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大战冰凌兽皇

    忽然,一阵细碎的沙沙声从峡谷下传来,紧接着整个冰晶峡谷仿佛在颤抖般,开始摇晃不定。然后,一股强大的妖气威压裹着寒从冰谷下透了出来。

    方离本来就蹲在峡谷冰缝边缘,这一晃,险些给晃得掉下去。她索提着剑,驱动梭椤花飘下去看,同时吩咐离火:“保护冰凌花,快完全绽放时叫我!”

    冰月拦住她说:“别下去,这威压……好像是妖皇级冰凌兽!”

    “不是好像,根本不是妖皇级冰凌兽,而且是妖皇顶峰!”离火更正它,又说,“老子和冰妖去对付它,方离你守着冰凌花,等它开完花就摘了赶紧走!”

    妖皇级的妖兽,那可是相当于人修的寂灭期,离大乘只有一步之遥。谁能想得到,在深藏地底的万年玄冰层中竟然会有一只修为如此之高的冰凌兽。要知道寂灭期的人修,在人间都是凤毛麟角,而对于妖修来说,妖皇级也是不可多得的,如今世上妖修共知的妖皇,也只有冰月的父亲冰妖皇和新晋阶为妖皇的白眉,由足可见其数量之少。

    尽管如此,但妖皇级别的妖修,其实力比人修寂灭期还要恐怖,加上此处是它的地盘,俗语有云,强龙不压地头蛇,如今方离一行连强龙都算不上,如何能压住这只地头蛇?

    “好!你们……”方离话说一半,冰层底下就传来一个如雷鸣的吼声。

    “无知小儿!凭你们一只半吊子神兽和一只未成年的妖将期冰妖,就想对付老夫,真是天大的笑话!”这苍老的吼声传来,整个冰下深坑都颤抖不已。

    方离刚刚的从容不迫被吼声中强大的威压打乱了。这妖修的威压虽然比师父的弱,但依然对她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好在她的灵魂里沉睡着大量的仙气,让她比一般修士抗得住威压。若非她修为太低,与这妖皇级的妖修差了五个阶层,她也不至于受到影响。

    而若是知道这里有妖皇级的冰凌兽存在,她也不会这么贸然闯进来,至少会跟黑风再商量对策。只是世上买不到后悔药,现在想退出去已经不可能。因为那冰凌兽已经从冰晶峡谷中伸出了由冰晶组成的透明巨手。

    那冰晶巨手快速的朝方离抓来,她迅速纵后退,巨手抓了个空,狠狠砸在冰上,偌大的一块洁白无暇的冰晶就被砸得龟裂开来,面上许多已经碎成了冰渣子。

    离火张口朝冰晶巨手喷出火球,巨手在火球撞到它之前泛起一层白光,白光在火球接近之时,迅速将火球包裹,变成一个内里火焰燃烧,外面白色冰层晶莹透亮的冰火球。那冰晶巨手五指一握一张,先是握住了冰火球然后将冰火球弹了回来,砸向离火和方离。

    一人一兽快速避开,低头一看,冰月却匍匐在地上起不来。冰月虽然实力很强,但毕竟只是十阶妖兽,在妖皇顶峰期的妖修面前连蝼蚁都不如。所以,在这只冰凌兽面前,它是完全无法发挥实力了。

    方离暗暗庆幸自己与寻常修士不同,否则在这冰凌兽面前,就是躲开它攻击的能力都没有。但是,只有闪避之力还不行,她必须引开这只冰凌兽,而且要在冰凌花开之前,也就是一两刻钟之内回到冰凌花生长处将它摘下来。

    她利用自己过人的移动速度,一边和冰凌兽的冰晶巨手作迂回战斗,一边在冰晶峡谷顶上晃来晃去,观察着冰凌花开的进度。在第五次晃过峡谷时,发现那朵冰凌花已经快开到极致了。她心里好不焦急,咬了咬牙,悄声传音给离火:“我们退后,一会你用‘天火光柱’攻击它,激怒它,能打伤他最好,但主要是把它引出冰晶峡谷,记住不要喷得太远,否则这个冰层就被你破坏了。引开它后,我马上回去摘冰凌花,只要冰凌花到手,我们就可以一走了之了!”

