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杀神·新生

    方离刚才起时没注意,这回经他提醒,才发现这张并非普通的,刚一躺下就感觉到上源源不绝的力量以十分缓慢的速度通过上每一个接触点流入她的奇筋八脉,竟是天界罕见的聚元石。为了自己力量早恢复,她安心地躺平在上,转眸望向墨千华。“离火和小吱呢?”

    “一个跟你一样,一个出去玩了。你为何会来到魔界?”

    虽然他没说清楚,但方离也能猜出和她一样的是离火。小吱在魔界表现出的适应力十分强大,也许是它上有神和魔之血的缘故,和离火相比它在魔界的存活率无疑是更强的。她把如何进入落仙冢,遇到了司水灵君凌波仙子,以及后来用无相般若弓破开碧水神顶上的虚空之门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沉默了片刻,才说出魔界之行的目的。“我之所以来魔界,是要跟你一起去神界,因为我也有事想请教神帝。”

    “忆起来了?”

    她点头,“你离开神魔祭坛之后我就什么都想起来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紫月是紫月,方离是方离,就算记起往事来,我也不会做同样的选择。”

    墨千华默然不语,只是定定地望着她。

    她继续说下去:“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天界,不管你想做什么事我都不会再阻止。”

    墨千华问:“若我想杀神帝,你当如何?”

    她微笑,“神帝跟我并无关系,你杀不杀他我不介意,只要在杀他之前让我把我想问他的事先问完。”

    “哈哈哈!”他突然大笑,笑声震颤了整间宫室,“你竟然会如此说!若是千万年前的紫月,到死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虽然在笑,表却无愉悦之意,只有少许的张狂。他已经不再是忧心天下的碧落上神,而是喜怒无常的堕天魔神。

    她静静凝望他,在他的笑声中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你知道吗?上一世的紫月,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遗憾不能与你共进退,他说,如果有来生,他会与你并肩作战到底,哪怕你彻底被毁灭之息控制,亦要与你共同进退,死生不离!”

    墨千华的笑声戛然而止,低头望她。

    方离却突然闭上了眼,一边努力吸取着从黑玉上传递过来的力量,一边说:“我不是为他完成他的愿望才来找你,而是因为只有和你一起才能重启天界之路,而且我也想以方离的份跟你在一起,因为这一百年我想明白一件事,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

    偌大的黑石宫一片静谧,半晌之后,墨千华说:“既然要与我共启天界之路,便好好恢复自己的力量,直到能信手催发紫极天光为止!”

    说罢,宫室内再无他的气息,只剩下一层魔气凝聚的结界,笼罩在聚元石上,加快了她凝聚力量的速度。

    方离依旧闭着眼,却没有入定,只是任凭思绪或飞扬或沉淀。在魔界的十年来,她曾想过无数次与墨千华再见时的景,却没想到再见时心竟会如此平静,平静到她能毫无压力的说出这番肺腑之言,更甚者坦然地说出自己对他的慕。明知他是毁灭之神,明知他已经没有多少对紫月上神的份,明知他可以为了达成去天界的愿望可以牺牲她的命,她还是说了!哪怕他没有回答或者不理解也不要紧,她只是想说出来让他知道罢了!

    不知不觉间,她睡着了。天地元力还在源源不断地汇集向她的体,而她在沉睡中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她久违了一百多年的景象。

    宽大的水泥马路上,车水马龙,马路两边参天高楼林立,来去匆匆的男男女女从街边掠过,而她恍然站在人流如织的十字路口,听着繁华都市的喧闹之声,恍若隔世。

    当方离再醒来的时候,发现上已经恢复了少量仙气,但距离最佳状态还差得甚远。她试着呼唤离火,却没有得到它的回应,但呼唤小吱时,很快就见宫外飞来一条浅青色的硕大沧龙。这条威风凛凛的沧龙却有着一副软糯的噪音。

    “吱吱!主人,你终于恢复力量了!”小吱飞到她的边,隔着魔气罩,睁着单纯的大上发睛望着她。

    她从上坐了起来,试着去触摸魔气罩,发现手没办法穿过去抚摸小吱的头,只能作罢,笑问它:“几未见,你就长这么大了!”

