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人和剑,不成比例啊

    真仙界,无妄仙岛。

    醉卧在桃林深处的祈颜,突然被无妄海上面上的波澜壮阔给震醒。

    天空雷鸣不止,海水翻涌不定,不多时,七彩霞光照亮仙界云天,可空气中传来的不是凶兆的气息,分明是异宝出世的祥瑞之兆。

    就在这时,被他送往炎华凡人界的本命法宝,那朵失去音讯许久的梭椤花终于有了动静,向他传递了一段信息。

    他坐在桃花树下,一手还拿着酒瓶,就这么闭目凝神,解读那段来自人间的信息。半晌之后,他睁开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再度倚回桃树杆上,仰望树上飘飘落下的桃花瓣,微微叹息。

    “经历这漫长的时光之后,你到底是彻底忘却前尘了啊!竟然连紫月清风剑都已经被新的绝世神兵取代……六界之中,又有何生灵是你所放不下的呢?只怕有一你重回天界,亦只当我是一个为你重塑的普通仙人罢了。”

    人间,炎华凡人界。

    许多隐世不出的高阶修士,纷纷出现在露天之所,夜观天象,或诧异或赞叹不已。仙灵山上,现任仙灵派首座太上长老,化神修士太一上人立于仙灵大前的广场上,遥望重华山方向,对边的端木曦说:“重华派又有一柄绝世神兵出世了,却不知神兵花落谁家!”

    “重华山……”端木曦也望着天边,直觉想起那个俏可的小人儿方离。

    七煞岭上,墨千华静立在神魔祭坛前,仰望东北方向,遥见天边风急云涌,电闪雷鸣之间有瑞光祥兆,略略闭目感知,嘴角便已经微微勾起。“有趣!”

    与此同时,神界,魔界,乃至冥界,也纷纷出现了风云际会,电闪雷鸣,霞光降世的种种异象。异象在六界久久不绝,令得六界众生纷纷震撼。

    而引起六界震撼的正主儿——圣灵天地剑,却还在万里海域上和方离玩追逐战。

    方离追着它飞了不下五千里,早已经远离重华山的海域,才终于把那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家伙给拦了下来。“站住!”

    那剑在半空抖了抖剑,不跑了,可也没让她靠近。她进一步,它退一步,她停下来,它也停下来,她再进,它再退。

    得,经过几次试探,她绝对敢肯定这剑有类似于人的意识。可是一把剑,还是本命之剑,有了自己的意识是好还是坏?让一把有自己意识的剑进入自己的丹田,会不会有点儿那啥?毕竟丹田是很私密的地方诶。

    可无论是好是坏,这剑已经和她本命相连,再不好也不能将其损了重铸吧,还是先把它拿过手来看一看再说吧。如此一想,她随即朝那剑勾勾手指,“过来!”

    那剑抖了抖,然后上下蹦跶了几下,剑上的锋芒时而银白时而金黄,一晃一晃地,能把修士的钛合金狗眼给闪瞎。

    “我说,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咩?”方离立在梭椤花上,双手交抱在前,居高临下的睥睨它。

    那剑在空中原地自转了几圈,左右晃了晃,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哼!你记住,你是因为我的精血才成长的,也就是说我要是死了,你也会失去灵变成一块废铁,就算我不死,没有我的灵气温养,你也会慢慢变成废铁,就算你现在神气巴拉的!所以,乖乖听话,到我手上来。”

    那剑在空中又是左右晃了晃,显然是表示它不干。

    “你不要灵气温养?”

    长剑又在空中上下晃了晃,显然表示她说对了。

    方离瞪了它一眼,在右手掌上凝起了一团白色的仙气。自从灵魂出窍后重新拿回体,她就发现自己能够自如将仙气汇出体外而不再痛苦了。“那这个呢?”

    咻——

    某剑像看见骨头的小狗,向她手心的仙气冲了过来,先是吸光她手心上的仙气,然后主动将剑柄交到她的手中。

    方离握住剑柄,胜利感由然而生,一边笑,一边挥起了比她的人还高出那么一小寸的五尺长剑。

    挥了没几下,她就发现自己像个耍大刀的京剧演员,顿时胜利的笑容就被满脸黑线取代。

    为毛别人的剑是三尺青锋,她的剑要是五尺?为毛别的剑两寸宽,她的剑要三寸宽呢?她是不喜欢刃宽细长细长的冰霜剑没错,可也没说要这样超乎常规比例的大剑好吧?

    她看兽皮上的剑比例正常的啊,师父和青元子是不是把尺寸给搞错了,这么“庞大”的一把剑,就是给他们两人自己拿都嫌笨重吧,她这么一个纤细的没发育的小女娃扛着这么一把剑打架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这把剑,应该是给高和体重吨位级以上的彪形大汉配的吧?对吧?对吧?

