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落仙冢之谜(一)

    方离最终也没有答应姚丹的请求,她会听这个故事,不过是因为那是关于澹台明月的故事,所以只是替她发了张传音符给掌门重阳道君,然后让她自己去重华山,至于能不能回山修行,就看她自己的造化。

    从洛阳往西,再出不远又经过了大大小小人间城镇村落数十个,之后便是莾莾丛林和崇山峻岭,也没什么民可探察了。方离离开了最后一个人类村落后,就直接横穿灵蕴山脉往峨嵋仙灵山而去。

    她来到仙灵派主峰仙剑峰大上空,放开灵识探寻,只觉仙灵山生机勃勃,各座山上峰上均有欢快的人声。

    有元婴修士威压临近,仙灵派巡逻弟子早已经御飞剑迎了上来。那金丹弟子飞近来,见是一名着重华剑派门派服饰的元婴前辈,连忙毕恭毕敬地见礼。“见过前辈,敢问前辈可是来访友?”

    方离颔首道:“我找元曦道君!”

    仙灵派金丹弟子诚惶诚恐地答道:“回前辈的话,实在不巧,掌门师伯今辰时与云梦师姐出山去了,是说十天半月不会归来。”

    “确实不巧,可否告知他们去往哪里了?”

    金丹弟子摇头。

    这时,又有元婴修士的威能靠近,竟是仙灵派的一名元婴初期修士发现有元后修士的威能出现而赶来探个究竟。远远见她穿重华门派服饰,便临空拱手道:“重华派道友莅临,元真有失远迎,不知道友尊号?”

    “在下紫华,见过元真道友,不知道友可知元曦道友去向?”

    “原来是仙尊高足,元真实不相瞒,掌门师兄听闻落仙冢近来事故频发,两位师弟去往探寻之后音讯全无,遂决定亲自前往查探,离开尚不足半天,不知紫华道友是否有要事相商?待我用本门传音通知掌门师兄?”

    “没有,只是一点私事。既然元曦道君不在,我改再登门。”方离想了想,又问,“不知贵派的萧莫寒与南宫逸两位道友,如今可在山中?”

    元真道君听罢,呵呵笑道:“却是不巧,南宫师侄也随掌门师兄去了落仙冢,至于萧师侄,却是在闭关冲击金丹,短时间不会出关。”

    方离一听这两人也没戏,索就向元真道君告辞了。临行时,元真道君告诉了她一个消息,说是近来数除了许多门派或者散修纷纷赶往落仙冢外,连妖修魔修也在落仙冢附近出现了。

    这百年来,因为高阶魔修离开了人间,魔修和道修之间的关系渐缓和。尽管如此,魔修们依然是不理人间祸福的,更遑论一向自扫门前雪的妖修了,若是落仙冢对他们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他们断然不会来修仙者最集中的灵蕴山脉凑这个闹。因此,方离一听妖修和魔修都聚集到了落仙冢附近,就寻思了起来,在前往落仙冢的途中,顺道拐去了景州仙城。

    说起来,距离上次来景州城,至少有五十多年了。景州城风景依旧,比起以前更加的闹。为了打探一些消息,方离和化成人形的冰月来到一间茶楼的二楼雅座坐下,离火也缩小了形,敛去上张扬的火焰从窗外跟了进来。

    店小二立即上来招呼,“两位仙师,可是要来一壶灵茶?

    ”给我一壶极品灵茶。“

    ”好咧!一壶极品灵茶,中品灵石一块。“

    她袖子在桌上一拂,放下一块极品灵石。”不用找了。照着给我来几样可口的点心,有无灵气皆可,主要是好吃。“

    店小二一看眼睛都看直了,忙说:”好咧,仙师稍等,茶和点心很快就上来。“

    转到后堂后,小二把灵石给掌柜看,脸上乐得笑开了花。”掌柜的,今天真是发大财了,有两位仙师一个就是得道高人,居然连无灵气的小心点也吃。“

    店小二只是凡人,根本分不清道修和化形后的妖修。

    方离待小二离开,已经竖起了耳朵,听周围茶客之间的私语,冰月也竖着耳朵在听。半晌,还未等她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便察觉到一道灵识向她探来。从灵识她感觉不出对方是善意还是恶意,便不动声色地坐着,暗暗传音给冰月:”什么人在看我?“