    “嘻嘻,这里有好多好吃的,混沌给了我好多好吃的东西呢!”小吱摆了摆头,在她面前扭了扭躯。

    虽然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但混合着仙魔之气的威压弥漫在偌大的宫里,让她都不由为之侧目。她问:“离火呢?这两天可有见到离火?”

    小吱说:“离火在休眠,魔神主人说还要七七四十九方才能够醒来,它现在在吸收天地元气,等它醒来,就能恢复神兽之威了。”

    “是大魔头帮了它?”

    小吱点头,“魔神主人说既然要杀上神界,主人边的灵兽也要有相应的实力,所以这几天都让混沌带着小吱修炼,等七七四十九过后,主人和离火的力量都更上一层楼,我们就一同杀入神界!”

    “咳咳!小吱,我不是要杀入神界,只是想去找神帝解开心中疑惑罢了。”

    “都是要去神界,有什么不一样吗?”小吱歪着头问,一脸天真无暇。

    方离无语,确实无法回答,只好作罢。

    七七四十九之后,方离和离火先后恢复了神力,经过这次置之死地而后生,一人一兽的力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方离更是在这四十九里拾回了紫月的必杀技“紫极天光”。自从她穿越到真仙界被祈颜用仙果重塑体后,本就是半仙之体,如今修为已达炼神期,上另一半灵气也转化为仙气了,加上墨千华的有意为之,神力恢复后更是直接成就了仙,修为不可同而语。

    这一,她带着离火到离天魔宫上空斗法,为明开启天界之路作最后准备,却不料西边天际有紫气骤然而来,刹那便已经来到了天魔宫上空。紫气之中,脚踏紫月清风剑,白衣飘然,负手于后,卓尔不群的男子,正是澹台明月。

    “师父?!你什么时候飞升了!”方离诧异。只见他浑仙气缭绕,竟是已经成就了仙

    “一年之前。”澹台明月说着向她伸出了手,“小离,随为师回炎华凡人界,莫要再介入上古往事之中!”

    修成仙之后,千万年前的记忆,关于前世的自己,一切的一切往事,他都已经记起。他的前紫月清风剑,见识了生灵涂炭的六界大战,见证了碧落、紫月和妖神破月之间三败俱伤的血雨腥风之战,目睹了无妄海上旷持久的封魔之战。古往今来,仙神魔之间的战斗,受难最重的莫过于凡间众人,在人间生存不知多少岁月,即使今已成仙,他亦不能罔顾人间生灵再次活在水深火之中。方离如今已经成就仙,再与墨千华联手前往天界,战事一触即发,他又如何能袖手旁观?正因明白此间关系,他一成就仙,就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终于渡过虚空前来魔界,为的便是带方离回人间。

    方离摇头,“不,师父,我要和大魔头一同前往天界找神帝,谁也不能阻止。”

    澹台明月淡然质问:“即使找到神帝又有何用?当年你既选择了牺牲自己保全六界安宁,今生又何必再回天界?”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现在我是以仙人方离的份陪魔神墨千华前往神界!我所做之事,非关紫月上神,非关千万年前的往事,只因为我大魔头,我想解开心中的疑惑!”

    “你曾说过,一为师,终生为父,无论前世如何,今生你我都是师徒。若现在为师命令你跟为师回重华山,你可接受!”

    她摇头,“我与师父的份自然不会变,但也请师父不要阻止我做想做的事!等我见了神帝,了却大魔头的宿愿,自然会回到人间听候师父教诲,只是此刻却是万万不能!”

    “天道如此,六界如今已经有了新的规则,你若与魔头再往神界必使生灵涂炭,便是逆天而为,你也非去不可么?”

    “是的。”方离在空中突然向澹台明月跪下来,“师父,请恕徒儿不孝,这一次不得不逆天而为!”

