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方离被困

    重华山,断岛。

    偌大的初寝内一片寂静无声,香炉飘出缕缕轻烟,在空中袅袅摇曳。盘膝坐在冰魄寒玉上调息疗伤的澹台明月突然睁开眼来,遥望北方虚空,掐指捏了几道诀,空中浮现一片雾镜。

    修至大乘都,有万里观微之术,只要与之灵识牵系之人,哪怕是在百万里之外,也能利用雾镜观微之术随时探知其处境。然而,自从那次方离传讯说即将进入天炼山后不久,澹台明月从雾镜中就看不到她踪影了,至今算起来已经有一十六,也不知她发生了何事。

    此时雾镜上白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摇了摇头,抬手在空中一挥,雾镜消失。派方离出去历练,是为了煅练她的心,让她的心态能够跟得上晋阶的速度,却不料会变成这样。

    他看向案头上搁着的本命灯,那是方离的本命之火。此时灯里火焰很旺盛,除了她刚进天炼山时火焰有所减小之外,最近几天生命气息非但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而越来越明亮,这证明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不明白她究竟在何方,为何连他的雾镜观微之术都失了效?近几天来的不详之感又是因何而来?

    他又试着捏诀卜算,结果仍然一无所获。自从七八年前人间异动之后,他是越来越算不透人间的未来了,隐隐约约觉得,天地是要变了,却无法进一步窥探。这种感觉自从他进入大乘期后是从未发生过的,但现在却是越演越烈。

    寝外灵息涌动,不稍一会,白泽的影便来到了冰魄寒玉前。“主人!”

    澹台明月捏诀的动作不变,目光淡淡移向白泽,“说。”

    白泽说道:“小师妹所说的魔修异动,事恐怕远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经过我的查探,似乎墨千华正在准备一个重大的活人祭祀,加上这半个多月来,不但修真界屡屡有低阶修士失踪,就是凡人国度,也有大批活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我想两者之间必定有所关联!”

    澹台明月轻轻点了点头,“非但如此,我猜想祭祀的地点会否就在七煞岭?”

    “主人?”白泽有些不明白。

    “方才代掌门玄止来回报,说獠牙城煞气兽围城之事,是因为七煞岭上出现神秘变异所致,所有灵物才被迫纷纷离开生长的地方,而此番变异,已经确定与魔修异动有关。”澹台明月将三者放在一起联想,不难猜出其中联系,此时心中已经对所谓有的“活人祭祀”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

    且不说七煞岭上煞气兽纷纷走避,会同时影响凡人世界和修真者世界,最重要的是修真界中的“活人祭祀”不比凡人界的活人祭祀。凡人的活人祭祀多是普通习俗,祭祀仅是形式,并无实质意义,而修真界中的此类祭祀,却是极为凶煞的一种血祭,一旦血祭成功,鲜血中强烈的煞气,影响的不仅仅几十人几百人,而很可能是所有人类和修真者。这里说的修真者,甚至涵盖了道修,魔修和妖修乃至魂修。

    白泽问:“那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

    “你且替我守着小离的本命灯,我去外招集几位师弟。”重华七圣隐世多年,如今他受重伤无法远行,是该其它几人出世的时候了。澹台明月想着从冰魄寒玉上下来,体在前晃了晃,脸上出现痛苦神色。

    “主人,你的伤至今未好……”白泽兽眸中满是隐忧。

    “多亏小离用仙气护我元神,如今已算是极好!”他抬起手制止它说下去,双眸微眯,仰首立在前,隔了片刻才缓过劲来,然后背负起双手,姿笔往外行去。

    *公*子*微*澜*

    幻灵界,剑冢。

    剑冢是幻灵界中一个插满了剑的地宫。方离和冰月在迷宫似的地宫通道里穿梭来穿梭去,一路走啊走,第N次绕回了原地——一个圆形祭台,第N次有气无力的叹气(如果灵魂也能叹气的话)。

    半个月前,“碧落”带走了她的体,将她的体放在水中小岛里的一处暖泉里温养,说是要七天,才能将她的体修复回原状。于是,她和冰月变成了小岛上的游魂和闲妖。

    月灵仙子见他们无聊,便提议让他们到幻灵界的剑冢里去转转,说是里面有对人类修士很有用的法宝什么的。她想着闲着也是没事,反正还得等上七天,这七天要是都在小小一座岛上阻碍人家夫妻恩也不是回事,就算没有法宝,却逛逛,猎猎奇也是不错的选对择,便答应了。

    月灵仙子将他们送到了月灵草原深处的一个环丘山上,这座环丘山比水中小岛所在的那座山还要高大一些,但山上没有偌大的湖泊,而是一个大迷宫的入口。哦,不对,据月灵仙子说,这是剑冢!

