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一餐团圆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好半响之后,男人才反应了过来,脸上残留的余温还在,香软的子紧紧的趴在他的后背上,后背不也是感到一阵暖洋洋的,本来还是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但是忽然间仿佛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脸上的云瞬间便消散了,换上了一抹醉人的柔和。

    云舒也没有说话,寂静的花田小道上就只能听见他那铿锵沉稳的脚步声,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听到他开口了,“不然你也像刚刚那人,唱首歌来听听?”

    “我给你唱祭奠之歌你要听吗?”云舒淡淡一笑,声音有些清凉。

    “你愿意唱,我自然愿意听。”

    男人并不生气,低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觉得我这嗓子能唱出歌吗?”

    说着,忍不住又轻咳了几声,前些天还发炎了,现在才感觉好了不少,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些沙哑,微微低沉,很不好听,倒是音调带着一些清凉而已。

    想到这里,慕煜北忽然想起了她喉咙处那若隐若现的痕迹,顿了一下,黑眸沉寂了下去,竟然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了起来,“你的嗓子……你喉咙受过伤不成?”

    慕煜北的问话并没有让云舒感到任何的意外,她都已经习惯了,倒觉得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于是便淡然回道,“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手不利索,被子弹擦了一下,伤了声带,不过还没有变成哑巴,还算是幸运了,其实我之前的声音也不好听,不然你以为我还会累死累活的干警察,而不是去做那众星捧月一般的歌唱家?”

    闻言,慕煜北又沉默了,纵然是这般轻松的语气,但他也还是能从里面听出了一些无奈,这种无奈不是什么人都能理解,因为他也曾经体会过。

    然而,无奈却不悲伤,经历过就好,有些事,结果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他想了想,然后终于说出了他自己认为算得上安慰的一句话,“没关系,我不中意歌唱家,我中意警察,做警察很光荣。”

    ……

    回到怀山军区大院的时候,夕阳就挂在水平线上,慕煜北跟云舒夫妻两是踩着落的余晖回到家里的。

    云舒那淡雅简约的卧室内,慕煜北就坐在边,而云舒正拿着医药箱走了过来。

    “把手张开,我看看。”云舒蹙着眉望着拳头微握的男人。

    慕煜北倒是听话的,很快就张开自己那受伤的大爪,说来有些戏剧化,就是刚刚在布诺斯那边,一路背着云舒,只顾着说话,没注意到前边伸到路中央来的花枝,眼看就要踩上,他立马就收住了脚,一时稳不住子,险些栽倒,幸亏他眼明手快的抓住了旁边一株花卉才稳住了子,而,没想到抓到的竟然是带着刺的玫瑰,于是爪子就这样挂了彩,但是也没说,云舒是上了车之后才发现他的爪子受伤的。

    掌心里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了,刮伤的痕迹很是明显,伤口也很深,云舒小心的将他的袖子挽了起来,有些担心的望着男人那依然毫无变色的俊脸,有些担忧的开口,“伤口太深,不然我们还是去医院吧,很痛是不是?”

    “没事,你清洗一下,直接上药包扎就好,我以为你都习惯了。”男人低沉的笑了笑,很是淡定。

    “我是看着你细皮嫩承受不了,真是没用,背个人也能弄点意外出来,就不能机灵点吗?”

    云舒忍不住鄙夷的瞥了男人一眼,还不知死活的扬手拍了男人的脑袋一记,弄得慕煜北没反应过来,差点往上栽倒而去,幸亏是云舒又伸手拉住了他,然后利落的打开了医药箱,开始熟练地给慕煜北清洗伤口,慕煜北也懒得跟她计较,女人都是这样,你越是跟她理论,她就越是有千万个借口把你骂回去,他这回学聪明了。

    “疼吗?拿酒精洗应该没那么疼的,你忍着点,你可以叫出来,父亲跟哥哥都没有回来,这房子里就我跟你,我自然不会笑话你。”

    话刚刚落下去,云舒立马就感觉到一道冷的视线朝自己了过来,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男人正冷冷的盯着她,大有她再敢往下说,就要直接一手掐死她的冲动。

    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这时候,慕煜北忽然觉得,此刻,他就好像就是一名小学生,而她就是那威严的老师,正尽心尽责的调教着他这个不听话的学生,这个认知让男人感到非常的不爽,但现在也只有生生的忍着,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忍功怎么的就修炼得那么好了!

