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初入重华

    从仙灵山到重华山,澹台明月飞行了将近一天。

    这一天中,方离问了他无数个问题,几乎把他当成了修真界的百科全书。只因他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活得最久的人。说他是老怪物吧,外表分明只有二十来岁,其人更如芝兰玉树,怎么看都是翩翩佳公子。说他年轻吧,却没有年轻人的绪,像个垂暮老人般,不悲不喜,不怒不嗔。

    他对她的问题有问必答,不厌其烦,只是太过惜字如金,能用一个字回答的,绝不用两个字,能用一句话概述的,决不多加一个叹词。而她,一开始问得不亦乐乎,到最后却不知该问什么问题了。望着远方海天相接处的一轮夕阳,她没话找话:“已经黄昏了,今天我们能到重华山吗?”

    澹台明月侧头看她,突兀地问:“你口渴了?”

    呃?这算是对她话太多的委婉抱怨吗?方离吐了吐小舌头,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我就是问问。”

    他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说:“一刻钟。”

    一天下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回答,知道他是说再一刻钟就能到达。

    很快,远处海天之间出现一个光点。澹台明月说,那就是重华山。方离翘首而望,看着光点越来越大,直到一座如梦似幻的海上仙山完全映入眼帘。

    重华山位于东海之上,却并不是海上的山岛,而是凌空飘浮于海面上的浮空之岛。重华山由正中间的大岛、大岛正上空的一座小岛,以及周围错落环绕着的五座小岛组成。周围五座小岛分别呈现金黄,叶绿,水蓝,火红,土黄五色,像征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如五星拱月般环绕着大岛,同时有银练般的白色瀑布从小岛上流下,落在大岛上,又从大岛的周围流入海里。岛上的宫屋檐,琼花玉树,在瀑流间若隐若现,大岛和小岛之间灵气萦绕,白鹤在虹桥和云雾之间起起落落好,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

    如果说仙灵山的美是神姿仙态清幽拔,那么重华山的美便是如梦似幻空灵缥渺,让人怀疑眼前的山和岛,云和鹤,宫和瀑布,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人间。

    方离随着澹台明月穿过瀑流,进入重华大岛的范围,虽然滴水不沾,却陡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度,灵气也浓了几分。她环视着周围,伸手去摸空中那些小小的虹光,却什么也摸不到,才明白这是夕照和浓郁的灵气幻化的灵光,有色却无形,可望而不可亲近,一如边负手而立的澹台明月。这一路上她和他可谓近在咫尺,也一直在交谈,但他给她的感觉,仿佛远在另一个时空。不过没关系,她有信心,也有耐,这个师父是拜定了!

    澹台明月直接降落在主岛大前足可容纳万人的广场上。方离双足一着地,前方大里立即有人迎了出来。

    来人一招牌的重华弟子装束,白衣翩然,背负长剑,剑眉星目,姿俊秀拔,却是一名阳刚美男子,只是气质冷了点。他的年纪看起来和澹台明月相仿,却是摆出晚辈的姿态,恭敬地行礼。“弟子恭迎尊者回山。”

    澹台明月淡淡颔首,将方离交给他,说这是新入门的特别班弟子方离,让他代为安置,接着转腾空而去。

    目送白色的影飞向大岛上空那座浮岛,方离问:“那座岛就是仙尊前辈住的地方?”

    “是。”这名重华弟子也是惜字如金,待她的目光从浮岛上收回,又说:“我是你的师叔,慕容景轩。随我来。”

    她再望一眼头顶天光云海处的浮岛,快步跟上慕容景轩的步伐,问他:“除了仙尊前辈,上面还有什么人住?”

    “没有了。”

    一个人住在一座岛上?怪不得人会那么冷了。方离想着,又看了那座浮岛一眼,才又问:“那你住哪?”

    慕容景轩冷冰冰纠正她:“叫师叔。”

    她在他后撇了撇嘴,乖乖改口:“师叔住哪?还有其它弟子住哪?”

    “拜师的弟子,都住在师父的洞府,尚未拜师的,一律住在主岛教学楼附近。凡重华派弟子,成功结丹之后,都可拥有自己的洞府。”

    她听罢点点头,见他面容冷漠,故意追问:“师叔只说一般弟子的,那师叔自己住在哪呢?”

    慕容景轩的修为和端木曦一样,都是金丹后期,自然有自己的洞府。他手往远处云雾中若隐若现的火红色小岛一指,说:“主修火灵根的,结丹后,大部份会选择迁往火岛居住。不过,特别班弟子除外。”

    “为什么?特别班是什么,跟普通弟子有差别?”她刚才分明听见澹台明月说她是特别班弟子。

    慕容景轩总算回头看了她一眼,俊美的脸却仍板着,说道:“重华弟子共一万一千人,虽然都是剑修,但教学时,根据五行灵根的差异会被分入金木水火土五个系,每系有十个班,排名从一到十,由不同的师父授课。而进入特殊班的人,是五行之外的变异灵根者,特殊班只有一个班,里面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包括授课的师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了偌大的广场,进入一片幽雅的竹林。林中竹子青翠滴,中无杂树,冰玉石铺路,绿白相映,清雅怡人。

    慕容景轩说:“穿过竹林就是紫幻丹庐,本门弟子若有需要皆可去那里购买丹药,也可以去学习炼丹术。”

    果然走了不久,方离就看见一座依山而建的宫,简朴庄严,周围空气中隐隐有丹药的清香味。

    三名白衣飘飘的妙龄女子恰巧谈笑着走出宫大门,远远就发现了他们。其中一少女当即腾飞掠过来,扬起清丽的俏脸,甜甜唤了声:“景轩师叔!……咦,这小孩是谁?”

    慕容景轩说:“特别班的新弟子,方离。”

    “诶,天才特别班的?”少女眼前一亮。

    ------题外话------

    T_T发现掉收了,这是为什么呢?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