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寒潭妖影

    “等一下!”

    方离喊住冰月,然后蹲下来开始采摘灵草,将边数株上千年份的灵草全部收入乾坤戒指中。随后又沿着寒潭一路寻找,将潭边药田里的千年灵草收刮一空。不过,她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也没忘记此来的目的,那些几百年份的她一株也没采。

    冰月跟在她后,眼中满是不苟同,一边竖起狼耳警惕着四周,一边又不得不被拉去做苦力,帮忙寻找千年份的灵草。“你又没学炼丹术吗?要这么多灵草干什么?”

    “换灵石啊,虽说我拜了个高级师父,可他从来没给过我一颗灵石花,我现在出门在外,没点灵石傍怎么行?”穿越前在现代的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比如说“有钱不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很可能会伴随她一生。

    也许是因为临近大“BOSS”的地盘,寒河潭附近几乎不见妖物,周遭静得出奇,连方离刻意放得很轻的脚步声都听得见。她将摘好的灵草尽数揣进乾坤戒后,向冰月示意“开始行动”,紧接着踏空飞向潭中小岛。有了前车之鉴,这回她很细心留意周边,避逸再触动任何残留制。

    冰月紧跟在她后,一妖一人先后落在寒潭小岛的岸边。方离在岸边展目望去,小岛中心的三进木屋映入眼帘,屋里有化形妖修和元婴修士的气息传出,而在木屋围墙外,长着一片在黑暗中发着幽绿寒光的灵草。她知道,那就是此行的目标物——幽寒草。

    冰月停住了脚步,传音给她:“我在这里等你,你自己过去摘。”

    “干嘛?你不跟着我,一会儿万一被发现,隔太远我没办法带你一起走。”方离瞅了瞅它的表,狐疑地问,“你是不是怕里面的妖将?”

    听说妖族对于比自己高阶的妖类有天生的臣服本能,难道冰月也有,可在断岛时,也不见它向白泽臣服过。

    冰月摇头:“不是怕,你快去,别浪费时间。”

    “一会儿别说我见死不救就行。”她别了它了一眼,胆大心细,蹑足走到围墙下,取出澹台明月事先交给她的寒冰玉盒,然而,在碰到幽寒草叶的瞬间,一股冰寒透骨的气流钻入她的指尖。

    她火速缩回手,咬紧牙关才没痛呼出声,心想这幽寒草果如其名,若非她的凝冰诀已经炼到第六层,这一碰半只手掌非废掉不可。想起自己现在边妖将的眼皮底下,她不敢耽搁,连忙使了隔空取物之法,迅速拔了十几棵幽寒草,全部直接用玉盒接住。

    成功了!她满意地合上玉盒,正待收入乾坤戒中,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屋内传出来。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何方小儿,敢偷老夫幽寒草!”

    方离不加理会,赶紧将玉盒民上入乾坤戒中,顺手溜出了端木曦送的“灵虚剑”。当年刚收到这把剑时,她还是筑基初期修士,因为修为太低无法使用,一直放在乾坤戒里,时间一长就忘记了,还是前些子重遇端木曦才想起它来。

    她握着灵虚剑,飞离原地。而就在她离地的瞬间,三道金色飞丝从木屋内出,砸在刚刚站的地方,入地三分,却不伤地上的幽寒草半分。她没理会嵌在地上的三道金丝,只是飘在半空,紧紧盯着金丝尽头的木屋窗户。

    一道人影从木屋敞开的窗户里飞出,踩着金丝而来,最后停在方离原来站着的幽寒草地上空。

    方离定睛一看,原来竟是一位文士打扮的中年元婴修士,双眼浮肿,脸色蜡黄,看起来像是小说里说的长期纵过度的样子。她联想起同刚才冰月说的“人妖双修”,心里又觉得别扭,莫非这男人真和一只妖在屋里那啥啥?

    不过,对方也没给她继续别扭的机会,见她只不过是个灵虚初期修士,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娃,嘴里哼道:“小娃娃,乖乖告诉老夫,谁派你来偷采老夫幽寒草的?”

    闻言,方离眼珠转了转,灵动的大眼睛弯成了美丽的月牙形,笑眯眯说:“晚辈方离,师承重华山明月尊者,见过隐龙子前辈,听说前辈与家师有过数面之缘,曾说要赠家师十株幽寒草,所以晚辈今特别来取,可不算是偷呢!”

    隐龙子闻言脸上浮起迷茫之色,问道:“你真是明月仙尊的弟子?”

    “正是,前辈要是不信,可以看我上穿的,可是重华弟子服?”方离解掉上黑斗篷,露出一雪白飘逸的裙装。

    “的确是重华弟子服。这……我真的曾经答应要给明月尊者十株幽寒草?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好像有这回事,又想不起来……啊!”隐龙子突然抱着头,在空中翻滚几下,又跌落在地上,滚了一草屑和泥土。

    方离见此形,心中一喜,转就要逃离小岛。

    屋里突然一股妖气窜出,紧接着一名白衣美妇飞出来,广袖一甩,小岛边缘竖起了一根根冰柱,冰柱在空中收笼,将小岛变成了一个鸟笼的笼底,叫方离插翅也难飞。森森寒气让小岛中央的温度骤然降下十来度。

    美妇长裙拖地,纱衣微敞,香肩半露,丰满的酥裹在白色抹里,走起路来微微颤动,呼之出。她一步步朝方离走来,眉眼含,媚骨天成,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惑的意味。端地是一个令男人看了血脉喷张,令女人看了都不由得惊叹的美人。

    方离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定了定神,心想这女妖不会是狐狸精吧?那股子媚意,差点儿把她都给迷惑了,这要是男人看了不早就扑上去了?思及此,她同地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打滚嘴里嚷嚷着“什么也想不起来”的男人。

    白衣美妇见她眼中并无迷惑之意,目光还四处游移,知她没有中她的媚术,当下柔媚勾人的美目中闪过一丝冷意,朱唇轻启,却是笑盈盈道:“小姑娘大半夜来隐龙谷,难道就不怕被野兽吃得骨头都不剩?嗯?”

    ------题外话------

    方离运气总是不好,每次都遇到比她高级的妖怪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