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五品丹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勾玄 书名:大掌控
    >    方鱼和齿冷闻见这气息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里面一定有特殊的物品。(www.c a i h o n G w e n x u e.c o m,彩 虹 文 学网)

    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齐跨入。

    有机遇的地方就有危机,两人心中同时想到,于是小心行动。

    可还没等两人观察完四周的况,四周忽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四周墙壁忽然震动起来,墙壁上出现无数拳头大小的洞孔,一个圆形的石质物品从中探出,接着从这圆形的石质物品中伸出一把细剑,细剑呈绿色,散发着霸道的气势。

    有毒!

    两人同时感觉到。

    他们才刚刚踏入,什么也没有做,竟然触动了机关,实在太诡异了。

    齿冷和方鱼同时后退,这四周已经布满密密麻麻这样的机关,硬抗是不可能,而且,这远古机关术的威力到底如何,无人能判断。

    可这机关发动的速度有些出人意料,太慢了!

    待两人退出石门之后,那细剑才从圆筒中喷而出,但却飞行了几丈就掉落下来。

    丁叮盯!

    所有的细剑都掉落在地上,根本不具备攻击能力,把两人惊吓了一场。

    方鱼心中无言,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是因为此地太为久远,这些机关术内的灵气消耗完毕,机关自然就不具备威力了!”齿冷心中快意哈哈一笑,再次步入石门之中,这次他是大为放心,这里就算有机关,应该也是和刚才一样。因为灵气不足,无法发动。

    这洞府内是杂乱一片,可以看懂的有桌子、椅子,石台。石柱等等。

    齿冷无法知道真正的宝物在哪里,只有仔细的查找。

    而方鱼来到石盘上,缩小石盘的显示范围,能够仔细的确认宝物在哪里!

    方鱼没有细看这里,而是像里面走去!

    “你要干什么?”齿冷忽然喝道。

    “去里面看一看,你在这里寻找,等会我们再平分所有的!”方鱼表露出十分愚蠢的样子,小声的道。

    齿冷眼看来方鱼一下。随即没有去管,但他立即散开神识,遍布整个洞府,方鱼若是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他可以立即察觉。

    若是同阶之中,与他人独处一处空间,一方用神识覆盖真个空间,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因为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监视对方。

    但齿冷现在就这样做了,他不相信方鱼敢有异议,何须给方鱼面子。

    他为八大宗派的筑基后期魔修,难道还怕一名筑基中期的胆小鬼吗?笑话!

    方鱼也懒得管。直接走了进去。

    这小房间内皆是碎石断木,看来受到的摧毁程度相当之大。

    不过。方鱼还是向其中的一地方进发,掀开所有的阻碍。

    在地下!

    方鱼又掀开了一层泥土。果真,出现在方鱼面前的是一尊大鼎,此鼎上面已经出现了诸多裂痕,里面堆满了泥土,方鱼心潮澎湃,这次是发现好东西了。

    “这是什么?”忽然,齿冷也是一个箭步从外面冲了进来,他无法想象,为什么方鱼能这么快的发现了远古宝贝,这可是鼎啊。

    鼎的稀有程度就不用说了,而且鼎的用途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最常见的,炼药师用的就是鼎,再者一些功法的修炼需要鼎,还有,就是拿鼎当装饰物。

    这鼎究竟是和用处,还不得而知。

    齿冷迫不急待,一爪上挑,整个鼎就直接浮了起来,其中的泥土自己腾飞了起来,散到一旁,露出里面的样貌。

    有一木盒子,这是方鱼和齿冷同时感觉到的。

    齿冷一股灵气直接将盒子打开。

    瞬间,浓密的药香扑鼻而来,尘封了无数年的药味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怎能不这样。

    这药香进入体,引的方鱼全灵气都欢呼起来,有种想要释放的感觉。

    其中一定是丹药。

    两人同时欣喜,远古时期的丹药,该是怎样的物品?怎样的奇效?

    映入他们神识之中的是一颗暗绿色的药丸,一共有三颗。

    齿冷伸手便将三颗散发着异香的药丸我在手中。

    “此药丸是五品丹药,还算不错!”左神的话语忽然传来。

    五品丹药和五品药材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通常炼制五品丹药,都会用到六品甚至跟高级品质的七品丹药,杂合众多药材,才成就五品丹药。

    所以五品丹药的价格估摸是六品药材近一百倍。

    这五品丹药的价值可知!

