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水中魔界(五)

    “方离!”离火带着托着方离飘浮在些空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风邪已经飞寻了过来,而她依然躺在它背上一动也不动。

    它感应得到她的生命力变得很强,灵魂之力比晕倒之前强大了一倍不止,但它无法探知她内里的变化。眼见风邪到来,它不得不再次试着唤醒她。

    这一回方离终于听到了从宇宙之外传来的声响,离火的声音仿佛从远古传来,急切且缥缈。下一刻,一股魔压也从宇宙之外传来似地,危险且充满不详的意味。

    她的手动了动,眼睁陡然睁开,虽然仍是看不见,但五感苏醒了。她从离火背上一跃而起,祭出冰火风雷剑,空洞的双目直直对着风邪踏空走来的影,“风邪!”

    她的视线没有焦点,如此直直看去,却让后者感觉背脊一凉。

    她似乎看到他了!不,应当说她手上的剑看到了。风邪陡然生出这样的感觉,目光落在那柄与先前一模一样,却仿佛又有点不一样的长柄巨剑,同时也发现她浑上下的力量又恢复如战斗之初。

    “突破体极限了?”他问。

    “恢复理智了?”她问。

    “人类的极限,果然令人诧异。”他有些惊叹。

    “云瑶道友有一样东西留给你。你要不要?”她询问。

    “什么东西?”

    “你答应我不伤害无辜的人,我便带你去取。”

    “好。”

    达成共识,方离一个转念,一道白光包围离火和风邪,三者同时转移出了虚空,落在先前放下冰月的地方。“冰月!”

    “我在这!”冰月的声音适时响起,伴随他的脚步声过来的,还有许多凡人的脚步声。

    十几名凡人紧随着冰月的脚步赶了过来,冰月自然是走近方离侧,而其它人却全都停下来向风邪跪拜,频呼城主大人。

    方离让冰月取出那只响螺,递给风邪。“云瑶道友说,这里面记载她留给你的话。”

    说完也不再理会他,询问冰月这些人的去向。冰月说他们想找一个地方重建家园不想分开。

    不料,冰月话才说完,那十几人就扬声说:“我们仍然希望城主带着我们一起重建家园。”

    许多人其实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以为只要城主大人在,水中世界还是可以回去的(谁都知道当年就是城主建的水中世界),甚至有人开始觉得是方离的闯入破坏了他们的完园,一时场面有点混乱。

    风邪却没有理会一片混乱,他在接过响螺后,施了一个术法,响螺里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竟是一首箜篌曲。他静静听着,听到最后竟是泪湿脸庞。

    方离看不到,但听到他急促的气息,感觉得到他上辐出的哀伤。她静静站着,也在暂时忽略了周围民众的吵闹声,品味着曲子里的感。这首曲子她很陌生,但可以听得出演奏者弹奏此曲时的思缱绻,她的恋慕,她的欢喜,她的哀愁,她的不舍,都透过乐曲传达给了听者。

    风邪,方离,冰月,立在荒山野林之间,也不知杵了多久,风邪竟是说话了。“你们若想跟随我,便随我去天炼山吧!”

    他的话引起和方离和冰月的诧异,至于离火,早在他们默然听曲时捡了一根高枝蹲着睡大觉了。

    “那里天寒地冻,是苦寒之地,那里有一座魔修的城池,而我便是被人类视为十恶不赦的魔族,如果你们愿意吃苦,愿意跟着我这个魔族,我便带你们去那里,重建家园。”

    有人怯怯地问:“城主大人当真是恶魔?”

    也有人犹豫地问:“我们不能继续在水中世界居住吗?”

    也有人义不容辞地说:“我们知道城主大人是最仁心的,不管是恶魔,还是神仙,我们一家都愿意跟随,城主去哪,我们就去哪!”

    其它人也先是窃窃私语的议论着,最后一千多人竟然是全都一意跟随风邪去天炼山重建家园。

    凡去过天炼山的人,就知道那里是怎样一种“苦寒”,方离觉得这些生活在温暖如的水中世界从不出来的人们,很难在那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活下去。她拿出了七宝琉璃灯,将之递给风邪。“这个还你吧,也许你在天炼山也能用它们制造一个四季如的世界。”

    风邪没有接,却说:“七宝琉璃灯是仙界之物,若非云儿,我不屑使用。这些凡人既要跟随我,以后便是我魔族子民,魔族子民没有一个弱者,不需要这种东西!”

    方离也不强人所难,收回琉璃灯,问他:“那座血魔城虽然没有高阶魔修了,但灵虚以下魔修还有不少,你是打算去打下那座城池?”

    风邪答道:“他们若愿归顺于我,自然任其生存,若不愿,哼,休怪我!”

    “那好,我尚有师命在,这些人就交给你了,若有需要帮忙尽管叫我,若无事我便走了。”

    “无事,你走吧!仙魔殊途,我们始终是敌对的。”

    “那好,我这便离去,后会无期!离火,走了。”方离腾空而起,脚下银光闪现,梭罗花轻飘飘地出现,托着她和冰月,化作遁光往西方灵蕴山方向飞去。

    离火在枝上醒了,展开火焰双翼,紧随她而去。

    风邪遥望着飞向天际的火红的影子,握紧了拳头。

    方离且飞且停且思,前往灵蕴山的路途本可以一两到达,她却用了三才走了一半,就在到达俗世洛阳城这一,她终于顿悟自己体的变化因何而来。她的本命之剑在战斗中突破了极限,得到了分的能力,而随着她本体的能力越来越强,以后剑的分会更多,当到达巅峰时,或许可以有八个分和一把本体,八个分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冰雷风八灵。如果能把这八个分都炼出来,那么迎接化神天劫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不,如果每个分的能力能有她的二分之一,也许只要有两三个分就够渡劫了。

