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落仙冢之谜(四)

    冰月挑眉,直视那两名同为妖王级别的妖修,心道这百年来炎华凡人界何时多了如此多妖王级别的妖修?

    而对方带队的两名妖王级的妖修在看到白发白眉白衣浑雪白的冰月后也是一怔,其中那名蓝发妖修直接忽略掉面前一众元婴和金丹修士,直接问冰月:“你可是北极妖修?”

    “正是。”虽然从百年前的北极妖界的政权变迁后,现在北极妖界已经没有冰妖族二皇子的位置,但冰月无论去哪里,其冰族特征在寿龄超过一千岁的妖修眼里还是相当明显的。

    “我们北海妖界与北极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既然你们先来,就让你们先过!”这蓝发妖王竟然出乎众修意料之外的好说话。说罢,就和队友退到一旁,摆明了不干涉任何一方的立场。

    可是,有这么一群异族妖修在面前,谁还能淡定的使出全力打开秘境?虽然数千年来妖修与人类修士和平共处,谁也不犯着谁,但百年前有北海妖修联合魔修攻打重华山一事,近年来又有妖兽森林的妖修越过七煞荒原入侵灵蕴山脉以南一些小门派地盘的小战役一事,虽然这些动都是局部质,但谁能保证一会儿自己这方的队友在打开秘境损耗了功力后,这些妖修不会突然变脸偷袭?

    妖修数量这么多,就是把金铃公子、青山道君,天玄道君和方圆散人以及那十一人队剩下来的人都加起来,也未必能打得过这十名妖修。可他们也不能就干耗在这里不动!

    天霜真人瞄了一脸漠然的冰月一眼,又看了看那为首的两名妖王级别的妖修,在金铃公子正要开口前,奴了奴嘴说:“两位妖族的哥哥,既然你们也要进去,不如也派几名队友出来,大家一同合力打开秘境,一同进去,不是更快速么?”

    说着,她竟然也扭着水蛇腰,风万种地步出法阵,留了一个空,媚眼睇向那名站在蓝发妖王边的青发妖王。“这位青发哥哥修为不凡,又与我同为风系修者,不如就代小妹上场吧!”

    方离闻言,又对天霜道君多了一层认识。妖修自古和人类修士关系皆不深入,大多数人类修士对化形之后的妖修品阶分级和属都没有特别清楚的概念,只有少数走南闯北,经历得多的经年高阶修士才有一眼辨别妖修品阶和属的能力,一般修士,不等到真正交手是很难看出妖修属的。天霜道君能一眼看出青发妖修的属来,足见其眼界不凡。

    她不理会场上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只是悄悄传音问冰月:“如果打起来,你对付对方的妖王几分胜算?”

    冰月的实力在这一百年来进千里,即使不曾见它和同阶的妖王对阵,她也相信它不会逊色太多,但还是仔细问清它心里才有底。

    冰月说道:“打一个的话胜算百分百,两个的话有点悬,但可以试试!”

    她道:“不,安全己见,一会如果打起来,你对付蓝发妖王的,离火对付青发的,我自己来打开法阵。”

    这是最坏的打算,预防这群人各自为政,万不得已的况下她会试着自己一人向法阵同时注入八种灵力。当然,灵力八倍的消耗对她极为不利,仍然希望一会儿和平解决。她是来了解落仙冢之谜的,不是来争强好胜的。

    离火蹲在梭椤花上,已经是蠢蠢动,传音说:“嘿嘿,让老子来把这群北海水妖都烧成熟妖!”

    方离说:“不要轻举妄动,敌不动,我们就不动,看他们怎么打算再说。”

    冰月嗯了一声,不再说话,形容懒散地站在法阵中属冰的区域,意态阑珊只差没有当场打哈欠。离火听见还不能打架,也是觉得没意思,头又钻进翅膀里去睡大头觉了。她也没说什么,兀自站在属于自己的方位。

    另一边,青发妖王听到天霜真人的话,嘿嘿笑了两声,竟是爽快地跳进了法阵中,似乎出一点灵力没什么,磊落得让几名自诩正道修士的人心中微微汗颜。不过,汗颜的人中不包括那十一人队伍里为首的元后修士和另一名元中修士,他们也跳出了法阵,其中一人说:“还差火位和木位,诸位妖道同修,请!”

    这时,又有另一名元婴中期的妖修跳进了木属法阵区域,只剩下一个火位,却是没有妖修再动。

    只听那蓝发妖王嘿嘿说道:“你们人类修士都这么动心思,怎么就没想到我们既是北海妖修哪里来的火属?”

