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她强了他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云舒没有再追上去,而且,她也追不上了。

    停在那里看了车子离开的方向许久,才缓缓的直起了子,星眸里很是寂寥无奈,上那股浅淡的忧郁气息也越发的变得浓郁了起来,唇边挂着的自嘲的冷笑没有消散下去,吸了口气,才吃力的拖着一的疲惫与疼痛往前走了去。

    回到车里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云舒的外也被淋得湿漉漉的,一回到车里,她就直接脱了下来,随手拿一件黑色的风衣穿上了,尽管车内都还开着暖气,但是依然还是驱散不了她一的冰冷。

    向来习惯了开快车,一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城里,这时候锦阳城内刚好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云舒一时觉得心低落的厉害,中午连午饭也没有顾上,现在毕竟是一阵饥寒交迫的,索就随便找了一家餐馆,坐了下来,点了几个清淡的小菜,还叫上了一瓶烧酒。

    其实之前她很习惯这样的生活习惯,一个人找着一家餐馆,叫上几个菜,心不好的时候就叫上一两瓶酒,她的酒量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勉强还是能喝上一些的。

    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天气吧,餐馆里的人并不多,云舒就是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在她的位置上,侧过头就可以那轻盈的雨滴滴落在玻璃窗上滑落下去的样子。

    服务员很利落的将酒菜端了上来,烧酒也是特别温过的,这样的农家餐馆比较讲究菜肴跟酒水的风味特色,天冷的时候端上来的酒有些都是特地温过的,当然,餐馆内的环境也还是不错的,虽然客人是少了一点,昏黄的暖色调,轻柔的轻音乐缓缓的流淌着,倒是给人一种淡淡的暖意。

    云舒倒了一杯酒,蹙着眉一口喝了下去,脑袋里乍然穿了一阵疼意,又忍不住从衣袋里摸出了手机,熟练的按下了那一串号码,然而,里面还是传来那么一大串的提示对方已经关机的声音,不死心的,又往他的办公室里打,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没有人应答……

    最后也只能落寞的合上了手机,继续喝她的酒了。

    一手撑着头,洁白的脸上染着淡淡的忧伤,寂寥无光的眼神静静的落在外面那冷而潮湿的街道上,一杯又一杯微苦的却清香无比的酒下肚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顿时从口蔓延而来,让她顿时就感觉头疼得好厉害。

    其实有点难过得想哭的,眼眶很是灼,但是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流不出一滴的眼泪,一大堆杂乱的绪一齐的往她的心口跟心头涌了去,她只觉得脑袋就要炸开了一般,口被什么东西压得紧紧的,感觉连呼吸都是异常的艰难。

    洁白而修长的手指缓缓的往衣袋里一伸,一阵微凉又略带着一丝不均匀的浅淡的暖意传了过来,只见一道淡金色的流光应着这昏黄的灯光一掠而过,隐约的在寂静的空中缓缓的划过一条曲线,一把金色的口琴已经出现在云舒的手里。

    她一动不动的,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一手轻轻的捏着酒杯,一手执着那把金色的口琴,双肘就那么支在桌子上,清凉的眼神里充满了忧郁还有一种搁浅的苍凉,脑海里乍然就浮现出了当年那个谦和的男子教她吹口琴的样子,场景不断的切换,又想到了自己刚刚交到乔宇阳手里的那把同样的金色口琴,当然,还有男人负气离去的那抹寂寞而苍凉的背影。

    轻轻的摩挲着上面那一串暗红色的字,那股难以言明的复杂绪越发的冲击着她的心头。

    一把口琴,一个恩,一个约定,将她跟乔宇阳两个人束缚在一起十年了,十年的时间对她来说,真的很漫长,明白当初姚毅不放心自己的,但是,事实证明,这个约定其实当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十年的时间,回忆你也只不过需要那么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然而正当你处在那段煎熬的时间当中,你才会明白,这十年其实比十个世纪来得都要漫长上很多,她差点都忘记了她是怎么度过去的,现在想起来,好像很多事都已经很模糊了。

