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一叹已苍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慕煜北忽然觉得自己的功力倒是倒退了,不然也不会那么傻站着那么久就为了把这首曲子听完,直到了手中的杯子都凉透了也没有去唤醒沉思中的她。

    云舒其实有点难过,虽然她强忍着,但是男人还是能看得出来,然而,他并没有追问,或者说些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承受不住的时候,她总会说出来的。

    乍然转离去,当另一杯腾腾的牛重新拿上来的时候,云舒已经恢复正常了,正一淡漠的坐在书桌前悠闲的翻看着手里的一本书,男人把手里那腾腾的香气四溢的牛搁到女人的手边,然后便出了书房,一句话也没有跟云舒说。

    ……

    其实像这样的清秋的天气是最适合睡觉的,盖着一张算不上很厚的被子便很是舒服,也不用开空调,然而睡梦之中的云舒却是被一阵淡淡的凉意给惊醒了,睁开眼睛,耳边竟然听到了一阵淅沥沥的流水声伴着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原来大半夜竟然下起雨了。

    下意识的转头往边的位置望了去,而忽然感觉环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收紧了几分,一下子又被拖回了被子里,淡淡的凉意很快就被那股暖融融的温度给驱散了。

    次清晨,云舒是被一阵嘹亮的起号给惊醒的,这夜里睡得并不安稳,看着天还不是很亮,边的男人说了一声还早,然后又继续睡他的,云舒也是睡得迷迷糊糊的,直到有人过来敲门的时候,云舒才算是清醒了过来,而旁边的男人已经没有了人影。

    熟悉整理完毕之后,云舒便下了楼。

    “起来了?昨晚睡得好吗?”云舒才刚刚走下楼梯,便见到温雅静正端着几杯牛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早上好,妈。”云舒低声的打招呼道。

    温雅静点了点头,笑道,“快点过来吃早餐吧。”

    饭厅内的那张正方形的餐桌旁早就围坐着慕老总裁他们了,一见到云舒走了进来,都是一脸微笑的望着她。

    “爷爷早上好。”

    “早上好,饿了吧?快点坐下吃早餐吧,听阿北说你们等下都还要赶着上班呢,你爸一大早就去军区了,阿雅那丫头也是连早餐也顾不上了。”尹佩笑眯眯的望着云舒笑道。

    云舒微微低下头,清冽的眸光一扫,很快就发现了慕煜北,他旁的椅子已经被拉开了,云舒默默的走了过去,缓缓的在那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下雨天的,又赶上收假了,要赶上我像你们一样年轻那会儿,那铁定是直接想罢工了,对了,小云,昨晚睡得还好吗?”尹佩感慨了一句,然后边盯着云舒,目光很是慈祥。

    “好的。”云舒落落大方的回望着她,轻声回道。

    “我就担心你不习惯,一大早的起号就响了,想必是睡得正好就被吵醒了吧?”

    “还好,在家里也习惯了,父亲也是一大早就要出的。”

    云舒回道,反正她平时也是起得早的,要回家里的话,也是这样的模式,确实也是习惯了。

    “呵呵,那就好,看你昨晚上也没有吃多少,今早就让你妈给你炖了些排骨汤,放了一些名贵的中药下去一起炖了,补的,你跟阿北都喝点吧,补补子,看你们都瘦得跟一副排骨似的。”尹佩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示意温雅静给云舒跟慕煜北他们盛汤。

    云舒怔了一下,连忙起接过了温雅静的动作,“妈,我来就好,谢谢。”

    温雅静也不坚持了,将手中的碗递给了云舒,而云舒毕竟也是一个厨艺中高手,对于这些事早就很熟练了,干净利落的给每个人盛好了汤,而默默的看着云舒忙活的尹佩他们则是不住的点点头,这孙媳妇是越看越满意。

    “小云也会厨艺吗?”温雅静看着云舒这熟练的动作,有些诧异的开口道。

    “会一些家常菜。”云舒将汤挪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的跟前,一边回答。

    闻言,温雅静更是满意了。

    简单的用过了早餐,温雅静便是直接去了学校,因为她任教的学校离家里比较远,所以还是匆匆忙忙走的,云舒本来也想跟着一起过去的,然而温雅静说她自己也有车,便不愿意麻烦了。

