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落仙冢之谜(十一)

    司水灵君再次沉默。

    方离打了个哈欠,就在七宝琉璃灯内的结界里伸伸手伸伸脚,然后趴到冰月毛绒绒的背上打盹。她不是真的需要睡觉,只是光呆在结界内又不能冲出去,实在无聊得很,只能做这件曾经一度很喜欢的事。

    半晌之后,碧湖水慢慢平息,那几道裹着方离和冰月的湖水也开始往碧湖水面退去,连带也将七宝琉璃灯结成的一丈方圆的小结界也拖入了水中,一路往下沉。

    冰月传音对方离说:“神兽说的到处都是碧绿色的水之世界……会是这里吗?”

    “显然不是。”如果是的话,它早冲出去了。

    沉默许久的司水灵君的声音也适时响起:“那些凡人和妖兽所在的世界并非此处,乃是斗转星移里的另一个世界。”

    方离没有回答,等那不知在何处的司水灵君说下去。

    司水灵君得不到她的回应,隔了一会儿又说:“也罢,吾被困于此一千万零一万年,早已参透,事无不可对人言。”

    说完,经过了短暂的沉默后,冰月悄然传音给方离:“水里有个人影,是个漂亮的女仙。”

    方离放出的灵识,也几乎在同时触及了一个人形,那人形上的气息,的确是仙气。仙人沉于水中并不出奇,但奇怪的是这仙人的手脚和腰、脖子,均被神威之链束缚着,分绑双手和脖子的神威之链呈正三角形拉开,将这女仙牢牢固定在水中央,而绑着两脚的神威之链则沉入碧湖深处不知深浅的湖底,让这女仙连上升的动作也做不到。这神威之链比当年她在迷雾森林魔眼窟里看到的缚神链威力更加强大。

    黑风被缚神链所缚,至少还能随意变化,随意移动,只是无法离开而已,而这女仙被加持了法则的神威之链束缚,却是失去了大多数能力,恐怕刚才利用碧湖湖水追赶方离六七千里路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所以浪墙才会在接近七千里距离时骤然消失。

    慢,黑风!方才这什么司水灵君的,是想要找一名男魔黑风吧?这落仙冢便是当年魔眼窟的遗址,魔眼窟在被离火的力量炸平后,废虚中才出现了这处被青烟笼罩的地域。莫非黑风和这司水灵君还有关系?

    方离正想着,司水灵君就道:“此乃吾之真。一千万零一万年前,吾被神帝用缚神链囚于此,不见天,不见世人。”

    被困在这里一千万零一万年?还好是女仙,要是个人(特指修仙者),早就崩溃了。趴在冰月背上的方离坐正了,没有焦距的双眼直直对着司水灵君的真。“神帝?为何他会囚你?”

    “因为吾知他不为天下所知的秘密。”

    “什么秘密?”方离好奇,神帝的名字紫月自然不陌生,但除了知道神帝能力仅次于她和碧落之外,并没有其它更多的了解。

    司水灵君微微叹息,声音变得缥缈而空洞,“那对吾来说是一个噩梦的开始。一千万零一万年前,神帝寿元将尽,他想出一个逆天之法,要以此重获无限生命,那个方法便是吸取妖神破月之力,夺舍重生。但他寿元将尽,神力渐衰,无法独力对付负毁灭之力的妖神,所以便布了一个局,引妖神屠戮仙神,惹众怒,再请镇守天涯海角的两位神尊碧落和紫月共同对付妖神,自己趁机获取妖神之力!吾当时是天河边的司水灵君,当神帝与仙师天云岳在天河岸边计划此事时,吾正化成水珠在天河里畅游,无意听闻此事,后被察觉,便被他用缚神链关入碧水神。他不能杀吾,亦不敢,因为吾乃水仙,有生生不息之力,吾与神将黑风相恋之事神仙皆知,他不能让吾死,唯有将吾困住,沉入虚空,让谁也寻不到我。吾初入虚空,拼尽仙力将本命仙宝送至人间,得知黑风因吾之失踪,堕天成魔,联合妖神攻入神界,以至生灵涂炭,此后吾之仙力受碧水神影响,每况愈下,自此再不能得到本命仙宝传来的半点信息。直至今,汝祭出了七宝琉璃灯,吾之神智方才从混沌中醒来。”

    方离的手不自觉地握紧。紫月的记忆里,在她即将魂飞魄散的时候,也发现了那场几乎毁灭六界的大战似乎是个局,只是那时她已经无力回天了。紫月以千万年的执念,重新凝聚了神魂,可惜主宰这个神魂的已经不是同一缕意识,方离一点也没有想过要去振救世界,没想过要去解开那千万年前的局。世界既然已经支离破碎一千万年,一切也有了新的规则,再去执着千万年前的事对她来说没有意义,她没有承袭紫月的伟大

    司水灵君等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不由得疑惑地问:“凡人?汝为何不言不语?”

