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符印神光

    此女究是何人,为何对方离如此执着?

    原来她正是方离素未谋面的师姐百里清秋,一千年前她因为对自己的师父暗生愫,后被澹台明月逐出师门,重华派千年来对其讳莫如深,如今又以魔军首领的份再次来到重华山,除了奉墨千华之命率妖魔两道大军攻打重华外,也是为了会一会澹台明月新收的弟子方离。

    当拜师大典上,澹台明月那一句“方离便是我唯一也是最后的弟子”让她耿耿于怀,此后心心念念非要见一见方离,想要看看这个仅有筑基修为的小女孩何德何能担得起师父这一句话。

    正在追击墨千华的澹台明月并不知道方离已经被前任徒儿惦记上了,和白泽一路从重华山海域,追到了东海深处,又从东海深处绕到了东海与北海海域的交界处,几经辗转,却是怎么也追不上他。

    墨千华的目的已经达到,无意与任何人交战,眼前见方海域上空死气翻涌沉吓人,遁速未减,裹着浑魔气一头扎进直达天际的死气空间。澹台明月在死气边缘停下了脚步,袍袖下的手紧了紧,默念咒诀,在体周围祭起金光护罩,也跟着冲入死气之中。

    “主人!”白泽担忧地追了上去。

    这片死亡之海,虽说是人兽难渡入者即死,但事无绝对,总有一些力量是可以隔绝死气的,炼神期以上修士要渡过这道死亡之海不难,但若是要在死亡之海上打斗,就是大大的不明智,尤其对道修来说更甚。澹台明月一心抢回五灵神器,拼上被死气侵体的危险,和白泽穷追不舍,终于还是追上了墨千华。

    正确的说,是墨千华自己突然在某处停了下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澹台明月和白泽一前一后将他的去路堵住,在翻滚不休的死气包围下与其对峙。

    墨千华先是无视他们,而后似乎找到了什么,突然抬头对澹台明月道:“你们五大派世世代代守护五灵神器,可除了你之外,其它四派皆无法解封神器的五灵之力,如此守护有何意义?”

    澹台明月道:“不管有无意义,神器乃我五派守护之物,不容邪魔玷污。”

    “哼!你们只知五件神器共同封印着一个上古魔神,却不知七年多前天地异动,魔神业已出世,这几个破玩意对他完全不具任何威胁!”

    澹台明月蹙眉,七年前天地异动一事他依今记忆犹新,正是在那时,他无往不灵的紫薇符文第一次出现无解的卦象,而第二次则是在仙灵山为方离排命盘的时候。如今墨千华再提当年,让他意外之余也不由得产生疑问。“魔神既已出世,如今又在何处?”

    墨千华什么也不说,兀自往前迈出两步,上的气息骤变,原本令人心悸的暴戾魔气消失无踪,全气息变得纯粹而干净、神圣而浩,哪怕他浑墨黑,额间魔印嚣张,也抹杀不去那一股圣洁而不容侵犯的威能。他再次释放五灵神器,让五件神器在体周围悬浮旋转,神器发出一闪一闪的光芒,顿时使得周围数丈之内的死气消散无遗,为他和澹台明月空出一块干净的战场。

    白泽乃上古神兽,对这样的气息犹其敏感,当下不由得瞪大了兽眼,差一点就要对他匍匐仰望。

    澹台明月握紧手中紫月清风剑,审视他上气息,眉毛抬了抬,已然明了。“原来是你!”

    “本座只是借五灵神器一用,无暇与你为难!”墨千华未置可否,上神圣浩瀚的强大气息越来越灼,周围五灵神器之光也不再一闪一烁,而是光彩夺目,灵光大盛。

    他的脚下浮现一个玄奥的圆形符文光印,五剑神器各自散开,嵌入符印中五个方位的缺口上。缺口一经神器补齐即光芒大作,金绿蓝红黄五色光柱冲天而起直达天际,紧接着整个符印上炫彩的玄奥符文翻飞而起,将沿着整个圆形符印围成了光墙,连接了符印上五个方位的五灵光柱。

    符文光柱直达天际,光芒笼罩万里海域,哪怕在沿海陆地上的凡人也看到了海天之际亮起的神光。澹台明月就在符文光柱边缘,更是深深感受到这强大纯粹的神秘力量,意图靠近符文光墙,却被一股无形强大的阻力挡在了符文光墙一丈处再也无法前进。

