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名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勾玄 书名:大掌控
    (今天三更了,对于还在上学的我来说,实属不易,我还是个纯新手,零存稿,速度也很慢,希望各位道友伸出援手,订阅一下,给勾玄动力!)

    回到樊家,方鱼就每呆在房间内,利用阳石布置一个简单的阵法开始修炼灵树诀。

    方鱼有种预感,只要他的灵树诀第九层修炼完成,也就是他突破筑基的时候了。

    方鱼本的修为已经到达炼气十层,而他又修炼灵树诀的第七层到第九层,这样牢固的基础不是人人都有的,而且现在的方鱼不急着提升实力,他可是在一年前的飘渺灾难中直接从炼气七层晋升到炼气十层。

    虽然修为突破的很快,但,这一年中,方鱼忍受的煎熬,堪称人间地狱,可,方鱼的意志也得到了锻炼,意志也是灵魂力量的一种,意志坚定着,对一些幻术都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这段时间,方鱼也在制作一阶灵符,甚至二阶灵符。

    二阶灵符需要掌控一些新的符文和阵法,困难度提高了许多,需要的材料价值也提高了很多,但在樊家仙城,这些材料还是很普遍的。

    将近十几天,方鱼才成功制作了两张二阶灵符,虽说是二阶灵符,可里面封印的是方鱼施展的法术,方鱼只是炼气十层,可施展出来的火弹珠威力绝对比拟筑基初期修士的威力,但也只有火弹珠能拿出来制作二阶灵符。

    方鱼也准备过段时间闲来无事的话,就去樊家仙城的中心地带摆个摊位。或者拿出大量的灵符去拍卖场拍卖,方鱼想知道,他的劳动成果到底是什么价值。

    方鱼制作灵符的方法都是那本书籍中学习到的,不算正规。但绝对真实、全面。

    还有,方鱼虽然找到了品质极佳的阳石,但却没有合适的修炼之地,若在此地修炼阳石上的冰、阳火,一定会被樊家的人发现,这阳石的价值方鱼不敢说,但一定很珍贵,恒岳那贫瘠的地方无人知道。不代表这仙城之地没有人知道。

    所以,方鱼还是忍下心来,没有修炼阳石。

    就在第十五天,终于有人来访问方鱼的房间了。是樊水。

    樊水一脸笑嘻嘻的道:“方鱼大哥,我父亲找你有点事!”

    终于,樊水的父亲要见方鱼了,不过,时间上有点晚。

    “我父亲人很好的。他是想谢谢你救了我,不用担心!”樊水小脸略有得意,在这中东樊家,她就是小天王。无所不能。

    方鱼笑了笑,要说担心。方鱼还真没有,不过想想。对方应该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这算方鱼正面接触的第一位结丹修士吧。

    不一会儿,方鱼便被带到了一处气派的阁,豪华丝毫不比方鱼上次看到的拍卖场差,不过,也只是气派而已,没有飘渺宗的阁有气质。

    远远就看到房间内坐着一方脸浓眉的威武男子,一金袍,无形的压力充斥整座阁,给阁增加了一分威严,他看到方鱼来临,面色稍微缓和。

    “父亲,我把他带来了。”樊水慢慢跳到金袍男子的旁边,看着方鱼。

    “晚辈方鱼,拜见樊家家主!”方鱼客气的抱拳一拜,对方可是结丹修士,尽管对方没有任何恶意,方鱼在触击他目光的时候,心中还有一些钦佩,自然而然的对其礼貌。

    “近段时间,我有些事,不知小友住的好不?”金袍男子很是客气的道。

    “家主客气了,晚辈在这里住的十分舒适!”方鱼微笑着回答。

    “哈哈,你救了我女儿一命,这件事,我会报答你的,不知小友现在最困恼的是什么,我会尽量帮你解决一件事。”金袍男子语气豪爽,十分慷慨,给了方鱼如此好处,结丹初期修士的一次帮助,哪位炼气修士能有如此待遇。

    方鱼没有一丝犹豫,立即道:“我想要一个进入通天塔的名额。”

    但,樊水的父亲听了方鱼的话语却是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凝重,结丹修士的沉默,阁中顿时陷入了压抑的气氛,方鱼感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当然,这种压抑对樊水是没有的。

    方鱼此时也观察这樊水父亲的表变化,看起样子,似乎不是生气,方鱼知道,还有很大的希望。

    “这个,恐怕无法答应小友,因为此名额,范家老祖只分配了每个分家两个名额,这两个名额,其中有一个,是我大儿子,他现是炼气十层,需要这个机会。

    另外一人则是我经过了层层筛选出的一名炼气十层的天才弟子。”金袍男子缓缓到来。

    每个分家才两个名额?这实在有些小,这样算来,分家一共占了二十个名额,主家手中应该还有五个名额,其他的名额就分给了其他势力,这样看来,能够进入通天塔的人还是很少。

    这其中一人是樊水父亲的儿子,想要这个名额,几乎不可能,另外一人的话,还有希望。

    听金袍男子的语气,方鱼知道,对方不是不想给方鱼这个名额,因为对方既然许诺了方鱼,尽可能的帮方鱼去做一件事,就一定会尽力,这人,方鱼很佩服,他对低阶修士,没有那种强者的骄傲,给人随和之感,容易交流。

    “想来家主对这两个名额也是精心挑选了的,这两个名额应该都是为炼气十层准备的,但同样也是众分家之间的竞争,进入通天塔中的弟子若是取得了超人的成绩,分家也会跟着沾光,也会受到重视。

    我相信,我的实力,绝对比家主悉心挑选的那一位天才要强,强很多!一定会让中东樊家在主家中的地位升高!”方鱼语气恭敬,慢慢道。

    这些都是方鱼从樊纲那里听说的,这也是方鱼为了得到这个名额而准备的一番言辞。

    另外,方鱼针对的是另一位天才弟子,直接避开家主的儿子。

    金袍男子听了,神色略显惊讶,他对方鱼那悠然自若的神色十分的赞赏,也为方鱼的勇气而震动,他也听樊纲说过,方鱼的确是一人解决对方三人。

    “你的实力,也许真的不错,但你以为我樊家的天才也是泛泛之辈吗?”金袍男子饶有兴趣的道。

    “家主,我刚才说了那话,就绝对有把握,我相信,你指的那位天才,绝对无法超越我,因为我,连筑基修士都,杀,过!”方鱼神色淡然,语气缓慢,特别是说道最后几个字,他的语气变的低沉,一股滔天的怨气顿时从方鱼上冲出,把整个大的压抑气氛瞬间冲散,一丝丝沉的呼啸在大中回旋不断。

    这庄严气派的大仿若成了了无人烟的坟地,一股沉重的怨气缠绕着金袍男子,在呼啸、肆掠。

    这就是方鱼吸收孙白怨灵毒体的怨气,一直被方鱼强大纯正的生机压制着,此时迸发出来,煞是惊人,连结丹修士都震住了。

    金袍男子神色大惊,立即出手护住了他的女儿。

    但,也就是一瞬间,这令人疯狂的怨气消失不见,迅速的收回到方鱼体内,大内寂静一片,若什么也没有发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掌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