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浓情蜜意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男人的坚持让云舒无法拒绝,后面还是去了医院,处理了一下伤口,倒也没有太大的事了,就是被划得口子口子有些深了,还好不用缝针,小心的包扎了一下就好了,然后夫妻俩才赶回翠园。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去了,车子很平稳的疾驰在宽阔的马路上,外面依然还飘零着纷纷细雨,一排排整齐的街灯已经亮了起来了,光线有些昏暗,但是坐在车里这么看着,倒是觉得有些温暖了,沐浴朦胧的烟雨,晚风不断,草色撩人,颇有意。

    车子内,云舒有些疲惫的靠在慕煜北的怀里微微闭着眼,上穿着慕煜北那件洁白的外,慕煜北则仅仅只是穿着一件浅色的衬衫而已,若是云舒没记错的话,这衣服还是当初跟夏凌薇她们逛街的时候,顺手给买的,想不到他还是中意穿着了。

    可能是吹了太久的山风了,云舒这会儿倒是觉得有些头晕了,真是有些担心着凉了,子感觉冷的,忍不住又是轻轻的缩了缩子,慕煜北立马就有些察觉了。

    “很冷吗?着凉了?我看看?”

    低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充斥着的是满满的关切。

    云舒就那么闭着眼睛,秀眉倒是轻蹙了一下,轻咳了一声,又往慕煜北的上靠了靠,沙哑的声音传来,“还好,把温度调高一点吧,回来的时候,吹了一些冷风,山里头可冷了,现在是又冷又饿,等下回去你做饭吧,我得赶紧洗个澡,晚上还得给父亲跟阿秀他们打个电话,回头还得赶一个报告出来,送过去给陈局,事多得不行。”

    想到回来又要这么忙着,云舒顿时就觉得累得不行。

    慕煜北大手一伸,轻轻的摸了摸云舒的头,让前方的司机将暖气开大,然后才沉声道,“嗯,我做给你吃,别总把自己整得那么累,累垮了,吃亏的是你自己,工作的事你可以协调一下,不用总是事事亲为,不然,你们公安局还养了一群饭桶不成?”

    “你才养了一群饭桶,我们做警察的,本来就是这么一个累人的职业,你还想我们能有多轻松了?其实,我倒也想我们还能直接下岗了,那样这风气倒也好了,这次缴获的海洛因的数量很是惊人,接下来很有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了,我得给老莫他们交代一些事,免得到时候吃了亏。”

    云舒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瞥了慕煜北一眼。

    “好了,我让着你了,你以后注意这点就行,爷爷已经返回锦阳城了,直接回了怀山,爷爷则是回了冷氏,我已经跟爷爷跟哥他们说好了,明天就在翠园聚一聚,晚上再过帝都好好玩一下,放松放松,让自己保持一个好的心,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要忙碌,婚礼的事交给我就好,叔叔的事我也让侦探社的人暗中调查了一下,得到了一些信息,可能对你有些用处,回去我拿给你看看。”

    低沉的声音带着感的温柔,听在云舒的耳中自然是很受用的,让她心里不一暖,子素手轻轻一伸,又悄悄的环住了他的腰,淡然吸了口气,欣然点了点头,“嗯,听你的,爷爷***事,让你心了,我忙不过来了,所以,你就多帮忙,好不好?”

    说着,一边抬着那灿若星辰般的眸子,静静的望着他那就近在咫尺的俊脸,这一刻,她发现,好像,越是往下,她就越是想依赖他,心里总就是那么认为了,好像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一般,事交给他,她总是很放心很放心,她早就跟他说感谢了,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吧,所以,他为她做什么事,她都是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熟悉了他的气味,习惯了他的存在,所以,她想,倘若有一天他忽然不见了,她一定会受不了的甚至崩溃的,想想这两天,一直呆在深山里,心里却不知道念了他多少次,这种思念是云舒从来没有过,就连之前跟乔宇阳长达半年没见,也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她心里从不会拿他跟乔宇阳相比,其实,她心里早就明白了,现在在她的心里,乔宇阳再好,终于也抵不上他的一个指尖,随着一天天的相处下来,感也是越发积累,变得越来越浓郁起来,原本以为,说总是太沉重了,然而照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触碰到了而已。

