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感动的瞬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216感动的瞬间

    这时候,夫妻俩就是相拥而立,面对着众人,这么看上去竟然显得无比的相配,看着云舒手里的麦克风,众人也都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很是期待的捏紧了手里的相机跟录音笔,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少夫人,而且,这位少夫人还是锦阳城有些传说的城北区公安局长,无论是份跟地位,都足以让人感到惊讶甚至膜拜。

    “大家好,我是姚云舒,首先很感谢近以来大家对我还有我丈夫的关注。”

    云舒的声音很轻,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显得无比的清晰,说了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云舒还悄然偏过头,目光还染着些许的的柔和,淡淡的望了慕煜北一眼,自然,迎上了慕煜北那同样深邃温柔的眼神。

    云舒的话才这么一落下去,下面就立马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就跟刚才慕煜北那样的况一样,云舒只得顿了好一下子,然后才收回了眼神,任由着慕煜北越发大力的搂着她,清淡的声音继续了。

    “本来今天也没想到会站在这里的,然而,既然来了,那就跟大家澄清一些事吧。原先因为我跟北的事,大家都作出了很多种猜测,其实,我们早在去年就结婚了,因为工作的关系,并不打算将消息公布了,我很抱歉,因为这件事牵连到了MK的宁总监,其实宁总监是阿雅的朋友,也算是我们夫妻俩的朋友,但北跟宁总监一直都是很普通的朋友而已。今天站在这里,我也想大家给我做个见证吧。”

    讲到这里,云舒忽然又停了下来,星眸闪亮动人,脑袋微微一抬,深深的望着站在自己边的男人,被她这么一瞧,慕煜北居然会感觉心里突然一跳,继而就是‘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了起来了,心里乍然升起一股狂的感觉,众人也更是期待又着急的望着云舒。

    “一路走了这么长的岁月,很少会因为某一个人感动的,可是,从遇见了我的丈夫之后,我似乎时常被他给感动了,在再次跟他重逢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就像一叶浮萍一样,随波逐流,找不到任何的落点,我时常感觉到很累,所以总想找到一个属于自己避风的港湾,这个避风的港湾称之为家,其实,撇开一切不去讲,我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在座的也有不少的女朋友,我想你们应该也会有这样感觉,不管你在外面所站得高度有多高,多强大,然而,下了班之后,你应该也就是想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而已,希望回到家里有疼你的丈夫陪你说说话,跟你一起拿主意,两个人慢慢的享受生活。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遇见了我现在的丈夫,慕煜北,我所希望得到的东西,现在他都满足了我,我在感激他的同时,也希望能跟他一起过一辈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所以对于过去,我并不想做太多的解释,我现在想守着的人,就是现在站在边的人,我现在只想跟他好好过完一辈子,在我的心里,他的位置同样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在这里,我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

    云舒说着这么一段话的时候,清眸清澈动人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眼神已经从下面的观众的上移到了站在她边紧紧的搂着她的男人,对上的,是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神,从那眼神里,云舒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那道隐忍的温柔与宠溺,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他她,可是,云舒却知道,其实他在乎她,他疼她,他宠她,这些便是足够了。

    云舒自然是不会知道的,在她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慕煜北忽然觉得喉咙有些梗塞,亦是有些酸涩,不知道是因为高兴欣喜,还是因为感动了,他只知道自己真的很想紧紧的抱住她,直接将她揉进他的血液里与他同在,他的功力真的倒退了,以前见到再漂亮的女人也提不起任何的一丝感觉,然而,自从遇见她之后,他就一点点被吸引住了,每天多跟她在一起一分钟一秒钟,对她的在乎就会更多出一些,恨不得分分秒秒就能见到她一样。

    他从来不玩女人,更是不屑于玩女人的那些男人,就连东方谨跟南宫逸跟在他边也收敛了很多。

    闪光灯和着那雷鸣般的掌声久久没有停下,下面的人望着两人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的狂吗,有祝福,自然也有羡慕嫉妒的,主席台的一侧,布诺斯跟阿朔也松了一口气,很是欣慰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心想着,想来,这一次少爷还不知道被少夫人感动成什么样了,其实,少爷很少感动的,不,应该说自从他们跟着少爷以来,还不曾见过他为何事而感动过。

    “在重逢之前,我从来都不敢幻想过以后的生活,我以为我自己可能还要孤独的飘零很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些年来,我也尝遍了人世间冷暖,到如今,我才清楚我除了自己的信仰之外,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最珍贵最想守护的是什么。”