    以齿冷的阅历,当然瞧不出这丹药的任何信息,正当他聚精会神的观察之时,忽然,丹药离开了他的手,被方鱼握住了。

    “你干什么?”齿冷立即怒斥道,冷的面色更加的可怕。

    “这是我的了!”方鱼无视他表现出的一切,淡淡的道。

    “什么?你找死!”齿冷怒目而视,一股冷无比的暴戾气息从上散了开来,向方鱼挤压而去。

    但方鱼的躯就那样站着不动,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好像石柱般,坚毅无比,与刚才那懦弱的修士迥然相异。

    齿冷感觉到不对劲,这小子刚才是装出来的,可就算是装出来的,又怎样?终归是筑基初期,能在他手中坚持几招?可笑愚蠢之极。

    齿冷右手一动,弥漫的冷之气配合邪恶灵气在他手中回旋起来,形成一把闪亮的风之刀,丝丝刺耳之音,从上传来,吸引方鱼的目光。

    而方鱼也终于释放出自己上那肆无忌惮的邪魔之气,令人恐怖至极。

    方鱼这段时,心大变,所以原本的邪恶灵气也更加的放肆起来。

    齿冷也被瞬间惊了一下,彻底的愤怒了,方鱼此时表现出来的灵气,分明也是魔道弟子。

    为魔道弟子,肯定认出了自己穿的服饰,就该知道他是魔宗的。

    北大州有哪些势力,不惧怕魔宗?

    只有与魔宗齐名的其他两大魔宗了,自己竟然被同名的魔宗弟子给摆了一道,这要是让师门的长老知道,还不知道会怎么惩罚齿冷,这是耻辱!

    “你是魔煞宗的弟子!”齿冷忽然冷厉的话语传来,他还是能够根据方鱼的邪恶灵气大概判断的,三大魔宗,还有其一是魔灵宗,此宗更为强大诡秘,邪恶灵气不会是如此质,所以就可以完全确定方鱼是魔煞宗弟子。

    方鱼没作回答,他以前也的确是魔煞宗的弟子,这邪恶灵气也是在魔煞宗凝聚而出。

    方鱼单手一握,一根灰色长枪出现于手,上面只有冷之极的煞气,正是方鱼的煞魔甲功法凝聚而出。

    “去!”齿冷轻声怒斥,一把风短剑飞出去,四周的一切事物也被这冷之风搅动起来。

    方鱼长枪陡然转动起来,一枪投而出。

    两者准确击中在一起,但是刹那间,齿冷的风短剑破碎,被洞穿,风瞬间溃散。

    齿冷怒容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法术竟然如此简单就破碎了,那长枪是怎么回事?

    方鱼的煞魔甲凝聚的长枪可以算是灵器,能不断使用,而齿冷的风细剑则是灵气凝聚出来的一次消耗法术,当然不够看。

    方鱼的长枪继续推进,直刺向齿冷的头部。

    齿冷立即挥舞双手,所有的风邪恶灵气随之舞动,在两手指尖凝聚,向前送出。

    在离他头部只有一尺之处,生生的控制住了方鱼长枪的进势,长枪上散发出的极之气也将齿冷双掌间的灵气冻结,可他手掌间还有风的不断旋转,将其绞碎,长枪脱离了方鱼的手,便失去了优势。

    喤!

    本命法器忽然出现在方鱼的手中,这一根样子异常奇特的柱子,其上无数裂痕,无数刀剑棍棒和石头镶嵌在上面。

    齿冷头部一歪,盯向方鱼拿出的物品,判断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其上有各种各样的法器,甚至灵器,但那柱子看起来很是普通,没有感觉到什么有威胁的气息。

    方鱼二话不说,上前一步,一柱子挥舞过来。

    顿时,齿冷感觉扑面而来的极之风,方鱼的挥舞柱子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而且,从四周闷雷般的破空声中,齿冷可以想象出此柱子的重量绝对不凡,方鱼的力量该有多大?

    齿冷扭动双掌,那长枪便随之舞动起来,然后失去了力度,掉落在地上。

    齿轮瞬间施展一种防御法术,那每一道风全都在前面组合起来,那比发丝还要薄的风,竟然完美无缺的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壁障,其上还可以看到方鱼雄武的姿,那挥动柱子时,无所睥睨的狂妄气势,还有后那滔天的邪恶灵气,把方鱼完美的承托成一代魔神。

    齿冷在这一刻,被方鱼这俯瞰一切、不顾万物的强大气势所震慑。

    轰!

    嘭!

    只听见如玻璃破碎的声音,齿冷的风防御真是脆弱,不堪一击,被方鱼直接敲碎,齿冷形立即暴退数步,才躲过了降临眼前的危机。

    方鱼一击在地下砸出一个大坑,灰尘暴起!

    他的心,扑通扑通的急速跳动着,他更加惊惧方鱼的力量了。

    而方鱼也是转动着柱子,盯着自己的手腕,心中有些疑惑,是柱子变轻了?还是他的力量在前一个月的锻造中突飞猛进了?

    他感觉,此时的力量,相较以前,提升了两倍不止,连方鱼都震惊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掌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