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獠牙惊变(一)

    七煞岭的凶险地势和恶劣天气,对墨千华来说和平地无异,连凶残的煞气兽在他面前都温和得像是家畜。有了他的带领,方离只需到了地方后找出隐藏在岩层矿坑里的矿石就行了。不出两个时辰,碧云晶石和玄武黑岩就都到手了。

    之后,墨千华直接将她带出了七煞岭,放在了七煞岭附近一个修仙者城镇——獠牙城。獠牙城位于七煞岭北边一处山谷中,四面环山,山形似巨兽口中的两排环形獠牙,整座獠牙城就像遗落在巨兽的口中的明珠,既受着獠牙的保护,又似随时会被巨兽吞入口中。

    由于这里临近七煞岭,被岭上的煞气影响,獠牙镇周边山峰都显得十分萧条,自然植被也与别处大不相同,植物叶子大都呈现深灰色或银灰色,鲜花的颜色也多为深紫,棕黑,或者干脆就是黑色的,几乎没有一点绿色或者活泼的颜色可见。

    “你可以进城逛逛,或者直接离开七煞岭,记住,最好别再来七煞岭!”墨千华带着方离降落在獠牙镇外不远处的大路上,留下一句话即走。

    方离还没还得及说声谢谢,就看不见他的影子了,不由得撇了撇嘴,嘟喃道:“刚刚才觉得你温柔体贴,转眼就把我丢弃在这个森森的鬼地方!”

    这让她又有点怀疑,墨千华究竟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呢?或者,他根本只是因为她的前世所以才对她另眼相看的?以前她一直认为他就算对自己没有“”,至少也有很多很多的“喜欢”,但是自从知道自己是紫月上神的转世后,她开始变得不确定。

    望着周围一片荒芜的景象,她上一刻还暖融融的心田,这一刻忽然多了一抹萧瑟之感。

    离火完全没感受到她的少女心事,见墨千华走了,立即欢快地跳上她的肩,收起翅膀,开始呼呼大睡,临睡前还不忘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能蹲在这个笨小孩瘦小的肩膀上睡觉,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后传来嘻嘻哈哈的说笑声,方离疑惑地回头。远方大路上走来一队人,而且都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奇怪的是他们手上拿着刀剑弩盾等武器却隐隐含着灵气,胯下骑着的也不是凡人所骑的马或驴,而是一阶到三阶不等的妖兽。

    那些妖兽看起来很温顺,一看就知是被驯服过的妖兽,但是方离很奇怪,凡人竟然也能驯服妖兽么?但旋即她就想起来,低阶修仙者一般都没能脱离凡人世界的生活。说不定这些两三阶的妖兽都是他们用物品从低阶修士手中交换来的。

    眼看着一行五人骑着妖兽,背后驮着许多物什渐行渐近,她立即抱着冰月避到了路边,想等他们经过之后再进城去。

    没想到那五人在经过她边时,却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为首一名青年剑客从三阶独角兽背上跳下来,走过来问:“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跟大人走失了吗?”

    方离很想说我看起来很像是和大人走丢了的孩子么?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像极了被人遗弃的小狗。

    见她没说话,那青年剑客又走近了一步,弯下腰来和她平视,微微一笑说:“不用怕,我们几个都是镇上的猎兽师,不是什么坏人,跟大哥哥进城去,大哥哥一定帮你找到你的家人。”

    方离睁着眼,细细看了看这名青年剑客,又抬头望了望他背后的四个同伴,见他们面相都不像大大恶之辈,又只是普通人,就算他们有不轨之心也奈何不了她,索就点了点头。她抱紧了手里冰月,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迷路的小女孩,实际上却是传音给冰月,让它不要轻举妄动。

    冰月自从认识到自己和墨千华的实力差距后,一直郁郁不语,此刻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青年剑客把方离扶上独角兽,带着她和同伴们一起进了獠牙城。

    獠牙城也是一个修仙者和凡人聚居的城镇,只是不似景州城那样大规模,也没有护城大阵保护,只是在唯一的城门口简单的设了制。城里也不似景州城那般闹,不大的街道上,稀稀落落地走着一些行人。方离发现这里似乎全是青壮年,不像景州城还有部份老弱妇襦,而且这些人中大多都是练气修士和凡人,一路走过两条街,竟然连筑基修士都少见。

    方离一进城就东张四望,眼中自然流露着好奇和不解,让得青年剑客和同伴们甚是好奇她的来历。于是,在一行人进了客栈,要了一桌酒菜后,席间便有人好奇地问她:“小妹妹,你怎么会一个人在獠牙城外,是谁带你来的?”

