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 水中魔界(二)

    湖边的少女们纷纷惊恐地望着湖面,何莺更是面色大变,拔腿就往远离湖边的密林里跑。

    方离耳廓微动,捕捉着从水底下蔓延上来的一切声响,握剑肃立,随时准备和湖底来客短兵相见。

    倏地,一股魔威突破百翎湖清澈的水面,随之破水而出的一名白发玄衣的俊美男子。

    魔族!她眼盲心不盲,甚至因为看不见,听力和嗅觉反而比常人灵敏,魔修和真正魔族的气息,早在百年前她就能清楚辩识,更何况是如今。只是这个识知让她诧异万分,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黑风,竟还有真正魔族存在。

    魔族白发男子外表年龄约有二十六七,破水而出后临波而立,先是朝岸边众女扫了一眼,最后如电的目光向施了隐形术的方离,冷冰冰说:“你是八十年来第五个来百翎湖的修仙者,可知前面几个都是什么样的下场?”

    方离淡淡说:“死。”

    修仙者与真正的魔族之间,实力完全没有可比,修仙者对上眼前的魔族,其结果毫无悬念。

    白发魔族男子闻言冷笑,“你倒是十分聪明!可惜,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说罢,他也不和她打招呼,魔掌化出一柄长枪魔兵,纵向她攻来。

    方离耳边听风,感觉到空气中的动向,旋即举起冰火风雷剑抵挡。黑色的魔兵长枪和紫黑色的宽大剑刃撞上,火花四溢,灵魔之气激撞推拥,在百翎湖边扬起一阵狂风。

    百翎湖水倒灌上湖岸,形成一丈多高的白浪扑向岸边的人君,除何莺外余下十一名少女花容失色,惊叫着跳下软轿,跌跌撞撞往远离湖岸的树林中跑去。

    “有几分本事!”白发魔族男子哼道,却是转就要弃她而就那帮逃窜的少女。

    “冰月,带那些女孩走!这里交给我和离火!”方离先传音给边的冰月,然后再传音召回离火。

    冰月得令,立即幻化形,抢在白发魔族男子之前奔向逃散的少女,同时在所经之处留下许多冰柱冰笋作障碍。

    这厢,方离挥剑缠着魔族男子,怎么都不让他脱去追赶。

    在这一缠一阻之间,魔族男子已经失去先机,很快冰月就带着那些夺路而逃的少女消失在丛林里。他怒极,泛红着双眼,挥动手里魔枪,倾注强大魔息于枪上,猛然朝她攻击。

    方离的冰火风雷剑与魔枪几经碰撞,手腕被魔气震得发麻,不敢恋近战,迅速拉开了和魔族男子的距离,倒飞至百翎湖水面上,借水势而施展攻击。

    这百年来,她遵照澹台明月的教诲,全心致志于修炼流光幻剑诀和凝冰诀以及太初八行录的术法上,心无旁鹜,早已经将三法术和剑招修炼得炉火纯青,无论是流光幻剑融合凝冰化形之术,还是流光幻剑融合太初八行录的大形术法之威,都已经得心应手例无虚发了。

    此时,她向湖面施展“风生水起”,整个百翎湖瞬息升起无数水龙,大风咆哮着刮起了水草和花木,阻去了魔族男子的视线。在此期间,她已经神速出剑,挥出密密重重地剑意直扑魔族男子。

    后者眼见方离一招连着一招,灵动的形隐匿于水龙和幻象之中,灵息之中不乏澎湃的灵力,竟是不容小觑,一时没有突围打算,手执魔枪,寂然而立,血色的眸子中两束如电的视线紧锁幻象中灵息最为澎湃之处。

    方离看不见,但在那一瞬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两道视线锁定了自己,心中不由一震。那视线蕴含着强烈的杀气,空气中的魔威越来越浓烈,若非她的灵魂凝聚了真仙界纯净的仙气,几乎就要被他给压下去了。

    突然,魔族男子执长枪强攻而来。她深觉不妙,撤去幻象,足下聚风铃轻轻响动,形疾往后,避开魔枪锋芒。

    魔族男子数击不动,冷声说:“好快的速度!可惜碰上了我!”

