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落仙冢之谜(三)

    方圆道人皱眉道:“紫华道友怎的如此慢?”一个元后修士,遁速连他和步青峰这两个元初修士都比不上,岂不是太过逊色了?

    其它人目光也有些疑惑。步青峰说:“是否有事耽搁了?方姑娘灵虚时的遁速已经非常了得,不可能元婴了反而下降。”

    青山道君道:“眼睛看不见,仅靠灵识辩物,遁速自然变慢了。”

    金铃公子没有发表意见,倒是天玄道君笑说:“再等等吧!反正天霜也未到。”

    青山道君眉头抬了抬,问道:“天霜?莫非是云天宗那位被称为烈风娘子的天霜道君?”

    天玄道君颔首称是。

    方圆散人说:“素闻云天宗只收火灵根弟子,所有功法皆为火属,唯独天霜道君是变异风灵根体质,主修风系功法,能让贵宗门另眼相看的,必定是十分了得。”

    天玄道君看了边一众男修,提醒道:“天霜的修为和法技自是不在话下,就是子有点……诸位稍后可要自持,莫要乱了此行的阵脚。”

    当下众男修便都各自清了清喉咙,而步青峰却是面色红了红,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这时,天边一道青色遁光快速,一名着火红色长袍,容貌艳丽无双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女子模样二十出头,元婴后期,即使着宽大飘逸的袍子,也掩不去其前凸后翘的曼妙段。

    此女正是天霜道君。她美目眼波流转,扫过在场清一色男修,最后目光落在长得赏心悦目一华贵的金铃公子上,笑一声道:“咦,此次落仙冢秘境一行,不会只有我一名女修吧?”

    天玄道君撇了撇嘴说:“还有重华派的紫华道友。”

    “就是那位素有天才之称,却只闻其名,不闻其人的小丫头片子?”天霜道君笑道。她今年已经三百七十多岁,方离只有一百一十三岁,对她来说确是是丫头片子一个。

    天玄道君就说:“人可是水灵灵的如花少女,也只有师姐会说人家是小丫头片子。”

    天霜道君扫了他一眼,似嗔似怒地道:“天玄师弟真是越长大越不可了!”

    天玄道君面道不悦之色,冷哼一声,却是不再说话。天霜道君吃吃笑着,视线转向金铃公子,问道:“我们何时可以进秘境?来时路上,可听说不少妖修与魔修也进了秘境,去晚了好处可就轮不到咱们这一波人了。”

    金铃公子沉吟不语,似是在思考是否等人。天霜道君方才的话,道出了方离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印象。她的确是天才之名在外,但在场几人却没有一人见识过她的实力,虽然元后的修为摆在那里,但毕竟年纪太轻了,谁也不敢确定她是否是借着师父明月仙尊的名声上位的绣花枕头。话又说回来,一个大乘修士的弟子,即使实力不怎么样,法宝灵器绝对是其它普通修士不能及的,这也是金铃公子一开始并不反对一个目不能视的修士加入的原因。

    而就在金铃公子这考虑的片刻功夫,一道七彩虹光骤然划过天际,在众修还来不及反应,脚踏梭椤花的白衣少女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由于空气地流动,一声铃铛脆响从少女脚下传来,让得金铃公子不经意瞧了一眼她随意露在飘飘白裙外的小巧赤足一眼。他使用金铃作武器,自然也能从铃音辩别对方上灵器的品阶,而从方才那一点声响,足以让他知晓这是一件极品天级灵器。

    至于天霜道君,却是在看见方离后姿态慵懒闲散的冰月,眼前一亮,连笑容都媚了几分。“这位道友莫非是妖修?”

    冰月正眼也没有看天霜道君,眼儿一挑,形一缩,当着众修的面化作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妖兽,跳上方离掌心,安然躺下。

    见状,天玄道君扑哧笑了出来,其它人却是面色不变。

    方离面上微表歉意地说道:“报歉,路上有点事来迟了,请问我们何时可以进秘境?”