    到底是习惯了这样的突发况,处理起来也是相当的麻利有经验,这一下子就给他包扎好了。

    “行了,别碰水,天凉伤口也不容易好,你自己注意点,我先下去做饭了,你自己随意看看吧,书房里有书也有电脑,你自己看着办。”云舒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收拾好医药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都六点了,父亲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

    ……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华灯初上,繁华的街道上也开始闹了起来。

    一辆威风凛凛的军用猎豹如同一股雄劲的旋风一般驶过了街道,利落的在一家金银加工小店门前停了下来,车子才一停稳,后方的车门立马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笔直绿色军装的高大拔的男子矫健的从车上下来了,宽大铿锵的步伐没有做片刻的停歇,大步的朝金银加工店走了去。

    “老板,你们这里能修首饰吗?”一个低沉有力的嗓音响起,惊醒了正在翻看着首饰杂志的老板。

    “哟,长官!您好啊!不知道您要修什么样的首饰?”那个老板很快就站了起来,的招呼道。

    高大英俊的男人很快就伸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摸了去,掏出了一根手链,递到了老板的面前,“看看能不能修,断掉了。”

    那老板接过手链一看,很快就点了点头,笑道,“能修!能修!不算什么难事,您请稍等一下,很快就好了!不过,这手链的接口有些特别,我不敢保证能修得一模一样,可能会有些差距的,您看?”

    “快点修,别废话,用你最好的功夫,给我修好一点!”

    男人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然后又不住伸手往衣袋里探了去,掏出了一包烟,取出了一支,又是漫不经心的燃了起来,悠闲地吞云吐雾,一边用他那深邃锐利的眼眸打量着这间首饰加工小店。

    两支烟燃尽,又拿过旁边的报纸看了好一会儿,总算看到老板停下了动作了。

    “长官,手链修好了,就是接口还是不够平齐,我已经很尽力了,你看看是否还满意?”

    老板说着,一边将已经修好的手链递了过来,云卷大手一抓,很快就接过了手链,反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果然发现接口还是有些缺陷了,皱了皱眉,道,“算了,这样也行了。”

    语毕,黑眸忽然又扫了橱柜里的那一大堆收拾一眼,眸光忽然一亮,便开口问道,“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跟这条一模一样的手链?不然,相似的也可以。”

    听着,那老板想了想,然后伸手往橱柜里伸手,拿出一个盒子,“一模一样的没有,相似的倒是有一条,而且是纯白金的,是加长版的蝴蝶手链,样式跟您手上的这条差不多,您可以看看,比对比对。”

    云卷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比对了一下,倒也差不多,满意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倒不错,一共多少钱?”

    那老板一听,乐呵了,连忙笑道,“看长官这架势,铁定是买给女朋友的了,这样吧,我也给个吉利的数字好了,一起就一千九百九十九吧,这手链可是纯白金的,好几克拉呢,而且还是限量版的!”

    “行了,就你这还限量版了,你倒是会做生意,你这纯白金的可别是假的,不然,你这店可就别想开下去了!都给包起来!”

    云卷淡然一笑,说着,便缓缓伸手掏钱包付账了。

    “当然不敢!绝对不敢给您拿假货的,我这会给您开发票,要是发现真的是假的,您随时可以过来退货!”那老板似乎有些忌惮云卷,因为他不小心瞥了云卷一下,发现他那肩章上显示的军衔可是不低啊!

    “别废话,利索点,我赶时间,没那么多现金刷卡成不成?”

    “成!成!”

    于是,折腾了一番,等拿到东西重新回到车上已经是将近晚上七点了,云卷才刚刚坐回车里,坐在前方的小郭军官便疑惑的转过头望向了云卷。

    “团长,您是不是要给您妹妹买首饰?云舒小姐不是不戴首饰吗?”

    云卷一听,俊眉一皱,没有回话,就是睁着黑眸直直盯着小郭,小郭一阵心慌,顿时又小心翼翼的把子收了回去。

    “团长,刚刚云舒小姐来电话了,说让我们快点,他们已经做好饭等着您了。”小郭又开口说了一句。

    这下子,云卷才点了点头,低沉道,“加快车速,争取十五分钟之内回到家里。”

    “是!团长!”

    前方的小郭同志大声的应了一声,一下子就踩下了油门,车子立刻向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回到家里,姚首长跟慕煜北两人正坐在客厅内下着棋,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好菜,云卷才刚刚走进门,云舒刚好将最后一道菜端了出来。

    “哥!你总算回来了,就等着你了,快点洗手吃饭了!”云舒微笑的望了望云卷,然后转过头朝大厅望了过去,“父亲,你们都过来吃饭吧!”

