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如此便幸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一场葬礼就在这场冷雨之中落下了帷幕,蓝秀英离开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云秀都是自己一个把自己给关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夏凌薇还是呆在云家,陪了她两天,后来,等云舒休假了,云舒才搬到这边来的,接替了夏凌薇的工作,当然,慕思雅似乎也对云秀喜欢的,云舒过来的时候,她也时常跟在后面。

    婚礼还在紧张的准备中,云卷每天也都有过来看看,但是婚前却不能待在这边,这话自然是尹佩她们说的,云舒他们哪里知道这些规矩,温雅静跟尹佩对这事显得特别的,商量了一番之后,慕思雅干脆都让他们办去吧,自己跟阿朔布诺斯他们这都是打下手了!

    原本也是打算提早回去几天的,因为家里就剩两老,夏凌风在国外,也回不来,所以不管怎么样,夏凌薇还是得回家看看的,然而因为云秀这边的事,终于也不忍心就这样走了,所以还是多呆了几天,看到云舒休假了才放心。

    利落的收拾好了行李,将买好的东西都装好了,换了一便捷的羽绒服,夏凌薇便提着行李箱离开了家门,她没有跟谁说要回去的消息,也没有跟于洋说,因为,对于于洋,她始终觉得亏欠太多,一直想着,其实,也不应该就这样占着他的包容与宠,不能耽误了他,就想着,也许今年过完年回来,就应该跟他说清楚吧,他也不年轻了,不能再让他将时间浪费在她的上。

    悄悄的走出了公寓楼,夏凌薇拖着行李箱,缓缓的往小区的门口走了去,打算打的直接去了机场,机票云舒早就给她换好了。

    “薇薇!”

    夏凌薇才刚刚说要往门口走去,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了一个清凉而沙哑的嗓音,这声音……

    夏凌薇有些惊讶的抬头望前方望了去,只见到一个穿着水红色风衣的女子正坐在一辆高级跑车里,一脸淡笑的望着她,不是云舒,还能是谁!

    夏凌薇微微一颤,有些呆住了……她怎么来了?

    云舒瞧着夏凌薇一脸诧异的样子,欣然一笑,子一斜,伸手打开了自己旁边的副驾驶座上的车门,朝夏凌薇做了个手势让她快点上车,“快点上车吧,我送你去机场,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夏凌薇迟疑了一下,想了想,终于还是提着行李箱朝车子走了过去,云舒也利落的下了车,打开了车尾箱,迅速的接过了夏凌薇手里的箱子,放了进去,然后两人才上了车,缓缓的离开了公寓小区。

    “你今天不过去陪陪阿秀吗?怎么有空过来了?其实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夏凌薇一坐稳,便望了云舒一眼,心里不是感觉暖洋洋的,每次她回去的时候,总是她过来送着她,说不感动,不温暖,那定然是假的,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飘泊了很多年了,总是一个人的,说不孤独寂寞,谁又能相信?最怕的,就是自己生病的时候,总是自己一个熬着,其实,每个女子都希望能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陪伴在自己的边,所以,夏凌薇遇到了云舒,这个比她小,却比她坚强的女孩,在过去的很多年的时光里,她得到了她很多的关怀,这种关怀却让她越来越感觉自己脆弱了,她很自私的希望这份关怀能够就这样一直都持续下去。

    “阿雅已经过去了,今天他们可能要出去拍婚纱照,我还是先把你送过去再说吧,不然老不放心,份证都带上了吧?得多拿几件厚的衣服,这几天气温降得厉害,你自己掂量着点吧。”

    云舒一边稳稳的把着方向盘,一边平淡的叮嘱道。

    “嗯,放心吧,箱子都塞得满满的了。”

    夏凌薇回答道。

    “山里还想冷的,往年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好几次在山里呆过,差点没冻死,风也很大。”

    云舒想起了当初的时光,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

    “还好吧,习惯就没有什么了,我会尽快赶回来的,阿秀的婚礼不会错过的。”

    “嗯,你看着吧,那么远,能赶得回来自然是好的,实在勉强的话,那就算了吧,都理解的,把安全带系上,一直响个不停的。”

    云舒淡然回道,微蹙着眉望了夏凌薇侧的安全带一眼。

    夏凌薇欣然笑了笑,伸手拉过了安全带,一边给自己系上,一边笑道,“自然是不能落下这么重要的子的,我打算初一晚上就赶回来吧,对了,阿秀这酒席办了,你跟慕煜北呢?你们不会打算就这样子了吧?”