    她拎着剑,有点儿纠结,有点儿郁闷,刚才的兴奋之都被冲淡了许多。

    圣灵天地剑似乎感觉到她的绪低靡,在她手心拼命动啊动,却又不像是要挣脱的样子。

    方离被它的举动带出了好奇心,低头问它:“你是想展示一下你的实力吗?”

    它抖动得更厉害了。

    于是,她懂了,它的确是想表现一下,便说:“那好吧,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罢!”

    她扛着巨剑,当空挥舞,将一流光幻剑诀从第一层一直演练至第九层。

    海面上风生水起,幻象重重叠叠,一个高不足五尺的小丫头,扛着一把足有五尺的长柄巨剑,置于幻象之中,浑然忘我的挥舞着,竟是越舞越来神,越挥越得心应手,甚至连这是自己第一次成功幻化出幻象世界的历史时刻都忘了。

    一紫一青两道遁光从重华山飞来,落在幻象外围,正是负手玉立的澹台明月和青须飞扬的青元子。

    “哈哈哈!明月师兄,你这个徒弟,可真是青出于蓝啊!依我看,别说千年之内化神了,有了这把本命剑,就是五百年化神相信亦是不难了!”青元子哈哈大笑说。

    每一把从他手下成形的剑,都是他的命根子,自己的命根子有一个配得上它的主人,比什么都让他高兴。

    澹台明月微微一笑,却是什么话也没说,清冷的目光落在前方重重幻象之中,那里花团锦簇,海阔天宽,动若云卷云舒,静若闲庭落花。

    流光幻剑诀的要诀在于以剑意化万物,剑意由心生,剑意所化幻象,便是剑者内心的折。他竟不知这个被自己认为心不定的徒弟,思想境界何时有了如此大的飞跃,莫不是因为慑天的话?

    剑招演练至第九层,去势将尽,方离不满足于现在的空架式,遂趁去势未尽之时,实打实一招劈向海面。顿时一道雷火交错的剑气裹着劲风疾而去,打在海面上发出砰砰砰巨响,生生被劈出一道海沟和两道滔天巨浪。

    当巨浪平息,立在空中的方离还能感觉到海上扑面而来的森寒之气,很是满意。“一招之中,竟然蕴含了冰火风雷四种特,不如以后就叫你冰火风雷剑吧?圣灵天地剑听起来是霸气,可更像是不自量力的人说的。苍天在上,后土在下,天地生万物,你我只不过是万物之一,如何能自比天地?是吧!”

    她这是在征求长剑的意愿呢。长剑在她手中嗡嗡地响,她也听不出个一二来,看它也不像反对的样子,便自顾自决定了。“嗯,那以后你就叫冰火风雷剑吧,听说名字普通的孩子好养活,剑也是一样的。”

    冰火风雷剑上的锋芒骤然亮了一亮,紧接着渐渐恢复如常,然后咻地一声,主动飞进她的丹田之中。她连忙内视丹田,发现冰火风雷剑静静的躺在丹田里星云一般的灵气团之中,模样看起来颇为悠然自得,一下子就联想自己曾经躺在云上睡懒觉的模样。

    “好孩子!”青元子活了几万岁,端看方离,就像看着一颗刚刚冒出两片小嫩芽的上等好苗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连她方才提溜着那把大剑的违和感都变得十分有意思。

    方离转飞向青元子和澹台明月,唤道:“师父,青元师叔!”

    澹台明月微微颔首道:“以后要善待冰火风雷剑,切不可再像之前……用来烤!”

    她闻言吐了吐粉色小舌头,乖乖道:“不会的!这可是小离的本命之剑啊,如生命,如手足,小离是断断是不会拿自己的手足去烤的!”

    说起来,她似乎很久没有烤吃了呢!突然有些怀念了,离开重华山这么久,刚刚回来又一头扎进五灵剑台七天七夜没出去,也不知沐紫和楚珏怎么样了。

    回到重华山,天还没有亮,青元子回他的五灵剑台去了,澹台明月带着方离回到断岛,还未靠近,却见断岛上飞出一只火鸟,清唳声声入耳,火光照亮了白色的断

    离火又变了!

    方离眼前一亮,看来血池里那颗血灵引对它真的有用,急忙飞了过去,大张双手挥舞,“离火!这边,这边!”

    火鸟听到她的声音,清唳一声,一边扭头往她这边俯冲过来,一边传音给她。“哈哈哈!方离,看到没,老子的能力又释放出一部份了!”

    澹台明月远远立在空中,看着一人一鸟在空中抱成团,火焰在空中哧溜溜地飘浮,先是微微摇头,接着嘴角微微上扬。

    这孩子即使思想境界有了极高提升,心到底还是相当跳脱,不过已经无需他过多担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