    从军区大院里出来的时候,天还依然飘着细细的秋雨,凉的,云舒都穿上了一件风衣才能抵御这种凉意。

    因为是下雨天,所以前方的司机便放慢了车速,原本只需四十来分钟的路程也似乎变得漫长了许多,一路上,两人几乎都没有说什么话,云舒专心的跟她的文件奋斗着,而慕煜北则是悠闲的看着他的杂志。

    “中午回家用午餐吗?”沉默的男人终于转过头,望着她,淡淡的开口。

    云舒依然专注的望着手里的文件,头都没有抬一下,便回答,“不了,直接在外面解决就可以,有些事得过薇薇那边看看。”

    “嗯,那你晚上多少点下班?我让阿朔过来接你。”慕煜北漫不经心的瞥了云舒一眼。

    浅浅的吸了口气,云舒终于抬起头,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沙哑而清淡的声音响起,“五点半吧,不过我可能会加班晚一点,休息了几天,事可能比较多,我可以自己坐公车回去,我的车搁家里了,这大雨天的,又冷,等着也不方便,不用迁就我,我认得回去的路。”

    “你也知道是大雨天,工作做不完可以带回家里,我会让阿朔五点半准时过来接你,到点你就收拾一下。”慕煜北低沉地开口,语气里含着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云舒顿时蹙了蹙眉,而车子也缓缓的慢了下来。

    “少夫人,城北局到了!”

    “嗯,靠边停车就可以。”云舒利落的收拾好腿上的文件,塞公文包里,待车子一停稳,立马就推开了车门,而纷纷的细雨很快就染上了她那盘得一丝不苟的发髻,一阵冷风迎面而来,令她不轻轻一颤。

    车里的男人皱了皱眉,大爪一伸,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将她给拉了回来,用力的拉上了车门,云舒只觉得一阵淡淡的清香从鼻间缓缓流过,腿上一重,诧然低头一看,只见一件银黑色的西装外已经扔在她的腿上。

    “穿上!”平淡的语气微含着一丝冷意。

    “不用,我办公室里有衣服。”云舒蹙着眉拒绝道,还一边抬着手腕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就要迟到了,脸上不免染上了一些着急。

    “用我亲自动手给你穿上不成?”

    男人很是不中意女人这般疏离而见外,清俊的脸上已经凝聚着一层沉,云舒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仰起脸一看,才发现旁的男人分明是不高兴了,于是忽然又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才默不作声的拉过了那件外,往自己肩头披了去。

    “让我下车吧,不然都要迟到了,赶着开一个早会的。”刚刚的疏离感淡去了几分,倒是多出了一份缓和。

    慕煜北这才缓缓的拉开了自己旁边的车门,率先下了车,而外面的阿朔早就撑着伞等着了,一看到慕煜北下车,连忙迎了上去。

    而慕煜北只是朝阿朔点了点头,修长的手一伸,接过了阿朔手里的大黑伞,对着还在车里头的云舒道,“过来吧,我送你过去。”

    一心担心着迟到的云舒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很快就跟着下了车,体贴的男人很快就将伞举了过去。

    庄严威武的门楼沐浴在秋雨之中,尽显着一股正气,庄严神圣的警徽更是显得肃穆,云舒大步流星的往局里走,走到门楼前,便停下了脚步。

    “好了,就到这里吧,你快点上班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天有些凉,衣服你还是穿回去吧,办公室里不冷。”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肩头的外扯了下来,塞进他的怀里,“阿朔过来的时候让他给我一个电话,我先上去了,来不及了。”

    说着,也不等慕煜北回答,便急步匆匆的往办公室里赶。

    慕煜北直直的站在门楼下,望着那道清瘦的影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良久,才转离去。

    ——《假戏真婚》——

    可能是习惯了这种忙碌的生活,这么休息了几天,就担心积累的一大堆的事没办法应付了,所以今天慕思雅特意起了个大早,换上了她那亘古不变似的黑色的职业装,配上那副大大的黑框眼镜,满头秀发也盘了起来,连早餐也顾得上吃就匆匆忙忙的赶去公司了。

