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前世今生(二)修改

    澹台明月乍见方离上的变化,眼中的担忧转为诧异。紫月清风剑是通灵神器,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激发它的力量,数万年来,觊觎神器的人多不胜数,然而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拿得动这把剑,更别说驾御它的力量了!

    “很好!”墨千华哈哈大笑,嗜血狂乱的神中,又多了一丝兴奋。一千万年,失去紫月后,他没有对手,没有朋友,孤独的度过了一千万年的岁月,如果紫月重生,他又可与他每一战了!

    方离几乎是被潜意识带着在战斗。以她的实力根本无法在墨千华手下走过一招,然而在潜意识的带动下,形势却是峰回路,大战数百回合,她与他竟然不分轩轾。

    紫月清风剑和魔剑数度交锋,铿锵之声频传,空中紫芒耀眼之极,魔气被紫色剑气斩得凌乱翻飞,北海上空的死气被斩得四散溃退。天空因这一战而风云变色,海面狂风暴雨骤来,惊雷闪电频传。这一次,不但海面波浪咆哮,就是隐藏在北海深处的妖修巢也被惊动了,海妖们纷纷逃出水面,跑上陆地避难。

    墨千华越打越兴奋,边挥剑边说:“紫月,一千万年了,你终于肯出现了!哈哈哈!”

    方离却是越打越诧异,不但她的手脚不听她控制,就连嘴巴都能不经过她的大脑开口说话。她听见自己说:“碧落,回头是岸!”

    他一剑震退方离,冷声问:“哼!说得好听,何处是岸?”

    方离的嘴巴再次自作主张说道:“你既然能够自如收发魔力,为何还如此颠狂?”

    “碧落镇守天涯海角亿万年,一心一意普渡众生,竟被一群蝼蚁视若癫狂,如不做尽癫狂事,岂非名难符实?”

    “想不到一千万年的冰封,竟然克制不了你的魔,反而让你变本加厉!”

    “千万年冰封的孤寂,换了你也会如此!当年你联合仙神将我冰封,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哈哈哈!”墨千华狂笑,血红双眸闪着癫狂快意,手中攻击也越来越疯狂。“紫月,你和祈颜都睁大眼睛看着,看看你们当年的行为是如何愚蠢,看看什么才是正道!”

    “碧落,往事已矣,你要怎样才肯收手?”

    “不可能收手!天道负我,我便要覆灭天道!”

    “你竟如此执迷不悟!”痛心疾首的话说出自方离之口,然而她本人却是彻底地成了旁观者,体内那股潜意识里的力量占据了她的体,控了她的一切,就像是鬼上一样。

    她冷眼看着这个“鬼”和墨千华打得难分难舍,冷耳听着他们的对话,思索着这个“鬼”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算她是紫月的转世,那她的灵魂不就是紫月的灵魂吗,怎么会凭空多了一个“鬼魂”来控制她的体?又或者,她根本是猜错了,自己并非紫月的转世,而是紫月的魂魄寄生在她上!

    这么一想,方离的灵魂打了个寒颤!什么夺舍重生啊,鸠占鹊巢啊,鲸吞蚕食啊,各种可怕的念头在她脑海转动,让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不行,这个体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有了这样的想法,她开始努力控制体。而因为她的干扰,打斗很快进行不下去了,好几次紫月清风刺向墨千华,却中途停了下来,开始胡乱挥动。

    墨千华发现了,骤然停了下来。他上暴戾的煞气在这一场战斗中已经渐渐消弭,此时浑气息渐趋平和,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体在空中做出各种各样古怪别扭的姿势。

    经过一番努力,方离终于成功控制了自己的体,把体内那股潜意识的力量压得死死的。她倒飞出数丈,直到离墨千华五丈外才停下来,抹了一把虚汗,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气鼓鼓地说:“我不和你打!紫月是紫月,我是我,这个体是方离的,不是紫月的,如果你想和紫月打就别来找我!”

    气话一出口,她的心反倒提了起来,想起眼前的男子并非思过崖上的墨千华,不由得紧张地望着他,生怕他一个不悦又发狂了!

    墨千华眯眼看着她半晌,没有发狂,反而突然转向澹台明月道:“破坏符光阵,你会后悔!”

    这句话,在不久的将来得到了无数人血的注解,但现下谁也没有往更深一层想,因为下一刻,他已经一声不吭,卷起方离扬长而去,连符光阵破裂之后四散飘浮在海面上空的五灵神器也没有带走。

    澹台明月一提气,便又呕出两大口血,眼睁睁看着魔云消失。白泽的形和他差不了多少,想追去救方离却无能为力,只能来到他边。“主人,你怎么样?”

    澹台明月摇摇头让它别问,又看向飘浮在海面上空泛着微光的五件神器,扬手将其收入袖中。

    “可主人的紫月清风剑也被带走了!”