    方离凝神细听,立即察觉在他话音落下后,四面空气中压力突变,魔气渐浓,威压从四面八方卷袭向她。她当机立断撤退,人已经在刹那间消失在魔族男子的神识覆盖范围内。

    魔族男子骤失目标,遍寻不着,狂大发,狠狠攻击百翎湖面,打得水面波涛连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地,他又急急收手,用魔威一压,迅速平息了湖面风波,然后强忍着怒气,往安平村方向飞去。

    在他离去后不久,方离和离火一起,再次出现在百翎湖上空。方才魔族男子保护湖面的举动,早已经落入一人一兽眼中。

    离火若有所思地说:“方才是这个魔族急怒攻心,而且没想到你一个元婴人修能够躲进虚空,否则被他闯进虚空来,你就完了。”

    方离放出灵识,探入湖底深处,一边细细的搜寻,一边说:“所以,我们要赶紧在他回来之前,进水里去探个究竟,说不定就能探出他为什么要村民进贡人类少女。”

    对这个强大的魔族男子来说,人类既是异类也是蝼蚁,可以肯定他自全然没有理由要求村民每年进贡少女,原因很可能出在其它事物上,而这个秘密也许就在湖底。

    “那安平村的人呢?你不救那只小冰妖了?”离火斜眼看她,不相信她会见死不救。

    “当然要救!围魏救赵你懂不?”她平静地问。

    它立即瞪眼,“老子懂个!赶紧说你想怎么做?!”

    “简单,你现在下去湖底探清底细,我在这里假装攻击百翎湖,以那魔族男子对百翎湖的重视程度,必定马上赶回来。”

    “不去!老子最讨厌水了,要去我去!”离火不乐意。它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水这东西了。

    “那行,我下水去找,你在上面搞破坏引那只魔。”

    “嘿嘿嘿嘿,别的老子不保证,搞破坏这事你放心吧!赶紧去!”离火说着,清唳一声,一对火焰翅猛然张开,熊熊天威一放,朝水面扇了两下翅膀,刹时激起无数波澜。

    方离比毫没有迟疑,离火一动作,她就张开护灵气罩,纵扎入水下,直潜入湖底深处,敛息游动,四下寻找。

    魔族男子正待靠近安平村上空,突然感应百翎湖上异动,一股令他为之诧异的天威笼罩了百翎湖。他面色乍变,顾不得追击冰月,调头疾速赶回百翎湖边,就见一只五尾火鸟在湖面上空盘旋肆虐,俊颜上罩寒霜,喝叱道:“何方神圣,为何扰我家园?!”

    离火扭过头,哼道:“老子做什么就做什么,管它是谁的家园!”

    魔族男子说:“神魔早已经远离人界,你我皆留在人间千万年不得归途,何必还计较神魔不两立的规条?”

    “谁跟你说老子是因为神魔不两立才来这里的?老子不过在这里闹着玩而已!”离火一副痞相,兀自在空中展示着自己漂亮的火焰羽毛,招摇过市的摆动着五条长长的火焰尾羽。

    魔族男子皱起两道剑眉,似是不悦,却又不与它正面交锋,便道:“那你可否去别处玩耍,此处乃我家园,你若继续闹腾,我亦不会做视不管!”

    离火却不吃他这一,自打它恢复了神兽的一成功力之后,就开始展露本色,遇到强者,势必要与之分个高下再说。它趾高气昂的理了理火焰组成的翎羽,睥睨地说:“老子见这里风景正好,就想在这里戏水,你待怎样?”

    魔族男子本来还想息事宁人,但见它得理不饶人,当即冷了俊颜,道:“别以为我便怕了你,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你上罢了,既然不愿走,就让你尝尝我魔枪之威!”

    他说罢,魔枪出手,带起魔气罡风,扑向半空的离火。

    离火正等着他来,见状嘿嘿笑着,引项向长空鸣叫两声,随即与之战在一起,浩的神威和霸道的魔威相护碰撞,震天动地之声频传,离百翎湖不过三十几里路的安平村村民大受惊吓,纷纷逃出屋外观望。

    冰月将十几名少女带回村口的树林,纵跃上半空,极目远眺,就见远处空中有一红一黑两道光影交缠不休,红光与黑气激烈碰撞,短时间看来是不分轩轾。它再细探方离的灵息,却遍寻不见,遂传音给她:“方离,你在哪?湖面上神兽和那个魔族男子打起来了。”

    方离的传音很快传来:“我在百翎湖底,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紧接着,她的影瞬时出现在它的边。“你跟我来!”

    冰月心领神会,当即缩成巴掌大小,跳上她伸出来的手。

    原地白光一晃,一人一妖便自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百翎湖底某个神秘处所。

    未待方离指出她觉得古怪的地方,冰月已经咦了一声。“这是……”

    她下意识地追问:“是什么?”

    冰月说:“一个水下世界。准确的说是一个被结界包围在里面的水中世界。”

    “像幻灵界里的水中岛屿?”

    “对,不过看起来比那地方大得多,更像是一座城市,而且里面有许多人在生活。”

    ------题外话------

    这会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