    她也只是想把事交代完而已,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定也希望事都是干净明白了吧?他一向也是跟她一样,总是不喜欢欠着别人的,他对她说,‘木木,叔叔一直活得不洒脱,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就是我上背负着的东西太多,叔叔一直都不想欠别人,自己想要的东西,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生得洒脱,死了也舒坦。’,云舒当时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然而,当她一天天的长大起来了,她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姚毅的意思,所以她只是想弥补他欠下来的一个承诺而已。

    她不是总没有顾及到男人的感受,她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她也在乎他,也许,她对他的在乎远远没有他对她在乎多,可是能不能不要计较谁付出得更多呢?感的世界里,人的付出总是那么的不平等,也不一定是付出了这么多,收获的就一定是那么的多,她肩上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得时常让她感觉到非常的疲惫不堪,她必须要做一些事,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不然,任她挣扎得再厉害,她也始终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找个时间好好的跟他谈谈吧,有些事是需要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她希望她能了解他,同时也能被他所能理解。

    她向来就是一个处理问题比较直接的人,有时候,公式化的处理方法比那些一味的去猜忌,相互揣摩对方的心思可能来的要好一些,有问题了,就直接拿到桌上提吧。

    她承认,她总是没有花太多的时间的在他上,所以很多事,她并不了解,事实上,从上一次宁馨儿找上门之后,她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曾经有好几个晚上她也都是辗转难眠,想的不外乎是这个问题,他对她来说,终究还是太优秀了,她几乎不知道她自己真的能为他做些什么,在份职责上,她是不由己,在作为妻子的角色上,她也只是投入很少部分的精力在经营婚姻家庭上,她也明白,只有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这段婚姻可能走的也不长久,无数鲜血的教训验证了这个铁证,她也见过太多这样的况了,所以对这样的问题,她就变得格外的敏感。

    失神的凝视着手里的那把金色的口琴很久,很久,摩挲得指尖都有些发了,然后她才将自己那恍惚的眼神给收了回来,又缓缓的将口琴塞回了自己的衣袋里,手上的一杯酒又这么喝了下去,心里的痛楚却依然没有退却下去半分,反而是越酿越浓,酒不解真愁,这句话是真的!

    好累啊,她有些无力的撑着头,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外面的雨依然还是下个不停,清淡的眼睛已经渐渐的迷离了起来,隐约泛着朦胧的醉意,桌上已经喝空了一个酒瓶子了,现在的第二瓶也空去了一大半,虽然是餐馆自家独特风味的烧酒,但是度数可不低,一瓶多下去,云舒那迷离昏暗的眼神已经有些找不准焦距了,然而,手里的杯子却还是一杯接着一杯满上了……

    同一时刻,帝都娱乐城的董事长专用VIP雅间内,一名清俊的男子,正孤独负着手,静静的站在落地窗前,平静幽深的眸子不冷不的望着楼下的那一片万家灯火辉煌的景象,他的那张俊脸上一丝表也没有,有些绷紧了,周笼罩着一片莫明的伤感而冷冽的气息,刚刚那洁白的修西装已经被换了下来,现在他只是简单穿着一件浅色的衬衫,外面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少爷,客人都来到了,我们要现在过去吗?”

    阿朔站在门口犹豫了还一下子,才小心翼翼的对着慕煜北开口了。

    听到阿朔的话,慕煜北依然还是一动不动的沉寂了好久,几乎等到阿朔想还再开口说一次,然而,这时候,慕煜北才缓缓的转过,大步的朝门口了走了过来,负着手往外面走了去。

    “走吧。”

    一个冷淡的声音落了下来,听着觉得很是平淡,然而阿朔还是可以从他的声音里听出那么一股不开心。

    阿朔暗暗的叹了口气,很是担心的望着那抹背影,其实心里有些责怪云舒了,没想到少爷对她那么好,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可是她呢?总是会让少爷莫名的陷入忧伤之中,虽然明白有些举动是她无心的,可是,在阿朔看来,让少爷不开心的人,他都有些心里不舒坦,要不是因为他是少爷在乎的少夫人,还有她的与众不同,他想,他可能也会对她很不满的。

