷振扑了过来了!

    “没错,就是在报复你!想想让你这么过完了一生,我觉得很是过瘾!我承认,当初看上诗诗原本的意愿却是是为了要报复你,但是,诗诗是个好女子,后面到底还是上了她,她是我冷振这辈子唯一挚的女人,所做过的事,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想来,你这心里应该也是佩服我的,能跟你这么一个让我深恶痛绝的女人生活了几十年。”

    冷振云淡风轻的开口道,苍老的脸上仍然挂着一丝讽刺的笑意,很是凉薄的望着坐在下方的陈芳。

    陈芳已经在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瞪大了双眸望着冷振,“你……你……你太可怕了!你太可怕了!冷振,你根本就不是人!我陈芳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你难道连感动一下都没有吗?”

    “感动?我为什么要感动?是你让我过上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你还要让我为你感动?”

    冷振一脸冰冷的做出了一个惊讶的表,陈芳这下子才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男人面皮之下冷酷!这就跟他在商海里打拼的时候一个样,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将冷氏推向了锦阳城乃至全国鼎鼎有名的位置了?

    “我会让我的律师拟定离婚协议的,你要是愿意干脆的放手,我会对你做出相应的补偿,就当做你这些年来的辛苦费吧,挽诗跟暖暖也都算成人了,我的义务也算是尽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希望你最好还是干脆一点签字放手。”

    冷振不冷不的开口道,直接将自己的心里思量了很久的事给说了出来,其实在去新加坡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回来就把事都跟陈芳说清楚了,大家好聚好散,签字之后就各过各的吧,虽然这样会惹来不少的闲话,但是,他也只能是这么做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离婚?”

    陈芳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都是快进了坟墓的人了,现在这男人竟然还要跟她提这样的要求!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你要跟我离婚然后去跟姚梦诗那个老人结婚了吗!冷振!你回答我!是不是想跟那个老人长相厮守了!”

    “把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你只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行了,其他的事你一概不用管了!”

    冷振那冷厉的声音终于也沉了下来,冷冷的望着一怒火中烧的陈芳,却是显得十分的淡定了!

    “签字?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呵呵……我告诉你冷振,你休想!让我在上面签字,除非我陈芳死了!不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哟,你还想把她扶正了?可能吗!我跟你说,你就是做梦去吧!有我陈芳在的一天,她姚梦诗就是人人唾弃的小三!永远见不得光的老人!还有她的孩子,什么姚峥姚毅的,统统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就连你们所谓的孙子孙女,也都是小人!哈哈!”

    陈芳几乎是濒临在崩溃的边缘了,在知道这个冷酷的男人就这么报复了她之后,还给她来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炸药,她不崩溃才怪了!这心里对姚梦诗跟姚云舒他们的怨恨也更是上了一个台阶了!

    “你给我闭嘴!你才是人!你那么卑鄙的强迫了我就不下吗?你要不签字,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签,到时候你就不要怪我无了。”

    一听到陈芳这么一个破口大骂,冷振当下就受不了的勃然大怒了起来了,大手往桌面上一拍,连茶杯都被震了起来了,‘啪’的一个巨大的声音响起,连盛怒之中的陈芳几乎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了!还从来没有见到冷振发了这么大的火了!

    “你现在就不无吗?冷振!我可是跟你过了差不多六十年啊,你还真是能狠得下心啊!你要锦阳城的人都怎么看我陈芳!你要我陈芳怎么活下去?”

    陈芳有些嘶声竭力的大吼了一声,愤怒的望着冷振!

    “像你这种女人,还会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吗?没错,我们是过了将近六十年了,这种子想必我们也都是过怕了,不如就这样结束了,大家都解脱了,说不定还能过上几年舒坦的子。”

    “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啊!那挽诗跟暖暖他们呢?你又要别人怎么看她们?她们上可都是留着你的血,你怎么能忍心呢?”

    陈芳甚至是有些绝望了,她万万没有料到冷振会提出离婚,多也就是以为让她陈芳答应让姚峥姚云卷姚云舒他们进了冷家的门,认主归宗而已,然后还需要担心着冷氏会被他们几人分了过去,这么一个消息,真的是令她太震惊了!

    “我这些年给他们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对于挽诗,我自认已经尽到了一个父亲应该尽的义务了,可是对阿峥跟阿毅呢?我欠他们太多,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还能这么心安理得的过下去,他们也是我的儿子,云卷云舒也是我的孙子孙女,暖暖比起他们,已经幸福太多了,而且暖暖现在也已经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归宿,我觉得对于他们,我是问心无愧了,可是对诗诗他们呢?你自己扪心自问,你当初又是对待她的?她有跟你争取过什么吗?就你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你还想让我给你施舍感?你觉得可能吗?”

    冷振冷着一张脸,毫不留面的开口道。

    “是她姚梦诗插足进来了!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啊!是她不要脸甘愿做了小三,做了狐狸精,我作为一个正妻,正牌夫人,我维护自己的,自己的家庭有什么错?你回答我!”

    “诗诗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整件事最无辜的就是她!”

    “呵呵,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自己承认你自己犯了?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是你自己欺骗了人家!你还能怪我什么?冷振,你可真是一个极品啊!你根本不配做男人!”

    陈芳咬牙切齿的开口,目露狠光。

    “我不想跟你解释什么,上诗诗,我从来不后悔,犯就犯,我若是能控制,我倒也愿意,这辈子就这么煎熬着,要这样就跟着你这么一个狠毒卑鄙的女人过完一生,没有一点可以怀念的回忆,我倒不如早点死去。”

    冷振冷然笑了笑,深眸之中染着一些自嘲,是一种很悲哀的自嘲,连此刻盛怒之中的陈芳都可以感受到他上散发出来的一种漠然的悲伤与死寂。

    ------题外话------

    听说四川有地震了,四川的妹纸们,你们还好吗?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一起为他们祈福吧!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