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与妖谈交易

    因为端木曦的话,秋梦云对方离的不满直线上升。师兄自入仙灵派一百多年来,对她处处照顾,有什么都是以她为首,除了她之外没有对哪个女子好过,可方离一出现就得到他的关注和另眼相看。她甚至觉得,如果方离再大个三四岁,师兄的魂都会被她勾走了。

    而方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了一个潜在的敌人,更没想到将来会因为她而九死一生。

    由于急着让冰妖好起来,接下来的时间她全泡在山洞里,二十四小时照看冰妖,每隔四小时就喂冰妖吃上一颗丹药。有了丹药,冰妖的元气恢复得很快,连带的皮上的伤口也有很大的起色。

    到了第三天,和澹台明月约定的时间到了,冰妖也恢复了神智。方离拿出一个拳头大的灵兽袋,要冰妖钻进去。冰妖不肯,她只好跟它讲道理:“我一会儿就要离开仙灵山,你这么大块头,我总不能拖着走,而且万一被那个凶女人看到,你的下场可想而知。”

    冰妖闻言,望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开口说:“我不进灵兽袋!”

    “诶,你会说话?”方离大为诧异。

    “当然,我从出生就会说话。”

    “会说话更好,这样便于沟通!”她笑眯眯地靠近冰妖坐下,一副咱哥俩好的亲切模样,问它,“你叫什么名字?从哪来,为什么会被关进镇妖塔?”

    冰妖爪子,斜睨了离火一眼,说:“我叫冰月,来自妖界,至于镇妖塔的事,无可奉告。”

    得,原来又是一只高傲的妖。方离瞅了瞅离火,又瞅了瞅冰妖,懊恼自己怎么尽遇着一些不温驯的灵兽。但她转念又想,它脾气好不好关她事?她看中的是这冰妖上隐藏的强大实力,以及怎么让它乖乖听她使唤。她大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嫩嫩的包子脸上笑容更浓。

    与此同时,冰妖也用它一双妖艳的红眼盯着她,问她:“人妖不两立,你为何要替我疗伤?”

    她回答:“我怕血,闻不惯血腥味。”

    它又问:“你不怕我伤好之后噬你元灵,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她赶紧掩去脸上诡异的笑,说道:“你毁了我的元灵,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不如咱们来做个交易吧!嘿嘿!”

    某妖忽然背上寒毛直竖,眼前的人类小女孩,似乎比它老子还可怕。它顿了顿,才问:“什么交易?”

    “据我所知,要从人间去妖界,必须经过一片焚骨之地,那个地方只有元婴期以上的人类或者同等修为以上的妖才能通过,而且那里也是冰系妖类不可跨越的地狱。”方离之所以知道这件事,也是有一天在破庙里过夜时,听见路过的妖说的。

    “所以?”

    “所以,我要你和我订立灵兽契约,助我结成元婴,在那之后我帮你通过焚骨之地。”

    冰月陷入沉思。因为那片焚骨之地的阻隔,他才会有家归不得,以至于在人间流浪,一不小心就被人类关在镇妖塔三百年,修为倒退不说,还无法再维持人形。

    方离见它犹豫,赶紧又说:“你看,我连着两次救了你,给你用了那么多名贵的丹药,才把你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妖不都是知恩图报的吗?如今我也不要你报恩,只是和你做个交易,咱们一起修炼晋阶,等你回到妖界我们的契约就自动解除,对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事实上,从来没人跟她说过妖都是知恩图报的,这完全是她一厢愿的说词。离火在旁边听了,不以为然的冷哼。

    不料,冰月在听了她的话后却毫不考虑就答应了,并且在契约订立后,主动将形缩成巴掌大小。“这样你就可以抱着我走了。”

    方离也就不再强迫它进灵兽袋了,将它抱在手上,驾着梭罗花回东一峰,没想到端木曦、南宫逸、萧莫寒都等在飞云阁外要为她送行。

    南宫逸说:“今一别,不知何能再相见,我们也算是共患难同生死的交,以后有机会可要回来看看我们。”

    萧莫寒也说:“端木掌门准许我们留在仙灵山修炼,待十年之后再次参加聚仙会。从此之后我们各自努力,希望再见面时,都有自己的一片天。”

    端木曦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保重。”

    方离点头。无需多言,从此,她在这个异世界里,有了三个朋友。告别了三人,她缓步来到飞云台,澹台明月已经在台顶等着了。

    今天的他和前天的他一般无二,依旧是那袭不染纤尘的白衣,迎风而立,衣袂飞扬,哪怕气息尽敛,也宛如天人耀眼。见她来了,问道:“可准备好了?”

    她点头。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流浪客,没有什么行李需要准备,该告别的人也已经告别了,去哪里都没有牵挂。

    他在脚下凝结成一朵洁白的云,招呼她,“上来。”

    她踏上白云。倏忽之间,白云飞上天际,穿行在云层之间,瞬息千里。

    站在白云之上,方离摸了摸从边穿过的云朵,又蹲下来摸摸脚下的飞云,发现灵力凝成的云除了凝实一些,和真云基本没有差别。御器飞行是任何一个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会的本领,但像澹台明月这种真正的腾云驾雾之能,她还是第一次见。

    “仙尊前辈,我要修到什么境界,才能像你一样聚气成云?”

    “渡过第一道天劫。”

    那不就是大乘期了吗?方离接触过的最高阶的修士便是金丹期境界,渡天劫对她来说还是遥不可及的事,好奇问:“那从筑基期到渡天劫,大概要修炼多少年?”

    “各人自有各人的造化,我用了大约七万年。”

    七万年!方离咋舌不已,原来自己这声前辈叫得并不冤,尽管他的外表只有二十来岁。“那前辈,您现在多少岁了?”

    “不记得了。”澹台明月低首望着她稚嫩的脸庞,突然心生感叹,活得太久,竟然连自己何时出生、从哪而来都忘记了。

    ------题外话------

    嘿嘿,终于把冰妖收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