    没看到少爷那一副疲惫不堪的神色吗?布诺斯说,少爷是加班加点的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将一周的工作都直接赶完,就是为了赶回来陪在她边的,怕她太难过了,这时候就是想陪在她左右给她安慰和鼓励而已,可是,没想到这样的结果却是那么的伤人。

    今晚慕煜北有应酬,是政府那边的领导还有省厅那边也有领导过来,因为今天是清明,大家聚在一起,去给那些生前受着万千人敬仰的人拜祭了,今晚索就在帝都吃一餐了,慕煜北作为大老板,现在也是在帝都,自然是要过去走走过场的,商海的事还是复杂,有些事,即使你很不愿意去做,但你还是需要去做,说不上勉强自己,把这个当成一种变相的投资就好了。

    应酬的包厢间正是贵宾级别的雅间,慕煜北过去的时候,人几乎也都到齐了,来的都是一些大领导,慕煜北大部分还是认识的,只有少部分随从过来的,或者刚刚提拔上来的,慕煜北没有什么印象而已,一桌子坐下来也有十多人的。

    慕煜北一走进门就大致的扫了里面一眼,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过来的有省厅的宁厅长,肖厅长,还有市委那边的几个重量级人物,王副市长,还有陈副市长,也都一起过来。

    “阿北过来了!快点过来坐吧,就等着你了!”

    慕煜北才刚刚走进来,那个肖厅长跟宁厅长立马就对着慕煜北亲切的笑了笑,肖厅长直接发了话了,宁厅长这也是很和蔼的对着慕煜北点了个头,而众人一看到这么重量级的两位都这么亲切的站起来望着门口走进来的男子,自然也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齐刷刷的穿过头,一致的朝门口望了过来。

    慕煜北点了点头,绷紧的脸上淡淡的扬起了一道优雅的笑意,让人看了不是为之一叹,差点迷失在他的笑容里了。

    “各位等久了,抱歉,刚才还在处理一些事,所以过来晚了,今晚大家就尽的开心一下,有什么需要直接就跟服务员开口,帝都全包了。”

    慕煜北很是平静的开口道,然后很绅士的点了个头,才往肖厅长旁的空座坐了去,这样,两个厅长慕煜北就是坐在中间的位置上了,肖厅长坐在中间,宁厅长跟慕煜北分坐在两边,肖厅长是一个看起来很随和的中年男子,略微有些发福了,不过眼神很是澄明,不像别的官员一样,眼里中带着一股让人看起来有些不舒服的溢彩。

    “阿北太客气了,看来,我们今晚是荣幸了!好些子没见,感觉你小子精神不错的啊,你爸爸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整天忙着上山打野味吧?说来,上回去他们军区看他的时候,他还顺手给我塞了两只野鸡,回来你伯母可是一直都夸着味道很好呢!你爷爷还忙着逗弄他那几只小鸟吧?”

    肖厅长说了一句客话,然后后面倒是一些关心问候的话语,大家也是一齐点头附和了。

    “肖叔叔您客气了,这样吧,既然伯母喜欢,那我改天回家就跟父亲说说,等肖叔叔有时间的时候,再一起去打打猎,野味还是自己动手打回来感觉吃起来比较有味道。”

    慕煜北欣然开口,脸上始终挂着一道浅淡的微笑,那种微笑让人看上去很是舒服,但也觉得有些云淡风轻的,有些遥远就是了,不过让人感觉欣赏,舒坦的就是了。

    “看来,来是阿北有经验,自己打回来的东西吃起来确实比较有味道,哈哈,毕竟是自己的劳动成果,讲究的还有那么一个喜悦的心!那改天我们就一起去瞧瞧,试试手气跟枪法吧,已经有好些年没碰那玩意了,也不知道手生疏了没有。”

    肖厅长笑道。

    “呵呵,那也算上我一份吧,听说阿北的枪法可是很厉害的,让我也见识一下。”