    她边想边行走在洛阳城南郊,离火照惯例找了个地方睡懒觉,冰月却坚持化作人形陪她在路上闲逛。洛阳城是座大城,从城中心走到郊区,一路都有人声鼎沸,城中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十分富足,是她一路从东海过来遇到的最繁华的城市,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此处无事,我们走罢!”她决定离去。

    冰月却忽然拉住她的手说:“城郊有座万福寺院,横竖不差这一会儿,我们也学凡人去踏青吧!刚刚路过的人说今天是凡间一年一度的游节。”

    路人说这话时,方离自然也听见了,还听见两少女笑嘻嘻说只要和心仪的人一起去城郊万福寺的桃仙树下转一圈,就能和他(她)白头到老,很是灵验。听到这话时,她还被少女银铃般的笑声触动了。曾经何时,也有某个少女笑嘻嘻说去某某庙做某某事,就能保自己遇上白马王子,然后执子之手与之偕老。那景,虽然发生在不同的时空,但却奇异的在她心中重合了。

    她忽然,想起那么一点点几乎被遗忘的往事来,那时她还是个人,一个会哭会笑会害羞会恶作剧、还会暗恋别人的小姑娘,而现在,她有时会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起码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她在郊外的路上怔怔站了好一会儿,最终被冰月执着地牵向那座名为万这福寺的寺院所在的山头。它的手温而宽厚,曾几何时化形后的冰月已经比她高比她壮了,连手也比她大了一倍。她被他牵在手里,忽然就想起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话来,深觉奇异地问“为何突然想去那座寺庙?”

    冰月向来高傲,不屑于和修为不及它的人或妖沟通,今天不知为何会想要学俗世的人类徒步踏,还想着去人类信仰的寺院游览。

    “我想体会一下人类的感,究竟是种怎样的感?”冰月的语气充满了疑惑,又问:“人与魔,人与妖,神与妖,还有世间种种,这么多不同种族之间势不两立,可又偏偏彼此产生一些感。云瑶与风邪,一人一魔之间,为何会有那样的感?风邪为了云瑶能多活短短几年,舍弃了自己几千年的修为,这到底是怎样的感?”

    她摇头说:“我不知,他们人魔殊途,可是我只感觉到他们至死不渝的感。这种感也令我十分好奇。”

    方离觉得,如果是初来这个世界时的自己,或许能想到答案,可是现在的她竟是费尽思量也想不出所以然。她被冰月拉着走了许久,终于登上了山腰的万福寺,手牵着手走进寺内。

    寺里香火旺盛,人烟密集,却灵气稀薄,显然不过是一座普通的人类寺院。他们无需动用灵识,就能听见寺内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祈祷之声。诸如合家平安,财源广进,百年好合,儿孙满堂等等。

    方离听在耳里,既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怔怔地站在寺内的广场上,冰月始终不离她的侧。忽然有凡人靠近他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公子小姐万福,今一年一度游节,带上一枝桃花去桃仙庙走一圈,定能让公子与小姐缘定三生,百世好合。”

    “缘定三生,百世好合?”冰月玩味着这句话,之后对那卖桃花的白发老说,“那我便带一支吧!”

    “你买这个做什么?”方离好奇,不一会,一枝带露的桃花被塞进了她手里。

    “我们也缘定三生,百世好合吧!”冰月将桃枝塞进她手里时这么说道。

    这一刻,方离第一次觉得这只常常被她认为早熟、深沉的荒古冰妖其实是很天真可的。她手里执着桃花,被它牵着走,随着人声,来到了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耳边有潺潺水声,还有许多祈祷声。

    这会儿的祈祷声比方才在寺院大广场上的祈祷声纯粹得多了,全部是男男女女祈求姻缘的声音,不外乎就是“缘定三生,姻缘美满。”或者“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云云。

    她捅了捅冰月的腰,传音笑问:“你也想祈求姻缘?看上哪家女妖了?”

    冰月却正正经经地回答:“刚刚不是说了?和你缘定三生,百世好合。”

    她忍俊不笑了起来,笑不可遏,“我们这一生都不知活到什么时候,三生那得多长啊?而且,这一句话在人类的说法里是特指侣或夫妻之间的感,像是云瑶和风邪那样,你跟我不能用缘定三生这样的话哦!”

    冰月却没有笑,低首凝视着她因为笑容而生动了的眉目,忽然抬手抚上了她的颊侧。它的确不明白云瑶和风邪的感,可它不觉得她和它就不能缘定三生。他喃喃地问:“为何云瑶与风邪可以,你与我不行?”

    方离被它问倒了,突时无语。她只是下意识里觉得和它不能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却不曾想为何不行?她嗫嚅说:“我们订过契约,你是我的契约灵兽,是战斗伙伴,也是好朋友。”

    “我不是灵兽,也不想只当你的战斗伙伴。”冰月郑重地说。

    她无奈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它说:“我想与你永远在一起。”

    当初结婴成功时,她想送冰月经过焚骨之地回北极妖界去,可它不同意。它坚决说:“既然与你有约在前,我便会保护你直到元婴圆满。”

    如今她已经元婴大圆满,明白分别的时候就要来临,但它没有说,她也就没有提起,却没想到它会说这样的话。“你不回妖界了?”

    “要回。”

    “那……”她恍然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冰月揽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迅速在她微启的唇上轻轻烙下一吻。“人和魔可以有那样的感,人和妖也可以的,不是么?”

    方离扶额道:“是可以的,但是你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两相悦’。”

    “何谓两相悦?难道你不喜欢我?”

    “你明知故问!”她撇了撇嘴,转离开了人多之处,腾化作遁光,飞离了洛阳城范围。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