    耸入云端的大厦沐浴在朦胧的秋雨之中,显得格外的气势恢宏,高高的大厦顶端灰蒙蒙一片,隐进了云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落地窗微微折出的一点光线。

    这就是欧冶集团,由慕威远跟尹佩夫妻俩亲手创立的,并且一步一步的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当初是由尹佩父亲留下的的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公司慢慢起步发展起来的,旗下的生意已经渗透到了许多行业当中,比如说慕思雅分管的餐饮娱乐业,著名的欧蕾珠宝,就是其中的两大分支,聪明的商人绝对不会只将自己的眼光放在一个单一的产业上面,现在讲究的是多元化的经济发展,经营的手段自然也讲究多元化,不然金融风暴一来,那就要吃大亏,比如几年前的金融风暴,那些单一的五金行业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自从慕煜北接手公司之后,开刀阔斧,欧冶的业绩又是更上了一层楼,重新规划,成立了所谓的董事会,并牢牢的控制在他的手里,很多事根本不用他亲自到位,只要决定一些决策的事就可以了。

    而妹妹慕思雅,对餐饮管理这一块非常的有天赋,而且自己本就是已经资深的超级大厨师,别看她文化水平不算高,普通的二本而已,才念了一年就因为严重挂科而念不下去了,然而,书念得不好并不代表就没有了其他的本事,无数的经验告诉人们,书念得好的,还真未必就是精英了。

    慕思雅一直都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脑袋被门给夹了似的,竟然想到要去念什么导游专业,惹得现在都不管用,出来之后还是被自己的哥哥慕煜北一脚跩进欧冶来了,本来她也是很反感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挖掘,她忽然发现自己对餐饮业相当的感兴趣,后面被慕煜北扔出国学习餐饮管理,想不到,这一举动竟然还真把慕思雅这小沙粒磨成了珍珠!所以慕思雅一直骄傲的认为,慕煜北就是她的伯乐!

    “慕经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上班了?”

    一个甜美的声音惊醒了低头浏览资料的慕思雅,慕思雅很快的抬起头一看,正是自己的秘书张倩,一个长相十分甜美可的女孩,也十分的年轻,但是处事却十分的精明干练,颇得慕思雅的赏识。

    “休假几天,堆积了一大堆的工作,再不抓紧点担心业绩滑坡了,到时候不知道你们的老总怎么收拾我了!”慕思雅叹了口气,扶了扶镜框,有些无奈道。

    “慕经理放心好了,东方总裁绝对不会责怪你的,再说了,我们餐饮这一块在您的领导之下不是做得好的吗?上回东方总裁还高度表扬了我们呢!”张倩笑道。

    慕思雅捋了捋额前有些凌乱的刘海,长叹道,“要是东方谨我才不担心,我说的是你们真正的老总。”

    闻言,张倩愣了一下,忽然两眼冒光,流光闪闪,一脸的花痴状,“慕经理,你说的是董事长吗?董事长回来了?真的是董事长吗?”

    慕思雅耸了耸肩,不得不感慨自己老哥的无限魅力,全公司上上下下的女人都为之疯狂,虽然公司里也不乏很多年轻有为的大帅哥,比如东方谨那只妖孽,但是这些都不足以盖过自己哥哥的风头,慕思雅料想着要是自己哥哥出现在公司里,保证所有未婚女子通杀,结了婚了,只能默默的哀悼自己过早的掉进了婚姻的坟墓,错失了良机。

    “嗯,就是你们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董事长,慕老总!”慕思雅点了点头。

    ‘啪!’张倩忍不住一个拍掌,眼里尽是惊喜,“太好了!姐妹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董事长了,刚刚进公司没多久的那些姐妹天天眼巴巴的等着呢,就想一睹董事长的风采!”

    慕思雅喜欢张倩这样大胆直爽的格的,但也只能无奈的望着她,有些怜悯的摇了摇头,“你们啊,也只能看着了,都死心吧,你们的董事长已经名草有主了,结婚了。”

    刚刚欢乐了一把的张倩一听到慕思雅这话,那张明媚的小脸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萎蔫了下去,“你说什么啊?董事长结婚了?怎么可能呢?一点风声也没听到,你不会是骗我们吧?”

