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魔修异动

    祝姓男修问:“不过什么?”

    方离笑笑说:“不过他既然冒犯了我,总得给我点补偿。”

    元芳真人忙说:“只要小姑答应放了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

    “那好,你用心魔发誓,从今以后再不施行采补之术,而且今天之内放掉庄园里所有的侍女炉鼎,否则一辈子心魔缠,永世不得顿悟大道。”

    用心魔发誓,对道修来说,是最狠的一招,一旦违背,修为便无法突破,不可谓不狠。祝姓男修面色微变,“这位道友,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离仰起下巴看着他,“就是这个意思!”

    “你不觉得这太过分了吗?”

    “哟,觉得我过分就别来招惹我,招惹了我就得承受后果。怎么,难道祝道友想替他出头吗?若是这样我奉陪到底!”可以说,这祝姓男修挑到她的逆鳞了。

    祝姓男修见状,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祭出一柄灵光熠熠的长剑。

    “祝师弟,住手!”步青峰喝道,“掌门说过,在獠牙城一切听我指,我命令你收回剑!”

    “步师兄,我不过是要和这位道友切磋一下,并非斗殴,若是我赢了,还请这位道友高抬贵手。”祝师弟说着,一剑当空向方离刺来。

    步亮青挡在了方离前:“祝师弟!”

    “步道友请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师弟的。”方离轻轻推开,灵虚剑出,迎上了祝姓男修的长剑。

    祝姓男修没有想到她会硬挡,手上长剑和她的长剑铛地一声撞在了一起,澎湃强大的灵力从她剑上传来,震得他虎口发麻,连人带剑被震退一丈。他不愿服输,提剑又斜挑过来。

    方离第一次和修为相当,又同为剑修的修士过招,想试试自己在剑术上的火候,一路皆用剑接他的招式。

    祝姓男修昨夜曾听过步青峰对她的介绍,以为她是个法修,但过了几招就发现她的剑术不凡,在再一次各自弹开后,他怀疑地问:“你也是剑修?”

    需知剑修比法修晋阶要更艰难,当今修真界除了四大剑修名门外,并没有其它剑修门派,更别说散修了——散修根本没有条件修炼剑胎,温养剑婴。而且方离手中的剑也非温养过的本命之剑,要说她是剑修又有些勉强。

    她微微笑答:“我只是半吊子剑修,剑术有待加强,不过对付你绰绰有余了!”

    说着,她运起了灵气,长剑画印,出流光幻影,直扑祝姓男修。

    后者见剑光来,连连后退避开,接着掐指捏诀,两指抹过剑,剑逸出刺目灵光,嘤嘤吟啸,数道剑气虚影和她的流光幻影“噗噗噗”地相撞并相互抵消。

    方离转动手腕,剑走如游龙,忽前忽后,忽近忽远,速度之快令祝姓男修目不暇接。等他终于看清时,冷冰冰的剑刃已经压在他的脖子上,只要剑的主人轻轻一用力,他就要有血光之灾了。

    方离收回灵虚剑,目光移向地上面如菜色的元芳真人,问道:“怎么样,现在可以发心魔誓了吧?”

    “我……”元芳真人开始还有些迟疑,因为他清楚以他的资质若是不用采补之术,恐怕永世也不能突破筑基。但是,当他接收到祝姓男修扫过来的目光后,又立即变了态度,举起一手说:“我发,我发!我现在就发……”

    方离冷眼看着他发完心魔誓,转就要飞出他的庄园。

    步青峰追了上来:“姑娘,还未请教芳名,师承何处?”

    她看了看他,又看向面有不甘的祝姓男修和地上发完誓后便面如死灰的元芳真人,以为凭重华派修真界泰斗的地位应该能压得住排行第六的天剑派,便说:“在下方离,师承重华山。”

    步青峰闻言脸上喜色更甚,拱手揖道:“原来方离姑娘竟然是重华山弟子,在下步青峰,师承天剑派。”

    “你已经说过了。”方离没有留下来寒睻的打算,她还想去坊市上找那几个敢偷偷把她“卖了”的大侠。她施展仙风云体术,弹飞出,由于速度极快,形在众人面前几乎化成了虚影,只在空中留下一道移动的轨迹。

    步青峰追着虚影轨迹来到庄园门口,已经不见她的踪影,再一次失望而归。

    而祝姓男修则是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喃喃道:“重华山方离!”他记住这个名字了,记住这个当众凌辱他的臭丫头。

    方离没有想到自己又被人给深深惦记上了,带着熟睡的离火和缩小形的冰月来到坊市,先是逛了一遍找找值得交易的东西,然后再着手寻人。

    修士要寻找几个凡人很简单,何况坊市也不大,很快她就在坊市上找到了韦贤一行人,轻轻松松将他们从坊市上拦住,施展空间转移术,眨眼就来到了獠牙城外偏僻的小树林里。她放开对他们的束缚,好整以暇地看着满脸惊恐的几人。

    一干人跌倒在地,韦贤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小……小离,你学过仙法?”