    獠牙镇临近七煞岭,镇外都是凶险之地,时有煞气妖兽出没,千里之内又无俗世城镇,像他们这种以狞猎和挖矿为生的凡人是不可能拖家再口来这里的,所以大家心中都猜测,带这小女孩来的是城中的修仙者。他们在城中混迹久了,都很清楚一些仙师喜欢从俗世带来一些小女孩,先教她们仙法,然后用采补阳的方法助自己提高修为,这种女孩被称之为“炉鼎”。

    虽然方离尚未开口表明份,但他们心几乎已经认定她是从仙师那里逃出来的炉鼎,这也是他们之所以会带她进城的原因。如果能遇上那位仙师,就把她还给他,从而获取一定利益,若是遇不见,就把她卖给其它仙师,也得换得不少好处。

    方离可没有读心术,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她一边吃烧饼一边编假话:“我跟我师父一起来七煞岭附近采矿石,结果不一不小心就和师父分开了,我很害怕,走了好久才走到这里来的。”

    獠牙镇上的许多仙师都喜欢把当作炉鼎的小女孩称作徒弟,所以青年剑客一行五人听了,更是认定了她就是从仙师那里逃出来的炉鼎,怕被仙师再抓回去,于是就编造假话说是走散了。

    青年剑客说:“我叫韦贤,这是我的一帮兄弟,候二,黑熊,赵得宝和孙齐,人称南岭五侠,你叫什么名字?”

    “方离。”她自己认这个名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也没必要改名换姓,便如实报了。

    唤唤韦贤的青衣剑客点点头,笑说:“那我以后就叫你小离吧,你可以叫我韦大哥。”

    她点点头说:“韦大侠。”她才不会随便叫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大哥呢。

    这一声大侠让韦贤很受用。他哈哈笑着,喝了一口酒,给她夹了几筷子菜进碗里,又问:“对了,你师父叫什么名字?要不我们帮你找找。”

    “我师父……道号玄止。”方离边说边在心里想:慕容冰块,我不能乱报师父尊号,只能拉你下水了,想必你也不会知道的吧!就算知道也不会怪我的吧,先谢了!

    “竟然是玄止仙师?想必尊师修为十分了得了。”韦玄一边睁眼说瞎话,一边向边的候二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大口扒饭,大口吃菜,匆匆吃完便说要出去溜达一下,然后离席走人了。

    方离看了他们一眼,不动声色,边吃烧饼边认真的点头:“我师父修为自然是十分了得!”

    这一句话她可是完全没有参假的说。她掰了一块烧饼,动了动肩膀,传音问离火要不要吃,后者理都不理她,想是看不上这些没有灵气的凡间小烧饼。她又问放在桌上的冰月要不要,结果也吃了个闭门羹,想想算了,自己吃吧。

    韦贤又说:“小离,你怎么只吃烧饼不吃饭菜?这家客栈的饭菜可是全獠牙镇一等一的美味。”

    方离心里翻白眼,菜都被他吃过的筷子沾了口水了,她怎么吃?她露出一抹微笑,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纯良,摇摇头说:“谢谢韦大侠,不用给我夹了,我吃烧饼。”

    “那就多吃点。”韦贤说着,见她模样很是乖巧,似乎对他没有什么戒心,也就不在和她攀谈,和同桌的伙伴们谈起了今三的收获,又还说今天天色已晚,等明天到城北的交易坊市去贩卖,看能不能换到一些宝贝。

    方离在一边静静听着,这才知道原来獠牙城是一个散修的聚居地。整座城里只有城南的一片房屋是属于八大门派派来镇守七煞岭的修士的居所,其它地方都是一些前来七煞岭猎妖,挖矿,采药讨生活的低阶修士和胆识过人的凡人。

    说是七煞岭周围矿藏丰富,不但有玄铁矿,还有一些宝石矿。这些宝石矿里产生的宝石有的可以作为观赏宝石卖入俗世,有的可以作为炼器材料卖给修仙者。另一方面,七煞岭虽然常年被煞气笼罩,但事实上却是一座灵脉,有灵脉的地方,必有妖兽存活。虽然七煞领上煞气浓厚的地方不适合正常的妖兽居住,但七煞岭附近的一些山头,却没有多少煞气,许多妖兽便生长在这里。散修们来此猎妖,可获得妖丹,妖兽骸骨尸体等物,这些东西可供炼器、炼丹使用。凡人们则可用来和修仙者交换金钱宝物等等好处。