    “骗你们做什么?这是绝对是真的,比珍珠还真!”慕思雅笑道。

    “什么比珍珠还真?谁结婚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高大拔的男子已经走了进来,健康的古铜色的皮肤,刚毅冷冽的俊脸,完美健硕的体型,一黑色的修西装。

    “逸少好!”张倩有些脸蛋发的望着迎面走来的帅哥,甜甜的问候道。

    冷冽的男人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张倩立刻会意的退了下去,然后很快就端了两杯香气四溢的咖啡上来了。

    “南宫逸?你来做什么?东方谨出差去了,我哥今天可能不过来,你不会不知道吧?”慕思雅有些诧异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南宫逸。

    这个南宫逸是哥哥的好朋友,可以说是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还有东方谨,三人号称锦阳城三少,从幼儿园就开始同班了,一直到高中,三人早就比亲兄弟还亲了,而慕思雅作为慕煜北的妹妹,当然也顺乎其然的成为了南宫逸跟东方谨的妹妹了。

    “闲着无聊,路过此地,就上来看看,怎么了?你刚刚说什么董事长结婚了,这是怎么回事?”南宫逸一点也不客气,缓缓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很随意的躺了下去,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悠闲的喝了一口。

    慕思雅挑了挑眉,缓缓的低下头,继续浏览着手里的文件,却是一边回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就是我哥咯。”

    ‘噗!’一道棕色的水剑从南宫逸的口中喷了出来,将那干净的桌子都搞脏了。

    “咳咳,你说什么?你哥?你是说北他结婚了?”南宫逸有些狼狈的扯过桌上的餐纸擦了擦嘴,一脸诧异地问道。

    “我以为你都已经知道了,昨晚还跟我嫂嫂回军区那边看望我爷爷还有爸妈他们了呢。”慕思雅淡淡的开口道。

    南宫逸顿时皱起了眉头,当然不会怀疑慕思雅这话的真实,慕思雅一向是不屑于跟他们说谎的,而且看她那淡定自若的脸色,这事,十有**是真的。

    而也就在南宫逸吃惊的时候,慕思雅桌上的电话却突兀般的响了起来,慕思雅很快就接过了电话。

    “喂?”

    “是我,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平淡冷静的声音如同掠过那秋水的风,带着一丝冷冽,不是慕煜北的声音还能是谁的?

    慕思雅愣了一下,没想自己的哥哥竟然来上班了?还以为他要继续实施他的监督大计划呢!

    吸了口气,淡然回道,“是,我马上上去!”

    而那头还没等她说完就已经挂上了电话,慕思雅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迎上了南宫逸投过来的那疑惑的眼神,道,“我哥就在办公室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去看看?”

    慕思雅的话一落,南宫逸的影早就消失在门外了。

    欧冶集团大厦的最顶层,简约舒适淡雅别致的董事长办公室内。

    慕煜北正站在办公桌前,一手端着一杯茶漫不经心的喝着,一手翻看着桌上的一本文件,忽然紧闭的门就这么被撞开了。

    “北!”一个略显急促的声音响起。

    慕煜北缓缓的抬起头,只见南宫逸正一脸沉的朝自己走了过来,慕思雅就跟在他的后。

    “你怎么来了?”有些意外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南宫逸,慕煜北淡然问道。

    “别管我怎么来了!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结婚了?刚刚阿雅说你结婚了,连女人都带回去给你爷爷他们看了,是不是这样?”南宫逸有些不淡定的开口,双眸直直的盯着慕煜北那张平静冷淡的俊脸。

    闻言,慕煜北那漆黑的眸光微微一沉,随即才点了点头,“前几天的事,正打算过两天请你跟谨去家里坐坐。”

    “你疯了还是不正常了?怎么一声不吭就结婚了?存心吓死我们吗?我还以为我们三个里面,最不可能结婚的就是你,没想到你都赶在我们前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消息来得太突然,我有点接受不了!”南宫逸呼呼的喘着气,拉了拉衣领,大步的往沙发便走了去,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那双锐利的鹰眸却盯着慕煜北,就是在等待他的解释。

