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修真界的不良之风

    话才说完,她就突发其想,墨千华总是摸她的头揉乱她的发,是不是证明他也是喜欢她的呢?

    冰月沉默了好一会,垂下头说:“你喜欢他,和喜欢我不一样。对你们人类来说,妖只是宠物,或者战斗伙伴而已。”

    “才不是,我可没当你是宠物!”她下意识地反驳,但转念一想,冰月说得没错,它就像她的战斗伙伴。

    但是她不知道,在冰月心里她又是什么位置。

    “算了,睡觉吧!”冰月没再说其它,伸出舌头她的包子脸。

    被了一脸口水的方离脖子一僵,捶了它的背一记,瞪它说:“以后不许我的脸!把口水弄在人的脸上是不卫生的行为。”

    冰月哼了哼,又用鼻子蹭了蹭她又嫩又滑的脸,说:“我很快就化形了。”

    闻言方离又来了兴致,这下子也不管脸上的口水了,上下打量了它一遍问:“你可以化形了,不是才九阶吗?狐姬叫你二皇子,那你应该是公的了,化形之后,会不会是白头发的美少年?”

    她一边摸着它的白软毛,一边幻想着一个银发如丝,英俊傲的羞涩小少年化形之后,光着子站在她面前的景。

    “对我来说,只要有足够的能量,要晋阶很快!”而且,冰月现在有了快速晋阶的理由。它不能再慢慢修炼了,正如冰魂所说,它以后就是冰妖族的主心骨,要带领冰妖族重新夺回北极妖界。它从未像今天这么迫切地希望自己化成人形,不但如此,它还要成为妖帝,即使没有妖神之力它也有成为万妖之主的一天。

    第二天一亮,住在隔擘的韦贤就来敲方离的房门。“小离,你起来了吗?我们下楼去吃早餐,顺便去坊市上逛了逛。”

    “好啊!”方离早就起来,闻言就带了冰月和离火出来,和韦贤一起下楼去。

    昨夜獠牙城外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城里人恐怕没有谁没被惊醒的,但今天楼下大堂里的众人却是一脸平常,该说的说,该笑的笑,嬉笑怒骂也有之。方离故意一脸夸张的说:“韦大侠,昨天晚上我听到很可怕的声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候二,黑熊,孙齐三人皆面无异色。黑熊最先哈哈大笑说:“昨天晚上的声音是比平时糁人了不少,动静也大了很多,但在獠牙城住久的人都见惯不怪了。只要在屋里不出声音就没什么事,只管安心的睡!”

    孙齐却说:“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夜里作怪,但是仙师们严令止外出,这么久都没能看个究竟。”

    赵得宝和韦贤两人却是交换了一个眼色,什么话也没说,两人脸色都有些苍白,可见昨天夜里受的惊吓不小。方离看了两人一眼,心里偷笑,谁让他们昨夜要贴在城门旁听墙脚?煞气兽撞击城墙时,只怕他们是差点吓破胆了。

    早饭过后,韦贤便带着四名兄弟,以及方离,一齐前往坊市。

    刚开始方离以为他们是怕在一个人在客栈里无聊,所以带她到坊市上开开眼界,可当他们带着她进了一间茶楼,到了二楼的隐密包间时,她就觉得事有点蹊跷了。她暗暗传音给冰月和离火,让它们一会儿无论见到什么都先不要轻举妄动,然后静坐在雅间里的八仙桌上,吃着新鲜水果。

    赵得宝对她说:“这新鲜水果在獠牙镇上可是难得的珍品,因为周围种不了绿色水果,所以这些都是从千里之外运过来的,比金子还贵,寻常人是吃不上的,只有仙师们才有能力拿这些来招待客人。”

    方离瞅着那青色的小果子,有点像小个的青苹果,只是普通的水果,没有一丝灵气可言。她现在已经是灵虚修士,口腹之谷大减,普通没有灵的水果实在吸引不了她。不过这种水果从来没吃过,她最终还是拿起一颗试了试味,酸酸甜甜的,味道倒是不错。

    这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练气修士在四名侍女的簇拥下走进雅间,首先起迎上去的是候二,然后是韦贤和其它三人。

    在他们相互寒暄的时候,方离也悄悄打量着这名练气修士。看他骨龄大约是四十二岁,修为在练气第十层,但未到达大圆满。

    对于低阶修士来说,其年龄对修行晋阶是极为重要的。按练气修士来说,最佳冲击筑基的时候是三十五岁上下,一旦过了三十五岁,再冲击筑基时成功率就会逐年降低,若是到了五十岁以后才冲击筑基,成功率只剩下一成。