    “你……”澹台明月深深望向她,一时默然。

    下一刻,魔气在空中聚拢,墨千华的形在方离边浮现。他垂袖静立,望着澹台明月说:“澹台明月,你若想与本座一同前往神界,本座随时欢迎,若不想就立刻离开魔都,否则——杀。”

    此时的墨千华,气势与百年前又更进百层楼,刻意释放的威压针对澹台明月压去。哪怕澹台明月此时已是仙,受到这样强大的威压近,也不得不掐诀结印稳住形,同时释放出属于他的威压。上古神剑紫月清风剑,有开天劈地之威,划穿六界空间之能,此生虽已经转世为人,却也保留了七分神剑之威能,全力施为,一时竟也不输给墨千华。无形的魔气威压和仙气威压在空中碰撞,竟然擦出了黑色和紫色的光火,在空中滋滋作响。

    彼此都是针对对方施放的威压,所以跪在墨千华边的方离并没有感受到威压的直接攻击,但只是看着空中来回碰擦的光火和声响,就足以让她感受到两股威能的强大。这两股强大无匹的威能正在空中无形的厮杀,虽是眨眼之间一仙一魔却已经厮杀了不下上百回合。

    紫月清风剑的力量,没有人比紫月更熟悉,但此刻方离却有些看不清澹台明月的实力,或许经过了千万年轮回后的锤炼,他的力量比之前万年前的紫月清风剑要更上层楼。然而墨千华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哪怕当年五大仙神手执神器合力攻之也仅能将他封印而未有完全消灭,如今经过千万年的积累和爆发,又岂是等闲?

    端看墨千华两袖静止低垂,面色从容无波,就知他还保存了绝大多数的实力。再看澹台明月,亦是面色淡然,纤尘不染的白衣被逸出的仙气鼓得微微拂动,除此之外也仿若无事。这一魔一仙,短时间内估计不会分出胜负,但长此下去必有一伤。方离骤然站起来,拉住墨千华的广袖。“大魔头,我们走罢!即使师父不能理解我的作为,但师父依然是师父,我不想大魔头和师父任何一个受伤。”

    言罢,她招来离火、小吱和黑龙混沌,虚空白芒一闪,快得连澹台明月都来不及反应,与他抗衡厮杀的魔气威压就骤然消失在魔都范围内。他的白袖下双拳紧握,尽可能的放出神识,却是再也寻不到墨千华和方离的气息。

    就连被方离带走的墨千华,也没料到她的空间转移力在恢复力量之后,能够顷刻转移百万里。只不过数息之间,他和方离已经站在了魔界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丈高的混沌山顶上。这里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高阶魔兵,真魔、天魔不在少数,他们早已经守在这里筑建通天塔,只等巨塔通天之时,就要一举攻上天界去。

    但随着方离的到来,是否建立通天塔已经不重要,因为若她和墨千华联手,根本不需要通天塔,便可搭起通天之途。原本,她还想再准备一天,让自己的力量达到最鼎盛时刻再和墨千华打开通天之途,但澹台明月的出现,让她不得不提前这一举措。

    澹台明月与她之间,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就如前世的紫月清风剑与主人紫月上神之间百万里哄鸣的心灵感应般,所以只要她在一个地方久留,不出数天他就能够靠着心灵感应寻过来。

    墨千华却是无所谓,他在魔界蛰伏百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能够早一杀上天界,早一完成千万年的宿愿,其它都是次要的。

    “开始吧!”方离望着混沌山外无边无垠的空间,剧烈的罡风吹乱了她杂乱的长发和一纤尘不染的白裙,高空一片黑压压的气旋就压在山顶,仿佛也感受到此间一仙一魔上辐出的强大威压而前来膜拜。

    墨千华不需要和她商议如何开始,已然扬起手,释放了琼华玉琴。玉琴飞上高空,旋转间散出一团强大的魔气,覆盖了整座混沌山上空的领域。

    方离终究不是当年的紫月,做不到心随意动力随心生,只能飞速在前结了几个玄奥的法印,再一扬手,祭出了冰火风雷剑的本体。冰火风雷剑照着高空的遮天魔气疾而去,没入了黑幕之中,顿时没有了声息。