    慕煜北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眼神,望向了慕思雅,“这份文件我看过了,就按你上面的计划做吧,至于请帖的事,你亲自给市委那边送过去,来不来是他们自己的事。”

    说着,便合上了文件,随手递给了慕思雅。

    慕思雅迎了上去,很快就接了过来,“我知道了,对了,哥,乔氏那边好像他们的乔总也刚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要不要邀请他,之前倒是给乔老总裁送了一份。”

    乔总?乔宇阳?想到这个名字,慕煜北眸光忽然掠过了一道寒意,思量了片刻,才开口,“给他一份邀请函。”

    “是。”慕思雅点了点头。

    “没事你就先下去吧。”

    “是!”

    很快,慕思雅也是很识趣的退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以说了!”慕思雅一退下去,南宫逸便开口了。

    慕煜北偏过头,瞥了他一眼,提步缓缓的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优雅的沏茶,一副闲逸淡定的样子。

    “你觉得结婚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慕煜北平静的望着南宫逸,问道。

    南宫逸很不客气的执起慕煜北沏好的一杯茶,往自己嘴里灌了去,瞥着慕煜北,冷然道,“那不是废话吗?结婚都不需要理由,那什么才需要理由?别告诉我是因为不堪承受你家里的那几位的施压,一下子就给妥协了!那样的话,我会忍不住给你几个拳头的!”

    “我想结婚了,遇到合适的,就直接给办了。”多么简单的回答!

    “我看你是疯了!你缺女人了?还想结婚了,刚想跟你说今晚场子里新来了几个绝色尤物,正想给你打电话一起过去看看,你又不是缺女人暖怎么就挖了坑自己往里跳了?”南宫逸冷然瞥了慕煜北一眼,不客气的损人。

    而慕煜北也不生气,颇为淡定的喝着茶,深邃的眼神很平淡的扫了南宫逸一眼,低沉道,“我以为你了解我。”

    南宫逸不屑的瞥了慕煜北一记,“看看当做养眼有什么不可以?那女人很漂亮?还是很有本事?竟然能栓得住你?你喜欢她还是上她了不成?你还会人吗?你确定你还能上别的女人?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了?”

    “改天会带过来给你们看看,关于那件事,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慕煜北很是淡定。

    “你要知道,这男人结了婚就等于多了一大串的拖油瓶了,想潇洒也潇洒不起来了,事事受约束,你觉得你能忍受那样的生活?要是那女人好搞定,倒也没事,就担心你娶了不好管教的回去,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吃苦头!”

    南宫逸说了一大串结婚的坏处,打心里有些接受不了慕煜北投过来的这颗超级大炮弹。

    “你觉得我还应付不了一个小女人吗?”

    慕煜北悠闲的搁下手中的茶杯,又优雅的满上了。

    “哼,那我可不知道你,那女人是谁?不会是帝都那边的女人吧?还是就是你妈妈她们给你挑的?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入得了你的眼,还这么心甘愿把人娶回家了?”南宫逸很是好奇,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那个女人了!

    “人,你们之前也见过。”慕煜北淡然道,幽然低下头,随手拿过茶几旁的烟包,取了一根出来,燃上了,漫不经心的吐了口烟,才将烟包扔给了南宫逸。

    南宫逸自是很不客气的也点上了一根。

    “谁?”南宫逸悠闲的吐了口烟,问道。

    慕煜北又优雅的吸了一口,一时之间,办公室里弥漫着一道淡淡的香烟的味道,余烟袅袅,有些朦胧。

    “还记得上次我们在帝都遇到的那个小女人吗?”

    “在帝都遇到的女人?那可多了,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南宫逸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慕煜北深眸一沉,如同深潭般沉淀着许久的宁静,“我刚回来那次,闯入包厢的那个女人。”

    ……

    “你是说那个对你投怀送抱的女人?”南宫逸皱了皱眉头,使劲的想了想,但脑袋里也只能拼出了一些破碎的小片段,已经有些记不清那女人的样子。

    “嗯,就是她。”

    “就是那个那么拽的女人?她不是帝都的人吗?”南宫逸诧异道。

    慕煜北吸了口气,声音很是平淡,“自然不是,她是一个警察。”

    “警察?”南宫逸再次愣住了,俊眉紧锁着,“疯子!你绝对是疯子!你找个女人把你自己干下去啊?找什么不好偏偏找一警察,我最看不惯那些警察了!我,我快被你整晕了!”