    “无碍,有它在小离边,我亦能感觉她安全与否。死气又在凝聚了,先背我离开这里。”

    “是,主人。”

    方离被墨千华卷走之后,很快就因为上失血过多和力量的极度透支而晕倒在他怀里,尽管他上暴戾的气息还未散尽,但她还是晕得很安心。

    墨千华一边飞行,一边低头看着怀里被血迹染污了的稚气小脸,眼中的血色渐渐退去,蔓延半边脸颊的魔印也渐渐消失了。

    他飞出了东海,来到大陆上,随意飞近一座山脉,降落在一座林木葱郁的无名山上,停在一处万丈峭壁中间,先为她疗完伤,然后坐在崖边,摆出了墨琴,弹起久违了千万年的《琼华曲》。

    方离在美妙的琴声中悠悠转醒,爬坐起的时候,发现一轻松,上毫发无伤,连衣服也恢复如新。她又看向琴声传来处,正好看见墨千华抚琴的背影。此刻的他,又变回雪枫林下那个遗世独立的男子,仿佛睡前所见的狂暴只不过是出于她的幻想。

    她怔怔看着他宽阔的背,只觉得这个背影在琴声和断崖背景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孤独。这不是她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孤独了,打从在雪枫林里初遇,他给她的感觉除了惊艳和安心外便是淡淡的孤独,但今天这种孤独融入了琴音,和着琴音弥漫了整片山崖,浓得化不开。

    不知不觉,脑中又是现实的记忆与陌生的记忆相互交错出现。老实说,这种感觉让方离欢喜不起来。明明不属于她的记忆,为何要这样干扰她?她狠狠甩了甩头,强行把那些影像甩出脑海,走向崖边,在他边抱膝坐下。

    她一边听琴,一边偷偷研究他的表,发现他的神色平静,眉间全无一丝戾色,那个狂嚣的朱红色魔焰印记也不再狰狞,安静的躺在他眉心处,衬得他的面容越发清俊好看。只是,琴中那股化不开的孤独让她感到心疼,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他眉心那抹朱红。

    墨千华捉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拉下来。“何事?”

    她看了一眼被他捉住的小手,眉眼一弯,笑眯眯地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按住他的手背。“有没有人说过,你眉间的魔焰很漂亮?”

    他瞟了一眼被她小手包住的右手,墨眸跳动,收回手,道:“没有!”

    “那神,仙,魔,妖之类的呢?”

    “没有。”

    “真是太没眼光了,明明你长得这般好看!”她皱了皱可的鼻子,等了一会,不见他接话,反而见他目光落在她后的虚无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只好收起故作轻松的表,抱紧了双膝,侧头遥望山崖下的云雾,问道:“你一直对我那么好,是因为紫月上神的缘故?”

    墨千华只是摸着她的头说:“一千万年前,妖神肆虐六界,碧落上神为救苍生,出山灭妖,不幸受毁灭之息侵蚀,大变,屠戮三界,紫月为保苍生,不惜耗尽心神将我冰封在无妄海底,这一封就是一千万年。我原以为她已经完全消失于天地间,不想竟有一丝残魂进入轮回,还有了今天的模样,令我十分欣慰!”

    冰封一千万年!换成人类都能活十万辈子了。方离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他的琴声会如此孤独寂寞。推己及人,她愤愤不平道:“紫月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对她的后世那么好!要是我,别提什么欣慰,不虐死她的后世已经是仁慈了!”

    墨千华的视线终于聚焦在她脸上,勾起嘴角,问道:“你不觉得紫月为了苍生大义灭亲,值得万世称颂?”

    “我不觉得!什么大义灭亲都是钴名钓誉的托词,如果自己的朋友亲人都保不住,谈什么为了天下苍生?”虽然她不是很清楚当年发生过什么事,但脑海里零星的事迹已经让她不爽,“如果是我,我会一直在你边,而不是将你冰封隔离。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恢复神智,绝不会让你孤独承受煎熬!”

    墨千华又揉乱了她头顶的发,淡淡说道:“若紫月是你,便该多好!”

    方离闻言心喜,“你觉得我比她好是么?”

    “好与不好皆是前尘,你便是你,不必再问前尘过往。”墨千华摸了摸她的头,望着她稚嫩的小脸,目光变得幽深飘忽。紫月的一片破碎魂片,历经千万年轮回,竟然又踏上了长生之路!他真要看看,有一天她若成就仙,是否会自然忆起千万年前的往事?是否又会长成当年的上紫月?

    方离也望着他,心神几乎被这双漂亮却透着寂寞迷离之色的墨瞳吸了进去,脑子里晕晕糊糊的,一时忘了要说些什么。

    下一刻,他收回搭在她额上的手,背起墨琴,起说道:“北海通道已毁,我去找另外一条魔界之路,你自己回重华山。”

    说罢,他的形便凭空消失了。

    方离跳站起来,恍然四处张望,可除了山间氤氲的雾气,再也看不到他的影。她扯着嗓子喊:“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去魔界呢!”

    “我来人间便是为了去魔界!”

    耳畔传来墨千华的声音,可惜空山寂寞,她再也寻不着他的气息。

    ------题外话------

    一直对这章不满意,所以就修改了一下。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