    原先站火位的,正是十一人队伍里那名元后修士。他闻言面色一沉,见金铃公子这边几人都不动,只好又站回火位上去,但是如此一来,元后大修士的颜面,已是然无存了。

    这边的天玄道君,已经十分不厚道地笑了出来,惹来了那元后修士的狠狠一瞪。天玄道君也恁地是厚脸皮,被人狠狠瞪着也仍然面不改色。

    这时,不知那蓝发妖王是要寒碜这些人类修士还是真的光明磊落,竟然袖子一挥说道:“我们也不占你们人类修士的便宜,水属的元初小子出阵来,老子给你补上!”

    水属的元初小子,指的不就是步青峰么?步青峰活了两百来年,被一个妖修唤作“小子”也不恼,轻轻一跃退出了法阵。

    蓝发妖王纵一跃就落在法阵上,声若洪钟地问道:“现在可以开始了?”

    这下子,变成了十一人的队伍出了金火土三人,妖修出了水木风三人,再加上方离和冰月,原本八个人的法阵,如此分配也算最公平了。方离以为这会儿可以顺利开启秘境了,没想到十一人队伍中一名金丹后期的女修竟然咕哝道:“我们队伍才五名元婴前辈,就出了三名,你们都有八名元婴,却只出来两名,不公平!”

    她的声音很小,但不满之意连瞎子都听得分明。现场气氛立时僵了,突然,听得天玄道君嗤笑一声,“那便我来吧,这位道友可以先退一下!”

    那十一人队伍中带队的元后修士,闻言脸色更是涨成了猪肝色。能够修至元婴后期的修士,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游方散修,均是极要脸面的,毕竟修士还只是修仙者,虽然远离尘世,也仍然脱不开人类社会的一些桎梏,除非他能够化神,否则在修真界,众修抬头不见,留了不好的名声以后于己不利。

    那元后修士咬咬牙,最后竟是没有退出法阵,只是轻叱队中那名金丹女修。“噤声!”然后又转向众人,“诸位同修,开始吧!”

    蓝发妖王目光扫过自始至终没有发表意见的方离和冰月,竟是出声询问:“二位可准备好了?”

    方离颔首,“开始吧!”

    冰月什么也没说,第一个释放了自的灵力,一道白色光柱在它站的位置升了起来,将它包裹在其间。她立即也释放了雷灵力,一道深紫色光柱跟着升了起来,包围了周。蓝发妖王在看到方离光柱地厚实颜色后,又多看了她一眼,同时也释放了自的水灵力。随后,其它人也都相继释放了灵力。

    法阵成形,八种灵气充斥了法阵,然后在半空汇集成一股七彩光柱倒击入法阵中心,也即落仙冢的青烟旋涡处。青烟旋涡因为受到了外力的强烈攻击,本就躁妄不安的气息更加不安定,四处乱窜,但都被锢在法阵之中。

    能够修炼到元婴的人,每一个都不简单,根本不需要别人提醒如何保命,法阵中的众人感受到旋涡里神秘力量的反击,纷纷加强了灵力的释放,同时都各展手加强护灵气罩,避免被乱窜的灵气和旋涡的反击回来的力量所伤。

    那十一人的小队中,六名金丹修士都看得暗暗捏手心。他们来之前,都没有想到开启法阵需要如此多的灵力。妖修那边,早已经各自在空中搔痒的搔痒,调笑的调笑,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似乎没一个担心能否成功开启秘境的问题。而金铃公子这边几人,观察着法阵中的各人,凑在一起开起了小会。

    天霜道君的目光始终落在冰月上,似是欣赏,又似是惊叹,暗想:这么俊的妖修,妖力又如此强大,队里有了它实力倍增啊!思及此,她悄悄向金铃公子传音询问:“你们会让那丫头加入,最大的原因是看在她边这只妖修的份上吧?”

    金铃公子目光直视着阵中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坚实稳定的紫光——这道和冰月的白光相比只强不弱的灵光,什么话也没有说。灵光的强度是代表一个人实力强弱的一个指标,能长时间面不改色的释放如此强大的灵力而不需要换气,在这个阵中除了冰月,两名探不出修为的妖修外,就只有方离一人。哪怕是被他看好的五灵神器的持有者天玄道君和青山道君,都在中途掐过法印加固过灵力的释放强度,独独她一直气定神闲,这份定力不是装就能装得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