    夏凌薇望着云舒那张平静淡漠的小脸,隐藏在眼底的那抹苦涩有些浓郁了起来,暗暗的收回了眼神,默默的将眼帘垂了下来。

    “看看吧,那么久了,算是老夫老妻了,也不用在意那些了。”

    云舒不在意的开口道,油门一踩,加快了车速。

    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时间刚好,夏凌薇拖着行李箱往机场的安检门口走了去,云舒则是提着两袋满满的东西跟在后面。

    “好了,不用送我进去了,不然你就直接跟我回家了!”

    夏凌薇转过子,一脸微笑的望着云舒。

    云舒点了点头,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才低声道,“我就不送你了,这东西你提着,向两老问好吧,阿雅跟阿秀可能都在等着我了,我先回去了,回来的时候记得来一个电话,我好派车过来接你。”

    “嗯,那我先进去了!”

    “好。”

    说着,便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夏凌薇很是无奈,但也只有接了过来,不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的望了云舒一眼,然后便往安检处走了去。

    夏凌薇的影很快的消失在安检门口,然而这时候,云舒的手机却忽然震了起来,云舒淡然收回了眼神,素手往衣袋掏了去……

    “喂,你好?”

    “云舒,我是于洋……”

    电话那头很快的传来了一个清越的嗓音,然而,这清越的嗓音却让云舒诧异的挑了挑眉。

    “于洋?怎么是你?”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聊聊。”

    ……

    云舒说了一个约定的地点,位置就在离云秀跟云卷拍婚纱照的照相馆对面的咖啡馆里,这样也好说完话之后尽快的赶过去。

    奔赴约定的地点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云舒早上也就是喝了几口牛就赶过去了,这会儿感觉有些饿了,蹙着眉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就看到了于洋就坐在大厅的某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桌上已经摆上了一些可口的点心了。

    云舒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刚刚走到桌边的时候,于洋就抬起头了,一脸微笑而客气的望着云舒。

    云舒打量了于洋几眼,看着今天的他穿着这么一浅灰色的修西装,自然也是一副仪表堂堂的帅气样子,云舒跟于洋的接触并不多,不过,她知道这个于洋的能力很不错,一直都是乔宇阳的得力助手,森威尔赫赫有名的于总监!也知道他对夏凌薇很好,只是一直都很惊讶两人为什么始终不肯走进婚姻的堂而已。

    “姚局……云舒,来了,坐吧!”

    于洋一见到云舒,倒是微笑的站了起来,很绅士的想走过去替云舒拉开了自己对面的椅子,不过被云舒挥手回绝了,自顾的拉开了椅子,坐了进去,服务员过来招待了一下,一杯柠檬汁很快就送了上来了。

    “找我有什么事,直接说了吧。”

    云舒也不客气,因为肚子饿了,也没有太在意什么淑女不淑女的了,开始优雅的享用起那些可口的点心。

    于洋倒也没有在意,欣然一笑,道,“谢谢你能抽时间过来,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因为薇薇吗?其实我也一直都感到奇怪,你跟薇薇不是好的吗,有时候总感觉你们好像有些貌合神离的感觉,你们吵架了不成?而且,你们都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还不结婚?薇薇可不年轻了,过完年,可就是三十了,经不起折腾了。”

    云舒的话很是直接,她也不想拐弯抹角的,自己说得难受,别人也是听得吃力的!

    闻言,于洋倒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为什么你们都问了同样的问题,其实,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很多次跟薇薇求婚了,是她一直都不点头,你让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薇薇不点头?”

    云舒一听,果然就惊讶的蹙起了眉头,一脸不解的望着于洋。

    “你也不用问我为什么了,我今天找你过来,就是想问问你是否能告诉我薇薇什么时候回家,我想跟她一起回去……”

    “你要跟她一起回去?”

    于洋点了点头,“没错,我不想看着每次总是自己一个孤零零的回去。”

    “于洋,我只想要你很明确的告诉我,你对薇薇,到底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思?”