    ”一个元初男剑修,长得英俊白净地,无甚特色。“冰月描述道。的确,修真界盛产美女俊男,光是英俊白净确实无甚特色。

    小二端着极品灵茶和几盘茶点上来,摆放好又招待两句然后离去。方离拈起茶点品尝,以不变应万变。

    不多时,那道灵识的主人便朝她这边行来了,立在她桌前半丈远拱手作揖,”在下天剑派步青峰,敢问这位道友可是重华派的方离姑娘?“

    方离不识得此人,便问:”步道友有事?“

    步青峰闻言一噎,清了清喉咙道:”方姑娘忘记了,百年前,獠牙城外小山谷,我与方姑娘曾并肩作战消灭人煞兽之事?“

    方离细思,有点印象了,”我只记得一名天剑派弟子,却记不起名姓,失礼了!“

    这……不记得也不要说出来吧,多伤人!步青峰郁闷了,走上前一步,不待她请就自己在空位上坐下,笑道:”说来时间也过了这么久,方姑娘不记得我亦是正常,方才观姑娘,差点都认不出来,幸好姑娘额间有别于其它重华弟子的印记令我记起。“

    百年前方离还是个十三四岁稚未脱的半个孩童,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少女模样,若说仅从外貌就能认出来,是断断不可能的。不过若是熟识她的气,无论她如何变幻,却是不会认错的。

    ”那么,步道友找在下有何事?“即便是记起对方来,方离也不觉得自己与步青峰有什么值得半路认亲的。

    步青峰的,并未被她的冷清击退,依旧兴致颇高地说:”方姑娘有所不知,我们正在寻找队友一同前往一处秘地探险,不知姑娘可有兴趣借一步说话?“

    ”秘地?!“方离颇感兴趣地扬了扬声。

    一般会被修仙者称为秘地的,都是些隐藏了各种机缘的宝地,说白了,组队去秘地探险,便是聚众寻宝,而需要聚众的地方,代表极为凶险,才让使人不敢独自前往。方离这百年来也去过一些秘地,夺过一些仙宝灵器,不过凡是仙宝的基本被离火吸收了仙力,至于灵器,均都比不上她的冰火风雷剑,大都她也没看进眼里。另外有一些辅助灵器法宝什么的,也都被她换成了大批灵石,至今她上除了冰火风雷剑和梭椤花、聚风铃外,就是刚刚收获地七宝琉璃灯以及一直躺在乾坤戒指空间里的灵虚剑了。

    虽然她脑海里多了紫月的记忆,变得多少有些清高,但唯有一点,就是钱,至今改不了。只不过她现在得高级一点,寻常灵宝看不上眼罢了,但若是元婴以上可使用的灵宝就另当别论,她自然是有多少要多少。

    步青峰见她有了兴趣,连忙传音说:”落仙冢。方姑娘若有兴趣,可随我进雅间,我们已经有三个人了。“

    落仙冢?如此一说,方离就是没兴趣都变成有兴趣了,便站了起来,”请带路。“

    冰月什么也没说,跟着起,随她和步青峰来到雅间门口,抽空唤来小二,吩咐小二把刚摆上的茶点端入雅间来,然后才走进雅间。

    这时雅间里已经坐着四人,除了刚坐下的方离和步青峰,另外还有两人。步青峰介绍说:”这是我师兄,青山道君。自从八十年修真界大比,得到五灵之木樨剑后,修为突飞猛进,如今在全修真界亦是数一数二的元后修士。这一位是我与师兄延请来的阵师,方圆散人,虽是散修,修为只有元婴初期,却有不凡的阵法造诣。“

    青山道君青年模样,背负长剑,典型剑修装束,见了方离只是目光一扫便移开,一派仙风道骨范儿。方圆散人着铁灰色宽袍,面目平平,灰胡子长及部,一双黑豆似地眼睛却闪着精光,未待介绍已经将方离上下打量了一番。

    方离看不见他们,但闻介绍,立即细细辩识两个陌生人的”气“,嘴上淡淡说道:”青山道友,方圆道友。“

    步青峰为方离介绍了两名同伴,又向两人介绍她道:”师兄,方圆道友,这位便是重华派明月仙尊高足紫华道君。至于这位……“他望向了刚刚从门外进来的冰月,对它上的妖气和看不出深浅的修为表示了疑惑。

    冰月慵懒一笑,在方离边坐下,说道:”你也曾经在獠牙城外与我并肩作战过,步道友唤我冰月即可。“

    步青峰细细一观,立即大为诧异,道:”莫非,冰月道友是方姑娘边那只白色异兽?“

    他对当年獠牙镇外小山谷里的那场以三敌众的大战记忆犹深,是以一听冰月的提示便骤然记了起来。

    冰月微笑着,默认了。

    见状,青山道君和方圆散人都诧异了,特别是青山道君面色更是变幻不定,目光在冰月和方离之间来回搜寻了几次。方圆散人的诧异很正常,毕竟一个元婴修士竟然能拥有一只修至化形的灵宠,全修真界除了南林兽派几位老祖能办到,其它修仙者均是望而不能及。倒是青山道君的反应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诧异过后,双方互相见了礼。步青峰就开门见山的说:”关于落仙冢秘境出世,内有仙灵异宝一事,方才我与师兄已经和方圆道友说过一遍,不知方姑娘可曾听说过?“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