    听了云舒这么一番话,慕煜北总感觉心里的某一处变得越来越柔软了,没想到,这一段时下来,她倒是放开了许多了,他可以感觉到,她已经打开紧闭的心门,慢慢的接受了他了,尤其是刚刚那么一番话,让他无法不为之动容,忽然想到,走到这么一步,两个人真的很不容易,感慨之余,心里也是默默的下了决定,她美好的一切,他慕煜北终其一生,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好好的宠她,疼她,她。

    “放心吧,事都交给我,我说过,我现在只想心你,爷爷还有父亲他们一定会和好如初的,我们一家人一定能大团圆的,我知道你心里再心什么,不必担心,大家一定会接受***份的,也许到时候你会说我自私,但是只要让你好受一点,我愿意承担所有,只要你永远留在我边,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舒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慕煜北说这话的时候,那目光是深沉而认真的,让云舒看着,心里也是不一紧,想想他为她付出的一切,再想想自己为他所做的,她心里一酸,有些感慨了起来,有夫如此,妇又何求呢?口一暖,忍不住就是觉得眼眶有些发了,没一下子,便是泪眼婆娑了起来,抱在怀里的蓝色妖姬的淡淡的香味轻飘飘的弥漫着,她微微挪动了一下子,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脸上滑落了下来,有些柔软又温,下意识的抬手往自己的脸上摸了去,指尖便是触碰到了一阵温的湿意,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而同一时间,慕煜北也很清楚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划过他的衣领,滑落进了他的口处,很是灼,他有些惊讶的低下头,望向自己怀里的女人,才发现她正泪眼婆娑的望着自己,他顿时就吓了一跳,深眸里闪过了一道无措与心疼,连忙伸着自己那修长而温暖的指尖很是慌乱的给她擦了擦眼泪,感的声音很是紧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很疼?哪里不舒服了?”

    边说着,还一边开始动手将她怀里的花又拿了出来随手扔在旁边的空位上,低着头,开始给挽起了衣袖,很细心的给她查看伤口,“我看看,别哭。”

    他向来都是对她的眼泪没辙的,云舒不会知道,其实从那一个雨夜看到她为另一个男人哭泣开始,他心里就一直心疼至今,平里她总是一副坚强淡然的样子,从不会轻易的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他的面前,然而此刻,他才发现,原来,看到她哭,他亦是感觉很难受了,当真希望她总能一直开心着就好了。

    然而,他越是给她擦眼泪,她的眼泪就越是掉得厉害了起来,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肩头,靠进他的膛默默的哭了起来,任是由着慕煜北紧张着,就是没有说话,很快的,就将慕煜北的口的衬衫哭湿了一大片,慕煜北心疼又无奈,后面只好也伸手抱住了她,让哭个够,一边低声的哄着。

    好久过去,云舒才吸了吸鼻子,直接抓着慕煜北的衬衫抹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有些哽咽的睁着那迷蒙的眼睛,浅淡的视线透过那朦胧的泪光,淡淡的望着慕煜北,有些霸道又是可怜兮兮的开口,“你以后能不能就这样对我一个人好?眼里不能再有别的女人?我没有办法忍受倘若有一天你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我还能那样淡定的放手让你离开。”

    云舒的话,让慕煜北怔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愣住了神,深眸望着她,久久的,一动不动的,一时之间竟然回不过神来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刚刚都说了一些什么话了,她……她这算不算是在主动的开始挽留他了?因为不想让他离开她吗?还是因为她也在乎他,或者,上他,想要留他在她边一辈子?

