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形势大逆转

    来人是什么人方离不清楚,但他举手投足仿若拈花拂柳,带出的灵力却是威压人,强大得直透人心神。再观其人,宛如清风朗月,一袭白衣迎风而来,飘然若仙,上仿佛有祥和之光,照亮了这方天地。

    他单手一扬,一柄通体紫色的三尺长剑出鞘。长剑化作一道紫色光弧朝他们斩来。光弧快如闪电,无论方离还是端木曦,只觉得眼前紫光大作,在什么都还看不清楚时,便听见边巨翼虎妖的惨叫。待得紫芒消退,巨翼虎已经裂成两半,首异处。

    两人边的危机已然解除,但两人却无暇顾及这些,目光追随着那道长剑化成的紫色光弧。只见光弧在空中灵活飞舞,织就一片暗紫色光网,铺天盖地般笼罩在仙灵山上空,光网所到之处缚尽一切妖物。

    紫色长剑在仙灵山诸峰之间数十个起落之后,返回主人边,自动还剑入鞘,锋芒尽敛。而它的主人则右手轻轻一收一放,紫气织就的天罗地网收成一个巨大的紫色网袋,满缚着成百上千只妖物直直飞往镇妖塔所在方向。

    自始至终,那人一眼都未看过两人,但方离已经激动得无以复加。紫月清风剑!尽管那把剑的外形与紫月清风剑不尽相同,但是那气息无法掩藏。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与此同时,离火也激动地传音给她:“方离,神器,那是神器啊!要是能把这神器的神力吸收,老子就能恢复真了!”

    “不行!这把剑是我的,你不能吸取它的神力!”方离一眼看到这把剑时,就有种志在必得的感觉。毫无疑问,她喜欢这把剑,发自内心地!

    离火却不明白她突然而来的狂执,不满地说:“为什么?你一个筑基修士根本使用不了神器!”

    “没关系,等我修为上去,就可以用了。”

    这时,端木曦却激动地说:“那是重华派的太上尊者——澹台仙尊!仙灵派有救了,镇妖塔有救了!”

    恰巧这时,秋梦云从解剑台下出来,发现周围妖物死的死,消失的消失,惊问:“师兄!发生什么事了?妖怪呢?”

    “妖物已经被送往镇妖塔了,我正想赶过去看看。”端木曦看向秋梦云,“师妹怎么会从解剑台里出来?”

    “我们在清风谷避难,结果在谷底找到了一条秘道,本来想看看秘道通向哪里,没想到走着走着竟然到了解剑台。师兄,是不是昆仑派的援兵来了?”

    原来大难发生时,仙灵派同时向修真界五大顶尖门派昆仑派,天剑派,重华派,南林派,云天宗发出了求救信号。五派中,昆仑离仙灵山最近,其次是天剑派和云天宗,最远的便是重华派,远在东海虚无缥缈的海域上。

    端木曦摇头说:“早就应该赶到的昆仑派和天剑派至今无人到达。”

    “哼!当年昆仑被妖兽攻山,我们仙灵派第一个到达救援,没想到仙灵派出了事,他们却迟迟不到,简直太可恶了!”秋梦云气愤地说,又问:“师兄,来的是哪个门派的?一共有多少人?怎么周围都不见人影?”

    “应该是重华派的太上尊者,先别说了,你去通知弟子们出来收拾善后,我去镇妖塔看看有什么忙要帮的。方离,你也跟我一起去……方离?”端木曦这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方离的影。

    秋梦云撇了撇嘴说:“我来的时候,她就直接往镇妖塔方向飞去了。”

    事实上,就像秋梦云不待见方离一样,方离也很不待见这个刁蛮的千金小姐。千金小姐和流浪小散修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

    方离来到镇妖塔下,只见那白衣男子——也就是重华派太上尊者澹台明月,正盘腿浮坐在镇妖塔上空,手中不断结着繁复的印结,一道道印结打在镇妖塔周围的符文上,使得符文灵光大亮,将镇妖塔里动的妖气死死压制。灵气和妖气碰撞不休,镇妖塔周围狂风大作,云海波涛起伏,四处飞沙走石。他端坐在空中不动如山,衣袂和长发凌乱翻飞,沙石飞撞在他上皆化成了粉末。

    方离被风吹得险些摔下塔去,不得不像无尾熊般挂在镇妖塔下的符文石栏上,勉力撑着七彩护罩抵挡乱窜的妖气和飞石。离火趴在她肩头上,仰望着镇妖塔前的白色影说:“想不到老子被封印的一千万年间,人间会出现这样的人才。”

    方离也仰望着那个影说:“我看不出他的修为,只觉得他强大得无法仰视。”她的心砰砰直跳,那是对强者对力量的折服,但有更大一部份是来自于内心的动。只是一眼,她对他的感觉已经不同。

    离火说:“他至少是大乘后期,已经渡过飞升天劫的前七次雷劫,上有一半灵气都转化成仙气了,这个人,随时都可能立地成仙!”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能以一人之力就收尽仙灵山众妖,让上一刻还宛如炼狱的仙灵山,在顷刻间恢复了祥和。方离在惊讶之余,也有些兴奋,她之所以走上修仙之路并非因为对仙神的信仰,纯粹只是为了在这个世界生存,虽然这两年遇到的许多事让她对修仙之道有所坚持,但终究比不过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

    此时,空中那个全笼罩在神圣之光中的白色影,仿佛黑暗中一座恒亮的灯塔,指引着她向他靠近。就在这一念之间,她的眼前豁然开朗。天地灵力突然往她上狂涌而来,注入她的体,流入奇经八脉,汇聚在丹田,她抱着符文石柱的手脚不由自主地松开,体不受控制地飘上半空。

    一层又一层的七彩灵光从她体泛出,在飞沙走石、三气碰撞的镇妖塔前,形成了一个显眼而另类的光球。冒着狂风从浮石走廊赶来的端木曦和几个仙灵派幸存弟子看傻了眼,甚至正在专心修复封印的澹台明月也有一刹那为之侧目。然而镇妖塔汲汲可危,他不敢分心,只是一眼,便又赶紧将心神放在封印上。

    ------题外话------

    不知有没有亲好奇“澹台明月”这名字仲么来的?而且还用在一个男人上?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