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醉卧云端

    澹台明月闻言驻足,目光移向她,及至她手上的两个桃子,并未像她以为的发火,却是淡淡道:“此乃灵果蟠桃,吃完谨记运功两周天,化解其药力。”

    咦,师父不生她气了!她诧异之余,不再拘谨,好奇地问:“师父抱着什么?”他手上的坛子分明还沾有泥土,显然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

    “桃花酿。”

    “是酒吗?”她站起来往他走去,及至他前,伸着俏鼻往坛子口嗅了嗅,一股清香扑鼻,让她精神立即为之一振,料定这必是有助修炼的好东西。“好香啊!师父能让我尝一小口吗?”

    澹台明月却是将酒坛子往侧边一挪,淡淡道:“此酒小孩子喝不得。”

    方离乌黑的眼珠子一转,笑吟吟道:“师父,书上有云,凡我修者,不应以年龄长幼而论事,当以修高低而论之,难道书里说错了吗?”

    澹台明月温和地望着她,仿佛在看一个任的孩子,道:“若以修为论之,你连闻都不行。”

    “诶?什么酒段位这么高,我闻都不行?”断岛上生活实是枯躁无味,离火成天只知道睡觉,冰月几乎整个魂进了书的世界里,方离实是闷得慌,难得见师父如此温柔的目光,开始得寸进尺,非要他打开来闻一闻。

    “也罢,就让你闻一闻。”澹台明月似是拿她没办法,拂开酒坛子盖,一股醇香酒味立时弥漫开来。

    方离凑过去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酒香盈满五脏六俯,四经八脉通体舒畅,子轻飘飘地,仿佛下一刻就要飞上九重天,连带的看他的脸也变成了两个。“呃,师父,你怎么突然分了?”

    澹台明月见她脸颊酡红的憨模样,不觉微微失笑道:“为师没有分,是你醉了。”

    “呵呵……师父你笑起来真好看!让我摸摸好不好?”方离歪着头,瞪大了迷蒙的大眼,伸手要去摸他的脸,却因为高不够,变成在他前乱摸。

    然后,咚地一声,某好奇心过重的少女一头栽在了地上,脸颊酡红一片,嘴角还挂着来不及隐去的傻笑。树下睡死的离火突然跳了起来,扇动两支小短翅飞到她边,“方离,你怎么了!”

    “她醉了,在这睡一觉就好。”澹台明月重新封好酒坛,望着地上的小女孩,含笑摇了摇头,抬手轻拂,一朵白云出现在她下,将她小小的体托了起来,一袭神鸟羽被凭空出现,轻轻覆在她上。做完这些,他又抱着酒坛缓步往断走去。

    澹台明月走后,离火看看云上睡得香甜的方离,又看看她掉落在树下的两颗桃子,然后抱起那两个桃子,连灰尘都不拍就吃将起来。

    忽然,四周的灵气出现了波动,然后齐齐向云上汇集。离火抱着桃子飞到云上,见睡梦中的方离面色安详,灵气正有条不紊地流入她的体,显然是她在无意识中开始了修炼,有些诧异地歪着头说:“体内的小宇宙似乎一下子强大了不少,竟然能在睡梦中自然修炼了。”

    不过,方离修为增长得越快,对它来说越是好事,它满意地点点头,一股坐在云上,将两个桃子啃下肚,拍着又圆了一圈的肚子,满足地趴在云上,打了个呵欠也沉入了梦乡。

    方离这一醉睡了一个多月才醒来,醒来的时候修为已经进入了筑基中期。她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轻柔的云上,上覆着柔软的羽被,天上是湛蓝的白云,云边是那棵硕果压枝的桃树,远处是繁花满树梢的桃林,一片桃花瓣被风吹过来,恰好落在她脸上,弄得她脸颊痒痒地。

    拂落脸上花瓣,拉了拉覆在上宛若无物的羽被,她微微诧异,想起睡着前的景,顿然尖叫出声。闻酒而醉就算了,竟然还调戏师父!被握一下手就罚她五年足,这下子惨了,不会罚她足百八十年吧,那岂不是真要当尼姑了?

    “完了完了!”她急得跳下小巧的云,云在她体离开的瞬间化成轻烟消失无踪。

    羽被托着熟睡的离火轻飘飘落地,她愕然地捡起羽被,怀疑这是谁给她披上的?难道是师父?这岛上除了师爷,她可不认为其它浑长毛的兽类会有这种东西。这么说师父没有生她的气了?如此一想,她的心大好。

    紧接着,她错愕地发现自己晋阶了,一时哭笑不得。“睡觉中晋阶,还真是闻所未闻的方式!”

    不管如何,晋阶的感觉还真不错!她单手结印,一道灵气从指间激而出,骤然在空中凝结,一柄弯月形的刀刃刹时出现,稳稳地停在空中。嘴角泛起笑意,她的手指随意地在空中比划,冰刀也跟着她的手在空中斩劈。一阵风迎面吹来,飞来数瓣桃花,她骤然挥手朝其中一瓣指了过去,冰刀猛然朝花瓣砍下,粉色的花瓣顿时被切成了两半,轻飘飘地落地。

    “哈!头一次见过醉倒了还能在睡梦中晋阶的人,桃花酿的功效果然神奇!”白泽的声音突然飘来,巨大的白色影也在空中出现。

    方离偏头望去,笑眯眯说:“那我是不是让白泽师兄大开眼界了?”

    “有什么好大开眼界的,你也就是奇怪了一点罢了,比起上古大能辈出的时候,你的晋阶速度还不够看!”

    “可现在不是上古,世界上也没有像上古那么纯粹的灵气,我要是晋阶速度超越那些上古大能,全修真界不把我当成怪物才怪!”方离看了边肚子撑得圆滚滚,睡得正香的离火一眼,心里怀疑是不是所有从上古活到现在的兽类,都有一种相似的优越感?

    白泽说:“嘿!你在这里修炼和在上古时期没多大差别,若不然以你的体质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晋阶到筑基?”

    方离也不和它争辩,问道:“我师父呢?”她想再去确定一下,师父是不是真的没有因为她的“上下其手”生气。

    不料白泽却说:“主人半个多月前就出外云游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