    而对于筑基修士来说,最佳的冲击灵虚时间则是七十岁之前,至于冲击金丹则是在二百岁之前。像这名练气修士四十二岁才到达第十层,即使能在五十岁之前成功筑基,其冲击灵虚的时间也必定超过七十岁,成功率大减。所以在方离看来,这中年修士的修仙之路恐怕会止步于筑基。

    再看跟着他进来的四名侍女,两人修为在练气二层,两人在练气三层,年龄都是十七八岁,长得也十分漂亮。这四人脸上虽然薄施脂粉,看起来是明眸晧齿,但是在同为修士的她眼中看来却是灵气不足,似有亏空之象。不过她也没多想,兀自吃着果子,等她吃完了手中的果子,那中年修士和韦贤等人也回到桌子边。

    韦贤笑着招呼她站起来,介绍说:“小离,来见见元芳真人,这位真人可是獠牙城有名的仙师。”

    她看了眼前满脸笑意的男人一眼,又看向元芳真人,从善如流地颔了颔首,说了声:“见过元芳真人!”

    元芳真人看了她一眼,眼中立即露出惊诧之色。虽然她在离开客栈时已经将修为压至练气五层,但仍掩饰不去本清奇的骨格和浑充盈纯净的灵息。

    元芳真人暗想这会是捡到宝了,有些激动地走过来想要握住方离的手,却被她避开了。他也不生气,笑呵呵地抚着山羊胡子,满意地看着她直点头说:“好好,真是个好孩子,今年多大了?”

    “冬天过完了就满十四。”修仙界没有过年之说,只有凡间才有,但无论是仙是凡,都遵循着夏秋冬的时令。

    “听说你和你师父玄止真人在獠牙城外分散了?我昨儿听候二说过之后,就立即托关系在城里找寻,都说是未见过这位玄止真人。不若,小离姑娘就在我府上住上几天,等找到尊师,老夫也可让你第一时间见到他。”

    方离一边听着,一边心想你要能在獠牙城找到这位玄止真人,我才真的要奇怪了呢。她笑说:“不用麻烦元芳真人了,师父一定会来找我的,我自己在城里逛逛就好。”

    元芳真人闻言,看向候二和韦贤,和他们交换了眼色,之后又笑着转向她说:“候二和韦贤他们是来獠牙城狩猎的,还有很多事要做,没办法带着你,这才把你托付给本真人,而且呆在本真人府上,可以吃好穿好,不比在客栈那种人多口杂的地方。你看,这个茶楼是本真人的产业,茶楼后面的一整片院子也都是本真人的居所,要不本真人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元芳真人越是殷勤,方离就越是觉得不对劲,偷偷斜了一脸期待的候二和韦贤两眼,再看向元芳真人,微微一笑,点头:“好啊!就看看!”她倒要看看,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候二忙说:“元芳真人,你看我们哥们几个还有事要办,不如你先带小离逛逛府上,我们办完了事再回来。”

    元芳真人摆摆手说:“去吧,小离交给我就行了。”

    方离看他们眉来眼去,心里已经有了一些认知,但是没有捅破,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

    “来,小离,我带你去看看。”元芳真人说着便要牵她的手,再次被她给躲开。

    元芳真人接连两次被她躲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趁她不意便对她施了束缚术。

    练气修士的束缚术,对于灵虚修士来施了等于没施,所以方离没有立即破开,只是问道:“你想干什么?”

    元芳真人微微一笑道:“小姑娘别急,很快你就知道了。”

    然后上前推着她走向他刚才出来的那道门,从封闭的楼梯带着她往茶楼后面的庄园走去。

    方离并不急着脱困,一路上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元芳真人还会享受,知道这獠牙城的空气不适合种植绿色值物,便用阵法制隔绝了不良的煞气,只留灵气透进来,硬是把整座庄园弄得绿意盎然,姹紫嫣红,颇有几分雅意。

    元芳真人带着她来到一个院落,进了一间房间,挥了挥手就让四名侍女退下。四名侍女一离开,屋内就只乘他们两人,他脸上和蔼的笑容立即变成了急切和激动的笑容,喘着粗气走向她。

    “宝贝!宝贝!你真是个宝贝啊!有了你滋补,我不出半年就能到达大圆满期,到时……哈哈哈!”他激动地扯开上的衣物,还没脱完就猴急的扑了过来。

    方离这回可忍不住了,连忙破开束咒,扬手打出一道冰墙,挡住了扑来的人,挑起秀眉,故意道:“方才见元芳真人的四名侍女灵气不足,体质严重受损,还以为她们怎么了,这会儿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是被真人给采补亏空了子!”