    云舒皱着眉头,眯着那张清冷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于洋,不让自己错过他脸上变化的任何一丝表

    “到如今,你还用问这样的问题吗?我对她,可不比你当初对宇阳的感少,我这辈子,就是认定他了!”

    于洋有些苦涩的开口道。

    云舒一听,舒了一口气,有些复杂的望着于洋,“我当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其实,薇薇今天已经离开了,我就是刚刚在机场送她登机的时候接到了你的电话,我以为她都告诉你了,没想到你连她回去的消息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她今天走了!”

    云舒的话一落,于洋立马就急了。

    云舒点了点头,“走了,所以,你错过了。”

    “把她家里的地址告诉我!”

    于洋想了想,随即又开口道。

    “你想亲自过去找她不成?她家可是在山沟沟里……”

    云舒眯着眼,饶有兴味的望着于洋,其实心里是有些感动的。

    “你只管把地址告诉我就行了。”

    最后,云舒还是从自己手袋里掏出笔纸,飞快的写下了夏凌薇家里的地址,递给了对面的于洋,“飞往他们市的航班只有一班,每天早上的九点,你今天是动不了了,明天就是除夕了,祝你好运!”

    ……

    咖啡馆外隔着一条干净的街道摄影楼门前。

    “少爷,你看,那不是少夫人吗?那男人是谁啊?”

    布诺斯望着对面咖啡馆的落地窗里,那相对而坐的一对男女,里面的两人正微笑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乍然转头一看,他们少爷那俊脸早就黑了下去了!

    “少爷?”

    布诺斯小心翼翼的唤了慕煜北一声。

    “叫什么?还不过去把人给我叫过来?”

    低沉而平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听不出什么绪。

    布诺斯后都冒了一的冷汗,“是!少爷,我立马就过去!”

    说完,布诺斯就往前走了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一脸苦闷的望着慕煜北,喃喃道,“可是,少爷,我该怎么跟少夫人说……”

    慕煜北不冷不的扫了布诺斯一眼,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你跟她说我今晚想吃咖哩饭,让她马上回来给我煮!”

    布诺斯得到指示之后,这才颠的往对面的咖啡馆狂奔而去。

    真是气死他了!第二次被他抓到了,都聊些什么了,这么开心!明明说要到公司找他的,哪知道,他在办公室里等了她老半天,也没见她人,打手机还敢给他关机了,他只好自己直接过来了,没想到竟然看到她跟别的男人那么高兴,那么惬意的喝咖啡了!

    这个摄影楼是慕悠兰的一个比较要好的朋友办的,上次跟周宇过来拍了,感觉还不错,知道了云卷跟云秀的事之后,慕悠兰就直接介绍他们过来了,还亲自陪着云秀他们跑了一趟,而且,明天就是除夕了,香山那边的慕首长下了命令,让孩子们今晚统统都要回去了,不然,军法处置,慕煜北一大早回公司拿了一些资料之后,便直接到摄影楼来了,等着云舒阿雅他们一起回去了,而且,今天还有一项很重要的节目!

    话说布诺斯,一壮烈的冲进了咖啡馆,直接就往云舒那一桌杀了过去。

    这会儿,云舒正跟于洋聊着薇薇的事,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然而,这时候,一个微微喘着气的声音,很清晰的传了过来——

    “少夫人!”

    这声音——

    云舒诧异的挑了挑眉,留意到对面的于洋正一脸不解的望着她的旁,云舒这下才偏过头去,只见到布诺斯正一脸敌意的瞪着人家于洋,然后看到她之后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布诺斯?你怎么来了?”

    “少夫人,少爷说他今晚想吃咖哩饭,让小的马上过来接您回去给他煮!”

    布诺斯的声音够响亮,说这话的时候,又把人家于洋给瞪了一眼,弄得人家于洋一头雾水,很为布诺斯这无厘头的敌意感到奇怪!

    一听布诺斯这话,云舒也是愣了一把,星眸紧紧的盯着布诺斯看着,留意到布诺斯那眼神正飘忽的往落地窗外看着,于是便转过头,顺着布诺斯的视线望了过去。

    果然!只见慕煜北正一洁白的修西装,站在摄影楼下,微眯着那张深邃的眸子往她这边望着,阿朔就站在他的后给他打着伞,纷飞的雨幕之下,云舒就那么看着,竟然觉得后微微泛起了一道寒意!

