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百里清秋(下)

    方离赶紧缩回脚,再次靠在虚空之门边,静观其变。

    百里清秋站起来后,摇摇晃晃地走出冰凌洞,来到广阔的冰原上,伸出双手,接着天上飘下来的雪花和风中的冰渣,喃喃说:“下雪了!这是今年天炼山的第一次雪……师父,你还记得当年带我来天炼山看雪的事吗?那时候也像现在这样,风很大,天上飘着雪,你对我说,百里银妆,千秋一雪,这千年冰川上的积雪,就像秋儿一样洁白无暇。你说千年之后要带我再来天炼山一游,可是千年已过,物是人非,师父根本不可能再带我来天炼山一游,哪怕我就在这天炼山等了你一千年。师父,只要您原谅秋儿,只要您愿意像以前一样对秋儿,秋儿就废掉魔功,重回仙道,师父,您就来看看秋儿吧!”

    她捧着雪花看了又看,忽然旋在雪中起舞。她的舞姿曼妙,段婀娜,黑色的缎裙在风中飞扬,黑色的缎带在狂风和飘雪中卷动,揽来无数冰雪,凝成一个人高的大雪球。她又取出了一柄黑色长剑,一边舞剑,一边在雪球上飞快地雕琢,不出两刻钟,雪球就变成一个眉目生动雪衣佩剑的人,但观其眉目,竟是与澹台明月一模一样,就连神态都像足了九成九。

    像极了澹台明月的冰雕男子栩栩如生,静静立在冰川上,敞开了双手,微笑着面向百里清秋。百里清秋看着那男子,醉目迷离地,一步步走近,然后张开双臂抱住那冰人。“师父……师父……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师父,您真的来了,您的体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没有一丝温暖,可是秋儿就是喜欢,就是喜欢您!”

    百里清秋抱着冰人,嘤嘤低泣,“……一千年了,秋儿等得好苦,可是终于等到您了,秋儿一点也不觉得苦了!”

    她把脸贴在冰人的膛上,流连地蹭着,像个乖巧的小女孩。“师父,秋儿错了!只要您原谅我,让我回到您边,秋儿再也不会做让您不开心的事,秋儿会好好听您的话,秋儿现在就跟您走,您废了我的魔功吧!”

    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冰人面前的冰川上跪了下来,向冰人嗑了几个头,然后闭上眼睛,一脸坚决地说:“师父,您废了秋儿的魔功吧,秋儿不怕疼!”

    可是冰川上人迹罕至,就是魔修知道护教法王在此,也不敢前来扰,这方圆数十里之内,除了方离,没有第二个人听见她的话。方离此时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看着冰川上紧闭双眼且一脸果决的百里清秋时,忽然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印象。或许,她只是太痴了!

    “师父!您为什么不说话!”等了许久仍不见澹台明月下手废她魔功,百里清秋睁开眼来,但仍然跪在地上,仰望着眼前高大如玉树临风的人,“您是不是仍然不肯原谅秋儿?是不是……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为什么,师父,你为什么这样狠心!”

    她开始抓狂,开始用力拍打冰人的袍子,扯冰人的脚疯了似地摇晃。倏地,冰人的腿断了,然后沉重的子倒下来了,倒在冰川地上,砰然碎成了一堆冰雪。她大惊失色,扑进冰雪堆里寻找:“师父!师父!你在哪里!”

    等她翻遍了整堆雪后,却什么也没发现。她突然又站了起来,踢着满地的雪花,脸上布满了失望,痛苦,悲哀,忿恨。她摇着头说:“不是师父,不是师父,假的,通通是假的,师父没来,师父是不会来的,我知道的!从我修炼魔功开始,我就回不了头了,师父不会给我回头机会的,不会的!”

    她站直了,朝着漆黑的天空大喊:“百里清秋,你妄想,妄想!一切都是你痴心妄想——”

    她顿了顿,又指着空中声色俱厉:“澹台明月,我要让你后悔,让你一辈子后悔!我要毁掉所有你喜欢的一切,你心的重华山,你心的人间众生,还有——你唯一的徒弟方离!我要毁掉你一切的一切,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痛苦!”

    方离心想这女人刚才还哭得楚楚可怜的,现在又换上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真是喜怒无常得!

    这时,百里清秋的目光突然看北方的某处雪峰,喃喃道:“对了,当年的这个时候,你说过冰凌花一千年后会开花,今天刚好是一千年了,你说过要将冰凌花送给我炼制法宝,现在我不需要你了,我自己去取!”