    混沌山上众魔仰首而视,皆对此感到莫名,不明白至高无上的魔帝主上为什么会与一名小小的女仙一起出现在此,还像是联手在做什么事。他们虽看不出端睨,却都深知这一刻两者在做的事,关系到他们建立通天塔图攻上天界的百年基业。他们谁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吸收了冰火风雷剑后就趋于静寂的铺天魔气团。

    方离仰望高空,再次拼笼双指结印,印成之时,

    铺天魔气中突然泛起一圈圈波纹,倏地,波纹中间出一道七色虹光,虹光一道连接着魔气包裹的黑色天幕,一头快速延伸至她脚下,最后发出嗡地一声嘶鸣后,虹光渐趋稳定。

    墨千华在此时竟然也错手结印,朝空中打出两道玄奥符文法印,铺天的魔气发出动的巨响,魔气以光速包围这道通天的七彩虹桥,虹桥在被全部包围之后出了千万道七彩光芒,照亮了混沌山区的天地。

    待铺天的魔气悄然退散,七彩的虹光渐渐隐去,空中就出现一道一丈宽的七彩虹桥,虹桥凝实,直通天际不知名处,就连魔界实力最强的天魔们,也探不出虹桥的另一头通往何处。只有默然望着虹桥尽头的方离和墨千华知道,这道用他们结合的力量制造出来的虹桥,乃是通往神魔人交界处——天涯海角之路。

    那是他们相知相伴数亿年的地方,也是紫月和碧落友的起点和终点。如今紫月已非紫月,碧落更非碧落,但他们共同拥有的技能,哪怕经历了千万年轮回,再次施展出来依然是只有成功没有失败。他们的牵绊,并非只在于一层份,也并非在于共同的职责,而是已经深刻在灵魂深处,是哪怕轮回百世也无法消除的印记。一旦苏醒,那印记就会牵引他和她前进。

    方离踏上了虹桥,寂然往上走去。墨千华落后两步,吩咐后的魔军统帅归隐:“以最快速度集合魔军,速度随本座杀上天界!”

    “是!主上!”归隐领命,目送墨千华足踏虹桥很快追上了前面小的白色影。

    方离踏着虹桥掠过魔界的云山雾海,越过神魔人三界的混沌地域,在虹桥的指引下最终到达了神魔人交界处的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其实是一片混沌中宛若明珠似地小岛——极夜岛。极夜岛上有座擎天神台,无数个夜,紫月和碧落在擎天神台上舞剑弄琴,打发似乎无穷无尽的时光,不知生命的尽头在何处。

    然而,千万年前的六界大战,既是他们的终点,又是他们的起点。至少再次踏上擎天神台的方离,在仰望英俊不凡、雌雄莫辩的紫月上神的石像良久后,心里是这么想的没错。她伸手动触摸栩栩如生的紫月的石像,却不料,在她的指刚刚触及那石像时,石像却犹如风化般,刹那间从上及下飘然风化在空中,化成点点流萤似的光团。光团照亮了无星无月的极夜岛,照出了曾经如梦似幻的仙岛千万年后的荒凉景象。

    方离伸手去抓,什么也没有抓到,只看见漆黑夜空下漫天的流光。无妄海的海水在刹那间翻腾不休,一道令她意外的影乘着一叶扁舟从无妄海中翩然而来,很快来到了擎天神台之下。

    “祈颜?!”