    云舒浅浅的吸了一口气,又继续了,然而,眼神却是落落大方的对着慕煜北那深眸,柔和而深,当感觉到了男人圈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在轻轻的颤抖的时候,她才淡然的开口,但是这样淡然的语气,却让慕煜北感觉到异常的严肃,似乎在下什么承诺一样。

    “我想要一个家,希望每次下班回来,都能看到你在。”

    不用说,这话就是直接对慕煜北说的,她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慕煜北已经不能控制的将她紧紧的往自己的膛按了去了,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当众说了这么一些话,她选择了跟他一样的方式,听了她这么一番话,要说不感动,那定然是假的,足够了,真的足够了,他想要的其实一直都不多的,只要对象是她,只要她心里有他,愿意跟他一起过一辈子,那就足够了,没想到,她的想法竟然也是这么的简单,她一定不会离开他的,这样的认知自然是让他狂喜而感动的。

    “舒儿!告诉我,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你不是在骗我,你是我的,你永远也不会离开我,我们都会一直这样简单而幸福的过下去。”

    慕煜北有些控制不住的低声在云舒的耳边开口,被他抱得很紧的云舒倒是有些无奈了,想来这男人又是间歇的患得患失症又发作了,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淡然回道,“自然是真的。”

    闻言,慕煜北又是越发的用力抱住了云舒,力道之大,让云舒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他给勒断了一般,不过,没一下子,他便已经缓缓的松开了她了,乍然低下头,在她的唇边落下一个羽毛般的轻吻,只觉得下面的众人骤然安静了下来,继而,又是一阵掌声响起。

    云舒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自己的子一轻,慕煜北已经很轻松地将她抱了起来了,她子顿时就失去了平衡,于是只能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慕煜北的肩头,一手捧着花,一手抓着麦克风,慕煜北根本就不理睬下面的那一群目瞪口呆了几秒钟之后又是一阵沸腾的记者,抱着云舒大步的从二楼离开了,下面的记者本来还想追上去的,然而那些黑衣保镖很及时的拦住了他们,慕煜北跟云舒的影才刚刚消失在门外的时候,二楼的大门立马就关闭了,一群记者便是尽数的被拦住了,而,这时候,布诺斯自然又被围住了,阿朔机灵,早在慕煜北抱着云舒离开的时候,便已经从后门走了,将烂摊子直接丢给了布诺斯,搞得布诺斯好不郁闷!

    慕煜北刚刚抱着云舒走出了会场,云舒便挣扎着要下来了,然而兴奋中的男人却好像没听见似的,硬是要抱着她朝帝都门外走了去,云舒没辙了,也只能让他抱着了,而这男人那清俊的脸上始终是挂着一道柔和的浅笑,让云舒看着又是一阵恍惚,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还想吻上去了,还好,理智告诉她不能那么做,不然形象就全部都没有了,堂堂的一局之长是个花痴,这话说出去会让人笑掉牙的,不过家里有一个那么妖孽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走道前边的那一道鹅黄色的影了。

    其实云舒就是那么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而已,没想到竟然就看到了宁馨儿,心里不免有些诧异了,连忙拉了拉慕煜北的衣袖,这时候慕煜北也看到了站在前方的宁馨儿了,宽大的步伐顿时就收住了,俊眉也微微的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人一样。

    “煜北学长……”

    宁馨儿低声的唤了慕煜北一句,脸色看上去有些失落。

    云舒拍了拍慕煜北的肩头示意他放她下来,然而慕煜北却不愿意,仍然抱得紧紧的,深眸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不冷不的扫了宁馨儿一眼,点了一下头,然后便大步的越了过去,没有做一秒钟的停留,云舒也愣了一把,当经过宁馨儿的边的时候,她还看见了宁馨儿那轻轻颤抖的玉手还想伸手拉住慕煜北的,然而,慕煜北却仿佛事先知道似的,子很是灵活的一偏就那么轻松的躲了过去。

    “如果你还想让欧冶跟你们MK合作,请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

    一句冷漠如冰的话落了下来,慕煜北没有回头,脚步也不曾慢下半分,宁馨儿早就见识过了这男人的冷,但是看到他这么对待自己,她还是忍不住的心痛了,再也顾不得其他的,转过子,望着慕煜北抱着云舒离去的影,嘶声竭力的大喊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你的心里当真只有她姚云舒?为什么是她?你回答我!”

