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筑基风云

    时光飞逝如流水,转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大半,重华门派大比将至。

    某一,重华山上空再一次出现云蒸霞蔚、白虹贯的天象,伴随而来的,还有重华思过崖上风生水起、花飞漫天、八色异芒齐聚山头的奇景。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守在思过崖外的两名灵虚弟子,然后是山下各个洞府的普通弟子,金丹修士,最后连掌门重阳道君也惊动了。

    众人纷纷来到洞府外的空旷处,仰望天空中的壮丽奇景,以及远处山峰上瑰丽夺目的炫彩异芒,啧啧称奇。大多数普通弟子的疑问是,究竟是谁结婴了?这么大的事,门派怎么都没有通知呢?

    而重华山上不少高阶的修士,看着这天象却都陷入莫名其妙中。只因这天象与结婴天象有很多类似之处,规模却又没有结婴天象那么宏大,与结丹天象的大小相似,却又比之奇丽多姿。最让人诧异的还是那照亮整个山峰的八色异芒,哪怕是修士结婴,也不会出现这样奇特的景象。

    重阳道君看着远处山峰上的奇景,面色有些凝重,吩咐边的首席大弟子。“景轩,速去思过崖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是,师父!”慕容景轩点头,放出飞剑,形腾空,往思过崖疾飞而去。

    与此同时,重华山的各个角落,也有不少人御着飞剑往思过崖而来,其中包括妩音,以及刚刚结婴的梦音元君。当数十人御着飞剑来到思过崖上空,却惊讶的发现他们太上尊者的灵宠白泽,正凌空卧在一朵白云上,拦了所有人的却路。

    白泽趴在云上,打了个哈欠,喃喃说:“太上尊者有令,弟子方离正在突破筑基,所有人不得下去打扰。”

    筑基能够引发天象,古往今来闻所未闻,在场的人中甚至有活了数千年的元婴后期的修士,闻言也陷入深思。一些较年轻的修士,更是疑惑不已。

    “怎么会这样!”妩音是一脸异色,目光复杂的移向被彩光包围的思过崖。早知方离天资不凡,却不料竟然如此逆天!

    “事实就是这样!”白泽再次打了个哈欠,摆摆爪子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要都堵在这里,看着碍眼。等她突破完成,自然会回该回的地方去!”

    众人心里虽然都有疑问,但白泽不仅仅是太上尊者的灵宠,其修为也是在场这些人望尘不及的,没有人敢反驳它的话,只得御剑离去。最后空中只剩下慕容景轩,白泽斜了他一眼问:“你怎么还不走?”

    他向白泽抱揖一礼,说道:“见过白泽师叔,弟子慕容景轩,奉掌门之命前来查探天象因由,不知师叔可否告知,为何方离突破筑基会产生此等奇异天象?”

    白泽瞪了他一眼,反问他:“那你可知结丹或结婴时为何会产生天象?飞升之前又为何需要历天劫?”

    慕容景轩略一沉吟,便回答说:“修仙本就是逆天而为,一旦修士结丹成婴,天地感受到逆天的力量,自然会产生异象乃至天劫考验。”

    白泽点点头,然后质问他:“既然你都明白,那还问什么问?”

    慕容景轩在重华山也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修士,其悟非同一般,闻言面上露出诧异之色。“师叔是说,方离突破筑基的实力已经足以引发天地异象?”

    “就是这个意思,没什么事你就先走吧,不要学重阳老儿凡事都追根究底,累不累!”白泽不耐地赶人。

    闻言,慕容景轩不得不又看了脚下的思过崖一眼,心有所悟,思及师父还在等着自己回去禀报,便向白泽告了辞,御剑飞回重华大

    方离从入定中出来,正要和冰月离火两宠分享再次筑基的喜悦,就先被自己周围的奇景吓了跳。“这是……我引出的天象?”

    离火翻翻白眼说:“这里除了你还能有谁!”

    她立即提出新的疑问:“那我上次筑基怎么没有出现天象?”

    冰月说:“也许和你重修的心法有关。”

    方离低头一想,多半就是因为逆天汇灵心法所致了。她从青石上跳下来,伸伸手,扭扭腰,活动活动全筋骨,心大好。

    再次筑基,她感觉到体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等着释放,当下八行化灵术和仙风云体术同时施展,形倏地离地,虚立于花树之上,心念再动,单手结印,朝思过崖的石壁上击出一道水柱。她本意只是想试试再次筑基后的攻击威力,没想到这一击水柱打出,那面石壁发出砰砰巨响后,破了一个硕大的深坑。大坑出现之后,石壁迅速龟裂,在她目瞪口呆中坍塌,半边崖壁变成了碎石四下乱滚。

    思过崖上的花草树木被碎石砸得惨不睹,方离心疼不已,这半年幸得有它们相伴,现在筑基了就恩将仇报,这行为,真真不好!她站在原地责怪了自己一遍,但很快包子脸上又浮起笑容,握了握拳头,对自己现在的力量十分满意,对这次门派大比拿取第一名的信心十足。

    “刚刚突破就搞破坏,小娃娃,你胆子不小!”

    空中骤然传来强大的威压,方离闻声抬头望去,却见空中八色彩光已经渐渐隐去,一只浑雪白,鹿角,羊脸,形硕大的奇兽凌空而立,四足间隐隐有蓝色灵光闪动。尽管感觉到其上威压迫人,但她没有惊慌,偏着头问:“是你在说话?”

    “正是。”

    “你是谁,找我有事?”看它那平和而威严的模样,似乎不是无主凶兽,方离不免对其生出几分好奇。

    “我是你未来师父澹台明月座下神兽白泽,你还不速速将思过崖清理干净,否则让重阳老儿知道了,有你好受的。”白泽说着,扭了扭头,打了个哈欠,转踏着云朵飞走了。

    眼望着白泽踏云飞向天上那座小岛,方离不信也信了,澹台明月修为那么高,有一两种异兽随也不奇怪,自己只是筑基修士还不是照样有冰月和离火?

    她问冰月:“诶,小冰冰,那只白泽和你一样白,难道是你远房亲戚?”

    冰月掀了掀眼皮,说:“白泽是神兽,跟我们妖族没有半点关系。”

    离火冷哼道:“白痴,连妖兽和神兽都分不清楚。”

    “管它神兽妖兽,还不都是受?”方离没好气,吩咐两“受”:“废话少说,赶紧清理现场。”

    ------题外话------

    哈哈,女主终于要雄起了,前面的章节写得我脑细胞死了无数个,为的就是后面的雄起啊!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