    祈颜露出颠倒众生的微笑,桃花眼光彩盈盈。他飞腾空,掠上了离海面数万丈高的擎天神台,飘飘然落在她边,似叹非叹地说道:“当年送你前往炎华凡人界,我便曾想,有一天,你也许会再回擎天神台,却不曾想,碧落也会与你一起回来。”

    站在方离几步开外的墨千华,眼见祈颜出现,面色无波,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兀自望向擎天神台正中央,那条蜿蜒通向极夜岛上空云雾飘渺间的那条石道——盘龙道。盘龙道之后,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万里远的天界大荒之地,越过了大荒,登上天柱山,就能进入千万年前神界的领域——九重天。只不过千万年前六界大战之后,天界分为仙神两界,大荒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大荒,即使到了大荒,也不知何处是往神界,何处是往仙界。但这都不要紧,有他和方离在,不出一,就能寻到神界的入口,哪怕神帝如何封死神界入口,他们也有办法攻破。

    方离看了一言不发的墨千华一眼,目光又转向祈颜,问道:“祈颜,我们要去神界找神帝,你去吗?”

    “你们要去神界?”祈颜诧异了,也仿佛想明白了墨千华为何会和方离一起重返擎天神台的原因。他们,竟然在千万年后,以一魔一仙的份联手攻上天界了!这是他万万也想不到的结局,估计也是神帝万万料不到的结果!

    方离点头说道:“当年,妖神破月之所以攻打天界是因为他的侣之死,可至今我和大魔头都不明白,为何他的侣会死在天界?古往今来,妖与神互不相扰,六界相安无事,为何神要无故杀妖?这些谜题困扰了紫月千万年,令我今生不得安宁,我必须找神帝问个明白,是否当年因为他的一念之私,才导致了仙神几乎灭亡,才导致人间分崩离析,甚至改变了紫月和碧落的生命轨迹!”

    祈颜长叹一声,才道:“神帝怕也想不到千万年前种下的因,会有今之果。”

    墨千华的目光骤然聚集在祈颜上。

    祈颜苦笑,桃花眼中光芒黯淡,说道:“既然你们往天界,我便为你们引路罢,仙神分立之后,九百九十九万里大荒之地也随之异变,如今的大荒已经与千万年前不同了。”

    “谢谢!”虽然不需要引路她也能找到入口,但能够直接到达入口出,自然可以省下不少功夫。

    方离再看了一眼极夜岛,而后飘踏上盘龙道,形一顿,又将陪伴了自己一百多年的梭椤花挥袖送至祈颜面前。“这个还给你!”

    祈颜腾而起,踏上飞来的梭椤花,飞上盘龙道,为墨千华和方离引路。两仙一魔率先经过了盘龙道踏上了神界九百九十九万里的大荒之地,前往神界九重天的入口天柱山。而一之后,魔界千万大军也通过了七彩虹桥到达极夜岛,冲上了盘龙道,往神界进。

    神界通道千万年无仙神能打开的封印,在墨千华与方离的力量之前却势不可挡。当封印打开之时,九重天上地动山摇,凌宵内众神色变。新任神帝君子昊率众神出得凌宵,端看九重天风云变色,神色凝重。“天云师父,你看……”

    神帝的授业之师——仙师天云岳在凌宵前广场上祭出一道数丈长宽的神光镜,神光镜面先是一片白茫茫之色,紧接着渐渐浮现神界一重天的况,一黑两白三个影逐渐进入凌宵众神的视野内。

    众神在看到镜子里三个影后,大都疑惑不解。“仙神两界的通道竟然被打开了?!”

    “那两个是仙,为何会与魔族同行?”

    “他们,来神界意何为?”

    ……凌宵前不解者众,包括神帝君子昊在内亦是不明所以。只有少数活得够久,寿命超越千万年以上的神众面色大变,其中以天云岳为最。“神帝陛下,那男仙,乃是上古第一仙祈颜仙尊,而那男魔,却是千万年前几乎灭我神族的堕天魔神碧落,唯独那小女仙看不出来历,但她手上有一柄旷世神兵,想来亦非寻常仙家。”

    “堕天魔神?!”神帝君子昊讶然。其它神众也在听到堕天魔神四字时面色骤变,他们中或许绝大多数神不认得堕天魔神的样貌,却无神不知其来历。这堕天魔神与神界之间,可是有着永生永世势不两立的恩怨。如今他以如此浩大的声势登上神界的土地,定是来者不善了。

    “传闻堕天魔神已于千万年前被封在仙界无妄海,难道他竟然自己闯出来了?”