    肖厅长的话才刚刚落下去,宁厅长的话便接了过来了,王副市长跟陈副市长相视一笑,欣然也点头附和的笑了起来。

    “那也的算我一份子了!肖叔叔,爸,王叔叔,陈叔叔,还有大家,我跟你们说,当初北可是他们部队里有名的神枪手呢,命中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宁厅长的声音一下去,旁边忽然就传来了宁馨儿那轻柔而大方得体的声音,慕煜北下意识的朝宁厅长的旁望了过去,才发现宁馨儿今晚原来也在,刚刚怎么没有见到她,不过看着她额前依稀有些湿润的头发,想必是刚刚上洗手间去了。

    今晚的宁馨儿似乎经过一番十分精心的打扮了,一鹅黄色的季漂亮洋装,穿在她上刚好,显得十分的高雅大气,也不失一分的雍容华贵成分,秀发高高的挽起了,用一串美丽的珍珠发夹给扣住了,绝美动人的脸上挂着一道淡淡的微笑,让人看了几乎都移不开眼了,慕煜北冷淡的收回了眼神的时候,不经意间还看了下面有几位官员望着宁馨儿那绝美的脸蛋,完美的材,眼睛里浮现出了那种掩饰的幽光。

    看到这一幕,慕煜北自然是有一些反感的,想到云舒可能每次出去应酬,也会被这样的人盯着直看,慕煜北就觉得浑的不舒服!

    怎么又想起她了?

    慕煜北心里不又是这样流淌过一道无奈了,几乎都是无时无刻的惦记着她了!

    宁馨儿是MK的执行总监,相对来说还是有些份地位的,而且头上还扣着这么一顶厅长千金的帽子,光环不可谓不大,而且她现在也算得上是商海里的一颗冉冉上升的新一届明珠,有些本事,所以大家也都是很给面子的,齐齐附和的微笑着。

    “哈哈,好啊,那就一起吧!阿北,回去跟你爸爸约个时间啊,他是个大忙人,要挤出一点时间可不是什么那么容易的事,希望不会打扰了他才好,咦,对了阿北,怎么没见你把你媳妇带过来呢?前几天看了报纸才知道,原来小云就是你媳妇啊,这孩子可是不简单呢!长得水灵,美人胚子一个,工作能力有那么强,年纪轻轻就是锦阳城第二把手了,跟你倒是相配的,我记得之前陈局长曾经跟我说过,他非常的赏识她的,我之前还纳闷呢,看她那样子,还能找出什么样的男子配她了,想不到我们政界的这朵怒放的鲜花早就被你摘回去藏着了!对了,小云的父亲老姚跟你爸爸好像就是老战友来着吧?前两次来省厅开会,老姚似乎还跟我打听了一下哪家的青年小伙子合适,让我介绍给小云的,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跟小云走一块儿,结婚了也不告诉你肖叔叔一声,怎么?担心你肖叔叔的红包不够多,太小了?弄得我还得跟你爸爸打探了一下才知道,你们两都结婚半年之久了!”

    肖厅长似乎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一坐下来,话都没有断,不过说的话都是让大伙感兴趣的话,而且听得出,他那语气很是随和,听着感觉就像一群好朋友在聊天一般,一点领导的架势也没有,亲切而和蔼,让大家原本那有些绷紧的心也渐渐的松缓了下来了。

    慕煜北倒是欣赏这位肖厅长的,看看他这气场都觉得不错了,总是很容易的就能把气氛缓解了过来,这一点他慕煜北可是不容易做到的,可能是子不一样吧,不过当着这么大的官,还能有这样的随和,不摆架子,当真是很难得了。

    然而,众人也都是经常关注时政报纸的人,几天前的事弄得锦阳城沸沸扬扬的,各种猜测的版本,几乎能想到的,都编出来了,大家看了也是满心的疑惑,如今听到肖厅长这么一说,自然是心里很是惊讶了,看到,也总有那么一两个版本猜中了!

