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路见不平事

    左姓男子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威胁道:“家主的决定,岂容你一个外门弟子来置喙,把七少爷留下,留你狗命!”

    “决不!”萧莫寒不为所动,侧头对那使水法的男子说,“逸,快走,这里我挡着!”

    七少爷摇头说:“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他们要的人是你,只要你走,我自有办法脱!”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左姓男子听得不耐烦,对使火法的灰衣男子说:“洪师弟,莫和他废话,我来对付他,你速带走七少爷走,必要时用符咒!”说着一掐指诀,祭出一把飞剑,攻向萧莫寒。

    萧莫寒挥起黑剑,激出一道霸道的剑气。剑气和飞剑在空中交汇,发出当地一声锐响。灰衣的洪姓男子见状也不再多言,捏起法诀,在前祭起五颗火焰球,再一挥手,火焰球疾速飞向七少爷。

    七少爷在前凝起一道水幕,堪堪将火球挡住。岂料洪姓男子还有后招,火焰球之后又朝他出三道符咒。他不得不扬起宽袖,激出三道水柱迎向符咒。

    符咒和水柱在空中相遇后,骤然爆开来。第一道符咒将水柱冻成冰柱,第二道符咒随之爆出青光,生成绿色藤蔓沿着冰柱快速蔓延至整道水幕以及后面的七少爷,第三道符咒金光一闪便在七少爷周围形成一个光罩将其困在方圆之内。七少爷见状又惊又怒,却是再也动弹不得。

    洪师弟见成功制住他了,得意地笑道:“七少爷,就算你是筑基中的高手,也挡不住三道灵虚符的威力。告诉你们无防,二家主已经亲自率众追拿,你们想要顺利参加聚仙会是不可能的!”

    萧莫寒本来和左姓男子战得难分难解,一见七少爷被制,立即弃对手于不顾,挥剑冲将过来,朝洪姓男子劈出一道剑气,接着护在七少爷前。

    左姓男子大喝一声:“还有余力顾及别人!吃我一招!”

    他掐诀,将一道符录化成无形,往飞剑上一抹。飞剑顿时亮起一道金光,夹着风雷之势哧哧作响。他纵着飞剑朝萧莫寒打出一道带着雷电的剑气。萧莫寒回剑挡,不料剑气太过霸道,直接冲开他的剑,击在他的上,将之击飞出去。

    七少爷见状喊道:“莫寒,别管我了!否则二堂叔来了谁也走不了!”

    萧莫寒被击飞数丈,险些从空中掉下去,但仍勉力稳住,咳出一口血,复又飞回七少爷边说:“我绝不会让你成为别人的炉鼎!”

    他暴喝一声,往手中黑剑喷了一口血,掐诀默念,再次激起剑气。吸了血的黑剑剑气比原先涨大数倍。他大喝一声:“乾坤一击!”

    剑气带着浓浓煞气朝离得较近的洪姓男子扑去。后者猝不及防被劈个正着,在空中后退数步,虽然最终稳住了体,口却裂了一大道血口,鲜血喷涌而出。

    第一次坐山观虎斗,方离本来还看得津津有味,突然见着这血腥的场景,一下子什么心都没有了。

    “洪师弟!”左姓男子急飞过去,接着摇摇坠的洪姓男子,一探之下却面如死灰,眼中凶光毕露,指向萧莫寒说:“我杀了你替洪师弟报仇!”

    “左师兄疯了,我们走!”萧莫寒没有理会他,用黑剑劈开罩着七少爷的光罩,拉起他的手飞走。

    左姓男子将已经没气的洪师弟背在背上,紧追上来,发了疯地劈出剑气,同时朝他们后狂甩符纸。顿时,剑气和各种术法交织着在他们后炸开。

    萧莫寒故意落后一步,为七少爷挡去所有的攻击术法,不一会就遍体鳞伤。

    “莫寒!”七少爷回头,祭起防御的水幕为他挡去新一波攻击,却被灵符的强大攻击力震碎了水幕,人也被威震飞出去。

    “逸!”萧莫寒飞掠过去,接住了七少爷,紧张地问,“你还好吧!”

    “敢杀我洪师弟,你们通通都要死!看我的金丹业火符!”左姓男子又甩出三道红色符纸。

    三张红色的符纸飞向两人,在两人上空爆出一个三个人高的巨形火球,火球又相继膨胀开来,在他们头顶炸开三朵火焰红莲,火莲散开无数业火,顷刻间就将他们围成一个火球。

    方离在看得胆颤心惊,之前她虽经历了许多场斗法,但都因为在局中,一心求保命,反而没有作壁上观时这么震撼。她多少也听出这两路人中谁是谁非,见萧莫寒和七少爷已经危在旦夕,没办法再袖手旁观,祭起七彩灵气罩,驱动梭罗花冲进了火球。

    这些红莲业火很难扑灭,她也不费那个时间去理会,冲入火球后直接向不知所措的两人伸手,“快上来!”

    两人也是二话不说,当机立断搭上她的手,纵跳上梭罗花。下一刻,梭罗花已经冲出了火球,三人均平安无事,而那一团大大的红莲业火则被离火吞得连一点火星都不剩。

    左姓男子眼看金丹期的三道符咒都被来人破了,大骇道:“你是谁,敢跟我们南宫家作对!”

    方离才不理会他,也没问两个被救的人意见,兀自驾着梭罗花往西方疾飞。

    隔了好一会儿,察觉危险已经过去,萧莫寒和七少爷双双松了口气,却在看见方离时诧异了。十三四岁的年纪,却有筑基期的修为,这得是多逆天的天才啊!

    萧莫寒率先回神,眼中的震撼还未消退,抱拳作辑道:“多谢道友相助!”

    方离多少知道他们在诧民什么,只装作没看见,说道:“不客气!我现在要去仙灵派,如果你们不嫌挤就一起走吧。”

    这次由七少爷拱手揖道:“我们正是要前往仙灵派,有劳道友相助,南宫逸再次谢过。”

    她似真似假地笑说:“口头上的谢就不必了,要谢就来点实际点的。”

    两人闻言为之一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却被两人的表逗乐了,玩心大起,说:“坐好了,我要加速啦!”

    话音落,梭罗花疾飞而出。

    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定神时,仙灵山已然在望,不由得震惊了。“这,是瞬移吗?”

    ------题外话------

    继续打滚求评求收~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