    “神帝陛下难道忘了,一百多年前,九重天连续三地动山摇之事?当时吾便感觉有异,奈何神界与大荒之路已然封印,任何神仙不可来回,只得作罢!”天云岳原想隔段时间再作计议,却没料到仅是百年时间,魔神碧落就杀上九重天来了。如此恐怖逆天的实力,已经远胜当年了。然而如今神界已非当年强盛的神界,多数神众已经失去创造之力,甚至失去了永生不灭之力,沦为和仙人一般的存在。试问如今的神界,可还有还手之力?

    神界的九重天,远不及魔界的任何一块大陆广阔,对于方离来说,在一重天探知神帝居于凌宵后,便直接转移到凌宵前。

    原本立在凌宵前的众神和神帝君子昊只看见神光镜上的两仙一魔骤然消失,等再出现时,才发现他们已经站在了神光镜上空,正飘浮而立,神色各异地俯视着他们。

    祈颜首先就在一群神众中发现了唯一的仙家——天云岳,笑盈盈道:“天云兄,千万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天云岳见他和墨千华及方离的站位,顿时就皱起了眉,问道:“祈颜,吾知你与碧落交甚笃,可你现在这是?”

    这厢,两位千万年不见的仙家似是开始叙旧,那厢墨千华已经目光清冷地扫过众神,不疾不徐地问道:“神帝何在?”

    自他进入神界领域,已经放出神识寻遍整个九重天,却不见神帝的气息存在,如此诡异的形,才迫使他不得不有此一问。

    君子昊沉吟一声,便踏前一步,道:“我便是神帝君子昊,不知魔神来我九重天,意何为?”

    方离冷声说:“你不是神帝!神帝的力量不会如此之弱,而且你的气息也与神帝的气息不符合!”

    君子昊闻言大窘,轻咳道:“这位仙子有所不知,我是两万年前方才登位的新神帝,魔神所说的神帝,应是当年与紫月神尊一起封印他的那一位罢!”

    “正是!”

    君子昊微微一笑道:“可惜他在九百多万年前已经陨落。非但如此,千万年前参加过六界大战的神众,如今已经所剩无几,魔神若是想寻他们,恐怕要无功而返!”

    “不可能!”墨千华沉声道。

    他面上平静异常,但方离却听出他话音中的不对劲。

    君子昊又说:“若魔神不信,可看看我额头的神印。”

    说着,平地起风,卷起他额间的发丝,一道金色神印出现在他的额头。神印乃神帝的传承,天地间只能有一位神帝,非陨落不能易主。既然神印出现在他的额上,那么墨千华所要寻的神帝,无疑已经神魂消亡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尚未杀他,他怎会就烟消云散了!”墨千华平静的表象,像是骤然被一只怪兽撕开,露出了内里疯狂嗜血的真我。

    方离看到他额头血红的魔印突然疯狂蔓延了整张脸,双眼之中闪过嗜血的光芒,在众仙神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已经一挥袖,将众神后的凌宵击倒。美仑美央的九重天凌宵前风云变色,祥和之气被魔气击散,云开始笼罩了天地。

    众神只觉铺天盖地的毁灭威压重重罩下来,许多神根本还不知楚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死在了墨千华手下。被六界生灵艳羡的九重天凌宵顿时成了炼狱修罗场,哀鸿遍墅,生灵涂炭,不过如此。

    天云岳没料到墨千华会骤然发难,一见势不妙,立即祭出护仙气,弹逃逸。却不料墨千华已经注意到他,“既神帝已经亡,把我封印的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走!”

