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前往仙灵山

    秋梦云被端木曦拖走了,方离也出了武器铺,继续逛坊市。趴在她肩上的离火突然说:“那女人想抢你的手镯。”

    “那就让她来抢好了。”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女孩的天真,反而是不经意流露出的傲然。

    将整个坊市逛了一圈,她在裁衣铺买了两新衣裙和一件有掩藏灵气作用的黑色夜行斗篷,在符纸铺又买了一些斗法用的符录,再去丹药铺买了一些补灵丹药和疗伤丹药,这些都是为了聚仙会上的入门试炼做准备。

    回到客栈后,她将衣物用水法冲洗后,又用风法吹干,然后仍进储物戒指里。接着开始细数上剩下的灵石和灵珠,只剩下三十五块下品灵石,住客栈倒是还可以住个把月,但若要买修真物品就大大不太够用了。

    “哎,一年的积蓄,只买了这么两衣服和消费品就去了四分之三,物价比二十一世纪还坑爹!”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她才会偶尔发发这个世界的牢

    离火对她偶尔蹦出来的这些奇怪语言早就见惯不怪了,趴在桌上当作没听见。

    方离也没指望这只非人类搭腔,在上躺了一会,就坐起来,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引灵手镯。一年前她只是戴着它们在秋梦云面前晃了一眼,没想到就被惦记上了。事实上它们对秋梦云来说形同废物,就不知她说出实秋梦云会不会相信?

    她望着手镯看了半晌,对着它们嘀咕:“说实在话,虽然你有储存灵力的能力,但一直找不到冰雷风三种稀有灵脉,我要你也是白搭,还总让人惦记着!”

    因为她的体质特殊,修炼时金木水火土冰雷风八种灵气缺一不可,在没有足够冰雷风三灵气的况下,就是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打坐修炼,成效也是微乎其微。发现这一点之后,她只好将全部心思投入到提升攻击力上,结果有好也有坏,坏处是她的修为整整一年都停滞不前,好处则是战斗力突飞猛进,昨天和刘庆的一战,让她知道自己的战斗力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她将引灵手镯放回储物戒指里,双手握拳,鼓励自己:“方离,加油!目前最重要的是进入仙灵派!”

    “咦!”离火跳了起来。

    她望向它,发现它浑鸡毛竖了起来,不解地问:“干嘛?”根据以往经验,这丫除了生气之外,只会在遇见强大对手时才会竖起鸡毛,而这种况又往往表示它在兴奋。

    “有况!”它扇着翅膀,飞出了窗外,仰头望天。

    方离也好奇地来到窗边,试着铺开灵识,却没发现什么不对劲,问它:“什么况?”

    哪料,离火摇摇头转飞回屋内。“刚才有一股很危险的气息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她关了窗户,跟着走回来,问:“危险?人间还有让你觉得危险的东西?”

    离火虽然臭,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却不会嘴硬,点头说:“老子说的是人间的东西,但如果对方是从其它界来的非人类,就另当别论了!”

    非人类?被离火这一说,方离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雪枫林里那弹琴的男子。不过,她也没太较真,见离火又趴回桌上睡觉了,自己也就回到上睡觉了。毕竟明天开始她还有一场硬战要打呢!

    谁也没发现,就在她躺下的时候,窗户外的空间微微扭曲,一名披散着长发、背负墨色古琴、穿黑色广袖长袍的男子大扭曲的空间中出现。银月清辉洒在他上,映出男子一张没有表的俊颜。他透过窗户看了蜷在上的小影一眼,然后转,仿若闲庭信步似地踏空离去,所经之处,空间仿佛受到了强大力量的挤压,皆显出轻微的扭曲波纹。而就在无声无息间,他的影渐行渐淡,最终消失在空气中。

    翌清晨,方离起了,一觉睡得十分香甜,连带的精神也十分好。她在客栈里饱餐了一顿后徒步出城,到了城门外才招出梭罗花,往西方千里外的仙灵山飞去。

    景州城离仙灵山有一千多里路,她用一般速度飞大约两个时辰就可以飞到,但对于一般筑基修士来说,却需要从太阳初升一直飞到太阳落山。聚仙会明天开始,她完全可以下午才出发,但她比较喜欢早上出来,空气清新,飞起来比较舒服。

    一路飞来,她看到一波又一波的筑基修士,有的三五成群,也有的像她一样独来独往。她虽然没有上去搭讪,但从他们飞行的方向猜测,绝大部份人都是去参加“聚仙会”的。

    大约飞了一个多时辰,在甩掉了数十波人后,方离放慢了速度,觉得一个人在天上使劲往前冲也不是那么回事,索就让梭罗花慢悠悠地往前飘。就这么飘了一刻钟,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伙人打得火朝天。她本绕道飞走,却一时被好奇心驱使,在上祭了一道隐形符,悄悄飞近去观望。

    那伙人一共四人,正两两对战。一名善用水法的年轻美貌男子和一名使用火法的马脸男子对阵,后者纵着火法不停的进攻,前者却一直用着守势,几乎没有出手攻击过。而另一方,一名手握黑色宽剑的阳刚青年男子,和一名双手握剑的赤衣刀疤男子短兵相接,拼的是剑气和法。

    这时,阳刚青年一剑开赤衣男子,倒飞一丈,说道:“左师兄,大家同门十多年,何必一见面就处处杀着?”

    刀疤男说:“萧莫寒,你劫七少爷私逃已经是死罪,家主有命格杀勿论,若你识相交出七少爷,看在同门份我可以放你离开!”

    阳刚青年萧莫寒将黑色宽剑护在前,说:“不行!少爷资质上乘,假以时必成大道,家主想把他送给无双真人当炉鼎换得她的庇护,根本是杀鸡取卵的行为,师兄若真为南宫世家着想,就放我和少爷离开!”

    ------题外话------

    打滚求评求收,给某澜点动力吧~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