    她说剑冢里面有机关制等等,但法宝机缘也很多,因为这座剑冢是当年她和碧落来此隐居时埋下的随物品。那些物品对她现在的修为来说已经没有太多价值,但对一个灵虚期的人类和妖将期的妖兽来说,其吸引力非同小可。她甚至许诺只要他们能带出剑冢的,就全部都送给他们。

    方离心想月灵仙子只是不愿意自己打扰她和“碧落”的两人世界,但她本还是很好的一个妖仙,所以便怀着兴奋地心和冰月进入了剑冢地宫。刚开始,路上还顺利的,而且冰月还在地宫中寻到了一粒妖王妖丹。

    妖王妖丹,在修真界一粒可称天界,属于有市无价的物品,用来炼丹什么的,功效显著。而对于冰月来说,直接吞噬这颗妖丹,还能增长至少一个阶层的功力,平白缩短了至少一百年的修炼时间。

    得此妖丹后,一魂一妖就得意忘形了,对于月灵仙子的话信了**分,打起了将剑冢搜刮一遍的主意。

    接下来的路上,不但冰月有所收获,就是方离也得了好几件高阶灵器和一件仙器,顿时心中乐开了花,大叹这下子简直是走进宝山了。她幻想着将这些灵器和仙器带出幻灵界后,自己必定能发一笔大横财。

    乐极生悲这个成语估计就是这么来的了。当她朝冰月的空间袋里扔进第八件灵器后,终于发现自己迷路了。若是对于拥有实体的她来说,迷路就迷路,大不了空间转移出去就成了,可是现在她处于灵魂状态,根本施展不了空间转移术。至于冰月,虽然心思缜密,但修为摆在那里,对于妖仙所设的迷宫也是无可奈何。

    一魂一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一次次地走在相似的地宫通道中。更可恨的是地宫通道不知由什么材质做成,无法种下灵识印记,方离想到用凡人的笨办法——画记号,却发现墙壁坚硬无比,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在墙上划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无奈之下,她和冰月只能全靠记忆力辨别方向。修士的记忆力本是很好的,可是在这地宫里完全起不了作用,该迷路时还是迷路,该走进死胡同时还是走进死胡同,就连冰月一怒之下想用暴力破坏,也是徒劳。

    就这样,他们东奔西走,也不知在地宫里转了多少圈,时间一天一天就过去了,转眼已经半个月。这半个月,方离和冰月并不无聊,因为地宫通道上制,机关,层出不穷。不但有对付实体的,还有专们对付像她这样处于灵魂状态的。

    这些天,方离有时也感叹,妖仙就是妖仙,境界决定了差距,但更多的时候,是在琢磨月灵仙子这样做的用意?对月灵仙子这样的存在来说,要捏死她就像喘口气一样简单,而且碧落对她几乎言听计从,他断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人类的死而怪责她。

    在脑中将这个不可能的想法甩掉后,方离环顾圆形祭台四周八条一模一样的通路,再次仔细辨别它们之间的不同。一定有不同之处,只是他们忽略了而已!她笃定!

    她从左往右开始,一个个通道口实地考察,连地上的砖块间的接缝都不放过,直接趴下来研究。可是,半天下来,当她终于检查完最后一道门后,泄气地瘫倒在地上。半晌,又抓逛地一跃而起,“没有,没有!全都一模一样,全都进去过一遍了,还能有什么其它办法出去?”

    相比之下,冰月比她平静多了。它就蹲在地上打哈欠,见她抓狂,便抬起头来说:“也计这八条路本来就是相通的,问题并不出在门或者路上,而有可能出在这个祭台上。”

    “你是想说……”方离平时脑筋转得就快,被它这一提醒,眼前一亮,脑中似有某个关键点渐渐浮现。几秒之后,她就一拍手掌,“既然通路可以有无数条一模一样的,那祭台自然也可以有无数个一模一样的。说不定这些通道和祭台之间,就像是线和点的连联,而线和点,线和线之间又是互通的,这样的话,我们可能是走进一个类似于蜘蛛网一样的大迷宫中……冰月,你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画图的东西,借我用用!”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