    “没问题!”难得有值得它大显手的对手出现,离火兴奋得不得了,自然是无条件赞成。

    “还有,你不会发出火柱之后又像以前晕倒吧?”这点她有些担心。

    “放心吧,老子今非昔比,修炼了几年,再怎么不济也不会像在迷雾森林一样!”离火拍脯保证。

    “那就好,开始行动!”方离和离火一前一后且战且退,渐渐远离了冰晶峡谷。

    那只冰晶巨手也一路追来,但是追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似乎是手的长度已经到了极限,再探出来就要露出躯了。而那冰凌兽似乎不愿露出躯,所以才停下来。

    方离和离火心有灵犀,前者掐诀御剑,御着灵虚剑远继续攻击挑衅冰凌兽的冰晶巨手,后者酝酿天火之气,很快肚子就胀成了圆球,然后它的鸟嘴猛然大张,一道烈焰火柱从它口中喷出,笔直向冰晶巨手。

    冰晶巨手闪避不及,被火柱骤然击中,顿时融化不说,还变成了滚烫的开水,泊泊流了一地,渗入方才被巨手打得龟裂的巨大冰晶上,使得裂缝上的冰也开始融化,有的甚至直接气化成雾。

    方离听到冰晶峡谷底下传来一声惨烈的巨吼声,像是受伤的老虎发出的声音,紧接着一道说话声传来。“你们竟然把老夫到这个地步,不让你们尝尝老夫的厉害,老夫就不是冰凌兽皇——吼——”

    随着冰凌兽皇的巨吼声传来,冰层开始剧烈摇晃。不知是不是方离的错觉,她觉得整个冰凌洞顶的坚冰层在晃动中发出了古怪的咕噜声,像是什么巨兽吞口水的声音,又像是什么巨物掉进水里发出的声音,总之听起来很不符合此此景。可当她仔细倾听时,除了地下冰凌兽皇发出的声音外,什么也没有再听见。

    她也来不及问离火,因为冰凌兽皇的半边躯体已经出现在冰晶峡谷里。

    冰凌兽皇就像一尊冰雕的人形雕像,唯一的区别是它硕大而透明的体和体上冒着的腾腾寒气。它的一条手臂足有两米半长,它的头颅比大水缸还要大上一小圈,它仅是站在冰晶峡谷里,就能露出了上半,足见它的躯至少有五六米长。这么大一只冰凌兽,要是不站在峡谷里,岂不是要顶破他们头顶的坚冰层?

    此时,冰凌兽皇已经断了一臂,但是,那条手臂在它的头和出现后,以人眼可见的速度在再生。

    方离心想,看此形,想引开这只冰凌兽皇有很大的难度,作战计划有必要变一变了。她传音给离火:“没办法把它完全引出来了,你继续用火柱攻击它,引开它的注意力片刻,冰凌花现在应该是开到极致了,我马上转移过去,摘了就转移回来!”

    离火说:“冰凌花就在它前下方的冰壁止,你这样去太危险了,不如你来引它注意,我去摘!”

    “不行,你没有转移术,而且我的攻击都是冰系和水系攻击,剑招又打不动它,根本没办法吸引它注意,让我去吧!”这是唯一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离火闻言什么也不好再说,点点头说:“那你小心点!别连累老子!”

    “放心吧,以我的速度,天底下没有我拿不到的东西!”方离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气,然后视线紧紧盯着冰凌兽皇,只要离火成功吸引它的注意,她就会立马转移到冰凌花所在地。这种近距离的转移简直没有悬念,她对摘得冰凌花是信心十足!

    冰凌兽皇的手臂终于再生完全,准备向她和离火攻击。

    与此同时离火的天火之气也凝聚完成了。它再次张口喷出一道烈焰火柱,直击冰凌兽皇的头部。

    冰凌兽是自然系妖兽,与普通妖兽的不同之处是其体除了积存灵识的地方是要害外,其它地方都有再生或者变形的能力,所以攻击它处只能使它痛,却无法造成威胁。这只冰凌兽皇的灵识刚好积存在头部,这就是离火攻击它的头部的主要原因,另一点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引开它的注意力,好让方离下手。

    果然,冰凌兽皇在刚才那一击中已经知道了离火所喷之火的厉害,见它旧技重施,立即将注意力集中在火柱之上。它的体大过庞大,移动速度很慢,要躲过离火的攻击是不可能的。它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在火柱飞速来的同时,举起两只冰晶巨手,在前的空中比划着,不停的绕圈绕圈,像是打太极般,随着它的巨手的快速绕圈,空中渐渐出现一个白色寒冰气旋。

    方离见时机已到,瞬间转移,来到冰晶峡谷下两米处的冰凌花生长处,也就是紧临冰凌兽皇腹部的地方。她停在冰凌花前,取出澹台明月交给她的“纳宝玉盒”,紧紧盯着冰凌花的花瓣。

    快了,快了,只差一点点那最后一瓣卷曲的花瓣就要伸直,只差一点点那晶莹花中的最后一抹绿气就要消失,只要那抹绿气消失,她就可以下手折花了。她一剑顶在冰凌花托下的透明花杆子上,在周边环绕的危险妖气地压迫下,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既觉得惊心动魄,又觉得兴奋异常。

    突然,离火大叫:“方离,快跑!”

    ------题外话------

    唉唉,今天还是3000,明天争取6000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