    “你说的这些,离我太过遥远。如今我只想知道,要如何你才能放了这一个月来所有被卷入斗转星移世界里的生灵。然后我会告诉你黑风的下落,因为黑风算是我的朋友。”

    “汝只是凡人,如何可能……啊!吾已明白,汝,并非凡人,汝是……可是为何,紫月神尊不应该……”

    方离骤然打断司水灵君的喃喃自语,直道:“我什么也不是!你只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就行。”

    司水灵君说:“好吧!既然汝是……吾便直说罢,斗转星移空间,是神帝为了保持碧水神有恒久不弱的束缚力而设,被吸入其中之生灵,会被耗尽所有能量最终消失,吾根本不能损其分毫,亦无法助汝救出那些人类。”

    方离淡淡地笑了,问她:“那你还诓我去找来黑风?”

    司水灵君幽幽说道:“吾在此千万年,支持吾活下来的,便是与黑风的记忆,吾愿以所有寿元,换得与黑风见上一面……方离,除了救那些人,吾可助汝突破自修为,让汝早回归神位,只要汝助吾寻回黑风,让吾与他见上一面,吾便足矣!”

    “我很想答应你,可惜,黑风已经在一百年前去了魔界,别说以我现在之力无法去到魔界,就是有能力,亦不愿用那个方法开启魔界之路。”去魔界的方法,除了有足够的能力支撑,还需要再等九百年,然后去神魔祭坛再次举行一次万人血祭的仪式。这个办法,方离也决不会去做的。

    司水灵君语带疑惑地问:“需要用何方法开启魔界之路?据吾所知,魔界并无派守卫看守人间与魔界之路,只要汝修为达到寂灭期,便是人类修士亦可在魔界来去自如。”

    方离扬了扬眉,脑中有个猜测逐渐成型,试问:“你与外界失去联系有多少年了?可知当年紫月上神与碧落上神联合祈颜,天帝,天后大战妖神之事?”

    “……”

    “可知六界分离,所有来往通道业已损毁,人间界也已经支离破碎之事化成千千万万界面?”

    “……”

    “可知碧落上神已经堕天成魔,紫月上神死于非命,天帝,也就是你称之为神帝的,带领众神退居神域,自此一千万年,世人皆不知有神之存在?”

    “……汝所言之事……竟都发生在千万年前?”

    “是的!在妖神战败之后,黑风被祈颜封印于人间的迷雾森林里一处名为魔眼窟的地域,而这个地方,正好在落仙冢的入口处,若非一百多年前我误打误撞放出了神兽朱雀和天魔黑风,毁掉了魔眼窟和迷雾森林地下的炎火洞,落仙冢的入口也许再过一千万年也不一定会重见天。”

    司水灵君诧异道:“什么?!黑风他竟然一千年来一直与吾近在咫尺?还成了此处的守卫,可吾这许多年来,却是一点都不知!”

    方离轻声一叹道:“唉!你连这些都不知,又哪里知现在人间灵脉结构与千万年前大有不同,一般人类修仙者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如今许多人炼神期的实力,只有上古时期元婴期的能力而已,甚至更差。要从人间去魔界,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司水灵君追问:“那百年前,黑风又是以何法去的魔界?”

    方离猛然一顿,说不出话来,如果说,必定无可避免的要谈起“他”来,然后她会头痛裂。

    冰月忽然介入一仙一人的对话,说道:“这个让我来说吧!”

    “不!我来说,师父说得不错,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要化神就必须面对心中的一切!”方离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将当年七煞岭的事详细地说给司水灵君听,包括最后一刻黑风赶到神魔祭坛并闯入了即将关闭的魔界通道,以及她虽然体失去知觉倒在神魔祭上,却有一道神识清楚无比的记录下当时发生的点点滴滴。她一边说,一边忍着识海的疼痛回忆那段往事,当终于说完时,她也痛得昏了过去。

    当她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浮在水中央,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灵力从四面八方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