    简单的说,这就是一个凡人和修士淘金的地方。方离总算是明白为何这里都是年轻力壮的人了。一个没有狩猎能力的人,在这里等同于废物。

    韦贤和同伴们说完了话,又把视线移到方离上,轻声说:“小离,今晚你就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我们一定帮你找到你师父。”

    “好。”方离乖巧的点点头。

    “那行,我们到头上休息去吧,我带你去房间。”韦贤站起来,拿起放在靠在桌下的佩剑,带着她往楼上走。

    方离跟着他来到二楼,在走廊上往外看去,发现此时客栈外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有点诧异于天色黑得这么快。她来到七煞岭时还是当正午的时候,从进入七煞岭后到被墨千华送出来也不过是一两个时辰的事,没想到这里居然就天黑了。

    韦贤见她的视线落在外面,提醒说:“天就黑了,在獠牙城,天黑之后凡人是不能在外面随意行走的,屋里的人也不能亮灯,否则会惹上麻烦的。我们只是凡人,万一出事了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不得不说,方离被挑起了好奇心,问道:“晚上城里会有很可怕的事发生?”

    “不是很可怕,是非常可怕,在城里住的人,没人敢天黑开灯的,你一会儿进屋就赶紧睡觉,门窗要关严了,千万记住!”韦贤表很严肃。

    “嗯。”她点点头,心里的好奇膨胀得更厉害,眼看着外面半黑的天色,心想满足好奇心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进了客栈房间后,她当着韦贤的面把窗户什么的都关得严严实实,连窗帘都放了下来。韦贤满意地点点头,临离开时又盯嘱她:“还有,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出声,也别害怕,躲在上装睡就没事了。”

    “好。”他这么说,方离就更加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事了。

    韦贤终于走出了房间,可在她就要关上房门时又回过头来说:“千万不要好奇出来看或者发出声音,否则整个客栈的人都会被你害死的!”

    “知道啦,韦大侠放心!”这人好烦,方离心里直翻白眼。

    韦贤这才放心地走进隔避的房间。

    夜色渐沉,很快,真正的黑夜就来临了。方离吹熄了烛火,把冰月安置在边,把熟睡的离火放在它脚边和它做伴,然后爬上,伸了个懒腰,盘起腿,开始打坐调息。

    曾几何时,她已经习惯了在夜里打坐,而非像穿越前那样倒头大睡,或者玩恟游玩到大半夜。穿越前的生活,已经离她很远很远,灵虚修士的寿命有五百年,也许五百年后,她也会像师父一样,连自己多少岁也忘记了?

    一阵古怪的声响从屋外传来,打扰了方离的冥想。她睁开眼来,侧耳倾听。那声音一阵一阵的,像是野兽的叫声,又像是风吹过什么洞口而产生的呜咽声,偶尔又有点像婴儿的啼哭声。如果是穿越前,她或许还会为这种声音感觉心惊,但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也听过了,自然是见惯不怪。

    她不确定这个声音是不是韦贤他们说的夜晚不可外出的原因,但是她的好奇心已经被挑起来了,决定今晚非要满足一下好奇心不可!

    方离的灵识过人,即使没有刻意铺开灵识探知,客栈周围的一切动静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此时客栈里有五个练气修士,一个筑基修士,其它全是凡人。其中那五个练气修士和凡人都没有动静,除了那个筑基修士。

    那筑基修士跳出窗外,外后招了飞器飞离了客栈。她心想筑基修士都敢出去了,自己这个灵虚修士出去的话,安全系数应该更大一些,便悄然下了。为了不曝露自己,她没放出灵识探知,打算直接出去探探虚实。

    这时隔壁“韦大侠”韦贤的房间里传来悉悉卒卒的穿衣声,然后是刀剑出鞘的声音,紧接着是赵得宝压得很低很低的说话声。

    “韦哥,我们真的要出去?夜晚是仙师们的世界,今晚这声音听着又比平时更加糁人,万一我们出去遇到了应付不了的东西……”

    韦贤说:“老赵你怕什么,没听说仙师们夜里都会出来的吗?我们就跟在仙师后面看看,要实在对付不了就回来。”

    赵得宝说:“可我还是觉得太冒险,咱们这一年收获的东西也不少了,够咱们回家乡过好子了!何必冒险?”

