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落仙冢之谜(八)

    端木曦对方离边的离火不算熟悉,但它的气息令人见上一面就不会忘记,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原来是这样!方离又试着传音给离火:“离火,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回答我,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

    这会儿,离火竟然在听到她的话后第一时间吭声了。“方离,我在一个到处是水的地方。”

    “到处是水?什么样子,你是从一件仙宝上进去的吗?”

    “狗仙宝,那叫斗转星移,上面封存了神的法则,老子就是被它转移到这个水世界里来,这里就是无边无限的碧绿色的水,老子发出的任何攻击都会被水削减直到消耗尽所有力量为止!这个地方不是寻常地方,是神才有能力建造的!”离火的声音显露出它此时的焦躁绪。只有神,才能建立法则,而陷入法则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法则的触点,用更大的力量冲破法则。

    这还是方离第一次遇到它如此焦躁的模样,恐怕这只自负的神兽,是真的遇到了大难题了。她又传音问:“那我要怎么救你出来?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没办法转移到你那里。”

    “如果你能找到另一件斗转星移,从那里转移进来,再带我用空间转移术出去就可以了。因为你的转移术也带有法则的力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强过这里的法则。”

    “显然不行!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与法则对抗。”方离现在有神的记忆,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要和真正神的法则对抗还不够格。

    “可恶!老子可不想一辈子困死在这里!哼,你不行,老子自己想法办破坏法则,冲出去!”离火暴躁了,哼了一声过后,就再无声息,任凭方离如何呼唤它也不回应。

    方离回过神来,对端木曦说:“端木大哥,离火说它在一个水组成的空间里,逃不出来,我想南宫逸也是进了水世界里去了。现在我们没办法确定那个空间在哪里,只能先一路往前走,留意一下同样的物事,看能不能从该物事上寻到办法救他们。”

    端木曦点头说:“也只能如此,不过我队里几位道友都受了伤,恐怕要调息片刻方才前进了,小离是否赶时间前进?”

    方离摇头说:“我的队友还在后头,便与大家在此一块儿等等!”

    她留下来的更主要原因是,冰月刚刚吃了一颗妖王妖丹,需要时间炼化。它现在也是妖王级别,炼化同级妖丹的时间大约两刻钟就够了,不需要像百年前那样,吃了一颗就得闭关一两个月才能消化。

    不多时,金铃公子一众人也来到了此处,与方离会合后,问明况,便要继续前行。而端木曦一队六人已经短暂的休息过,伤势也有所缓和,就都起来表示要和他们同行。

    可想而知,金铃公子一行自然是不愿意的,大家来落仙冢都是为了寻宝,人越多,则表示宝物的分成越小,自己队中七人一妖,实力已经是十分强悍,实在不想带着六个有伤在的修士同行。

    金铃公子笑吟吟道:“虽然元曦道友是八大派之一仙灵派的掌门,我们应该卖掌门一个面子,但此时次我们都是为了仙宝而来,若是同行,届时碰到仙宝,难以均分。这可如何是好?”

    端木曦原想说自己并非为仙宝而来,而是为了探寻落仙冢里众修失踪的秘密,但却不敢保证边这几个临时组队的修士是否也和他一样想法,便只好作罢,改口说:“那金铃道友就先行,我们分开走便是。”

    然后又对方离说:“小离,你先行罢!”

    其实这里就只有一条主干道,根本没有叉道,两队人先后而行,虽然没走在一起,但也只是错开一小段距离而已,真有什么仙宝要争夺,那还是会出现争端。只不过,若是合队了,总不好一个队里的人开始争夺,而只要不合队,大家便可名正言顺的抢夺。

    方离已经从离火处得知所谓的仙宝并非真正可取走的仙宝,而是一个留有法则的陷井,心里已经没有一丝在这座神里发财的想法了,所以对两队人合不合在一起都没有表示意见,她也相信端木曦在南宫逸和秋梦云被斗转星移转移去别处后,不会再眼馋所谓的仙宝。

    她照旧坐在冰月背上,一路跑在最前面,沿着引灵石空中甬道又前进了数千里,前面没再遇上任何人,也没有那队妖修的影,四周静谧安详,透着肃穆庄重的氛围,没有一丝令人不安的气息,沿途也没有什么变化,可她就是觉得不寻常,直觉落仙冢隐藏着一个令她也想不到的惊天秘密。自从她和紫月的记忆重合之后,她的直觉就变得非常灵敏,既有这种感觉,那么必是**不离十。