    元芳真人收势不及,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冰墙上,没有理会她的话,却是惊愕道:“你竟然能破开本真人的束咒!”

    她将冰墙撤掉,微微一笑说:“我当然能破开,要不然我恐怕也会像你那几名侍女一样,那可怎么行啊?”

    元芳真人顿时目光一历,沉声道:“你以为破开我的束咒,就能够在我的庄园来去自如吗?太天真了,进了这里,我就有办法叫你服服帖帖的任我采补!”

    元芳真人说着,手中亮出一个阵盘,掐了几道诀,整间房间顿时亮起了阵纹,灵气在空中有规律的流动。

    方离不懂阵法,看不出门道。躺在她手心的冰月抬头看了看周围,悄然传音给她:“这是困灵阵,可以让困于阵内的修士无法运行灵气。”

    “是吗?”方离试着运行灵气,发现灵气的运行的确微微受阻,但问题并不大,于是亮出灵虚长剑,笑吟吟地对元芳真人说:“好啊,那咱们就试试看,是谁比较天真!”

    元芳真人看到她手中的剑,眼睛都看直了,颤抖着手说:“上品法器!你,你不是练气……”

    方离打断他问:“谁跟你说我是练气修士了?”

    “你不是……不是和你师父走散的……”

    “我和我师父走散就一定得是练气小修士?不能是别的?”

    “你,你到底想怎样?”

    “我是想问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怎么样?”方离眉眼弯弯,笑得像个调皮的小女孩,手上的剑却是渐渐伸向了元芳真人的脖子。

    “我跟你拼了!”他猛地摔掉阵盘,徒手向她攻击。

    一个练气修士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徒手攻击,根本对方离产生不了威胁,她连灵气罩都没有张开,轻轻向侧边一移,他的攻击就落了空。然而,就在她以为成功避开的瞬间,他攻来的拳头忽然一张,朝她散出了一把符箓。

    他显然是知道以练气修士的实力硬拼是拼不过能够拿上品法器的修士,但是符箓就不同了。这是他和别人交换来的金丹符箓,每张符箓都绘着一个金丹期的法术攻击,此时六张符箓齐出,就是金丹修士也不能硬接下来。

    方离一直走的就是迅捷路线,自然不会去硬接法术,哪怕是她有信心这些符箓术法伤不了她,也是自然而然的闪避出去,然后手一扬,掌心出一片冰针,将尚未来得及爆开的符箓向了屋顶。

    与此同时,冰针下的符箓一个个爆开来,连续六道金丹期火法先后爆出威能,将屋顶炸出一个大洞不说,还在屋顶烧了起来,浓烟滚滚很快充斥了屋内。

    方离跳了出来,退到庭院之中。元芳真人隔了一会,却是从侧面的窗户跳出,隐入屋子旁边的绿树后面,将越墙逃跑。她见状,纵一个起落便追到他跟前,长剑一横架在他脖子上。“你不是还没采补成功吗?怎么就想跑了,错过了我这么一个好补品,你说不定又要修炼几十年才能突破筑基,你甘心吗?”

    “前辈饶命,前非饶命!小辈有眼不识泰山,竟不知前辈驾临,冒犯了前辈,请前辈恕罪,饶了小辈一条小命!”元芳真人见大势已经去,扑通跪下来求饶。

    方离见他这痛器流涕的怂样,用剑拍了拍他的脑代,故意逗他说:“前辈?别把我叫得太老了,按岁数说,你都快成我爷爷辈的人了,这声前辈我可不敢当哟!”

    元芳真人立即狗腿地说:“是是是!小姑,小祖宗,求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回!”

    他这样,方离就更想逗他,便说:“要饶你是可以,不如你趴地上学几声狗叫给我听听,学得像听话,我会考虑一下你的请求。”

    “好,我学,我学。”他趴到了地上,一边在地上摸索着,一边开始学狗叫:“汪——汪——汪——”

    方离点点头,“嗯,还真像,那就再学两声猪叫吧!”