    然而,任凭着宁馨儿绝望而伤心的呐喊,拼命的掉眼泪,慕煜北却始终没有回过头看她一眼,宁馨儿顿时觉得自己那颗支离破碎的心顿时碎成了千万个碎片,明明知道会受伤会难过,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去靠近,总以为只要不放弃就会机会,可是,没办法啊,他眼里根本就没有她,他根本就是一个无心的人,见到她这般的痛苦,也不会怀有一点怜惜之心,不,他是有心的,只不过,那颗心早就给了那个叫做姚云舒的女人,刚刚在会场里的那番话,她早就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没想到,像他那样骄傲的人竟然为了姚云舒说了那样的话,这足以让她震惊了!

    “少爷的心里除了少夫人已经装不下任何一个人了,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不如找回自己的尊严,重新做回自己。”

    就在宁馨儿哭得伤心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张洁白的纸巾已经递到了她的跟前,宁馨儿抬头一看,才发现是那个面无表的阿朔。

    阿朔直接将手里的纸巾塞进了她的手里,然后便大步的跟上了慕煜北跟云舒了,让宁馨儿愣了好久。

    慕煜北刚刚抱着云舒走出了帝都的门口,门前便已经停着一辆豪华轿车了,一见到慕煜北他们出来,守在一旁的黑衣保镖立马就迎了上去给慕煜北打开车门,慕煜北小心翼翼的将云舒抱了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放下了隔空板,车子便缓缓的驶离帝都了。

    “你之前都跟宁馨儿说什么话了?她哭得那么伤心,你都无动于衷的,不心疼?”

    云舒将手里的花往旁边一放,一双素手很自然的往慕煜北的腰间环了去,有些揶揄的开口道。

    慕煜北一边利落的脱下了自己上那洁白的外往云舒的肩头披了去,一边沉声回答道,“让她赶紧找个男人结婚。”

    说完,一双大手已经不安分的往云舒的腰间环了去,轻轻一拉,云舒立马就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还没等云舒说些什么,炽的吻便已经落了下来了,带着一股浓郁的思念,云舒愣了一下,后面也只能慢慢的回应了。

    然而,刚刚品尝到深处的时候,慕煜北忽然隐隐约约的问道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连忙下意识的将自己剥离了她那蔷薇唇瓣,皱起了眉头,打量了怀里的女人好几眼,没有错过她那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那轻轻蹙起的秀眉,锐利的眼神顿时溢出了一些凉光,又将云舒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最后将视线停在她其中的一只手臂上,皱着眉头沉默了好一下子,云舒见状连忙将已经滑落的外往自己的肩头上拉了去,却被慕煜北伸手拉住了,一把拉住了那只手臂,利落的将她的衣袖往上一卷,只见那洁白的手臂上正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纱布包扎得很不整齐,上面好微微沁出了一些血丝了。

    “怎么回事?”

    慕煜北忽然有些沉下脸了,有些担心了。

    云舒淡淡的瞥了那伤口一眼,叹了口气,“被树枝给划的,临时包扎了一下而已,回去你再给我清洗一下吧,下着雨呢,山里的路滑,摔一下或者划一下也是正常的。”

    “不要每次出去总要挂些彩回来,给我看看伤口严不严重,要不及时处理,难保不会弄个感染什么的,你那衣服有些湿了,先换下来。”

    “嗯,小心一点,有点疼。”

    云舒倒也不拒绝慕煜北的服务,这段时间,她享受着他的服务,都已经是觉得很心安理得了!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我们就五一举行婚礼吧,你中意什么样的婚礼?有没有什么要求?”

    慕煜北一边帮云舒脱下那有些湿润的外,一边低柔的开口道。

    “五一?那会不会太赶了?二十来天的时间……”

    “二十天的时间绰绰有余了,你忙你的,一切的事有我在,一定会给你一个与众不同的婚礼。”

    慕煜北颇有自信的望着云舒,唇边上扬的弧度很是柔和,“而且,那时候正赶上休假,到时候也不会那么赶,自然也没有那么累,结婚以后,蜜月旅行暂时延后了,等你休长假了,我们再补上,这样一来,你也好空出一些时间调查叔叔他们的事,你现在只需要想想你对我们的婚礼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好了,嗯?”

    闻言,云舒顿时就悄然眯起那美丽的星眸,稍稍思量了一下,然后才轻轻的摇了摇头,淡然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你就看着办吧,我就是想弄得简单一些,不要再跟刚刚一样,弄得满城皆知的,简单一点就好,来个秘密婚礼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嗯,你的意见我会参考的,你这伤口有点严重了,我们先去医院。”

    一解开那纱布,瞧着那道狰狞的伤疤,慕煜北已经没有心说什么婚礼了,俊眉皱得紧紧的,想来是担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