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出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勾玄 书名:大掌控
    方鱼大概明白了他的体为什么会这样,应该是那小光团控制方鱼的体在施展一种法术,好像是为方鱼而施展的,这法术很是复杂,比方鱼目前会的所有法术都还要复杂,这是方鱼感受到的。

    在方鱼心中,这老者也是千万年不死的老怪物,和左神一样,所以他亲自传授的法术也一定是非常罕见,方鱼当然不会嫌弃,而且,这种传授的方鱼十分奇特,只要方鱼记住了每一个步骤就行,另外方鱼的本体已经成功的施展了此法术的话,方鱼下一次施展就相对契合的多了。

    而且,刚才方鱼也见到了这法术的现象,那一个布满鱼鳞的光罩,鳞片一张一弛,似在呼吸,散发着淡淡的金泽,彰显着高贵的气息和一丝神秘。

    此法术一施展开来,方鱼体里的灵气就少了一半,实在太骇人了!

    但是,方鱼的体做完了这个法术的动作后,还没有停下,还在做另一种法术,也是极为繁琐。

    最后,法术成效,方鱼的背后升起了一对金色的羽翅,张开各一丈之长,这羽翅上的不是羽毛,而是一根根的金针,密密麻麻,令人心颤!

    这到底是用来飞行的法术,还是伤人的?

    方鱼一边学习法术,心中还是恐慌无比,他还怀疑他的体能不能由他来控制。

    这翅膀微微闪动了两下,方鱼的体变猛的上升了。让方鱼也是一惊。

    “不要乱来!”方鱼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若是他现在不受控制的体飞出了塔外,那他就完了!

    也幸好,方鱼的体只是腾空了一下。便瞬间降落,方鱼的体瞬间一颤,软了下来。

    方鱼连忙控制住自己的体,没有摔下去。

    他捏了一大把冷汗,心中惊吓不定,他差不多学会了老者传授给他的两种法术,但是,他不知道老者要他帮忙去做何事。这样方鱼心中多少有些愧疚啊!

    方鱼服下一粒回灵丹,打量这房间的一切,没有发现什么,便回到第七层的大房间。坐在蒲团上,打坐。

    此次通天塔之行可以说结束了,方鱼此时可以直接从塔内出去,但这样是不是显的很可疑?

    因为通天塔对于各大势力来说就是一处福地,很多修士来这里就是为了借助通天塔的灵。突破筑基,而有些筑基初期的修士坐下来静静的感悟也会领悟很多东西,都想在这塔中呆上一时半刻。

    若方鱼现在出去,不仅是全场的焦点。而且他的行为也会让各大势力不解,会发生什么事。方鱼不知道,所以方鱼还是静静的坐着。与其他修士一起等待,出去。

    其实,在通天塔的第五层、第四层、第三层有大部分修士都在借这里冲击筑基,可是他们都深感疑惑,他们觉得没有任何效果,也没有任何感悟,冲击筑基的路还是那么的凶险,他们甚至在怀疑是不是自己资质有问题,无法领悟这些虚无的东西,还是他们与此地无缘。

    方鱼试着服用了一滴灵气汁液,瞬间感觉一股清流以排山倒海之势在他的全,所过之处,生机盎然,刹那,方鱼灵气恢复了九成。

    此种成效,让方鱼惊喜无比。

    方鱼离筑基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方鱼不打算以修为突破筑基,而是打算修炼灵树诀来突破筑基,有功法的支撑,突破后的成效应该会好一点。

    但是,现在方鱼修炼起灵树诀还是老样子,那生机流入体内却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于复发进入,也没有快要圆满的感觉。

    方鱼一坐,便是十几天,方鱼也想过试着领悟一下这里传说中的意境,但就算方鱼来到石盘之上,也没有任何感应。

    方鱼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是不是这座塔的某种核心没有了,造成整座塔不再具有原先的种种效果和功能!

    若真是这样,看来,最好的东西应该是被不知名的人得到了,不过,这也没法,方鱼总不可能为了这座塔的关键物品而把这里的所有修士都杀掉,那时候,他可以说是把所有的势力偶读得罪了。

    终于到了第十六,方鱼忽然感觉到塔内的排斥感,对一切生物和灵气的排斥。

    ……

    塔外,高阶修士全都静静的关注着通天宝塔,因为他们知道,弟子们不久就要出来了,这关系着他们后进入通天塔弟子的名额。

    进入通天塔突破筑基初期后实力会大涨,现在基本所有的修士都知道了,认为这件事不可思议,若是一大势力中所有所有筑基初期以上的修士修为都高于普通修士,那这大势力,后必将辉煌,照显四方。

    樊家长老也有些后悔,当初发现此塔的时候不够低调,让其他势力观察到了,还有就是他每年第一批弟子进入塔后的有些事没有封锁,传到了其他势力的耳中。

    忽然,一名弟子从第五层的小窗口飞了出来,各势力神色一震,终于到了!