    一道带着强大毁灭气息的魔气直砸向天云岳后背,哪怕他已经飞逃出了数万里,也被魔气腐蚀成渣,永远消失在天地间。而与此同时,魔界大军已经通过神仙两界通道进入了神界领域,从一重天开始就遇神杀神,遇仙杀仙,神界领域迎来了创世至今的第二次地灭族恶战。

    墨千华杀红了眼,站得离他最近的方离在看见周围惨状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处于半失神状态,待到免强回过神来时,方才凌宵前的众神已经逃的逃,被杀的被杀,原地只剩下殘瓦断墙。他根本不需要去追逐众神,只是持续不断的释放出毁灭之息,就能杀神于千万里之遥。她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失去理智的大魔头,是这样的可怕。

    此时天地间仿佛除了毁灭和死亡的气息,再无一点生机。她连神识都无法放出去,更别说看到正发生在千万里之外的各种厮杀,但她知道,放任这样下去,整个神界,乃至仙界,千万个人间世界,都会毁在他手里。

    她没有想过要当救世主,也没有心系天下,可临到此时,却无法眼睁睁看着墨千华肆虐杀戮。可在绝对的毁灭之力面前,她才发现自己觉醒的力量还是十分有限的,根本无法回到千万年前紫月所拥有的巅峰力量。

    可是,她的轮回重生,难道就只是为了帮助墨千华来到神界,然后在得知神帝已亡后任他屠戮天下而已吗?

    不是的!一定不是,就算她的力量还不够,但她能够试着化解他的心魔。没错!他原本已经成功控制了体内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并且收发自如,如果不是因为神帝之死而产生魔障,他会控制得很好,若是因势利导,就不会再对苍生造成威胁。这一百多年来不正是如此吗?

    所以当务之急是消除他心中魔障,让他恢复理智,不要被毁灭之息控制了。她没有力量阻止他杀戮,但倾尽心力,消他魔障却是可以做到的。无论是前世临死前的愿望,还是今生一直存在的执念,她都不想再因为任何原因与他分开,哪怕是死,也宁愿死在他怀里,为他而死!

    几乎是在这一刻,她才完完全全的明白自己的心。原来她已经得刻骨铭心,或许有紫月记忆的影响,但更多的是来自于现世经历过的一切。是他,让她在自己还十分弱小时,感受到无私的温暖,原以为会是更倾向于友人间的感,却实际上已经默默升华为,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

    如此想着,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暖流,暖流在识海和丹田里化开,一团紫色的光芒包围了她的全。她就在这团紫色的包围下冒着汹涌的魔气靠近了墨千华,扑进了他的怀里,用紫光将他和自己团团包围在中间。

    “你……”墨千华失去理智的双眼中突然闪过理智的神色,但很快又被嗜杀的血色掩盖。他极力排斥她的靠近,却推不开紫色光团的包围。

    而在方离的背后,一片混乱的毁灭之息笼罩的半空中,无相般若弓被无声的拉成满月,冰火风雷剑纳天地元气为力量,聚万物之威为动力,离弦出,目标正是她的后背要害。

    天地法则,以同等的纯净无私神力,才能化去同等的黑暗邪狂之力,以她今时之力,无法化去他体内全部的邪狂之力,却能换回他的本心,虽然如此却已经足够。她很开心,无怨无悔。

    当冰火风雷剑带着她全部的神力没入她体的那一刻,她微笑着俯在他耳边说:“大魔头,等我,千万年之后,我还会回来找你!”

    冰火风雷剑穿过她的体,带着至真至纯的神力,刺入墨千华的体,发出耀眼强光,激散了天地间笼罩的毁灭之气,仿若圣光临世,照亮了神界九重天,解救了数百万正游走在死亡边缘的神众。

    除了离得最近的祈颜,和刚刚从魔界赶到凌宵前的澹台明月外,再没有谁清楚此间发生的事。哪怕是瞪大血红双眼的墨千华也未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就在冰火风雷剑体的一瞬间,他的血色双眸渐渐变成墨色,浑的魔气被一股更加强大的紫气包围。

    渐渐的,墨色双眸恢复了清明,魔气继续游走在他的侧,而他怀中的方离已经渐渐变得透明,微笑着,最后化成一粒粒淡紫色微光,散落在他怀里,散落在凌宵前的残瓦断墙上,散落在九重天上的每一处领域,甚至穿过了结界,落入了仙界大荒,无妄海,有几颗甚至回到了极夜岛……