    得了!不用说,醋坛又被打翻了!忘了给他打个电话了!手机没电了!

    当然,云舒转过头去的时候,于洋的视线也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自然看到了站在雨幕之中慕煜北。

    云舒倒吸了一口冷气,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只得站了起来,于洋见状,也很快的站了起来,从钱包里出去钞票往桌上一放,笑道,“原来是慕董,上次见面匆忙,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今天正好赶上机会了,云舒,引见一下吧!”

    于洋可不希望等下云舒有什么误会了,刚刚还说这男人怎么就对他那么大的敌意,想来,他们可能是误会了,所以,自然是得跟云舒过去一趟了。

    云舒点了点头,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提着脚步便往外面走了去。

    ……

    有些心虚的朝他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他的边,云舒想也没想,不知怎么的,就特别担心他会误会了,所以一走过去,素手一伸,便主动地牵住了他的手,飞快的踮起脚尖,在他耳边低声道,“别瞎猜,他是薇薇的男朋友于洋,你上次不是见过了吗?薇薇回家了,他过来跟我拿薇薇的地址想要过去追人。”

    云舒的解释,男人自然是听进去了,不为了什么,就是总是不由自主的就这样轻易的相信了,那平静的俊脸顿时缓和了过来,他就是看到她跟别的男子笑着,心里很是不好受而已,不知道别人是不是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

    “云舒。”

    后面追上来的于洋唤了一声。

    慕煜北顿时又皱了皱眉,瞪了边的女人一眼,那闪烁的眼神好像在提示着什么一般。

    “于洋,真是抱歉!”

    云舒落落大方的笑了笑,又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慕煜北,发现那男人正眯着眼,瞪着她,她的素手也被他抓得紧紧的,一道危险的流光从他的眼底一闪而过,云舒分明接收到了那警告的光芒,顿时一怔,才想起这个男人当初要她实行的第一个条件!

    云舒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认命的收回了目光,寒着一张小脸,阳怪气的开口。

    “于洋,我老公——慕煜北,上次你们见过了!”

    果然,一听到云舒这话,男人高兴了!得意了!有些眉飞色舞了,这还是结婚这么久以来,这女人第一次亲口喊他老公,想当初,他还对这称呼很是不屑,这会儿没想到这个词竟然是这么好听,尤其是从她嘴里叫出来,都把他的心弄得酥了一半了!

    某个晚上,姚局长就是被迫答应了男人以后在任何男人的面前喊他老公,尤其是在什么乔宇阳跟付子鸣的面前,他要以绝对强势的一面向他们宣告,姚云舒是他慕煜北的女人,云舒当初是被他给迷惑了,事后脑袋清醒了过来,还很鄙夷的笑他幼稚,麻,男人大怒,将条件一改,以后再其他男人的面前要叫他老公,云舒吐血!

    “慕董!你好!我是于洋!上次没来得及打招呼,耳闻不如见面,慕董果然不凡!”

    于洋坦然的开口道。

    慕煜北倒是很绅士的点了点头,已经想起来上次在蓝秀英的葬礼上见过他一次了,是他太紧张了,看得不清楚,什么事碰上这女人,他就变得不再是自己了!慕煜北心里有些懊恼了!

    “你好,于总监,你也不简单!”

    “慕董过奖了,刚刚约云舒出来聊一些事,想必慕董应该不会介意吧?”

    “自然。”

    听到慕煜北如此释然的语气,于洋倒也放心了,“那就好,我家里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记得明天的航班,祝你好运,于洋!”

    云舒还是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

    “会的,谢谢!”

    说着,于洋才转,缓缓的消失在那有些苍茫的雨幕里。

    云舒吸了口气,淡淡的收回了眼神,脑袋一偏,抬起头往男人望了去,只见到他正深深的望着她,眸光忽明忽暗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了,那样子,敢是在算计她了一般。

    “干什么,别用那种眼神瞧人。”

    云舒蹙着眉,淡淡道。

    慕煜北瞪了她一眼,高贵的头颅往旁边一转,云舒只觉得一阵淡淡的花香从鼻尖流淌而过,眼前一晃,一抹艳的红色乍然出现在了眼前,她怔了一下,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束大大的滴的红玫瑰,包装得很好,边上还点缀着一些零星的蓝色小花,一点也不显得俗气。

    云舒愣愣的望着那束花好久,又抬头看了看男人,却发现男人早已经把头转向一边了,就举着那束花停在她的面前,不知道还在气闷呢还是在害羞了!