    不过,在场的众人神色也是各异的,有些疑惑,有些惊喜,也有些脸色不太对,就比如坐在肖厅长边的宁厅长脸色似乎就有了一些沉,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了,只见他默默地低下了头,没有什么动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有宁馨儿,只见她脸上挂着的那道温柔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了,眼神也有了片刻的不自然了。

    肖厅长应该见过云舒的,而且应该是对她赏识的,这一点,慕煜北从他那平和的眼神中带着的那一道赞赏,便可以轻易的看出来了!不过,慕煜北倒是有些高兴了,自己的女人被上司赏识,他自然也是替她高兴了!真不愧是他慕煜北看上的女人,比起别人就是不一样!

    “有劳肖叔叔挂念了,舒儿局里有些事还忙着,不方便过来,抱歉了!爸爸跟父亲确实是老战友,我们就是他们牵的线,我很感激他们为我找了那么一个好媳妇,让肖叔叔惦记了,改天我一定带着舒儿上门拜访!”

    慕煜北很诚挚的开口,低沉的声音平淡而自然。

    “如此也好,你都好久没有去肖叔叔家里坐坐了!好了,大家都吃饭吧,吃饭完我们等下还要顺便给宁厅长的千金,我们的宁馨儿小姐庆生呢,今天可是她的生,我们可要顺带好好的玩一下了!”

    大家说话的时候,饭菜早就利落的端上了上来了,是阿朔亲自招呼着服务员将菜一样一样的送上来的,不一会儿,桌上也就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肖厅长也是适时的发话了!

    大家原本就是知道宁馨儿今天过生的,所以也就没有太大的惊讶,而慕煜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倒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谢谢肖叔叔,谢谢大家!等我们吃晚餐,我妈妈还有堂哥他们就会过来了,蛋糕也订好了,希望等下大家已经要多吃几块蛋糕哦,我们可是订了十层的蛋糕的,希望大家等下一定不要客气了,我刚刚从国外归来没多久,有很多顾全不到的地方还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包涵,而且,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的指教一下我,馨儿见识经历很浅,以后能得到各位的指点,相信馨儿一定会慢慢的进步的,谢谢大家!”

    宁馨儿那温声细语传来,自然是博得了在座很多位的好感,人长得漂亮,能力又强,家庭也不简单,所以,必要给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于是,宁馨儿的一番话说完,大家便欣然的笑了笑,又免不了说上一大堆的客话。

    而这时候,宁厅长那脸色倒也是恢复了正常了,宁馨儿那脸上还是挂着一道温婉柔美的微笑,不过,慕煜北总感觉这气氛有些诡异了起来。

    于是,接下来,便是大家一边悠闲交流攀谈着,一边不紧不慢的吃晚饭了。

    这样的饭局通常是好花上好长的一段时间的,这个国家习惯上酒桌之上讲交什么的,多喝了,多应酬了,朋友也就是这么多起来了,交际面也就是宽广了起来了,慕煜北已经很习惯这样的模式了,所以表现得很是自然,这一次的聚餐,慕煜北自然也认识了那些新面孔了,还过去特意关照了一下,让那些官员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喝着,又是一边聊着,桌子上那的空酒瓶子也就多了起来,不过,倒不是什么烈酒,但是却是那种非常高级的洋酒,上了档次的东西,喝下去并不容易醉,品味十足!大家都喝了不少,但是倒也不见有什么醉意,这种洋酒都是后遗症才来得厉害的!虽然是觉得度数不高!酒还是那么一瓶一瓶的送了上来,大家虽然还是隐约有些拘谨不怎么放得的开,毕竟,这是在很多领导或者上司的面前,自然还是有些收敛的,不过总体上,吃得聊得还算可以了。

    肖厅长几乎都是在跟慕煜北还有宁厅长说话的,王副市长或者陈副市长也偶尔来上那么几句,而宁馨儿则是端庄优雅的静静的听着,时而吃上一口菜,或者喝上一小口的果汁,动作很是大方优雅!很是让坐在下边的某几个官员觉得移不开眼神了!

