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沐菲的反击

    一招出,四座皆惊,第七号擂台瞬间鸦雀无声。

    如果说之前众人对方离的实力还有质疑,那么现在也不敢有了。第七号擂台的参赛弟子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肃然望着擂台上的小女孩。就连主持比赛的执事弟子,也是愣了好半天没回神,连宣布胜败都忘了。不过,此时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失职。

    观礼台上的众多门派大能,也是吃了一惊——这哪里还是筑基期的能力?虽然剑法造诣在他们眼中还太过稚嫩,但那随意一招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灵息,却不是一个筑基修士能够发出的,更可怕的是这小女孩的实力似乎远不止于此。

    就是澹台明月在看到这一招后,也有瞬间的讶然,视线不自觉定在那小女孩上。那是……流光幻剑诀!重华藏经阁藏书无数,功法法技数以亿计,她却偏偏选中这一本!

    半晌之后,他心头一叹,也许这就是她的机缘。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观战了,他站起来,正准备回断岛,却突然心有所感,往第七号擂台方向看去。

    就在这时,跌落在擂台下的沐菲突然飞而起,对正要走下擂台的方离大喝一声:“比赛还没结束呢!”

    此时沐菲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不可能输,不可以输!以她的能力,是要进入总决赛的,她怎么可能在第一场比赛就输了!怎么可能会输给了一个连飞剑都使不出的半吊子剑修!一直引以为傲的剑术,在这半吊子面前居然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她不甘心,也决不许这种事发生!

    “看招!”她浑紫光弥漫,手握之剑强光爆起,夹着强大的雷电气流“滋滋滋”作响。她冷冷一笑,双目凶光毕露,倾注全雷灵力,猛然往方离一剑劈了过去。

    紫色的剑气出,化作一道半月形的光弧,夹着万马奔腾之势破空而去,目标正是站在擂台一侧边缘的方离。剑气在擂台周围激起一阵阵强风,擂台下围观的弟子被强大的灵压得纷纷在前祭起防护灵气罩,能力稍弱者甚至伏地躲避。

    观礼席上的众多元婴修士见状皆面色大变,沐菲上爆发出的灵气威压,竟然属于金丹初期,再观那一剑之威,实力堪比金丹修士。是什么能让一个筑基修士突然爆发金丹修士的能力?

    梦音失声站了起来,心中暗骂道,这个蠢货,竟然将整瓶天香灵液都喝下去了!大赛不止服用丹药,却止使用越级丹药,天香灵液是金丹期的丹药,若是因为服药而闹出了人命,将是逐出门派永不姑息的罪名。

    然而,观礼席离七号擂台毕竟有一段距离,周围又有其它擂台相隔,而擂台上沐菲和方离的距离只有三丈不到,哪怕是澹台明月要出手救人也是来不及了。

    原本正背对着沐菲的方离,在听见背后的声音后猛然转,只见剑气未到,脸颊已经被扑面而来的风刮得生疼,那道来势汹汹的剑气夹带了强大的破坏力,似将她一剑劈成两半。

    杀气!强烈的杀气!她感觉到了,眸光冷冷透过剑光睇向凶光满面的沐菲,上瞬时张开七彩护罩,一股强大的灵气迅速包围了全,握剑的手腕微微一转,剑上灵气爆涨。

    穿越到这个世界七年来,她面对过无数这样的嘴脸,不管有仇无仇,有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修士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想要她的命,每一次她都是生死一线,每一次她都是投机取巧避过无妄之灾,可今时今不同了,她不需要再投机取巧!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哪怕她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她,也是不可欺的!

    在剑气扑到之时,她的嘴角扬起似有若无的笑意,淡淡的,直达眼眸。她右手骤然扬剑,剑尖直指沐菲,脚踏擂台边缘,形一扭,弹而起,直直撞向那道几乎将整个擂台笼罩的淡紫色月牙剑气。剑尖上凝起了一道道七彩灵气,灵气组成锥形气罩,裹着她的体,直刺入沐菲的紫色剑气之中,将那道蕴含金丹之威的剑气生生切成两半,直其后的沐菲。

    沐菲在空中,惊恐地看着自己的金丹剑气在裂开之后迅速消散殆尽,感觉到迎面扑来的暴戾破坏气息,想躲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方离的剑尖刺到,体早已失去了反抗能力。可就在那一瞬间,方离的剑锋一顿,猛然停在她的脖子前一寸处。

    尽管如此,沐菲还是被这一剑带来的强烈冲击力撞飞了出去,再一次砸落在擂台下,口吐鲜血,躺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擂台下再一次鸦雀无声,原本就被先前方离那一击幻剑震撼的人们,又一次被深深的震撼了。能够打赢刚才的沐菲,是实力,能够打赢现在的沐菲,却是可怕!

    方离收剑,飘然落在擂台下,轻飘飘看了沐菲一眼,没有怜悯,视线移向远处空中的观礼席,遥遥和澹台明月对望。方才若不是他传音阻止,她那一剑不会骤然停止,沐菲也不会只受那一点点伤。

    澹台明月平静地望着她,传音道:“大比你无需再参加,我收你为徒便是。”以她如今的实力,横扫筑基赛场毫无悬念,再战已经没有意义。

    方离眼中戾气渐消,遥望着他,传音:“不,我父母告诉过我,做人当信守承诺,既然我们有约在先,我就会取拿到第一名,堂堂正正成为你的弟子。”

    一开始,她的确想捡个便宜师父,然后安心修炼,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与其默默当他的关门弟子,不如堂堂正正赢得大比,届时再拜师便不会再有人敢质疑。

    “既是如此,你需答应我,不得伤人命,谨记我辈修者修的是仙道而非魔道。”

    她应,但有条件。“只要对方不我。”

    “不,是绝对不能,否则此事作罢!”

    “……”方离默然握拳,望着观礼台,半晌才传音。“我知道了。”

    澹台明月心中一叹,重新坐了下来。先者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也许,他注定是要将这小女孩留在边,悉心引导她向善。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