    良久之后,他才笑了笑,很体贴的给云舒擦了擦眼泪,声音低柔而缓和,“傻瓜,除了你,我谁也不想要,你还能让我去喜欢谁?行了,别哭了,跟个孩子似的,多大的人了?”

    “我以为我想哭啊?忍不住的。”

    云舒吸了吸鼻子,哽咽道,睁着那朦胧的眼睛很是委屈的望着男人,看得男人心里又是一阵抽紧了。

    听了他的答案,其实云舒的心里是放松了不少,越是感觉自己得到了幸福,就越是害怕会失去,也许是过惯了那种孤独的生活,这会儿要是幸福起来,倒是感觉有些不真实了起来了。

    “好了,我的错,就当你是感动,成不成?”

    慕煜北宠溺的笑了笑,大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又揽住了她的腰,“还有些路程,看你也很累,先睡一觉吧,到家了再叫你,今天这几天可能要在翠园住下了,菜应该都已经买好了,我等下给她说一声,让她不用忙活,晚餐给你做顿好吃的,好好的犒劳你,怎么样,嗯?”

    云舒点了点头,欣然回答,“好,到家再叫我,我得好好泡个澡,呆了两天,觉得浑不对劲。”

    ……

    车子缓缓的驶进翠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天上还在蒙蒙的飘着细细的纷飞的雨丝,车子才刚刚停下来,慕煜北略微一动,云舒就已经清醒了过来了,夫妻两才刚刚下了车,郑伯便已经是一脸微笑的迎了上来了。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老夫人都已经在客厅里念叨了好久了,差点就亲自跑出去看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了。”

    “郑伯!”

    云舒很有礼貌的唤了郑伯一声,“等很久了吗?”

    “等了二十多分钟吧,老夫人跟阿莲早就买好了一大堆的菜回来了,正打算做饭,没想到少爷临时打电话回来说要亲自下厨,这让老夫人可高兴了老夫人说她已经好长的时间没有尝到少爷的手艺了,这会儿已经跟阿莲都把菜给洗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们回来了显露功夫了。”

    郑伯的心似乎也是很好的,云舒不得不感慨了,这男人虽然平里都是一副冷淡平静的样子,但是不管到哪里,人缘似乎都是不错的,人们总是不知不觉的对他生出一些敬畏与好感,气质卓然,当真是让她有些羡慕了。

    “嗯,先进去,外面还下着雨,舒儿,你立马就给我上去泡个澡,郑伯,麻烦你马上给她熬碗姜汤,淋了雨,当心着凉了。”

    不等云舒回答郑伯,慕煜北已经一手抓着云舒的素手,大步的朝房子里走了去,后面的郑伯也只好进跟了上去,一边微笑的点了点头,“是,我现在立马就去熬姜汤,少夫人,以后您可得当心着子,这会儿总是雨连绵的天气,所以,你可得注意着把雨伞都带上了,以防不时之需,这两天少爷可是担心坏了,老夫人刚刚也还在念叨着,还好这下回来了!”

    慕煜北跟云舒才刚刚走进客厅里,就看到尹佩正皱着眉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阿莲就呆在一旁,一听到脚步声,先反应过来的,是尹佩,只见她转过头朝门口一看,见到云舒他们,立马就迎了上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刚还给你打了电话,怎么关机了?记者招待会怎么样了?小云你没事吧?怎么又进了医院了?刚刚听了阿朔说了,还把我吓了一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眼睛红红的?很难受吗?还是阿北你把小云给惹了?”

    尹佩一迎上来,一大串的问题就袭来了,看着云舒那依然还有些微红的眼睛,自然是有些担心了,当下便是有些不满的朝自己的孙子慕煜北望了去,还以为真的是慕煜北把人家云舒给惹哭了呢。

    尹佩的关切自然是让云舒心里暖暖的,当下便是淡然一笑,低声道,“放心吧,我没事,刚刚风有些大,吹了些灰尘进了眼睛了。”

    “哦,那刚刚阿朔怎么说你受伤进医院了,哪里受伤了?不要紧吧?不然让医生再过来看看,你的注意着体啊,你看看你这头发怎么都是湿的?”