    ……

    方离骤然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孤躺在一个冷潮湿的山洞里,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潮水涌动的声音。她霍地坐了起来,只见上盖着一件薄披风,里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唯一幸运的是指上的储物戒和脚踝上的聚风铃完好无损。聚风铃经过师父再炼制,能在天劫中完好无损还有可原,但这只看似古朴的戒指竟然也幸存了下来,让她不得不对它另眼相看。

    她试着唤了唤聚风铃里的风之灵,喊了几声都得不到回应,只好作罢,先从戒指里取出一干净衣物穿上,大致打理了一下,然后才走出山洞。

    山洞外是一片广袤无限的海水,海浪扑打着长满海苔的礁石,礁石下有一些小水坑,坑里有小鱼小虾游来游去。她所处的这个山洞其实是一个由礁石自然形成的石洞,这要是涨潮的时候,恐怕整个洞道都会被掩潮水掩没。

    是谁把她放在这里?

    不是师父,师父会做一张又柔又软的云给她,也不是墨千华,他不会像丢抹布一样把自己丢在这里。可她清楚的记得,在意识骤然空白之时,附近只有他们的气息存在。难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被送到了这里?

    她又晃了晃光溜溜的右脚(因为储物戒里没有多准备鞋子,她现在是光脚状态只),再次扰聚风铃,“喂!小灵,胆心鬼,快出来,我有事问你!你要不出来我就把聚风铃绑上巨石仍到大海深处,让你一辈子吸收不到月精华。”

    聚风铃里住的小家伙有多么胆小她最清楚,这次天劫那么大动静恐怕把它吓得几百年不敢出来了,除了用它的软肋恐吓它别无他法。

    果然,她的话音才落,风之灵怯怯的声音从聚风铃里传了出来。“别!主人别丢下小灵,海里好多妖怪,小灵害怕!”

    “不想我丢下你,就告诉我天劫之后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会一个人躺在这破山洞里?”

    “小灵不知道……主人迎接天劫时小灵就疼晕过去了,醒过来时主人已经躺在这里。”

    方离扶额,再一次在心里怀疑当初为什么会因为心软收留这只一无是处的胆小精灵,半晌之后,再问:“那你醒来时,我边还有什么吗?或者我在这里躺多久了?”

    “小灵也是刚刚醒的……”

    方离无声的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不能指望它,只能说:“没事,你继续在铃铛里呆着吧,我自己去弄清楚发生什么事!”

    打发了风之灵,方离徒手立在礁石上,仰望蓝天,但见天上白云悠悠,海面波光潋滟,一派宁静详和的景象。她放出灵识,方圆数千里之内一切动响皆进入她的识海,令她大为吃惊:“原来灵虚期的灵识可以探视这么广的范围,怪不得当年跑了一个月也没能甩掉刘家堡的灵虚修士!”

    她浑然不知普通灵虚修士的灵识探视范围也不过数百里,还以为所有灵虚修士的灵识强度都和她差不多。

    她招来梭罗花,纵飞上了空中。不料这一飞,就直冲天际,连人带梭罗花越过了重重白云。她又惊又奇,好不容易才稳住形,飘在云端,兀自惊叹不已:“不会吧,这么轻轻一蹦就蹦到云上来了!”

    她在云上飘了好一会儿,从一开始的惊叹,进而因为这力量而兴奋,到最后却变得百无聊赖。云顶虽美,却独有她一人,除了白云就是青空,再无他物,让她由然生出空空落落之感。她尽放出灵识,探知千里之外,可惜千里无人烟,鸟雀不至,生灵尽灭,高空实在寂寞之极。

    觉得没意思了,她便从云顶降了下来,回到海面上空。突然,远方天际一道光柱冲天而起,灼亮的光芒比之太阳之光还要强烈得多。她忙用手挡住那刺目光芒,微眯着眼,等适应了这样的光亮才敢仰望。

    风之灵的声音突然从聚风铃里弱弱地传出:“主人,那是神光!”

    ------题外话------

    这一章肥吧!

    这个周末咱都是没有休息,码字的码得肩膀疼T_T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