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 七煞岭风云(三)

    “终于逮到你了!”化神魔修恻恻地说。

    眼看去路就这样被他给堵住,另外九名元婴魔修很快也赶到这里,方离心念一动,当着那化神修士的面就要躲进虚空,不料那化神魔修的一击,已经袭到跟前,生生阻断了她进虚空的路。

    她侧往后退避,眼睁睁看着虚空之门的白光一闪而逝。另一方,化神期魔修一招没击中她,第二招已经出手。袭向她的魔气化成七八个的黑气森森的骷髅头,向她体的各个要害扑咬而来。

    她祭出一面冰墙,为自己争取进入虚空的时间。当冰墙应声而裂时,她也在瞬间进入了虚空,蹲在虚空门内大呼惊险。

    虚空之外,一面丈余见方的冰墙被魔气骷髅撞成碎冰块,白色的冰块裂缝沾染上了魔气,在坠落的过程过一边被魔气侵入腐蚀出斑驳的黑点,一边在黑点处啪啪龟裂,断成更小的冰块。

    化神魔修眼看着冰块散落后,空中人影和灵息尽杳,眼中不掩错愕,随即仰天一啸,“吼——”

    重重吼声从喉间扩散而出,绵延百里,令听者心神一,几名围拢过来的元婴期魔修中,修为和灵识较差的,都抱头立在空中,显示出思绪顿紊乱的茫然神色。

    饶是方离避在虚空之中,也能感觉到那吼声之中的强大威能。那音波扩散出去之时,空气中弥漫的浓厚煞气都出现了一层一层似水上涟漪的波纹,扩散甚远。由于在虚空,无法探知深浅,但从众元婴魔修的神色中便可得知,这狮吼功必然极为厉害。

    化神魔修吼了一阵之后,环视周遭,发现没有任何异动,不由得皱起两道毛毛虫似的浓眉,似乎对自己的狮吼功没能出方离而懊恼不已。

    方离以为这会子他们会像上次一样散开去寻找她了,可他们不,竟然就这样踩着形状各异的飞行器,飞在空中四下戒备。

    看样子,她不能这么出去。可不出去难道在这里躲一辈子,或者是又折回原来的断崖那里去?当然不行!

    她眺望远处方才化神魔修来的方向,心下一想,很快有了主意,当即心随念动,眼前的虚空之门瞬息关闭,不久处的白茫茫一片中,紧接着出现另一道虚空光门。她驱动梭椤花直奔光门而去,但是却没有穿过光门,而是停在光门边上,再探首往外望,发现周围并无那化神魔修和九名元婴魔修的影,便放出灵识一探,赫然就发现对方在附近十里之内。

    于是,她又在虚空门口略略探出右足,让聚风铃感受一下魔气最密集处的方向,得到确切方向后,又意念浮动,眼前虚空门消失,远处白色虚空再次出现另一面光门。

    她纵飞向光门,像方才一样探头左右观察了一会,再用灵识探查,一触及那化神修士即收回灵识。这回,她已经离那化神修士有三十里左右的距离。眼看着这法子虽然麻烦又憋屈,但总算有成效,于是又如法炮制,如此三番之后,当第五次探出虚空时,她的灵识已经探索不到那一伙魔修的踪迹了。

    眼看着现在出去应该很安全了,但想着这七煞岭上现在至少了几十名元婴以上的魔修,万一一不小心又普到更强大的,那还怎么脱?她用灵识探察不到墨千华的踪迹,便又沿着风之灵所指示的方向,利用空间转移术前进。

    她这厢忙得不亦乐乎,那厢蹲在她肩头的离火看她的目光却透着几许古怪。这个时常被它唤作白痴的人类,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学会了从虚空里另外打开第三方虚空之门,而且误差只在十里之内。

    事实上,因为虚空瞬间万变,连仙神都对之敬畏莫极,别说是人类了,就是上仙级别的仙人,在进入虚空之后,也不一定能做到重新打开的门和目的地误差只在十里之内,误差动辄上万里是常有的事,就连全盛时期的它,在虚空中也不能做到误差十里内。这小女孩的精神力,意念集中力,竟然是如此强悍。

    方离没注意到离火在想什么,一心放在寻找神魔祭坛和墨千华上面。不曾想,又一次打开虚空之门后,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占了半座山峰的圆形大平台之前。

    一股森然的强大气息从台子上辐出来,夹杂着魔气,灵气,妖气,煞气,汹涌澎湃地席卷而来,即使处虚空,她也能感觉到那灵威下的重重压力,像是当初从地球穿越时,那铺天盖地的巨浪一样,要将她的体和灵魂一起吞噬,让她如处冰窑,让她如失重的人,只能在这股浪潮中不由自主的载浮载沉。

