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仙城月下客

    景州城是一座修仙者与凡人杂居的城市,位于灵蕴山脉北部的最高峰上。峰下被设下了制,凡人没有通行令牌走一辈子也走不进去,但修仙者却能轻易进去。

    原本这里是修仙者开辟出来的“仙城”,其主要用途是提供修士们一个自由交易修真物品的场所。修仙者本质上还是人,只要是人就有衣食住行的需求,哪怕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阶修士也摆脱不了“住”和“衣”两字,于是城里就有了凡人。

    方离来到景州城门外,看见城墙上牌匾高挂,写着“金丹以下修士不得在城中御器飞行”,遂降下云头,将飞行法宝梭罗花收进储物戒指里,徒步走入城门。

    她千里迢迢来景州城,目的有二:第一是参加仙灵派十年一度的收徒盛典——“聚仙会”,第二则是将一年来四处流浪所得的灵草灵果拿到坊市上交易,换些灵石和常用品。

    今天色已晚,她先是在城里租了一间客栈,顺便向店小二打听了各个交易坊市的位置,之后便回到房里,洗去一风尘后,神清气爽地倒在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虽然只是木板,铺着的被褥也不算柔软,但对于睡了一个月山洞和破庙的她来说,这张木板简直比前世的高级按摩水都舒服。

    她在上翻滚了几圈,被追杀了三天杀夜的疲惫感袭来,不知不觉便趴在枕上睡着了。景州城严斗法,修仙者哪怕是有着血海深仇,一旦进了城内就得乖乖地遵守和平协议,所以她并不担心刘庆那三个同伴会在城里对她不利,觉也就睡得特别香甜。

    修仙者的睡眠时间很短,高阶的修仙者甚至不再需要睡眠,方离虽然离高阶水平还远,但一觉醒来,也不过才月上中天,夜晚连一半都未过去。再睡已经睡不着,她索爬起来,开始打坐吐纳灵气,可就在她即将进入忘我境界时,窗外忽然传来一阵琴声。

    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七年,她所接触到的除了修炼就是打打杀杀,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好听的琴曲。不,应该说是压根就没见过弹奏乐器这么风雅的事。她来到窗边,坐在窗棂上细细倾听,如痴如醉。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这么风雅的人!她大为感叹,因为好奇,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不知不觉中走出了景州城,来到城外的一片雪枫林。

    夜月清辉之下,一株落叶如雪地高大雪枫树边,穿黑色长袍、披散着一头如墨青丝的男子低垂着脸,修长玉白的十指在墨色古琴上拔动。琮琮琴音从白玉般地指下飘出,迷离了这片雪枫林,将黑和白渲染得有如一幅愚意深远地水墨人物画。

    方离醉了,为这琴音,也为这唯美的画面。

    琴音嘎然而止,她的心仍然留连在美妙的旋率里不愿出来,而那男子却已经抬起头来,出神地看着头顶飘落的雪枫叶。皎洁月光之下,她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

    好一个丰神如玉,俊逸清贵的男子!一低调的黑袍几乎融入夜色,却掩不去他的如月清华,有如重楼飞雪,朱阁临月,让她骤然生出一种“绝世美玉皆尘土,若比莲花花亦羞”的感叹。她踩着散落满地的雪枫叶,缓缓走近那棵枫树,在离他一丈远的地方驻足,猛然发觉,用任何言语形容都是对他的亵渎,再美的词语用在他上都显得苍白无力。

    她看不出他的修为,甚至感觉不到他上一丝一毫的灵气。这种况只能有一个解释,他是凡人!可是如此气度,又怎么会是凡人呢?

    男子仿佛没有发现她的到来,视线随着雪枫落叶飘下,回到了墨色古琴之上,十指再度拔动,琴音自指间流泻而出,却不似方才的低沉婉转。那片如雪的枫叶,躺在黑色的琴弦上,随着琴弦的跳动而颤动,仿佛有了鲜活的生命。

    从来没有见过通体墨色的古琴,既然对方不介意她的出现,方离索也放大了胆,走到男子跟前,蹲下来,好奇地看着古琴。不知不觉中,她的视线从黑色的琴弦移至他修长的手指,又从手指沿着手臂往上看,最后来到他的脸上。视线不其然撞入他幽深的眼中,与此同时琴音再次嘎然而止。

    她的心脏猛然一缩,立即眉眼一弯,以笑掩饰心里的尴尬,同时打破此间的沉默。“你长得真好看,琴弹得更好,可以为我再弹一曲吗?”

    男子淡淡看着她婴儿肥的嫩包子脸,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问她:“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她摇头,一脸“天真无邪”地眨巴着大眼睛,等着美男自报家。

    男子嘴角的弧度加大了,说话的声音却出奇地轻柔:“因为我是六界不容的邪神,随时勾一勾手指,便能毁天灭地!”

    她也笑眯眯地回答:“我一直认为相由心生,无论神魔仙妖,只要长得好看的,都不会可怕到哪里去。”

    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虽然稍纵即逝,但方离看见了。她不知道那代表什么,但却知道这句话他听。因为接下来,他的手重重落在她头顶,揉乱了她的发。这亲昵的动作让她有刹那的怔愣,却丝毫没有反抗之意。等她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收回,再次拔动了琴弦。

    悠扬的琴音再次回于月色下的雪枫林。她索在地上坐下,曲起双膝,双手托着下巴,一边聆听一边光明正大的欣赏他抚琴的优雅姿态。她的心绪徜徉在琴曲的世界里,仿佛回到了远古,天地间只有他和她。他弹琴,她则静静的陪着他,感觉很奇妙,仿佛他乡遇故知。

    慢慢地,她的眼皮开始打架,哈欠连连。她不是个没有警觉心的人,相反的,来到这个世界后她的戒备心很重,但不知为何,在男子边让她就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带着这种安心感,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重要声明:小说《天才师妹是只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