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大比前夕(一)

    有了沐紫这个消息灵通的八卦大王在边,方离很快就把重华派近期发生的大大小小事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而得知她接下来一个月都不会再闭关修炼,沐紫更是拉着她去参观了玄明溪涧,又带着她去逛了重华山几处风景独特的处所,而这一路上,楚珏都默默地跟前跟后。

    沐紫的主动和,楚珏的腼腆和亲切,让方离慢慢融入了重华山的生活。此后的子,她白天上课,空闲时跟着两人四处溜达玩耍,夜晚她独自飞到思过崖练剑,练凝冰诀,为即将到来的门派大比做最后准备。子,就在她刻意忽略掉背后不和谐声音的同时,充实而平静的流逝。渐渐地,她对重华山有了久违的,原本只存在于前世的归属感。

    是夜,月朗星稀,思过崖上微风拂面。方离在草坪上练《流光幻剑诀》。因为是刚刚接触剑术,她一边演练剑招,一边在心里默念剑诀,每一招一式都练得十分认真,对体内灵气的牵引也丝毫没有放松。

    《流光幻剑诀》注重的不单单是招式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一个幻字。以剑气化形万物,以万物为掩护助长剑气威力,而这一切都以剑招发出前后经脉中灵气的运行走向为基础。可以说,一旦打好了剑诀的基础,熟悉了各种招式发动时灵气在经脉中的走向,其后面真正发挥威力的是“幻剑”则可随心所的幻化,这也是当时在藏经阁内方离选中它的原因。

    方离不是剑修出,还不懂如何以气养剑,也未体会何为人剑合一,但却在这数番演练中,渐渐领会什么叫“剑随意动,招由心生”,而这一句,也恰恰是流光幻剑诀的卷首要语。对于剑诀的感悟在演练中循序加深,她的步伐如行云流水渐行渐快,剑尖游转之间,带起的流光经久不灭。

    流光已成,幻剑待出。她反手收剑势,运功提气,倾注灵气于剑内,剑锋再出之时,剑上一股强大灵气激而出,剑意盎然散开,剑化虚影,周边空气激不已。

    但很快,虚影便和实体重叠在一起,灵气激仍在,方离不满地噘起嘴,所谓流光幻剑,单单激出流光并不难,要以流光剑意幻化出招式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她一试不成,毫不气馁,再次提剑演练,发誓今晚非练出幻剑不可!

    某棵花树的枝丫间,一个黑色修长的影慢慢浮现,正是长时间以来在思过崖上神出鬼没的墨千华。他背倚在树杆上,目光始终跟随着草坪上舞动的小小影。月光反之下,剑光虚影重重,小女孩雪白衣裙逆风飞扬,剑鸣清响,风声猎猎,给寂静的夜点缀了几抹灵动。

    看着这一幕,他忽然遥想起千万年前,有一个紫色的影,时常在天涯海角的擎天神台上舞剑。不同的是眼前的小女孩还在摸索剑之道,而他熟悉的那个却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剑神,小女孩手中的剑是一把魔气和灵气混杂的废铁,而那人的剑却是洪荒第一神器——“紫月清风剑”,但他们也有共同的特点,就是剑法天赋奇高。

    思及此,他的视线上移,透过花团锦簇,望着天上的小岛。也许,在他的教导下,眼前的小女孩,假以时就会长成另一个剑神。

    突然,剑啸夜空,思过崖上银芒爆涨,一朵朵透明澄亮的灵气花朵如雪花般飘落,花雨中的小女孩微张着小嘴,有诧异,有惊喜,生动的表让得包子般嫩呼呼的小脸越发灵动可

    墨千华收回落在小岛上的目光,意念一动,形已经从花树上转移到小女孩的边,同时无形的结界在周边竖起,隔绝了周围的视听。

    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方离在感觉到边熟悉的气息后,已经收起诧异,有些现宝地问他:“怎么样?我的幻剑不错吧?”

    “剑法仍然生嫩,剑意倒是不错,攻击力上还需加强。”他抬手接住空中飘落的透明花朵,然后手指一弹,那朵透明的灵气之花便消失在空中。

    渐渐与他熟悉之后,方离心防放开不少,闻言噘起嘴说:“你说的攻击力和我的攻击力哪里是同一层次的?我可不敢和你比,现在只要能在门派大比上拿到练气弟子第一名就可以了,力量这种东西没有上限,速则不达!”

    墨千华说:“不错,只有自己本慢慢积聚而成的力量才是最纯粹的力量,所有通过外力得来的力量若不能完全为己所用,则会制约自力量的成长,随着道行越高,落差会越来越大。”

    方离点头,同时问出心中藏了几个月的疑问:“你不是魔吗?怎么感觉对仙道深有体会?”前段时间,她在修炼中偶有不顺遂,几乎都是从他那里得到了解答,撇开他魔的份不谈,他其实更像神仙——妖孽般的神仙。

    他微微勾起嘴角,却不是在笑,反而像是嘲弄地说:“三千大道虽有不同,万变却不离其宗。在你心里,何为仙,何为魔?”

    方离仰望他,看着他优美的下颚线,眼中黑白分明,毫不违言道:“我不知道,来到这个世界总是听人说仙的仁慈,魔的极恶,可我没有那种体会。我觉得无论仙或魔,若都有自己的思想和**,那善恶之间就会牵扯太多其它的东西,我只是人,又怎么能给他们的存在下定义?也许只有等我成仙了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墨千华弯腰和她平视,问她:“你成仙那一天,就是与我为敌那一天,那时你可还会像现在这般与我说话?”

    “当然会!即便大家都说仙魔不两立,可我觉得仙有仙道,魔有魔道,两者并非真的水火不容。至少,我和你就没有水火不容不是吗?”方离现在还说不清自己对墨千华是什么感,但她不愿意与他为敌,即使是立场上的敌对也不愿意。

    墨千华摇头,“你现在只是人,还不能体会。”

    ------题外话------

    宝贝们,给点评论和收藏吧,看在我今天这么努力的份上!

    给点动力,说不定咱今天能二更。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