    凡人界,地球。

    方离和好友桃子,神婆两人各自骑着自行车,驰骋在S市郊区的乡间小路上,晚风习习吹来,三个女生笑得好不逍遥。稍一不留神,骑在最前面的她突然撞到一个人,吓得尖叫出声,连忙刹车,再抬头时,却发现那穿着一黑色长袍的古装帅哥定定站在车前方,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脸瞧。

    “呃,帅哥,没撞疼你吧?”

    古装大帅哥轻轻摇头,抬起袖子,向她伸出了手。

    她皱了皱鼻子,疑惑地望着他,心想这人帅得天怒人怨,看起来不像是神经病啊,怎么看她的眼神那么炙呢?她摸摸自己的脸,确定自己的脸上没有长出什么不该长的东西,这才放下心。“那个,帅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既然我没撞到你,是不是可以走了?”

    现在这世道,长得帅的不一定是好人,还是赶紧闪人为妙。想到这里,方离才想起跟在后的桃子和神婆,猛然回头看去,偌大的道路上,哪里还有桃子和神婆的影子?!她猛然又回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黑衣古装帅哥上下瞧了瞧,越瞧心里越没有底。现在是大白天,还是盛夏六月晴空万里无云的午后,他穿这么繁复的衣服,包得只剩一张脸难道不吗?再说头发还长及地面,正常男人应该不会搞成这副鬼样子吧?

    靠!难道是遇见鬼打墙了?她从小做梦就会梦到许多神神怪怪的东西,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这东西?她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吞了口口水,露出一个惨然的微笑,对黑衣古装大帅哥说:“那啥,这位帅哥,我还要赶路,咱们近无冤,远无仇的,你就行行好去找别人吧……”

    “你忘记了。”大帅哥的声音低低沉沉,却似珠落玉盘般动听无比。

    “呃?我们……认识吗?”方离本想说我们不认识,临到末了,却忽然迟疑了,怔怔望着大帅哥的墨玉似地双眸,一片混沌的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浮现。

    “离离主人!”突然,一个可的小男孩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在发现小男孩飘浮在大帅哥的后,脚下却空无一物时,她猛然吓了一跳,突然间无数失落的记忆一一在脑海中浮现,真仙界,炎华凡人界,魔界,神界,各种记忆纷至沓来,而记忆中最清晰的,莫过于站在眼前的黑衣大帅哥。

    眼光泛起了水光,她丢弃了自行车,投入大帅哥的怀中,哽咽道:“……大魔头,你怎么会在这?!”

    墨千华环抱她的腰,淡淡说道:“你说千万年后会来找我,然而我却不想再等一千万年,所以,换我来找你!”

    小男孩说:“魔神主人花了一万年的时间,找遍了三千凡人界,才终于在这个世界找到了你的气息,离离主人,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似乎和其它世界不同呢!”

    “你是……小吱?”

    “嗯嗯!主人认出我来啦!小吱好高兴!”小男孩呼地飞了过来,抱住了方离的脖子。

    而方离,却抱紧了墨千华的脖子,半挂在他上,问他:“大魔头特地找到这里来,是找紫月,还是找方离?”

    墨千华摸了摸她的头说:“找那个说喜欢我,愿意为我牺牲生命的女孩。”

    是的,找这个女孩,然后告诉她,他也喜欢她。因在她为他而笑着消失的那一刻,他被心魔消蚀的理智不但回来了,连同她心里对他的意也一并进入了他的心。从此他的心被她温暖的气息所包围,再也容不下半丝戾气的进入,所有千万年前的恩怨仇,都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题外话------

    呃,终于大结局了,虽然可能有些遗憾,但总归是完结了!一个故事的终点,就是另一个故事的起点,希望宝贝儿们能满意。

    某澜在努力构思下一本文,希望下一本能够写得更好,然后写它个两三百万字!——!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