    花费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云舒才回过神来,清淡的脸上终于扬起了一道浅浅的微笑,心口感觉到一阵阵的温暖与感动,抬眸的瞬间,忽然就好像看到了幸福之光正缓缓的朝她笼罩了过来一般,眨了眨眼,将眼里的那道灼感压了下去,她有些颤抖的伸手,缓缓的接过那束红玫瑰……

    阵阵花香扑鼻而来,她恍惚了好一下子,然后才抬起头望着她,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回过子,正低头深沉的望着她,清俊的脸上竟然染着一些可疑的微红,云舒偏过头去,没有去看他,却是再转头瞬间又忍不住笑了笑,有点小幸福的感觉,而后才轻轻的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了吻他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男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品尝甜头的机会,大爪一伸,迅速的扣住了女人那盈盈一握的腰,急促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落了下来,站在后的阿朔还有布诺斯两人连忙瞪大了眼,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才默契的将脑袋转向了一边。

    直到云舒气喘吁吁的,男人才不舍的放开了她,眸子里充满了淡淡的温柔,扫了她一眼,看到她眼底那一丝迷意乱的流光之后,才满意的对着云舒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然后负着双手,大步的转往影楼里走了去,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连忙也转跟了上去,一手抓住了他的大手。

    影楼里,慕思雅跟慕悠兰就陪着已经换上了一洁白漂亮的婚纱的云秀坐在更衣室里,而云卷则是一笔直崭新的绿色军装,就坐在外面的大厅内,悠闲的喝着茶,等待着云秀卸妆。

    一连拍了好多组的婚纱照,各种各样的风格都有。

    “哥,都拍好了吗?”

    慕煜北跟云舒一踏进客厅,就看到云卷正端正的坐在那豪华的沙发上悠闲地喝着茶,于是便诧异的问道。

    一听到云舒的声音,云卷便抬头望了过来。

    “阿北,云舒,你们也来了!”

    慕煜北拉着云舒走了过去,云卷也是伸手给两人倒了杯茶。

    “阿秀跟阿雅姐姐他们呢?”

    云舒环视了整个大厅一样,没有发现她们的影,于是便开口问道。

    “她们就在化妆室里,今天上午算是拍完了,下午出去拍外景,这结婚还真是一个麻烦事,早知道就应该听你们嫂嫂的建议,一切从简,真折腾!”

    云卷低沉的回答道,又喝下了一口茶。

    “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哥,等你老的时候说不定还怀念着这时候呢,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多拍上几张了!”

    云舒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慕煜北递过来的茶,然后便朝化妆间走了去。

    慕煜北望着云舒消失在化妆间的影,又望了望云卷一笔直的军装,满脸笑意的样子,心里有些羡慕了,他也想结婚,也想诏告天下,姚云舒是他慕煜北是他的女人了,可是,云舒可是一直都没有点头的,那女人的子他知道,把她惹急了他指定是没有好子过的,心里不是有些羡慕嫉妒恨,同时又是有些懊恼了!

    化妆室里,云秀一美丽洁白的婚纱,秀丽的脸上只是略微施了一个淡妆,秀发被尽数的盘了起来,上面也只是简单的别着一串浅色的珍珠,在浅浅的柔光下,绽放着浅淡的光泽,简单别致,很漂亮,慕思雅跟慕悠兰也是一直赞不绝口的。

    “阿秀,你穿上婚纱的样子真是漂亮!”

    云舒轻轻的关上门,一边赞叹道!

    “那当然了,嫂嫂,你都不知道,阿秀嫂嫂走出去的时候,都让云卷大哥把眼睛都看直了,足足呆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不过,嫂嫂你要是也为我哥穿上婚纱,说不定也是这么漂亮的!”

    云舒的话一落,慕思雅那兴奋的声音立马就传了过来。

    “小云,你来了!”

    慕悠兰一脸温和的望着云舒。

    “云舒。”

    云秀脸上也染着一丝淡淡的浅笑,眉宇间的沉郁消散了不少。

    云舒点了点头,“赶上了些事,过来晚了,错过你们精彩的瞬间了!”