    尹佩又将云舒打量了一圈,依然是有些担心的关切道。

    “我真没事,就是不小心被树枝划了一下手臂,没多大的事,北担心我伤口会感染,所以才让我去了医院一趟的,擦擦药,注意一下就没事了,不用担心我,忘了带伞,所以淋一下雨而已。”

    “好了,,舒儿淋了雨,先让她上去好好泡个澡吧,免得弄了着凉,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该给爷爷挂个电话回去,免得他等下到处找人,我去给我们做饭,阿莲,你先去把车上的公文包拿到我书房去。”

    不等尹佩回话,慕煜北便下了命令了,说完,才轻轻的放开云舒的手,低柔道,“舒儿,你先上去,泡个水澡,我现在就做饭去,不会花太长的时间,上去吧。”

    “是啊,小云,你快点上去吧,头发都湿了,立马给你熬姜汤去。”

    这时候,尹佩也开口了,云舒只好点了点头,“那我先上去了,等会儿再下来,郑伯已经熬汤去了,不必忙活。”

    “行了,别说了,快点上去啊,我这次还给你捎了一些补药过来了,之前还以为你要过上好几天才回来的,这下好了,顺带也熬上吧,你跟阿北都好好补补,都过了大半年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可把我跟你妈妈他们给急坏了,还好你姐姐阿兰说了你只是体虚,这会儿只有养胖一点,以后怀上了才不会那么辛苦,不然,可有得你受的,是过来人,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担心自己的材不好总是说什么减肥减肥的,前段时间阿雅也整天惦记着减肥的事,天天弄个瑜伽不算还想跑健房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当心别把体给累坏了,凡事合适着就行,往下一段时间你们的饮食就交给我吧,天天给你们炖着鸡汤什么的喝下去,我就不信就胖不起来了。”

    到底是人老了,曾经的商场女将这会儿也是变成了一个为自己的孙子孙媳担心得唠唠叨叨起来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很是慈的伸手拍了拍云舒的肩头,然后才提着步子往厨房走了去,慕煜北也很是熟练的给云舒拨了拨垂落在额前的刘海,用眼神示意着云舒上楼,直到看到云舒那纤细的影消失在楼梯口,他才一边悠闲的挽起了自己的衣袖,大步流星的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云舒回到房间,很舒服的泡了个澡,穿着一休闲的家居服,披散着一头半干的秀发下楼的时候,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了,没一会儿,饭菜也弄好了,都是一些家常菜,算不上丰盛,但是看起来却是让人很有食,一直都知道男人的手艺不错的,做出来的饭菜自然也是很合云舒的胃口,云舒很不客气的一下子干了两碗饭,吃得有些撑了,而后面,尹佩竟然还端了一碗所谓的黑漆漆的补药上来让她喝下去,于是她自然不能拒绝,又统统喝光了,而之后,尹佩也给慕煜北弄了一碗,不过,慕煜北可不像云舒那样那么听话,就是那么简单的瞥了尹佩一眼,直接转上了楼。

    云舒收拾完碗筷之后,又是忍着一个快要撑破的肚子陪着尹佩坐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聊了一下,直到尹佩上楼休息了,她才回到房里。

    刚刚关上房门,转一看,便看到了慕煜北正披着一黑色的睡袍悠闲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可能意识到云舒正在看着他,所以也是淡然的扫了云舒一眼,然后面朝茶几走了去,不紧不慢的往沙发里坐了去,伸手拉开了茶几下面的抽屉,很快就从里面找出了一盒药,倒了杯水,然后才朝依然站在门边的云舒望了去,“不想喝就不要喝,他们总喜欢整这些事,吃饱了撑着了,过来把健胃消食片吃下去吧。”