    很是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家总算吃饱喝好了,这时候阿朔又走了进来了,让服务员进来收拾,那服务员倒是动作很是麻利的收拾好的桌子,然后开始准备上了清茶,然后也开始端着一大堆的东西往雅间的里间走了去。

    雅间的里间就是KTV间,很庞大的一个间,装修豪华的程度自然是不用说的,里面可以容纳很多人,还有小吧台什么的,服务员们准备了很多点心,还有蜂蜜水什么的进去了。

    看到招待得这么周到,众人对慕煜北的印象自然是不用说的,早就听说过了慕煜北的大名了,虽然他很少在媒体或者公众场合出现,可是有关于他的传闻可是不少的。

    晚饭过后,坐在下面的比较年轻的官员们都直接唱歌去了,连王副市长和陈副市长也被他们拉了过去,这桌边就还坐着两位厅长,还有慕煜北,自然,宁馨儿也仍然是岿然不动的坐在了宁厅长的边。

    几人都是聊一些比较寻常的不大不小的事而已,其实也就是单纯的交流感而已吧,清淡的茶是一杯接着一杯慢慢的品尝着的,一时之间,相处倒也是很融洽。

    过后不久,宁家的人就过来了,是宁馨儿的妈妈还有好几个慕煜北并不认识的,当然,好友宁馨儿的朋友,宁康还让人抬着那么大的一个蛋糕跟在后面,生也不在家里举行一个生宴会,而是简单将就的过着,这位宁馨儿小姐倒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大家寒暄了一番,服务员便把蛋糕抬了进去,肖厅长跟慕煜北等人这时候也站了起来,而这时候不知道谁忽然‘啪’的一下吧房间的灯熄灭了,房间里顿时是一片漆黑,众人略微有动,一边有人狂喊着‘点上蜡烛,点上蜡烛’什么的,然而骤然袭来的黑暗到时还是让众人很是不习惯,不知道有谁移动了一下,可能是踩到了另一个人吧,发出了一个惊呼声,众人顿时就警惕了起来了。

    慕煜北察觉到边的肖厅长移动了一下脚步,而他却是站在远处,他们这边倒也是站着好些人的,一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动,也惊讶了一把,大家挤了一下,忽然慕煜北就察觉到有人朝自己倒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隔开他,而有感觉到后人撞了他一下,他动作一偏,感觉一股有些浓郁的香水味朝自己袭了过来,接着一个柔软的躯便朝自己怀里扑了过来……

    慕煜北的反应是,下意识的推开了,然而这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却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大手,似乎站不稳似的,拼了命的往他的怀里靠,慕煜北大手一把抓住了女子前的衣襟,想直接将她提到一边,冷不防却摸上了女子那软绵绵而富有弹的酥,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了,大掌往前一推,顿时就听到几个相撞声,一个个惊呼声响起,而这时候不知谁终于找到打火机了,‘噗’的一下子打开了打火机。

    房间内顿时就找回了一些光明了,慢慢的,随着一根根蜡烛点上了,房间的光线也慢慢的明亮了起来,慕煜北警惕的偏过头,望了刚刚推人的方向一眼,只见那边的人站得很散,有好几个甚至被刚刚那么一撞根本还站不稳。

    慕煜北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看着宁馨儿有些受伤的咬着那丰润的红唇趁着那微弱的光线正在楚楚可怜的望着他,不用说,就知道刚才的女人是她了。

    “小寿星快点归来吹蜡烛吧!”

    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于是众人也都围了过去了,宁馨儿很是落寞的垂下了眼帘,眨了眨眼,才将自己心头的苦楚咽了下去,很是伤心的望了慕煜北一眼,然后才一脸郁的朝众人走了去,房间里的人也都已经围了过去了,看到肖厅长他们过去,大家也主动的将里面的位置让给了宁馨儿还有宁家的人,自然还有肖厅长他们,而慕煜北也被他们叫了过去,他就是一副平淡冷静样子,静静的站到了蛋糕旁一语不发。

    大家唱完了生歌,又等待着宁馨儿许愿完之后,才将蜡烛给吹了,这时候,房间也重新开了灯了。

    “生快乐!”