    他又学着猪哼哼了几声,忽然,手猛地往地上一按,方离所站地方的地面突然开了一个口。

    方离突然子往下沉,立即展开仙风云体术,飞向上。

    元芳真人从地上爬站起来,见她就要脱困,疼地咬了咬牙,又掏出一张金丹符箓往她扔去。

    眼看符箓就要爆开,但方离不能退后,只要一退,陷井门被关上后,就不知是什么形了,她可不想冒这种未知的险,宁愿全力冲开当头冲来的金丹术法。她在空中全力展开八行化灵术的七彩防护罩,剑指向天,直冲而上。

    剑裹着充盈的剑气先撞上了空中爆开的金丹火焰,紧接着火焰包围了她全。她成功的跃上了半空,同时一手掐诀,加强了护灵气罩,使得原本紧贴着她周保护的灵气罩骤然涨大了数倍,紧迫包围着她的火焰被灵气罩这一撑,便似断了根的花朵迅速在空中蔫了下去。

    她飘浮在空中,俯视元芳真人道:“本来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你,没想到你这样狡滑,看样子我不得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她收起灵虚剑,然后单手在空中凝起一柄冰剑,在元芳真人转逃的当儿挥手出,钉住了他的一只脚跟。

    “啊——”元芳真人杀猪似地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她又凝起第二柄冰剑,忽然察觉背后急遁来两人,均是灵虚期修为,其中一人是灵虚后期修为,气息颇为熟悉。她并不担心元芳真人逃跑,遂转过,望向无处飞来的两人。

    没想到,竟然是昨夜在城墙上见过的灵虚修士之二,其中一人还是和她并肩作战过的天剑派弟子步青峰。

    步青峰一见方离,脸上现出喜色,立即拦住正拔刀的同伴道:“祝师弟别冲动,这位姑娘昨夜帮我们灭杀煞气兽,保护獠牙城幸免于难,想来绝非穷凶极恶之辈,也许是和元芳先生之间有所误会。”

    这位祝师弟显然是不信,用打量的目光上下扫了方离几眼,怀疑地问他:“步师兄没搞错吧?昨夜那黑衣神秘人,竟然是这未断的小女娃!”

    “正是,我是亲眼所见的!”步青峰按住祝师弟的手,向方离飞来,停在她面前拱手道:“姑娘,昨夜匆匆一别,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方离听这两人的对话,猜测他们和元芳真人有故,当下没好气地说:“我也没想到你们堂堂天剑派的弟子,竟然还会和一个不要脸的人渣相识!”

    元芳真人见来了两名帮手,胆子壮了不少,闻言气得指着她说:“你说谁是人渣?”

    方离扫了他一眼,反问:“你不是人渣是什么?难道连人渣都不如?”

    “你!”元芳真人气得不行,转向空中的祝师弟道:“祝大哥,你要为我做主!”

    祝大哥……方离听着这称呼有些汗颜。一个外表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喊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子为大哥,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尽管那姓祝的骨龄也有四十五六岁了。

    姓祝的男修摆了摆手,让元芳真人先别说话,又道:“听步师兄说。”

    步青峰又向方离拱了拱手,问道:“敢问姑娘,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让姑娘如此动怒?”

    方离笑笑说:“我怎么会为这种人动怒?我不过是告诉他,夜路走多了容易遇到鬼,坏事做多了总会招惹不该惹的人,别随随便便看到一个资质不错的女的就想捉来当炉鼎,天上没有那么多掉馅饼的好事,修炼这种事,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好!”

    听她这么一说,步青峰和姓视的男修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元芳真人向来喜补阳的修炼方式,在獠牙城住得久的人都知道,修真界中也常有采补之说,在大家看来纯粹是个人作风问题,并非什么天理不容之事。

    姓祝的男修说道:“既是元芳冒犯了道友,祝某在这里向道友赔不是,看在天剑派的面上,就请放过我这位兄弟吧!”

    步青峰闻言却是拧起剑眉,瞪了元芳真人一眼,看在师弟的面上不好说他什么,但面对方离时他也法说出求的话,只能默然不语。

    方离听着祝姓男修的话就觉得不爽,心想敢他是觉得拿年轻女子采补的行为是无不妥了。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自然也听说过炉鼎采补之事,但一直无法苟同这种行为。今既然让她碰上,她说什么也不会善罢干休。

    她晃了晃手中的冰剑,看向祝姓男修道:“行啊,看在天剑派的面子上,我就放了他,不过……”

    ------题外话------

    宝贝们不要以为这章是无关紧要的人物剧,这可是为后面铺垫的,因为这件事,才引起了她与修真界八大名门之一天剑派的诸多纠葛。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