    她笑笑说:“当然学过,要不然我拜师干嘛?”

    “那,那元芳真人呢?”他只能把一线希望寄托在元芳真人的上,希望他赶紧找到他们,把方离给押回去。

    “也只有你们才会称呼他元芳真人,在我眼里,他充其量就是个学徒,你们以为他能把我怎么样?”

    赵得宝赶紧扯了扯韦贤的袖子,跪下叩拜:“小仙师饶命,小仙师饶命!我们有眼不识金香玉,以为您是普通凡人小孩,想把你托付给元芳真人,没想到……”

    “没想到我的道行会比他还高深,是不是!”她扫了地上几人一眼,并不想和他们纠缠太久。

    她也没想要他们的命,手一招,将他们上的包袱全部招到前,然后一个一个的打开,翻捡里面的矿石、妖兽骨骸,把修士能用的物什全部扫进自己的乾坤戒中,再把蔫了的袋子扔回他们脚边。“既然你们财迷心窍,我就以彼之道还彼之,捡着剩下的东西自己滚吧。”

    “谢谢小仙师不杀之恩,谢小仙师不杀之恩!”韦贤几人如获大赦,赶紧抱起包袱连滚带爬地往远处跑。

    方离飞上树林上空,遥望獠牙城,她本来还想在集市上探听一下煞气兽成群离开七煞岭并围攻獠牙城之事,但想到天炼山距此直线距离不下十几万里,唯恐去慢了错过冰凌花开的时间。事有轻重缓急,她决定还是直接去天炼山,等拿到了冰凌花回重华山交了任务,再来七煞岭一趟不迟。

    主意一定,她招来梭椤花,全速向北飞去。

    不料,她才飞了三百多里,就远远感觉到十几名金丹期魔修往七煞岭方向飞来,不由得咦了一声,停下来,小心的探出灵识,终于确定是十五名金丹期魔修,在他们边似乎还有凡人的气息。她问冰月:“感觉到了吗?”

    冰月点点头说:“你想迎上去?”

    “这会儿绕道恐怕也晚了吧?不如就迎上去看看怎么会事,不争我就继续往北飞,量他们也追不上我。”方离顿了顿,再次全速飞出,迎向那十几名魔修。

    两刻钟后,她就和十几名魔修错而过。她刻意在他们后方的空中停了停,回头望了望他们抬着的黑色大轿。她可以感觉得到,那一顶顶大轿里面,装着许多凡人,不,其中还有一些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修士,男女皆有。

    虽说魔修和道修势不两立,但和凡人却没有什么瓜葛,一般来说修者都很少去扰凡人,现在这般作为却是为了什么?

    还在继续往前飞的十几名金丹魔修中,有人对同伴说:“兄弟,刚刚飞过去那个灵虚期道修要不要处理了?她好像注意我们看久了!”

    另一个魔道道:“别多事,赶路要紧!她要是敢过来我们就灭了她,要是识相点离开就别管她!”

    “也对,我们本来就来迟了,万一迟到了,少主怪罪下来可是要倒大霉。”

    ……

    魔修们边说边飞远了,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踪影,方离才收回目光。不是她不想救那十几顶大轿上的人,但是事尚未明了,这十几名金丹魔修的修为又都在中期和后期,真打起来还不一定谁吃亏。她放了一张万里传音符回重华山向师父澹台明月报信,然后继续往北方飞。

    过了几天,还在天空飞行的方离便收到了澹台明月发回来的传音符。澹台明月在传音符上告诉她,慕容景轩已经派人前往七煞岭打探消息了,让她留意前往天炼山的路上是否还有其它魔修异动,若有则及时传音报信即可,而她的任务仍然是以取得冰凌花为主。

    方离一路往北飞,沿途上又遇到了几拔魔修,皆都用大轿带着凡人往南方飞去,不难猜出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七煞岭。可惜,直到她进了天炼山脉的范围,仍然没有从中摸出头绪来。于是,在进入天炼山脉魔修控制的范围前,她又发了一张传音符,告诉澹台明月数天来的结果,以及自己即将进入魔道地域的况。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