    说着,她纵往北方那座雪峰飞去。

    没想到偷听也有惊喜,方离赶紧探头出虚空,看着百里清秋飞去的方向,心头可谓喜忧交集。喜的是,她算是初步知道了冰凌洞所在的方向,即使不跟上百里清秋,也大概知道在哪个范围里找了。忧的是,百里清秋要去冰凌洞采冰凌花,她不确定洞里有几株冰凌花,若是只有一株的话,被百里清秋采了去,那她怎么办?师父说冰凌花十分重要,不容失败!

    她问离火:“有什么办法跟上她,又不被她发现吗?”

    “没有!炼神期的修士,以你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跟踪而不被发现。”

    “你不是天地初开就诞生的神兽吗?怎么关键时候一点法子都没有?”

    “正因为老子是神兽,才敢打包票告诉你没有,你要追上去就得冒险!”

    “冒险就冒险,大不了见人就跑!”方离边说边飞出了虚空,紧追百里清秋的踪迹。

    也许是因为百里清秋喝醉了的缘故,她和离火一路跟到了北边另一座雪峰上的冰凌洞外时,竟然还没有被发现。眼看着百里清秋破开一片冰川,然后纵跳下上下垂直足有千米深的冰冰洞时,她只犹豫了一下就跟着跳了下去。可当她飞到一半,刚刚能看到冰川底下的地貌时,就见一个黑点站在冰川底下,挥手向她打出数道庞大的魔气。

    被发现了!她在空中左躲右闪,一边避开了一道又一道的魔气,一边往底下俯冲,不想魔气没能击中她,便都击在了她背后的冰川壁上,引起了冰川强烈的震颤。强烈的震动引起了积压在冰川上的厚雪铺天盖地地往下落,头顶上的冰块和积雪轰隆隆地落下来,发出震耳聋的巨响。

    大自然的力量有时候是十分恐怖的,冰雪成堆成堆地压下,宛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哪怕方离是灵虚修士,已经初步有了感悟天地之能,此时面对大自然的凶险也是无能为力。她没办法像墨千华一样随意张开一个结界保护自己安然无恙,她唯一能做的是在自己被冰雪淹没前躲进虚空避难,在此之前,她甚至没能注意到冰川底下的百里清秋究间躲到哪里去了。

    百里清秋站在冰川底下的冰凌洞里,望着已经被大块坚冰和密密实实的积雪填平的洞口,微扬嘴角,眼中闪着狠厉。“师父,您到底是记得冰凌花开的季节,可惜您不应该派这小丫头来,如果您亲自来,或者是陪着她来,也许她就不会葬在冰雪之中了,你就后悔吧!”

    她哈哈笑了几声,但很快笑声就嘎然而止——杀掉一个方离,并不能让她心中快意多少。她的眸光转冷,转离开了冰凌洞口,往冰凌洞深处的万年冰层走去。这条路,一千年前她和师父一起走过,冰凌花长在哪里她记忆犹新,但是她不急着到达目的地,而是缓缓地走着,回忆当年牵着师父的手缓缓地往洞深处走的形。

    方离转移回冰川顶上,看着几乎被冰雪填平的千米冰川洞叹了口气,传音给冰月:“我在这里,找到冰凌洞了,速来!”

    冰月正在另一边雪峰上寻找,忽然接收到她的传音,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然后便朝一个方向踏空飞奔而去。

    在它离开后,一个黑衣男子从冰川积雪下下爬了出来,抖掉上的雪花,看着冰月跑走的方向漫不经心地道:“荒古冰妖竟然还存在这个世上,有趣!”

    他边说边跟着冰月离去的方向走去。

    很快方离和冰月就在冰川上碰面了。看着一马平川的冰原,冰月眼中透出疑惑:“冰凌洞在哪?”

    方离指了指跟前的冰雪,“应该就在下面,刚才我跟着百里清秋来这里,被她发现了,差点被雪崩给埋在冰川下了。不过冰雪这么厚,要想挖出一条路来,恐怕要你和离火一起帮忙!而且我们得快点,否则被她抢先拿走冰凌花,我没法跟师父交待!”

    “这里是冰川,神兽的天火一出,恐怕所有冰川都会融化。”冰月在方离指的地方来回走动,抬起头说:“这里的冰很松软,我可以带你们下去!”

    方离大喜,摸了摸它的头说:“那赶紧吧,最好能抢在百里清秋之前找到冰凌花!”

    冰月点点头,爪子就在原地刨起雪来。突然离火伸长了脖子往冰月来时的方向望,说道:“冰妖,你怎么被跟踪了也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