    说着,便倒了几颗药抓在手心里给云舒递了过去,云舒吸了口气,望了那杯气腾腾的开水一眼,淡然道,“嗯,先把水放冷一些吧,我先回去换睡衣,这衣服擦到伤口了,有些疼。”

    “嗯,去吧,我给你凉一下,吃了药,我再给你伤口上药,明天不用上班,爷爷他们的事还得商量一下,而且,有些东西要给你看看。”

    “好,那今晚我就将工作的事放一放吧,明早再把报告弄出来。”

    云舒回了一句,便朝卧室走了去,没几分钟,便已经换了一宽松的睡袍出来了,跟慕煜北一样,也是一黑色的睡袍。

    缓缓的朝沙发里坐了去,接过了慕煜北递过来的消食片,往嘴里扔了去,嚼了几下便直接吞了下去,喝了几口水,而这时候,慕煜北已经将医药箱拿了出来,打算给云舒那划伤的胳膊上药了,云舒也是很配合的挽起衣袖,白色的纱布旁边还有些细微的血痕。

    “可能会有点疼,忍一下,嗯?”

    “嗯,你小心一点就好了。”

    云舒微微斜下子,一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袖,蹙着眉头望着自己的那有些狰狞的手臂,吸了口气。

    慕煜北也是皱着眉头望着云舒那只手臂,倒是有些心疼了起来,“以后小心点,你上已经有不少的伤疤了,别总在自己上留下什么痕迹,你还当你是我们男人?想要在上留下一些伤疤当成男人的勋章不成?”

    “行了,你以为我想呢?磕磕碰碰在所难免的,这次伤疤应该算是很浅的了,我跟你说,父亲上的那些伤疤才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想想他上的那些伤,其实我这点小伤当真不算些什么,看着这些伤,也就是当做以后能有一些难忘的回忆吧,你口不也是留下一个痕迹吗?难不成你还嫌弃我了?”

    云舒倒是显得很淡定无所谓了,虽然说女孩子都是美的,但是,她亦是不由己了,清秀洁白的脸上挂着一副淡定的笑容,有些揶揄的瞥了慕煜北一眼。

    “你说呢?把衣袖挽高了,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婚礼的事明天我会跟说的,刚好,爷爷跟哥他们也要过来,一起宣布了吧,免得还要说个好几次的,麻烦了。”

    “嗯,那明天的事都交给你吧,你跟哥哥的感不错,想问题应该也都能站在同一个角度上,你出面劝劝他可能会好一点,父亲其实都在乎我跟哥哥的感受,要是哥哥跟我都站在同一战线上,事应该会好办很多。”

    云舒轻叹了口气,才淡淡的开口,清澈的眸光静静的落在了慕煜北的脸上,

    “好,交给我吧,后天我们一起回香山一趟,父亲那边也需要亲自过去告知一下,婚礼是一个很累人的差事,阿雅他们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到时候有她帮忙,倒也不会有多大的困难,你这边就专心忙着你的事就好。”

    “我们还是低调一点吧,我不想把婚礼弄得那么盛大,还搞得跟跨世纪婚礼似的,只要亲朋好友一些的宾客参加就好了。”

    云舒不想那么高调的在公众面前亮相,还是再次提着这么一个要求,素手还轻轻的拉了拉慕煜北的衣袖,子一偏,清凉的眼神静静的望着他,然而,慕煜北这时候,正想给她的伤口上药,云舒那纤细的子那么一偏,顿时,宽松的浴袍大开,口处的风光大露,顿时一片盎然的色就这么呈现在了眼前,慕煜北甚至可以很轻易的看到那黑色的睡袍下那酥软的柔波。

    当下喉头一紧,不免有些心猿意马了,只好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的视线往旁边转了去,低沉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舒儿,先把衣服系好。”

    闻言,云舒当下就是一愣,怔了好一下子,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低下头,往自己上望了去,果然……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