    金铃公子率先开口道:“既然人都来齐了,现在就进去吧!请青峰道友告知开启秘境之法。”

    众修闻言,于是走移步掠向落仙冢秘境的入口。说是入口,其实是一片青烟笼罩、面朝天空的旋涡。步青峰第一个到达,旋涡上空,然后和方圆散人开始忙活起来,竟是要布阵。原来,步青峰以元婴初期修士的修为,却能招集一群元后和元中修士,竟是因为他是队中唯一一个知道如何布阵开启落仙冢的人。

    方离对阵法等杂学一窍不通,就立在空在,继续传音与离火和冰月交谈,其它几人也都静静等着步青峰和方圆散人完成阵法。

    就在这时,方离的耳朵动了动,灵识覆盖的范围内出现了一群人和一群妖,因他们从不同方位飞来,遂料定这些人和妖修并非同一伙,只是两个群体的目标都很明显是这里。她侧听周围几人,均都没有发现,便也不动声色。

    不一会儿,金铃公子咦了一声,仰头望向东北方天际道:“有一波人和一波妖往这里来了。”

    紧接着天霜道君也说:“十一个人,十只妖,看来是两个团伙的。”

    天玄道君啧啧问道:“如何?在进秘境前,是否要先活动筋骨?”

    青山道君也说:“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他们不抢先就算了!”

    步青峰和方圆散人在这里修为最低,现在又忙于结阵,均都没有出声表示意见。方离和冰月压根就打定主意见机行事,也就没表示意见。殊不知她的沉默,已经让天霜道君暗暗皱了眉。一个瞎子,还是一个灵识不怎么样的瞎子,在队伍里实在是拖累。

    不稍一会儿,阵法布好了,步青峰招呼众人:“可以了,只要往阵法对应区域注入单属灵力便可开启秘境之门,但过程不可中断,也不可受打扰,只要任何一位道友中断了灵气,阵法都会失效。”

    众人立即依照方圆散人所指方位站立,冰月也再次化成人形落在指定的方位,准备向阵中注入灵气。

    然而那两群人类修士和妖修已经进入百里范围内,不时就可以到达,此时注入灵力过程中必定会遇到他们,若对方并无恶意尚且好说,但若对方在此过程过暗动手脚,自己岂不是处于绝对劣势?基于这层考虑,众人一时都没有动。

    片刻间,那十一人一队的修士已经来到落仙冢外,共五名元婴修士和六名金丹修士。他们见这边是七名元婴修士和一名化形妖修,而且元后修士足有四人,是以均都在半空停了下来。那十一人队伍中唯一一名元婴后期修士出列,向众人拱了拱手示礼,道:“诸位同修,吾等亦是要前往落仙冢秘境,不知可否跟诸位同修借个方便?”

    金铃公子说:“借个方便自是不难,不过我们亦想向道友的团队借几个人。”

    那元后男修眸光一闪,道:“不知这位道友借人所为何来?”

    金铃公子笑说:“既然我们目标相同,自是要借四个人一起打开这秘境之门了。”

    方离在一边听着,不由觉得这金铃公子想法高明,让对方也出四个人一起打开秘境,那么己方这边就能空出四个人来保护队友。自己这一方八个人都是元婴修士,而对方人数虽多,元婴却只有五人,而且是一名元后四名元中,恐怕他下一句就会借口抽走那名元后以及三名元中,剩下一名元中修士若有异动,是怎么也打不过自己这方四人的联手。

    显然那元后男修也察觉了他的意图,和同伴们面面相觑,而后说道:“道友所言极是,我等亦不好白占了诸位道友便宜,这样吧,我方便出冰雷风木四灵根四人,余下道友这方负责,如何?”

    金铃公子说道:“道友所言差矣,打开法阵需要极强大的灵力,贵方冰雷风三灵根皆为金丹小辈,唯恐力量不足出现意外,还是我方冰雷风水四系,贵方金木火土补齐罢。”

    说着,他竟施施然跃出了法阵,做了个请的姿势,腰间金铃响声,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风雅之极。紧接着,土属的方圆散人,火属的天玄道君以及木属的青山道君都退出了法阵,等着对方补缺。

    需知,对方主金木火土四方的,正是那名元后修士和三名元中修士,金丹小辈竟是一个也没挑上,若是四人上阵了,剩下一名元中和六名金丹修士,当真是可以被金铃公子几人捏圆搓扁不在话下。对方那元后修士一看便知是经年的元婴修士,自然不蠢,闻言立即领会金铃公子的意思,气得只差没吹胡子瞪眼,但明白对方的阵容强大过己方,也不好说出强势反对的话,只能先服软。

    正待说话,头顶却是妖风袭来,十只一组的妖修已然赶至,众人一看,乖乖了不得,竟然十只全是化形妖修,俊男美女妖娆抢眼。其中两只妖修的修为竟然和冰月一样看不出深浅,另外八只,也有四只元婴后期,三只中期,一只初期。也就是说,对方阵容从修为上看,比起方离这一队人竟是只强不弱。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