    “你太胆小了,想想我们在獠牙城已经呆了三年了,附近什么凶兽没见过?你要不去,我自己去!”

    “……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我答应我姐要和你互相照应的,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也没脸回去见我姐!”

    “这才是好兄弟!放心吧,我们就是去看看,只要瞄头不对,立马就走!”

    话音落下不久,隔壁的两人就也从窗户跳了出去。这些两人显然轻功夫不错,从客栈二楼跳到地面显得十分轻松。

    待到两人远离了客栈,方离也打开了窗户。

    边的冰月耳朵动了动,霍地站了起来,纵一跃来到她后。“我跟你去!”

    她转过问:“你的伤都好了?”

    它点点头,“我在谷底和狐姬只过了两招你就来了,只受了些皮外伤。”

    她闻言却是拧起眉,不满地质问:“那你一路上怎么要死不活的?我还以为你伤得很重!”

    冰月垂下眼睑,低低说道:“对不起,我……心不好。”

    她在心中吧了一口气,摸了摸它的头说:“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是,妖死不能复生,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放心,我已经没事了!”冰月说着,先她一步从打开的窗户跃了出去。

    方离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离火,也跳出窗户,顺手将窗门带上,然后展开仙风云体术,和冰月一起往韦贤和赵德宝离开的方向追去。

    很快她就追上了两人,彼时两人正一手握着兵器,一手举着灵光石,闪闪躲躲往獠牙城唯一的一个城门口跑去。

    她一路跟着两人来到深深落锁的城门口,注意到整座獠牙城的确是无灯无火,所有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声响,在夜色中沉沉的宛如一座死城。韦贤和赵得宝来到城门下,却没法打开城门,只好在城门下摸索。

    方离见他们一时也出不去,便直接跃上三丈高一丈厚的坚石城墙,蹲在墙头往外看。出来时,她已经披上了黑斗篷,此时将斗篷上的连帽拉起来,沉无月的夜色掩护下,只要她不动,就是修士也未必能及时发现她。

    冰月知道她的心思,跃上城墙的同时也缩小了形,然后藏入她的斗篷下,只露出一双红色的狼眼往外望。

    城墙内的赵得宝仰望着城墙,扯了扯韦贤,低声说:“韦哥,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白影在城墙上一闪而过,会不会有什么妖兽跳进城里来了?”

    “你是不是眼花了?城墙那么高,没有妖兽可以跳得过的,别自己吓自己了!再找找看怎么能出去……”韦贤正说着,冷不防被城外传来的一声猛兽的尖叫声吓得噤了声。

    城墙上的方离举目远眺,但见尖叫传来的地方,也就是她今天遇到韦贤等人的大路边,亮起几道法术的亮光。她从对方的气息判断,那里有四名筑基修士,还有四五道古怪的气息,像是她在七煞岭里遇到的那种红色大鸟的气息。

    书上说煞气兽怕阳光,轻易不会离开七煞岭的煞气才范围,难道这些煞气兽会趁着夜晚从七煞岭上下来了?

    才想着,突然空中又传来一声惨叫,是来自那四名筑基修士的其中之一。紧接着,寂静的旷野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叫声,有的像野兽的吼声,有的像风吹过洞的呜咽声,有的像婴儿的啼哭声,甚至有的像她穿越前看过的僵尸片中的僵尸叫声。

    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有这种声音,方离突然在墙头上站了起来,想确认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她放出灵识,向数百里铺展开去,很快,獠牙城方圆数百里内的一切状况都进入她的识海。

    她不由得变了脸色,和冰月相视一眼,“你也感我到了吧,无数只煞气兽在这周围,密密麻麻的。”

    冰月点点头,“的确不是妖兽,是煞气兽,而且数量很多。这么多煞气兽,杀起来就更麻烦了。而且,我闻到这些煞气兽里面,有几只煞气特别重,味道又有点像是人类的。”

    “不会吧,难道是人煞兽?”要是人煞兽就更麻烦了,因为人煞兽几乎都是高阶修士变的,其残留了生前的能力,又多了煞气护,与一般煞气兽相比高了不只一丁半点。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