    “放心吧,嫂嫂,下午还要拍外景的!”

    闻言,慕思雅便轻笑了一声,回答道。

    云舒欣然一笑,朝云秀走了过去,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呼声,接着敲门声响了起来。

    “少夫人,大小姐,你们都先出来一下。”

    是布诺斯那声音。

    云舒疑惑的望了门口一眼,“什么事?外面怎么这么吵?”

    “少夫人,阿秀小姐,大小姐,阿雅小姐,你们先出来一下吧!”

    云舒蹙着眉,跟慕悠兰她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终于往外面走了去,连云秀也提着婚纱,跟着走了出来。

    刚刚从化妆间走出来,就看到对面的落地窗处站着好几个人,原本就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慕煜北跟云卷也都不见了踪迹,而站在门边的布诺斯也第一时间的迎了上去。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吗?”

    云舒警惕的望着拥在一起的看着落地窗下面的几人,料想着是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了。

    “是啊,布诺斯,怎么都挤一块儿去了,发生了什么事?我哥跟云卷大哥呢?”

    慕思雅也诧异的望了那落地窗一眼,然后也开口问道。

    连走在后面的云秀跟慕悠兰也都相互疑惑的望了望对方,然后那不解的眼神又一同望向布诺斯。

    布诺斯吸了口气,脸上倒是挂满了笑容,“少夫人,你们都先别问了,少爷跟云卷少爷就在楼下,你们赶快下去吧!”

    “搞什么了?”

    云舒蹙了蹙眉,只好回过头望了云秀跟慕悠兰一眼,见到两人都一齐点头,然后才迈着轻盈的步子,一行人往楼下走了去。

    然而,才刚刚走到门口,便发现门口两旁已经站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连街道两旁也围着好些人了,只见众人都在以一种赞叹而羡慕的眼神朝一个方向望着。

    云舒心头更是感到疑惑了,连忙又往前走了几步,拉着云秀往众人里挤了进去,慕思雅也紧紧的拉着慕悠兰跟了上来,前方的布诺斯也都在给她们开路,连阿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帮忙拦住了众人,这阵势就好像是明星巡演一样,喧哗欣羡声连成一片,云舒她们甚至可以听到那很夸张的羡慕声——

    ‘天啊!好浪漫啊!我男朋友要是也这样,我一定会幸福死了!’

    ‘好羡慕啊,那个男子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说不定都会感动哭了呢!’

    ‘唉,真希望那个幸福的男人就是我!那男人好帅啊!看起来很温柔!’

    如此的赞叹声一句接着一句。

    顺着人潮往前走了几步,只见前方原本那空旷的街道上已经铺上了一条长长的红毯,红毯上洒满了各种色彩缤纷的花纸,众人就站在那条长长的红毯两侧,齐刷刷的转过头,望着刚刚站到红毯这一头的云舒等人。

    云舒诧异的望着脚下的红毯,视线顺着红毯的方向,微微抬起头,只见前方那栋斜侧面的那个巨大的墙体屏幕上——

    “姐!你看!”

    是慕思雅那兴奋而意外的声音!

    慕悠兰只觉得慕思雅正兴奋的拉着她的衣袖,轻轻的摇着她的胳膊,满脸激动的伸手指着某一个方向,她疑惑的抬起头,望了过去,只见到红毯尽头斜对面的那面巨大的墙体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张又一张温馨和谐的画面,都是她跟周宇一路风雨走过来的那些珍藏版的温馨一幕,每一个精彩的瞬间都被做成一个绚丽的动感影集,随着那只蝴蝶的那双美丽的翅膀的扇动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阿兰,有些记忆,注定无法抹去;就好比有些人,注定无法替代一样!’

    ‘阿兰,如果,就要懂得珍惜现在,有多少错过的能再回来。感不是花逢即开,感如同幼苗需要用心来栽,请不要在我无奈的时候轻易说离开!’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忽然就希望这个世间真的有所谓的天荒地老!’

