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禁足的日子

    “诶?”即时生效?方离为难地看着澹台明月,讨好地说:“师父,能不能缓一天,我明天要去紫幻丹庐学炼丹术,后天再开始足成吗?”

    “不成。”说罢,他拂袖而起,转行。

    方离急之下,猛然蹦了起来,扯住他垂在侧的手,“师父,你就缓一天吧,我真的想学炼丹术!”

    澹台明月的目光落在她握在他手腕的手,眉头微微皱了皱,心头十分不喜被人碰触,下意识地抽回手,抿了抿唇道:“你去吧,去了足期限增加至五年,另外把偏所有藏书熟记一遍!每月为师会考验你一次,一次不及格,足加一年。”

    “呃……”方离这回真的傻了,呆呆站在原地,直到澹台明月白色的影消失视野中,仍然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嗤!足五年,熟读偏所有藏书,小师妹你本事不小嘛,刚来就把主人惹恼了。”屋顶飘下白泽懒洋洋的声音。

    她抬头望去,只见这一个月不见踪影的白泽神兽趴在阳光下,正歪头看着这边,无奈道:“我又没做什么,哪知道师父这么不好说话?”

    “主人哪不好说话?是你没摸透他的脾,反正啊,他最不喜被人碰触,你刚碰到他的手,足加两年已经是轻罚了。想当年你师姐……咳咳,当我没说,你好好修炼,莫再惹主人生气了!”白泽说着,形化作一道银光,刹那消失在屋顶,剩下方离一个人站在莲池玉阶边发愣。

    师姐?师父不是只有她一个徒弟吗?心里冒出疑问,但她这回学乖了,暂时将疑惑压在心底,用传音符给沐紫传了音,说明自己被师父罚足的事,然后认命地走向藏书的偏,让窝在偏里只差没生根发芽的冰月给她介绍两本修心养的书籍。

    不得不说,这一个月来,冰月已经看完了将近半个书架的书。修真者,无论是道修魔修还是妖修,一般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方离一个月看不完一本书,其最大原因是她把心思都花在修炼上了。

    冰月慢腾腾地扭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你确定你要看书?”

    “当然,丢人的事发生一次就够了,再说,我在这个世界定下的梦想是遨游天下、笑傲江湖,可不是一辈子呆在山里当尼姑!”说着,她当场发下宏愿,“不出三年,我一定会看完这堆书的!”

    “那好吧,正中间一排,全是道家修心养的书籍上。你自己挑着看吧!”说罢,某妖又把视线移到爪子下的书页上。

    方离走到该排书架,挑了一本道家心经,翻了两页,实是有些提不起兴趣,又偏头看了一眼认真劲儿十足的冰月,灵机一动,抱着书来到它边,问它:“小冰冰,你不是妖吗?为何对这里的书这么感兴趣?连你最的那本《公子微澜修真札记》都不看了?”

    “若能熟读这里的书,便等于知道了从洪荒远古到当下的一切事迹,能够博古通今对于未来漫长的修真之路大有脾益,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为什么不把握?”

    冰月一番话,让得方离大为汗颜。一只妖都有如此大志,她一个人为什么不行?就算祈颜的委托已经失效,可是她还想在这个世界继续走下去,修仙之路已经无法回头,既是如此她为何不努力?难道只是拜了个大能师父,得了本厉害的修炼心法她就满足了?

    当宣于婉婉冒着屈辱都未能得到澹台明月垂青,他却当众宣布她是他唯一徒弟,这其中对她抱着多少期望?她突然觉得有些明白刚才他那一声叹息从何而来,这一个月,是她太得意忘形了。握了握拳,她低头再看手里的《道家心经》,忽然就觉得不那么难以入目了,同时心里隐隐有了新的祈盼。

    接下来的子,方离变得和冰月一样,几乎把偏当成了卧室,把看书当成了唯一工作。每天花在吐纳灵气和练习法技上的时间,自动压缩到仅剩两个时辰,睡眠的时间更是没有。转眼半个月过去,她虽然只读完《道家心经》里三分之一的书籍上,心中却颇有感触,若非突然感觉腹中饥饿,或许她还浸在书的世界中不肯出来。

    “咕噜噜……咕噜噜……”肚子里传来的响声,在提醒她其实还是个人,而不是神仙。

    摸着扁平的肚子,她放下了书,从储物戒里取了一粒辟谷丹吞下,叹了一口气。自从专心致志看书修炼后,足对她来说也不是难以接受了,然而,在吃饭这个问题上,还是颇让她哀怨。

    断岛上不备伙食,澹台明月和白泽光靠修炼所得的灵气就能去除口腹之,但她却不能,只能靠辟谷丹解除饥饿。虽然辟谷丹能够减少修者体内的杂质,让得体内灵气更加精纯,但味道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之前一个月因为没有足,她还能偶尔跑下重华主岛去和沐紫烤野味吃,现在却是不行了,再嘴馋也只能干吞口水。

    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推了推边上的冰月,“先别看书,我们刚来的时候那片桃林里好像有结小桃子,不知道现在桃子是不是能吃了。”

    冰月摇头,眼睛始终不离书页地说:“不去,我只吃,不吃桃子。”

    “不去就不去,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方离朝它做了个鬼脸,飞掠向远处的桃花林,刚进桃林就感觉到离火的气息,靠近一看,某只嫩黄色的小鸡正躺在一颗桃树下睡觉,肚子撑得像个皮球,边散落着许多桃核。

    “怪不得最近总看不到你影子,原来躲到这林子里过起猪一般的生活了。”她边嘟喃边用手指戳戳离火的肚皮,后者咯吱笑了两声,翻个继续睡。

    她也不再逗弄它,一扬手,两颗白里透红的大桃子从树枝上飞过来,落在她掌中。她直接对桃子用了净衣诀,然后一口咬了下去,只觉桃入口芳香,爽脆多汁,不由满足地叹道:“好甜!”

    下一刻,她的眼角余光却见桃林中一人白衣飘飘,缓步行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坛子,正是半月未见的师父大人。她一手抓着一个桃子,微微有些愕然地唤道:“师父?”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