    大家又是继续祝福了一阵子,然后宁馨儿才开始微笑的切蛋糕。

    先将手里的蛋糕切了两块给自己的父母,然后便是肖厅长,说了一些感激的话,宁馨儿的这番举动自然又是博了众人很大的好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总是在某些细节上让人刮目相看,也难怪她年纪轻轻就坐上了MK的执行总监了!

    接下来,宁馨儿便又切了一块大大的蛋糕,端到了慕煜北的面前,双眸流光淡淡,充满了希翼而有些楚楚动人的望着他。

    “北,吃一块蛋糕吧,很高兴,你能过来给我庆生。”

    很温柔大方的语气,仿佛刚才那一幕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时候,大家也都超两人望了过来,看着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众人不是感慨了一声,这样还真是郎才女貌啊!宁馨儿本来就是超级大美女一枚,而少爷也是如此尊贵俊美的男子,看起来还当真是一对了,不过,可惜了,少爷已经是名草有主的人了,所以,再怎么看着合适,那也没有用了,而且,传说中的少夫人可是堂堂的锦阳城一局之长,姚局长!人家也是相当有底子的人啊,不过总感觉这少爷跟姚局长走一块儿了,还是比较具有传奇色彩的,看到这一幕场景,大家又想起了刚刚疯传的消息还说这宁馨儿小姐可是少爷的初恋人,两人到底还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呢,如此看来,这宁馨儿小姐喊慕董喊得那么亲切,看来,那些消息也不是空来风的!

    然而,大家再下意识的望着少爷,只见他那张俊脸竟然是平静无波一片,眼神也很冷淡深沉,实在是看不什么绪。

    “谢谢,你们吃吧,我公司还有一些事继续处理,就不陪你们了,我等下会让人把礼物送过来。”

    慕煜北并没有接过宁馨儿递过来的蛋糕,说完了这一句,便转过头望着肖厅长跟宁厅长,有些歉意的点了个头,才开口,“肖叔叔,宁厅长,今晚玩得高兴一点,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交代服务员,我就先回去了,肖叔叔,有时间我一定会带舒儿去您府上拜访的。”

    肖厅长笑了笑,自然是很高兴地,点了点头笑道,“好的,你若是忙就快点忙去吧,不用招呼我们了,对了,记得代我跟你爸妈还有爷爷问个好!”

    慕煜北应道,“嗯,我先走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简单的落下了这么一句,慕煜北那影便缓缓的朝门外走了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门外。

    看着慕煜北消失在门外的影,宁馨儿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而僵硬了起来了,她很是受伤的收回了眼神,暗暗的垂下了眼帘,掩饰住了自己眼里流露出来的悲伤与酸涩,手里还端着那一块蛋糕,若是仔细看的话,其实你还可以看到她那只手似乎还在隐约的颤抖着,刚才她也不知道被谁推一下,栽到他怀里了,虽然是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但是她还是很轻易的就分辨出了他的气息,那是一种让她沉醉无法自拔的气息,做梦都想拥有的气息,所以她忍不住想要抱抱他,靠靠他的膛,可还是被他无的推开了。

    谁不想得有尊严?可是对他这样的人,她就是的再有尊严,他就能真的上她吗?

    谁能告诉她答案,她不想放手,她觉得她根本就放不开!这些年来,追求她的男人多不胜数,可是为什么她始终都动不了心?就是因为她早就把她自己的一颗心全部遗失在他上,怎么找也找不回来了,在她心里,那些男人是远远跟他没有办法比的,所以,她总是在他上移不开眼。

    隐约还能闻到他那清淡若有若无的疏离的冷香,然而,他却不再愿意为她停住半个脚步,以前慕思雅跟她还是好朋友的时候,还能看到他对她那种冷淡而疏离的关心,然而现在,一切都没有了,其实,她比谁都明白,慕煜北是那么冷的一个人……

    一时之间,忽然感觉口疼得厉害,得她不得不咬了咬着自己那丰润的红唇,自己将这道难受的气息压制了下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