    ‘每天看你多一眼,对你的就多出一点点,我把这些一点点,一点点的收集起来,希望有一天能把它点缀,然后我们一起看一场盛世烟花,阿兰,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没有你。’

    一句句细腻温柔的话语在一张张美丽的画面下面出现了,耳边不知何时已经响起了那首她一直都很喜欢的歌,也是他们当初相遇的时候,听到的歌——《很美》

    慕悠兰忽然心里就轻轻的颤抖了,一股酸涩的幸福感蔓延而来,她控制不住的泪眼婆娑了,透过朦胧的泪眼,她看到了红毯尽头的周宇正捧着一束美丽的红玫瑰正缓缓的朝他走了过来。

    想想这一刻,慕悠兰忽然觉得,其实之前受的委屈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再往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慕悠兰觉得自己都是用来怀念着这一刻的,看着周宇捧着那火红的花束缓缓的朝自己走过来,慕悠兰忽然感觉到,幸福终于就这样排山倒海而来了。

    “姐!是姐夫啊!快点过去啊!”

    慕思雅也是被这一幕感染来了,看到慕悠兰眼里闪动着幸福的泪光,慕思雅竟然也有些羡慕了起来,眼眶都有些发红了,轻轻的推了慕悠兰一下,将她推上了那红色的地毯,然后慕思雅她自己也是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那张脸,一脸的微笑与动容。

    慕悠兰早就是泪眼婆娑了,傻傻的站在红毯的尽头,更让她感动的是,周宇现在手里竟然还拿着一个麦克风,一面跟着播放的音乐,一边朝她慢慢的走过来,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只剩下她的影,温柔的,宠溺的,怜的!

    慕悠兰眼泪就是这么落下去的,一手捂着自己的鼻口,生怕自己发出一些声音,这样的幸福就会被吓走了。

    慕悠兰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看着走向自己的男人,轻轻地换了口气,泣不成声,难道,她的幸福当真就这样来了吗?

    “阿兰,嫁给我吧,从今以后,只疼你一个人,只你一个人,答应你的事一定都努力的办到,不会再让你受任何的委屈,这一辈子我周宇就认定你了,到哪里,都永远你,追随你,我你。”

    周宇一直走到慕悠兰的面前,将怀里的花束往慕悠兰怀里塞了去,然后拉住她的手,就在慕悠兰的柔弱迷蒙的泪光中单膝跪了下去,从衣袋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就躺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

    如此坚决肯定的的语气,周宇此刻眼里充满了执着,慕悠兰早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不知花了多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深深的望着周宇,一边流着泪,一边低低的轻斥道,“大傻瓜!”

    这时候,两旁围观的众人也一起起哄了!

    ‘答应他!’

    ‘答应他!’

    ‘嫁给他!’

    一声声的欢呼声一阵接着一阵,慕悠兰吸了吸鼻子,忽然就笑了,笑得很灿烂,很是令人动容,素手一抬,缓缓的朝周宇伸了过去。

    周宇笑了笑,很快就退下了她无名指上原本那枚已经有些黯淡的白金戒指,将那枚闪烁耀眼的钻戒了上去……

    ‘亲一个!’

    ‘亲一个!’

    又是一阵喧哗声响起,众人的绪高涨了,都是一脸羡慕祝福的望着站在红毯上的紧紧相拥的两人!

    云舒远远的站在人群外,望着这一幕,自然是为慕悠兰跟周宇高兴的,就在她也觉得眼睛有些发的时候,忽然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揽进一个温暖的膛里,那抹红得妖冶的玫瑰花也塞进了她的怀中,熟悉而清新的气息袭来,她有些迷恋的合上了眼睛,同样紧紧的抱住了男人那精壮的腰……

    ------题外话------

    记住,看这章的时候,一定要听着这首歌,想当年在114的时候,A男就是用这样的场景追走我们宿舍的老二,不过那时候没有啥红毯跟影集,老云记得当时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后来,B男用一首《K歌之王》把老云也追走了,就是《极品闪婚》里步祈夜给枫儿唱的那首歌,后来才知道,原来是A男给B男出的主意,老云大怒,很鄙夷的望着B男,恨铁不成钢道,你怎么就那么俗啊?就不能整点新意的?

    B男很委屈的说,那你当初还不是乐得要死啊?

    老云两眼一瞪,还敢顶嘴是吧?

    B男……

    后来……

    以上纯属老云YY,请勿对号入座…嘎嘎~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