    忙活了一番,一家人总算又一起坐下来吃顿饭了,晚餐以火锅为主,炒了一些简单的配菜,都是云卷跟姚首长中意吃的。

    “整火锅?不错啊!今年还没吃过火锅呢!”云卷一边擦着手,望着餐桌上的菜很是满意。

    “阿北快坐下吧,是男人就别拘束,跟小云坐一起。”姚首长指了指云舒旁的位置,示意慕煜北坐过去,还一边给慕煜北倒酒。

    慕煜北倒是有礼数的接过了姚首长手里的酒瓶子,很尊敬的给姚首长跟云卷倒酒。

    云舒无奈的叹了口气,“父亲,他喝不了酒,您也别喝那么多,空腹喝酒不好,先吃点菜再喝一两杯就成了。”

    边说着,还一边抬着脚在慕煜北的脚上很不留面的跩了两下,望向他的星眸里夹着一道警告。

    “喝几杯有什么,今晚大家都好不容易空闲下来,好好聚聚总得有些酒,阿北,你怎么就不能喝了?我记得你老子喝酒可是很厉害的,你没遗传他这个优点啊?”姚首长不以为然的回道。

    “喝酒伤,父亲您也少喝点吧,我本来就不赞成我爸喝太多酒,这些年他也控制住了。”慕煜北开口回答。

    “阿北,你的手怎么了?”云卷很眼尖的发现了慕煜北手上缠着绷带,诧异而关切的问道。

    慕煜北很淡然的挨着云舒坐了下来,徐然回道,“没事,不小心刮了一下而已。”

    云卷点了点头,“没事就好了,对了,小云,这么着急的喊我回来,有什么事?电话里也不说清楚。”

    云卷随手夹了一道菜,一边疑惑的望向了云舒。

    闻言,云舒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望了望姚首长跟云卷,正开口回答,却被旁的男人抢先开口了。

    “父亲,哥,我跟舒儿已经结婚一个多月了,我们双方的家长也都没有正式的见过面,到家里来下聘礼,爷爷还有爸妈他们商量了一下,希望能找个时间一起吃顿饭,大家也好可以互相熟悉一下,我跟舒儿商量了一下,想趁着明天大家都还有时间,不如一起去翠园吃一餐团圆饭。”

    慕煜北的话一落,姚首长顿时也点了点头,有些抱歉道,“唉,是我疏忽了,这饭当然还是吃的,也好,那明天就过去一趟吧,最近忙着也没有想太多,这舒儿一有了着落,我也想不起这些礼数了。”

    ……

    晚饭过后,慕煜北就被姚首长交到书房里去了,云舒收拾好了碗筷之后,跟云卷玩了一下游戏,闯了一关之后两人就没了兴致,然后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哥,那天你去送的时候,她有没有说什么?”云舒忽然转过头望着旁边坐得笔直的云卷,有些疑惑的问道。

    闻言,云卷挑了挑眉,有些奇怪的望向了云舒,“她能说什么?怎么忽然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云舒耸了耸肩,淡然回道,话一落,云卷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张东西。

    “哥,这张支票你拿着吧。”

    云卷一愣,黑眸往云舒手里望了去,才发现那是一张支票,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当下就有些疑惑了,“你哪里来的这些钱,你不是都拿去买房了吗?”

    “哥,这些钱我拿着也没用,是给我的,我推不掉就只能暂时收着,想着,不如给你吧,你把新房装修好一点,以后好给你跟嫂嫂结婚的时候用,反正我也不缺钱花。”

    云舒睁着那清明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云卷,心想自己算是有了归宿,而自己的哥哥却不见得过得好,这么些年过来了,她累了还可以找哥哥,找父亲,或者找朋友,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见过云卷跟他们抱怨过一句,即使是执行任务受伤了,也多半是自己承受,瞒着家里,云舒一直觉得云卷其实就是跟他们的父亲一样,是一个典型的硬汉。

    “行了,别跟你哥来这一,那是留给你的,我没有理由拿,况且,就你不缺钱?我在部队有房子分配,就算以后结婚了,家属也是要随军的,你哥都干了这么多年,家底还是有的,再者,你所谓的嫂嫂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以后少拿这些东西来给我看了,你自己留着吧,不管怎么样,总是要留一些备急用的,你买了那房之后手头也没有多少的家底了,就料准你这个格,估计也不会低头向谁开口吧?”

    云卷自然是知道云舒的这点小小的心思的,不过打心眼里还是感动的,自己的妹妹能这般的关心自己,那他这个哥哥也算是做得值了。

    “哥,行了,你不用每次总是老大人一样的给我说教,那我这笔钱算是我提前给你的嫁妆总行了吧?你不接受那就表示你嫌我给的太少了!”

    云舒这次很是坚持了,她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云卷的,现在能做的,便只有这一些了。

    “我不跟你说了,先回房了,还得给我那政委打个电话交代一点事,你也早点休息吧。”

    云卷只好撤退了,他一向拿云舒没有办法,有时候,能用的招数,便只是走为上计!这一下子,留得比兔子还快!

    “哥!大云!你给我站住!”云舒忍不住皱着眉头在后面大喊了一句。

    然而,云卷那高大拔的躯早就消失在门外了,云舒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望着自己手里的那张支票。

    ------题外话------

    家里停电了,我拿本本码了四个小时就只能码了这么多,听说这几天村里电路维修,经常停电,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我很不习惯拿笔记本码字,好郁闷,现在本本没电了,抓紧上传了,晚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二更,抓狂~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