    摆了摆手,南宫逸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今晚要去你家里吃饭,你们应该回翠园了吧?”

    “随你。”

    ……

    ——《假戏真婚》——

    连绵的秋雨一直持续着,临近中午时分也没有见有停下来的趋势,外面的风大的,有些冷了,路上的行人撑着伞也是匆匆的加快了脚步,天色显得很昏暗。

    忙碌了一个早上,当批阅完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云舒也感觉到肚子传来了一阵饥饿感,收拾了一番,才缓缓的出了办公室,打算过去找夏凌薇一起在韦老板的餐馆那里搓一顿。

    然而,当她刚刚到门楼下,一边掏出衣袋里的手机正要给夏凌薇打电话的时候,忽然前方传来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

    “云舒……”

    听到这声音,云舒愣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往前望了去,只见一深色修西装的英俊帅气的付子鸣脸上挂着一道温柔的笑意,就站在她的正前方,深深的望着她。

    见到来人,云舒轻轻的蹙了蹙眉,淡然扫了他一眼,沙哑而冷淡的声音响起,“怎么是你?”

    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她这个冷淡的样子,付子鸣并不在意,很快的迎了上来,黑眸里泛着丝丝幽光,语气很是温润,“打听了很久才知道你被调到这里了,早就想过来找你了,但是前几天刚好休假,这里的执勤警察说你不在,所以就赶着今天过来,你现在应该下班了吧?”

    云舒不免有些疑惑的瞥了瞥付子鸣,虽然小时候是一起长大的,但是并不见得跟他的关系很好,不过当初他确实曾经关照过她,所以虽然是一脸的疏离,但基于礼貌,还是淡然开口了,“嗯,刚刚下班,你找我有什么事?”

    非常公式化的回答,翻开了手中的手机,正想找到夏凌薇的号码。

    “一年多没见,既是老朋友,何妨不一起吃顿饭聚聚?我想这个请求对你来说并不过分吧?”付子鸣邀请道。

    ……

    原本也不打算一起吃这一餐饭的,但是谊这两个字一扣下来,云舒终于还是同意了,在附近选了一个比较上档次的餐厅,各自点了一些菜,很快,饭菜便都送上来了。

    “自从上次在宇阳那里见过你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你的消息,这一年下来,你都跑去哪里了?我打探了很久,也没有收到你的消息,倒没有想到这次回来能遇见你。”

    付子鸣一边给云舒倒果汁,一边开口道。

    “我这些年一直都不在A市,也是最近才调回来的,工作不方便,所以很少有时间找你们聚聚。”云舒淡淡的回了一句,优雅的执起了筷子。

    那段时间自然是执行任务,别说见面了,连通讯都要小心翼翼的,更何况,分开各奔东西之后,这谊早就淡了。

    付子鸣笑了笑,欣然望着她,暗暗的打量了她一番,当视线扫过她那执着筷子的洁白的素手的时候,温和的眼神却停滞住了,绚烂的眸光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眼底划过了一道沉。

    不可避免的,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刺痛了他的眼睛,然而,他却很快的移开了目光,似乎没有看见似的。

    “这一年来,都过得还好吧?”付子鸣优雅的端起果汁喝了一口,问道。

    云舒吸口气,点点头,“还好。”

    “听宇阳说你现在是城北区的副局了?恭喜你!”