    而显然,她的队友们也觉得事出蹊跷。最先表示疑惑的是天霜道君,她说:“诸位道友不觉得古怪吗?我们这一路飞掠过来,没有一万里,也有五千里了,可除了碰到元曦掌门一队人,再也没有碰到其它人,甚至在我们前面那队妖修也不见了?会不会我们已经像外界传闻的一样,已经走入了落仙冢的迷途里?”

    “许是他们都进入神深处,我们没有追到而已。”金铃公子琢磨着说,其实他心里也有疑惑,但一路走来没有碰到任何机关,也没有碰到任何危险,若说前面的人或妖都遇到机关或制而失踪也说不过去。

    天玄道君望着前面的白色妖兽和兽背上的白衣赤足少女,想了想说:“也许我们该加快速度,到了这条路的尽头,说不定就有答案了。”

    “我为何觉得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似的?会不会我们一开始进来落仙冢,就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玄妙的阵法中而不自知?”方圆散人说。他是阵法师,对阵法甚为敏感,虽然在这里感觉不到一点阵法或者制的痕迹,但凭他对阵法的直觉反应,总觉得这里应该是一个超出他的境界许多的法阵,或者正因为这法阵太大,太玄奥,超出他的境界太多,所以他才会找不到痕迹或线索。而其它人都没有感觉到差异,也很可能是本修为所限,所以察觉不到,若是如此,建造这个地方的人,或者其它存在,其居心就有点叵测了。

    他突然问道:“大家觉不觉得,用强大的制将化神以上高阶修士阻隔在外,却不止相对低阶的修士进来,很像是一种请君入瓮的把戏?”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然后青山道君说:“既来之则安之,若是请君入瓮,就让我们看看这个请我们的,究竟是何三头六臂。他不敢让化神前辈进入,却只让元婴以下修士到来,足见其修为亦不算厉害!”

    他仗着自己上的五灵神器,威力无匹,即使打不过对手,也有五灵神器护他命周全,所以才敢说此大话。

    金铃公子说:“青山道友,现在事尚未明朗,方圆道友亦只是猜测,照我说这座神是十分浩大的工程,又巧夺天工,处处透着庄严肃穆的气息,不像是谁有意暗算,倒更像是在考验我们,若我们能够到达终点,指不定是一场大机缘。”

    金铃公子的话,却是想得十分乐观。不过现在的确是况未明,进来的人要怎么想都行。

    方离跑在最前头,自然也将众人的讨论听进了耳里,其实她心里也隐约有一个想法,或者冰月说的没错,只要跑到尽头,看看路的尽头是否有水池,是否有神像,就可以知道个大概了。若是尽头的确有水池有神像,那么只要从神像的形态长相,便能知道这里究竟是神界哪一位神在人间建立的洞府,只要知道了对方是谁,自然也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些人失踪的秘密,也能解开这座庄严肃穆却处处让她觉得古怪的建筑的秘密了。

    如此想着,她骤然回头,对众人说:“此处并非迷宫或法阵,我们只要沿着路往前走,总会走到尽头,不若我们加快速度前行吧?”

    步青峰表示赞同,对边众修说:“众道友,我们虽然飞行法器无法使用,但凭本之灵力,亦是可以加速遁行的。”

    “不错!大家全速前进罢!”天玄道君早就想试试自己在没有飞行法器的况下全速遁走能够一口气遁多远了。

    众人心中都急于得到一个答案,没理由来到这样一座看似神仙府的建筑里,却徒然浪费时间在走路上,还是早一点得到答案,好早一点解惑!

    随着前面金铃公子这君人的加速前进,后面的端木曦一群人在面面相觑之后,也都纷纷掐指捏诀,加快遁速。

    而就在这两波人没没夜赶路想到达路的尽头时,在距离他们一开始进来的地方不远处,就有一个飘浮的环形法器出现在半空。这个法器是由一个圆形球体,以及三个环绕在球体外围不停转动着的金色光环组成,其上透着星辰之力,也有人类修士所看不到的玄妙法则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