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仙灵惊变(二)

    方离和萧莫寒、南宫逸则面面相覤,既不知发生什么事,只好跟在两女后飞向那座虽被黑气包围但仍然雄伟巍峨的宫。众人穿过一层黑气,降落在仙灵大前的大广场上,发现头顶的阳光竟然被黑气阻隔在外,以至于本应庄严祥和的仙灵大显得一片死气沉沉。

    离火突然睁开眼,传音给方离:“这是带着毁灭之息的魔气!”

    方离也曾见过魔和魔气,但那气息明显有这些黑气不尽相同,忙传音问:“什么是带有毁灭之息的魔气?”

    “只要是魔上都会有魔气,而能够发出带有毁灭之息的魔气者,天上地下,六界之中,老子只知道一个。”离火观察着周围的黑气,神色难得出现凝重。

    “谁?”

    离火沉声说:“碧落上神。”

    “神为何会有魔气?”

    “因为他已经堕天成魔。”

    “那我们如果遇上他会有胜算吗?”这才是方离最关心的。

    “没有。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碧落被封印在仙神交界处的无妄海底,不太可能会在人间出现。”

    “那你说什么废话?”方离白了它一眼,发现自己已经落后队伍好几步,连忙快步跟上去。

    离火冷哼:“老子好心给你普及神界智识你还嫌。算老子白说!不过这大周围没有活人,你们别指望找出什么来!”

    方离的脚步因为这句话而骤然顿住。走在她前面的南宫逸回头询问:“怎么了?”

    她摇摇头:“没什么,继续走吧。”

    此时足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广场上静得糁人,周围昏暗一片,虽然暂时没有出现大动静,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却像一张无形的网,将一行五人的心给网在半空下不来。仙灵派大的门紧闭,仿佛一只眯着眼打顿的凶兽,正等待着他们自己撞进它的嘴里。

    南宫逸以为她害怕了,故意落后一步和她并肩而行。“要不你走中间,我给你后。”

    方离正想说不用,突然听见程飘雪惊叫一声冲向大门口的一排花树下,在树下的草丛中扶起一个人。“九师弟,九师弟!”

    众人见状都围了过去,只见一名男弟子七孔流血地躺在地上,看起来断气多不久。柳落英惊得后退一步,“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早上下山时都还好好的!”

    程飘雪抹了一把泪,放开了九师弟,抽出腰间佩剑,飞跃上仙灵大前的台阶。柳落英问:“你去哪?”

    程飘雪噙泪恨恨说:“师姐,那凶手一定还在附近,我要为九师弟报仇!”说着,她纵剑一击,撞开了仙灵大厚重的大门。

    “师妹别冲动,还是先找到师尊再说!”柳落英飞过去,想劝阻冲动的师妹,却在看见大门内的景象时愣住了,脸色由红变白,眼中满是惊恐。而几乎和她同时看进门里的程飘雪,却是啊地一声尖叫,疯了似地奔进门里。

    事只发生在一瞬间,方离和萧莫寒、南宫逸还站在花树下,见二女异状,才各自飞来到大门前。透过大开的门,三人看见门内天井里血流成河,尸首遍地,犹如刚刚行过刑的修罗场,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方离捂住口鼻,全血液几凝结,脸色一白再白,却怎么也迈不开步。这样的惨景,怎么会在人间发生?

    萧莫寒和南宫逸的反应和她差不到哪里去。

    柳落英子一软,双眼一翻,倒在门前不省人事了。而疯了似地程飘雪在天井里穿梭了一会,接着飞奔进里面的第二重门,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萧莫寒弯腰将柳落英扛在肩上,对南宫逸和方离说:“既然已经来了,我们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方离却说:“你们都有伤,就留在这里照顾她吧,我去看看就来。”

    她的惊人速度两人已经见识过了,此时自然没什么意见。萧莫寒递给她两道传音符说:“也好,我和逸在这里疗伤,你有什么发现就捏碎传音符通知我们,我们马上去支援。”

    方离点头,接过符纸,同时掐了一道法诀,加强了体周围的七彩护罩,接着运起“仙风云体术”,形腾空,凌空踏进大。南宫逸和萧莫寒只见她的影化作一道虚影,在天井绕了一圈,又如一阵风般卷进了天井后的第二重门,消失在门后。

    方离进了第二重门,看见门内同样是死伤无数,血染门墙。初时的震撼过后神经也变得麻木了,她只是粗粗看了有没有活口,之后便跳进了正中那间半掩着门的堂。堂里也倒着几个人,看样子都不是普通弟子。这些人中,一名须发皆白、盘腿坐在厅堂地面上的老者显得犹其显眼,而在他前,光可鉴人的玉石地面上留着两个血字:玉简。

    “玉简?”她的目光移向老人,很快在老人紧握的右手看到半露在外的一截白玉。玉简是修士们用来记录语言和文字的主要媒介,猜测老人有话留在玉简里,她说了声得罪,便从他手里扣出玉简,探入灵识。

    不料,玉简里没有只言片语,却是封存着一缕残神。当看见一个与已故的白胡子老头一模一样的小人突然闯进识海里,方离不可说不惊。识海乃是修士的精神领域,一旦受损,修为和命都受到影响。

    她戒惫地盯着识海里那老头看,而老头却说话了。“小友莫担心,老夫只剩一缕殘神,没办法对你夺舍。老夫留下这一缕殘魂,便是希望能将仙灵派继续传承下去。”

    “你是什么人?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夫仙灵派掌门太虚上人,虽修至化神中期,却未能尽窥天机,以至今仙灵派被魔族灭门,吾派弟子蒙难!”白胡子老头神色哀伤,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继续说,“小友能找到我留下的玉简,相信那杀成狂的魔头已经离去,却不知我仙灵派还有多少人存活?”

    ------题外话------

    人不在,我是快乐的存稿箱~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