    神魔祭坛!那就是神魔祭坛,这种感觉,这种气息,仿佛从远古洪荒奔涌而来的古老神秘的气息,不会错的!那里面有悲伤,仇恨,嗜血,**……许许多多的负面绪,透过虚空拍击着她的灵魂,所有的负面绪,在她臆间转化成浓得化不开的悲悯。

    她的头又开始疼了,记忆的长线从远古洪荒而来,串起了一个又一个曾经出现在她的脑海却又无法连成一片的片断,一个一个画面被连贯在一起,一桩桩发生在远古洪荒之前的或大或小的事,一场场发生她和不同对手之间的战斗,仿佛被撕去薄纱帷幔的连环画出现在她的脑海。

    从远古至上古,时间洪流匆匆而过,亿万年的岁月,天崖海角花开花落,无妄海潮降潮升,混沌山云卷云舒。一个上神的一生,一个战神的英勇与孤独,以及,他内心的柔软与隐忍,就这么明明白白的呈现在她的脑海,最后化作无形,流入她的心田,又仿佛它们本来就藏于此,只是一直没有苏醒罢了。

    在虚空门打开的一瞬间,离火就被神魔祭坛的气息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它没见过神魔祭坛,但神魔祭坛的事迹它耳熟能详。

    那时天地还未改变,妖神破月征服六界,创建了神魔祭坛,用十万生灵的鲜血和灵魂开启了一条通往魔界的血路。妖神破月带着上百万妖兵攻入魔界,联合了魔界魔兵,化成一支上千万人次的魔妖大军,将仙神赶出资源丰富的天界。

    那时仙界和神界还是一体的,称作天界,而天界在魔妖大军的肆虐下,在神尊碧落和紫月与妖魔统帅妖神破月的战斗中,一分为二,才成了仙界和神界。它为神兽,哪怕当时已经被祈颜所骗,封印在人间一隅,但神力尚未完全被封,通天彻地之能还未完全受损,所以那一场旷世大战它如眼亲见。

    离火沉浸在千万年前的记忆中,突然方离的惨声,和周围气息的突变,终于让它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方离!”

    “离火……”方离小脸苍白,颤巍巍地唤了它一声。

    两世的记忆,交叠出现在脑海,眼前忽明忽暗,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这一刻,她完全分辩不出自己是千万年前的紫月,还是今生的方离。她知道自己已经莫名出了虚空之门,曝露在狂嚣疯涌的煞气之中,但她无暇顾及,紧紧握着双拳,强行压下所有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不断催眠自己,“我是方离,我是方离,我是方离,啊——”

    终于,在她的一声长啸中,所有属于紫月的记忆都被她压抑了下去,属于方离的记忆再次主宰了这具体。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再睁开眼来时,眼睛已经从黑色变成了紫色,比紫晶石还要璀璨几分,但她并不自知。

    如今亦不是她研究自变化的时候,待她呼完一口气,定睛一看,四面八方已经围了三名魔修,从两名元初,一名元后,除此之外,祭坛边缘还密密麻麻堆着一圈活人。

    这些活人被罩在一个结界之中,出不来,也不会受到煞气的侵袭。他们中有普通凡人,也有练气修士,筑基修士,乃至一两名金丹修士,不管他们原来姓甚名谁,在人间或在修真界有着怎样的份和地位,此时此刻的他们只有一个代名词“祭品”,而这次如果正道的营求行动失败,他的将永世不得超生,灵魂也无法入轮回。

    在今天之前,方离是不知道这些的,轮回于她只是一个名词,而此时此刻,紫月的记忆告诉了她一切。也正因为知道了这一切,她更加无法忽视他们的命运。

    四面八方传来的厮杀声,告诉了方离正魔之间的战斗已经开始,她可以感觉得到师父的气息,可以感觉到墨千华的气息,还可以感觉到十几名化神修士的气息。他们就在她的方圆百里之内,各自展开了激烈的斗法,法术的灵震波,还隐隐在空气中了过来。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神魔祭坛附近的守卫只有三个元婴魔修的原因。这三名元婴魔修立在煞气中,冷眼盯视她,只因发现她是灵虚期小道修,而且眼神一开始很迷茫,所以都不急着攻击她。待到此时见她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其中那名元婴中期魔修才开口:“我道是何人能闯至此地,原来不过是个迷路的小鬼。小鬼,你是要乖乖去里面和那些人凑数,还是要我直接送你下地狱?”

    “我要去凑数!”出呼所有人意料的回答。

    就连离火,也被呛得飞了起来,传音质问:“方离你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