    “是樊家弟子!”

    “樊家的樊剑!”

    “中东樊家的弟子竟然闯到了第五层!”在外围不少围观的修士和樊家的弟子惊叹道。

    “剑儿!”樊康泪盈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儿子竟然走到了第五层,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这让作为父亲的他怎能不激动。

    其他樊家分家都不由的看了一眼樊康,心中忐忑不安。

    接着,又几名弟子慢慢的出来,他们低着头,显然是不好意思,因为他们只来自第四层或者是第三层!

    这样的事,让在场的各首领都脸上无光,面色沉。

    “老祖,这次的成绩不怎么好,那中东樊家的樊剑不错,闯到了第五层!”

    白发威严老者面色平静,静静的观察,他没有生气的原因是,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樊家还是处于第一的位置。

    出来的修士都在通天塔前,并排而站,等待着所有的修士出来,而樊剑却没有看见方鱼的影,“难道在第六层遭遇不测了?”

    樊康也是有些疑惑,依照当时方鱼展现出来的怨气,方鱼至少也应该和樊剑一起,在第五层出来,可现在还没有看见方鱼的踪迹。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又从第五层出来了一名李家弟子,正是当时在第五才能够被方鱼吓住的那名弟子,只不过,此时的他看上去不是傻子,但他上的伤明显还没有痊愈。

    “第五层的只有两名弟子?”

    “没有弟子闯到上一层了吗?”不少人有些惊叹,难道上层有那么困难?

    但,这名李家弟子的出现,打破了樊家第一的地位。

    李家弟子进入的一共有八人,出来的有三人,其余两人都在第四层,而樊家不同,有一名弟子竟然是从第三层出来的,这样的话,李家就隐隐超过了樊家。

    李家家主欣喜万分,记住了这名弟子,回去定要老祖重重奖赏。

    但是这名出来的李家弟子却抬头看着通天塔的上层,神色复杂,似在等待什么……

    而樊剑,也是,还盯着通天塔的上层!

    两名从通天塔第五层出来的修士出现这样的状况,其他势力和围观修士也都观察到了。

    樊剑和李家弟子的观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在第五层,还有修士去闯了第六层,并且成功了!

    真的还有修士?会是哪个家族的?

    这时,本该喧闹的此地却变的寂静,他们在等待,或许这等待的结果可能是没有,但是,他们愿意等待。

    蓦地,一道白色的影在古黄色的塔上出现!

    第七层的窗口!

    全场震惊,目瞪口呆,竟然是第七层!

    但是,从方鱼的衣着看去,分辨不出他是哪家的弟子,但是方鱼的修为,所有人可是看在眼里,只有炼气十层?

    难道这弟子没有在塔内突破筑基,按理说,在第七层的话,突破筑基得到实力的提升是最多的,也是最容易突破的。

    方鱼也感受这所有震惊的,好奇的,羡慕的,嫉妒的目光,这些他都得到了,此时,方鱼的脸,被这里看到的所有修士记住了。

    以炼气十层的修为,闯到了塔顶!

    方鱼此时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方鱼放开怀,享受这短暂的荣耀!

    樊康也是刹那定在了那里,他没有想到,方鱼的实力,如此恐怖,恐怕筑基初期的修士都能轻易搏杀了,不过,他更多的是欣喜,因为这一次,他们中东樊家的成绩是最好的,而且是他们中东樊家挽留了樊家仙城的败局,拾回了尊严。

    “你是何家弟子?”樊家老祖主动开口了,话语中少了威严,多了关切。

    “老祖,他是我家弟子!”樊康忽然飞起,抱拳,恭敬的道。

    “什么?”

    “中东樊家的?”

    ……

    其他范家分家家主纷纷震惊,若是这样的话,他们彻底败了,败给了一向懦弱的中东樊家。

    其他势力的首脑心中也顿时磕绊了一下,特别是李家,心坠谷底。

    “对,弟子乃中东樊家!”方鱼非常有威信的话语轻轻的道。

    但是,樊家老祖哪管得了这些,只要是樊家弟子就行,他们樊家彻彻底底的胜利了,老祖笑了一下,对着方鱼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掌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