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年之约

    澹台明月侧转过,一谦和淡泊,淡淡问:“方小友,可有兴趣与我聊聊?”

    方离既没有转离开,也没有再向前走,只站在原地问道:“前辈想要和我聊什么?”

    他也站在原地,轻轻一拂袖,飞云台上就多了一张冰玉矮几和两个蒲团。“坐下说。”

    两人面对面坐定。他的手在玉几上轻轻一抹,玉几上便浮起许多玄奥的符文。方离看不懂这些符文,好奇地伸手在玉几上摸了摸。突然,桌上的符文亮了起来,七彩光芒流转间,一个一个符文自动浮至空中,开始在空中排列组合。

    她连忙缩回手,惊诧地望着空中飞舞的符文,最后视绕落在澹台明月脸上。“这是什么?”

    澹台明月盘膝静坐,直到符文在空中排列趋向稳定,才缓缓开口。“紫薇符文,可看破人的前世今生。”

    方离没听说过紫薇符文,但他后面那句她还是懂的。“那前辈看到什么了?”

    澹台明月看着空中排列渐趋稳定的符文,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听到她的问话后,目光移至她嫩乎乎的包子脸上。“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到。”

    “诶?”她下意识地瞪大了眼,不明白“看不到”是什么意思?

    他却垂着紫眸,兀自说:“前世今生一片混沌,没有过去与未来,修为分明只有筑基,却浑仙灵之气。何其相似!”

    这话是在说她吗?方离听得一头雾水,张嘴正要说话,澹台明月却先她一步开口了。“小友是否愿意拜入重华?”

    她问:“前辈要收我为徒?”

    不料,他却说:“我从不收徒。”

    她不解地问:“那前辈让我去重华派做什么?”

    “重华派不只我一个人可以当你师傅,只要你到了重华,通过门派大比,自然有人收你为徒。”

    尽管澹台明月在修仙界的地位崇高,但方离并未因此而觉得畏手畏脚。她坦言:“原本我是来参加仙灵派‘聚仙会’的,端木大哥哥也答应过我,只要我通过入门试炼就收我为徒。虽然现在‘聚仙会’取消了,但如果真要我去重华派,我只想拜前辈为师。”

    “以你的资质,进仙灵派对你并无帮助。现今世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圣灵之体’的存在,而适合‘圣灵之体’的修炼功法,更是万中无一。给你两天时间,你若不想终生止步于元婴之前,就捏碎这张符,自然会有人接你去重华。”澹台明月说罢,手中多了一张银色符纸。

    他竟然看出她是圣灵之体!如果说之前方离对于去重华派还有所保留的话,那么现在也没有了。她知道自己是圣灵之体,但却被所有人当成废材,正因没有合适她的功法,没有合适她修炼的地方。她自己靠着摸索修炼到了筑基,但至今未能找到合适修炼的地方,如果能有那么一个地方,也许她的修为就能一千里。

    她的手心微微颤拌,强压下心中激动,说道:“不用等到两天后,现在我就可以决定——我愿意加入重华派,但是也请前辈答应我,如果我能通过门派大比,就收我为徒!”

    澹台明月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她也仰着头,坦然与他对视。片刻之后,他似叹非叹,轻声问她:“为何如此坚持?”

    “也许是前辈与我有缘。”未尽之言是,他上的紫月清风剑与她更有缘。

    他在听了这句话后,紫眸转深,看她的目光多了抹深思,说道:“也罢,若你能在三年后的门派大比中,获得同阶弟子排行榜第一名,我便收你为徒。”

    “多谢前辈!另外,我还有两只灵兽,不知道能不能一起带去重华山?”

    “自然可以。你在仙灵山还有未尽之事,两后我会再来接你,希望到时你再无牵挂。”说罢,澹台明月形腾空,御风离去,连遁光都未增留下,就消失在方离视线中。

    站在飞云台顶仰望了许久,她心中霾渐散——与其为了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魔道中人而心绪不宁,不如努力修炼来得实在。

    她回到飞云阁,将和澹台明月的约定告诉了离火。后者听了只是打了个哈欠说:“随便你,反正那把神剑你也不会给我。不过那只冰妖受伤严重,短时间好不起来,你打算怎么带走?”

    “我去找仙灵派的人买个灵兽袋子将它装起来还不简单?现在关键是冰妖的伤太重,起码要让它先恢复神智。”

    “找那个叫南宫逸的不就成了,他会炼丹术,跟他要几个治外伤的丹药肯定比你的草药效果好很多。”

    经它一提,方离也想起这回事,腆着脸去找了南宫逸。南宫逸很是大方的给了她一瓶外伤丹药,至少有二十颗,还给了她一瓶可直接敷伤口的药粉。得知澹台明月要带她前往重华山,又送了她一些丹药,算是提前为她饯行。

    第二,方离又来到仙剑峰,向端木曦辞行,并交回灵虚剑。

    端木曦没有收回,说道:“剑赠有缘人,既已送出就没有收回的道理,何况当不成师徒,我们还是朋友。你悟极高,只要不懈努力,说不定百年内就能与我平辈。”

    他这么说原是为了激励她,却没料到一语中的,在不久的将来,她的修为果真追上了他。

    方离离开仙剑峰后,秋梦云来到端木曦边,忿忿不平道:“才十几岁的小鬼就学会见风使舵,明明说要拜师兄为师,一看仙灵山出事就改投重华派,亏师兄还送她天级法剑,那可是你一百年来炼出来的唯一一把天级剑!”

    她一直以为,端木曦炼制这把剑是要送给她的,却没想到会送给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小鬼。

    端木曦摇头说:“如今我肩负着振兴本门的重任,十年内根本无暇分授徒,而她的修为正是在关键的时候,留她在此只会耽误了她。何况,我相信她的为人。”

    秋梦云不以为然,“师兄就是太慈悲了,把什么人都想得那么好!”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