    “嗯,这次回来才任命的,不过是换个工作的地方而已,没有什么好恭喜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云舒不咸不淡的回道。

    这气氛其实有些压抑,对于云舒的态度,付子鸣有些无奈,自是知道她跟方怡暖的关系不是很好,然而方怡暖毕竟是自己妈妈的闺蜜的女儿,两家又是世交,而且,他们也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感自是不一般了。

    “你还在为以前的事生气吗?那些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们现在都长大懂事了,能不能一笑泯千仇?”付子鸣轻声的试探道。

    而,云舒却没有回答他,执着筷子的手也只是微微一滞,然后便低下头吃饭。

    她不知道该跟眼前的人说些什么,印象之中,她也很少跟这个男人说话,基本也没有什么交集,那时候就是去找乔宇阳的时候偶尔可以见到他跟在乔宇阳边而已。

    “对不起。”付子鸣十分真诚的道歉道。

    闻言,云舒那清冷的容颜上却掠过了一道有些微凉的褶皱,沙哑的声音很是冷淡,“过去的事又何必再提?若是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请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就好。”

    “你跟宇阳之间的事……我都听说了,你没事吧?那些绯闻是无中生有的,你应该知道那些媒体为了提高知名度或者收视率耍尽了手段,所以,你一定不要在意那些东西,之前还听说你被停职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

    付子鸣静静的凝视着云舒那张略显苍白的淡漠的容颜,黑眸里怎么也掩饰不住那抹淡淡的黯然。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没有所谓的在意与不在意,对于那些过去的事,你也不必自责些什么,到底也是年少无知而已。”云舒轻轻的蹙着眉,显然是对这些过去的不愉快的事有些厌烦,自然是不愿意再提起。

    然而,当然了,这事被他这么一提起,她不否认她其实还是有些难过,乔宇阳始终没有站出来为她澄清些什么,若不是那男人帮她镇压下去,她想,她现在绝对是比那些人气新星还出名了,本来还觉得奇怪他怎么就能轻易将这件事给办妥了,倒没有想到这男人的背景有多么的不简单。

    纵然心底有些不是滋味,但云舒倒也平静了,没有了念想,便将所有的念头都打包从自己心里清了出来,太过于执着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单单看自己父亲那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便已经足以引以为戒了。

    “嗯,那就不提那些事了,你这次回来应该是在这边定下来了吧?”付子鸣很识相的转移了话题,也轻轻的执起了筷子。

    云舒喝了口果汁,“算是吧,至少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调动,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说着,微微抬起头,终于淡淡的望了他一记。

    付子鸣徐然一笑,“在外面奔波这么多年,也应该回来,家里催着回来的,再说宇阳他们也都回来了,我一个人也没有什么意思,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吗?”

    “我说不欢迎你就不回来了吗?”云舒收回了眼神,淡然道。

    还是跟原来一样,一副不冷不的样子,你很难从她脸上看得出什么绪,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依然还是那么不近人,我还以为我们一起长大,你早已经将我当成你的朋友了。”

    “若不是朋友,你觉得我会有心思跟你坐在这里吃饭吗?”云舒的语气有些清淡,悠然抬头望着眼前依稀熟悉的面孔,一时之间,竟然感觉心里有些复杂起来,“其实很多感,不论是友或者是,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终将慢慢的淡去,是不是朋友,你心里自然也清楚,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么忙碌着,很多朋友都渐渐的从自己的边消失了,再次重逢,生分也是难免的。”

    闻言,付子鸣才莞尔一笑,“看你这话,看来以后要常联系才是了,对了,国庆节快要到了,有没有什么节目?朋友新开了一家旅行公司,给我几张免费的马尔代夫旅游券,是高级旅游团的,有没有兴趣出去走走?”

    前些子刚刚回来,自己的好兄弟就开了一家旅游公司,他还参与投资了,兄弟硬塞了几张旅游券过来,拽在手里也没有,自己刚刚回来,要忙活一大堆的事,但也不想把这好东西白白浪费了。

    国庆节?她哪有那等闲功夫!于是当下便摇了摇头。

    “不用了,可能忙不过来,谢谢。”

    ……

    一餐午饭下来,云舒并没有吃多少,还时不时的抬着手腕看时间,这刚刚用完便匆忙地走了,清瘦纤细的背影缓缓的走进了那朦胧的雨幕之中,像一阵微凉的秋风似的,一吹而过,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付子鸣就坐在原来的位子上,一动不动的望着楼下渐渐的消失在雨幕之中的人,一时之间忽然感觉心里很是苍凉。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